慈禧私通情人的那些事

笑笑看 收藏 4 3751

慈禧堪与武则天媲美,都曾经是集大权于一身,号令天下,凌驾于男性之上的女性。武则天晚年以后生活放荡腐朽,宠幸男侍,慈禧掌握大权之后也堕入荒淫的私生活中,这些正史里当然不会记录,但野史中却有些零零的记录。

慈禧太后生于道光十五年(公元1835年),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 十六岁时以秀女被选入宫,成为贵人,后来为咸丰生了儿子,又升为懿贵妃。咸丰皇帝去世时,慈禧才二十六岁,正当韶华。垂帘听政之后,她独揽大权,无上的权力和显贵的地位都拥有了,要什么有什么,惟一感到美中不足的就是精神生活空虚。本来慈禧就是一个情欲非常强烈的人,可数十年来,每晚独对烛影,除了跟前的太监陪她说说话、散散心以外,她没有人可以倾诉衷肠,寂寞孤单的情怀难以排遣,个中滋味是很容易想像得出的。

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会试,试题是“芦笋生时柳絮飞”,慈禧就此题拟定了一首诗:“南蒲篙三尺,东风笛一声;笛声连夜雨,萍踪故乡情。” 另外同治十二年会试,试题是“江南江北青山多”,慈禧也就此题拟了一首诗:“雨后螺深浅,风前雁往还;舍连春水泛,峰杂夏云间。”这些诗,基调都有点低回,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戚楚失落感,不能说跟她的精神空虚没有一点关系。她韶华当年而守寡,自有难言之苦。她时常追忆童年,追忆那时无忧无虑的生活,追忆那里的山山水水。于是,慈禧太后便春情偷度,另寻欢爱。

据稗史记载,慈禧有一天在颐和园游玩,正好内大臣、僧格林沁的孙子伯彦纳尔苏也在园中独自散步。慈禧见伯彦纳尔苏气质闲雅,风度翩翩,而且身强体壮,容光焕发,心中不由暗喜,于是主动上前去接近。此时的慈禧已年过五十,但因为养尊处优,保养得好,看上去风韵犹存,使伯彦纳尔苏也动了心。两人便在亭子里坐下,攀谈起来,越谈越投机,两人就此互相倾慕,并经常暗中往来,成为一对恩恩爱爱的情人。后来,伯彦纳尔苏的父亲御前大臣、京畿九门提督伯彦纳莫祜发现了两人之间的隐情,他怕因此招来杀身之祸,便将伯彦纳尔苏带到僧格林沁的陵墓前,对他说:“只要你在祖宗陵前答应从此与太后一刀两断,可以免你一死。” 伯彦纳尔苏没有回答,将手上戴着的慈禧太后送给他的金镯子摘下来,砸成两截,将其中一截向京城方向扔去,表示对慈禧太后永远怀念之情,另一截紧握在手,然后,把父亲备下的毒酒一口喝下,以死殉情。

慈禧太后听说此事后,伤心无比,她立即下令将伯彦纳莫祜亲王处死,随后追认伯彦纳尔苏为亲王,并为他在僧格林沁的陵墓旁修了一座墓。

慈禧与当时身兼军机大臣、北洋大臣、直隶总督的荣禄也是情人关系。慈禧在被选入宫以前就与荣禄相爱,尽管后来因慈禧入宫,两人才不得不分开,但荣禄仍然对她一往情深。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慈禧联合恭亲王奕发动“祺祥之变”前夕,与慈安太后偕幼帝载淳逃离热河(今河北承德)时,就是荣禄一路上保护她的。德龄的《御香缥缈录—慈禧后私生活实录》一书就明确写道:“在慈禧没有给咸丰选去做妃子以前,荣禄就是伊的情人;后来荣禄仍克尽厥职的做伊的忠仆。他们两人中间的一番恋爱,却就此很沉痛地牺牲了。”德龄在清宫内担任过两年慈禧身边的女官,所知甚多,此说当不是捕风捉影。后来慈禧到圆明园游玩时,据说还与荣禄有过暗渡陈仓。

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殿试的榜眼文廷式曾在他的《闻尘偶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壬午(即1882年,时慈禧四十七岁)春,有琉璃厂卖古董白姓者,由阉宦李莲英引入大内,遂得幸于禧后,月余乃出。旋禧后有疾,安后密查之,乃知有孕。”明白无误地记录了慈禧太后与人私通并怀孕的事实,而且这件事情与慈安太后的暴毙也有关系。还有的说法则是,被慈安发现与慈禧有私情并导致慈禧怀孕的是戏子杨月楼。不论如何,杨月楼也是慈禧的情人之一。

此外,根据有些清宫中太监的说法,慈禧身边的两任总管太监安德海和李莲英也都跟她有一腿,是慈禧的情人。不过,此一说法似乎较勉强,能作为佐证的资料也很少,只能听过算数,不必过于认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