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忆97年中菲黄岩岛事件:看着菲战机俯冲

jiwuy 收藏 2 5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亲历者忆97年中菲黄岩岛事件:看着菲战机俯冲

2007年的那次远征行动中,队员们正用小艇把木材从母船上送往黄岩岛,准备搭建平台


亲历者忆97年中菲黄岩岛事件:看着菲战机俯冲

队员们就是要在这样的礁石上搭设平台、发射无线电信号


亲历者忆97年中菲黄岩岛事件:看着菲战机俯冲

2号礁面积最大,最适合搭建发射平台 本组图片由陈方提供


现代快报上一次采访陈方,是在2009年3月,那时菲律宾正试图通过立法,将黄岩岛列入“菲律宾所属岛屿”。3年后的今天再访他,上月开始的黄岩岛事件仍未降温。


“黄岩岛的事情上面,我们绝不能让步,这是原则问题。”从1997年到2007年这10年的时间里,江苏省无线电和定向运动协会秘书长陈方两度登岛,一共在岛上作业13天,在黄岩岛上,陈方经历了台风的考验,也曾眼睁睁看着菲律宾战机俯冲而下,但更多的,则是宣示主权的兴奋和骄傲。对于他来说,对于黄岩岛的关注并不仅限于爱国情结,更是一种情感上的牵挂和羁绊。


出发,出发 向着神秘的黄岩岛


1949年出生的陈方已经年逾花甲,从1997年到2007年这10年的时间里,他曾两次坐几十个小时的舰船或渔船、忍受着晕船带来的剧烈呕吐,与“黄岩岛DX远征”团队的其他成员到达位于南海的黄岩岛,向全世界发出代表中国的无线电波。


所谓“DX远征”,英文为“DX-pedition”,是无线电爱好者把远程通信的无线电缩写“DX”和单词“expedition”组合而成的,指的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为了远距离通信活动,来到一个业余电台十分稀少的地方进行操作,简称为“DX远征”。


在国际业余无线电组织到达以前,黄岩岛连电台呼号都没有,更谈不上在那里发布无线电信号。为了取得国际认可的电台呼号,中国的无线电爱好者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开始了努力。陈方的哥哥陈平,时任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秘书长,正是几次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之一,他参加了1994年、1995年、2007年共3次的远征行动。


黄岩岛距广州800多公里,是一片由珊瑚礁构成的环礁,大致为直角三角形的形状。陈平在1999年写的一篇回忆黄岩岛的文章中,曾记录下这样的文字,“每年四五月和十、十一月,风平浪静的海水清澈、浅蓝、透明,水底彩色珊瑚在明朗的阳光下清晰可见,突起的礁盘四周形成了一道看不见的环形水下屏障,海水冲击向上翻腾,拍出一线延绵十公里的白浪,十分美丽。”陈方在回忆自己参加过的两次远征活动时,眼中也不经意地透出无限向往,“风平浪静时,美得让人窒息。”


不过“温柔”以外,黄岩岛还是会时不时地展示出自己“面目狰狞”的一面。


6月到9月,是台风季节。陈平参与的1994年第一次远征,便是6月中进行的,那情景让他始终记忆尤深。“当时弱台风刚刚过去,海面一片黑色,两米来高的浊浪横向扑过来,就像铁墙倒塌一般……黑色的排浪不断把船抛向浪尖,又摔入深谷。电台、桌椅、岛上使用的天线,连同远征队员一起,不断从房间一侧滚到另一侧,多数人都呕吐得翻肠倒肚……”


BS7H”呼号 来自黄岩岛,来自中国


情势如此险恶,陈平他们为什么还是要执意登岛?弟弟陈方倒是立即给出了答案,“搞业余无线电的都是‘疯子’嘛,”他笑着说,“说白了,都是出于对业余无线电的热爱,为了实现和世界各‘DXCC实体’的联络。”陈方介绍,在世界无线电业余爱好者界,有一个大家认为最公正的“游戏”“DXCC”。“DXCC”指的是“联络百个远距离电台俱乐部证书”,也就是说,如果能联络到100个“DXCC前缀表”中的国家和地区的业余电台,便有可能获得该证书。该证书由美国无线电转播联盟颁发,在业余无线电界影响最大。


如同集邮一般,世界无线电业余爱好者迫切地想与来自“DXCC表”中的每一个地点进行无线电联络,或者亲自到那些人迹罕至的“DXCC实体”去操作业余电台。随着人类活动范围不断扩大,没有进行过业余电台远征活动的岛屿已经所剩无几,地处偏远、人迹罕至的黄岩岛,便是其中之一。在“世界DX联络期望值排名”中,黄岩岛始终高居前三名。多年来,全世界的无线电业余爱好者一直翘首期盼,希望哪天能听到来自黄岩岛的无线电通话;而无线电业余爱好者中的中外探险家们,也早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


经过我国有关部门批准,1994年,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组建了“国际联合DX远征队”,陈平作为其中唯一的中国队员,参与到了为黄岩岛争取“DXCC呼号”的第一次远征行动中。可是,由于当时为电台架设平台的四条腿没有支在干地上,而是插在离岛石一米远的海水中,不算陆上操作,国际组织认为不能以此为证将黄岩岛列入“DXCC实体”。


陈平他们吸取教训,于1995年启动了第二次远征。这次远征结束后,陈平即刻赶往美国,在DX会议上首先强调了中国对黄岩岛的主权,然后就黄岩岛为什么应该被认定为“DXCC实体”进行了陈述,终于说服了在会的各国人士、承认了黄岩岛的“DXCC实体”。自此,黄岩岛终于拥有了一个被国际承认的无线呼号“BS7H”,“B”代表中国电台,“S”代表南海诸岛,“7”代表其行政归属海南省在我国第7区,“H”代表黄岩岛。这一呼号的取得,意义重大从此以后,只要“BS7H”呼号在空中出现,全世界的无线电业余爱好者们便能一眼看出,它来自黄岩岛,来自中国。


在岛上时 看着菲律宾战机冲过来


黄岩岛的呼号通过国际认可后,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经过国家体委和外交部的批准,组织了第三次黄岩岛远征活动,日期被定在了1997年的“五一”。国家海洋局特意派出中国海监72、74号两搜科学考察船,运送和接应队员。这次,从小热爱无线电、长大又受到哥哥影响而深迷上无线电运动的陈方,毅然参与了远征队伍,与他同去的,还有十几名中外爱好者,南京三中的物理老师王龙也是其中之一。


从广州出发后,经历了30多个小时的航程,船只终于到达黄岩岛附近海面。第二天天刚亮,队员们便准备乘坐小艇到岛上搭建平台,但不想却在此时迎来了与菲律宾军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一艘菲律宾炮舰悄然停泊在他们的海监72号附近。


双方对峙了一段时间,都从舰船上放下了小艇。远征队员们按原计划乘着小艇到黄岩岛礁上去搭建操作平台。


不过,海监船上的海员和远征队员们刚开始在岛礁上工作,头顶就传来了刺耳的呼啸声,陈方看见,两架飞机正向远处的74号船俯冲而去;然后掉头,又向72号船及正在搭建平台的3个岛礁做俯冲飞行。


有那么一刹间,飞机与队员们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双方都能清楚地看清对方的面貌,气流几乎掀翻队员头顶的草帽。“第一次见到这种架势,心中难免紧张起来。”但随后而来的两架F5战斗机的再次呼啸俯冲,则让在场的中国人心中多了些义愤填膺。他们全然没有理会战斗机的一遍遍威慑,继续埋头工作。


不过,菲律宾军方却没有就此止步。5月1日凌晨,一艘灰色菲律宾护卫舰悄然出现在离队员们三四百米的海面上,一天内,军舰的数量增至5艘。从上午开始,就有一些军人乘着橡皮艇,或干脆游到远征队员搭建的平台下方,一边查问队员们是不是军人,一边试图上岛,遭到中国队员的拒绝,“我说岛礁很小,你上来会很危险。”王龙说。与陈方一样,王龙也是南京人,目前是南京三中的物理老师。遇见菲律宾军人时,他正在3号岛礁进行无线电联络。当时海水很浅,一名菲律宾军人朝王 龙走去,一只脚踩在礁石上,试图登上来。“我告诉他,你不可以上来。”王龙回忆说,“我可以让他一只脚踩着礁石,但我绝不容忍他两只脚都站上礁石,这是原则问题。”虽然菲律宾军舰如魅影相随,却也未敢有更大的动作。


同时,中国队员们通过电台得知,我国外交部已经就菲律宾干扰我国组织的民间活动提出了严正交涉。这几天的对峙让陈方感触深刻,临走时,他和其他队员分别来到3个比较大的岛礁上,举着国旗合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愿祖国更强大,我们的每一寸领土都不容侵犯!”


“BS7H”呼叫 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1997年的远征是极其成功的,在72小时的时间内,队员们共联络到6大洲40多个国家和地区14000多个电台。


而因为此次远征的消息已早早在世界无线电业余爱好者中传播开来,所以只要“BS7H”的呼号一出现,便有无数业余电台争先恐后地报出自己的呼号,希望“BS7H”能与自己进行联络。


队员们甚至不用自报呼号,他们改频改到哪里,哪里便热闹非凡,他们与每个电台的通话往往只有一两句,然后赶紧挂断,联络另一个,因为“世界在等着呢”,陈方此时回忆起来,还是一脸的自豪,“一时间,黄岩岛成了业余无线电世界的中心,仿佛我们在‘领导’世界。”


但是,1997年以后,受自然条件等因素的制约,黄岩岛再也没有传出任何电波。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们对远征黄岩岛的呼声越来越高。同时,国际上也出现了“取消‘BS7H’呼号”的声音。于是2007年4月,包括江苏的陈方、陈新宇在内的16名中外业余无线电远征队员,乘坐着一艘不足百吨的香港渔船,顶着剧烈的晕船反应,行程七十多个小时,再次来到了黄岩岛。从4月29日晚至5月6日晨,“BS7H”与世界各国业余电台进行了45000多次联络,在国际业余无线电界引起了巨大反响,爱好者为再次听到来自黄岩岛的呼叫而激动万分。


2007年的那次远征活动,满足了全世界大部分业余电台对黄岩岛无线电波的需求。但从2007年至今,“BS7H”又沉寂了整整5年的时光。


“我由衷地希望,黄岩岛的局势能回到2007年那样相对缓和的状态,”在这个环境险恶、普通人难以接近的小岛上历经艰险、奋力工作了13天的陈方,显然对黄岩岛产生了他也很难形容得出的深厚感情。


从今年4月初,陈方便开始密切关注起黄岩岛局势问题。他希望,还能看到中国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登上小岛,让“BS7H”不再沉默。“我大概是不太可能了,”满头银发的陈方笑着无奈地摇摇头,“体力跟不上咯。”可没过一会儿,他想想又改了口,“如果船再大一些,也不是没有可能,作为有经验的指导者去……虽然辛苦,但那种兴奋、骄傲的心情,让人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4月底,现代快报“@星期柒新闻周刊”的官方微博,将3年前采访陈方的报道再次发布出来,得到众多网友的关注,“赞”“支持”的评论占据了大半页面,还有不少网友感慨写道,“一口气看完,他们对爱好和信念的坚持真的很让人佩服”。


得知了网友们的评价,陈方面露微笑,“其实我们最初只是为了无线电爱好而去,”随即而正色说道,“但我们以行动,宣示了国家主权,这点,我至今还是引以为豪的。”


亲历者忆97年中菲黄岩岛事件:看着菲战机俯冲

陈方在黄岩岛


亲历者忆97年中菲黄岩岛事件:看着菲战机俯冲


亲历者忆97年中菲黄岩岛事件:看着菲战机俯冲

2009年3月15日,柒周刊用两个版报道了陈方们的壮举


深度访谈 菲律宾小动作掀不起大风浪


菲律宾不断在中国中沙黄岩岛海域制造事端,再三煽动民众情绪,为的究竟是哪般?就相关问题,记者连线了两位国际问题专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董漫远。


找回颜面、抹黑中国


“黄岩岛事件自4月10日开始以来,完全是由菲律宾主动挑衅引发的。但是,迄今为止,菲律宾的很多期待都没有实现,包括它希望得到美国的坚定支持。”董漫远说。前段时间,美国与菲律宾两国政府外长和防长在华盛顿举行首轮“2+2”会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明确表态,美国对南海领土主权争议问题不持立场,美国支持采取相互合作的外交程序解决南海问题。董漫远认为:“这远离了菲律宾的期待,对它而言无疑是重大挫折。菲律宾外长等官员受到了国内的指责。煽动反华游行,目的是掩盖这些失误,是找回颜面的一种举动。”


“在黄岩岛问题上,菲律宾已经失去了一个硬来的砝码,那就是美国表态不偏袒。如今,这个事件闹得这么大,菲律宾想退也退不下来,所以煽动菲侨示威,希望引起世界各地对此事的关心,让别人同情自己,抹黑中国形象,对中国施加压力,也通过这种手段挽救他们政府的执政合法性。”沈丁立说。


战略误判、内政矛盾


菲律宾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背后有复杂的原因。


“几年来,菲律宾有些战略误判。一是对美国所谓‘重返亚太’可能产生的战略效果产生误判,二是对《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对菲律宾提供的所谓支撑产生误判,三是对其他东盟国家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有声索主张的某些国家是否会与菲律宾采取同步行动产生误判,四是对中国捍卫主权、领土完整和海洋权益的决心与意志产生误判。”董漫远说。


菲律宾此番折腾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国内矛盾。


菲律宾当前国内经济形势不容乐观,贫富差距过大,菲律宾的失业率已升至24%。贫困和腐败已经成为菲律宾政治的代名词。


“现在菲律宾国内经济、就业、腐败、民族分离主义等矛盾层出不穷,政府没有有效手段来处理这些问题,只能转移矛盾。无论是黄岩岛问题还是矛头直指阿罗约的反腐行动,都是菲律宾当局摆脱内政困境的一种手段。”董漫远说。


中国的克制不代表没办法


“我们要把所有的和平手段都做好,目前我们还有很多手段没用,比如撤回大使、撤回对菲投资、暂停赴菲旅游、中断省部级交流、暂不执行进口合同等。我们自己吃点亏可以内部消化,菲律宾的损失可就大了。另外,我们也可以组织华侨游行。”沈丁立说。


董漫远说,“我认为最终的妥善解决方式就是要谈,一直谈到有一天菲律宾承认黄岩岛是中国领土为止。菲律宾的小动作不会改变整个事件的大局面,还是希望菲律宾尽快认清形势。”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