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船】【购买】【大事记】北洋水师购买舰船流水账

3799生火实弹 收藏 0 1044
导读:【舰船】【购买】【大事记】北洋水师购买舰船流水账

1862年


2月27日,受清廷训令,两广总督劳崇光与赫德议订向英国购买7艘蒸汽军舰,即后来的李泰国-阿思本舰队。《海防档》购买船炮(上),53-54页。


1863年


11月2日,总理衙门照会英国使馆,抵制阿思本舰队,要求将轮船撤回变卖。《海防档》购买船炮(上),258页。


1865年


9月20日,两江总督曾国藩、江苏巡抚李鸿章奏报江南机器制造总局设立情况。《洋务运动》(四),14页。


1866年


12月23日,福建船政船厂正式开工兴建。《海防档》福州船厂(上),59页。


1867年


1月6日,福建船政学堂在福州城内的白塔寺开学,当时称为求是堂艺局。首期学生有林泰曾、刘步蟾、邓世昌等。《中国近代学制史料》(一)上,452页。


1868年


7月23日,江南机器制造局第一号轮船“恬吉”下水。《洋务运动》(四),16-18页。


1869年


6月10日,福建船政第一号轮船“万年清”下水。《船政奏议汇编》卷六。


5、6月,江南制造局第二号轮船“操江”下水。《马端敏公奏议》,761、762页。1


1874年


5月6日,日本军舰自厦门往台湾琅桥上岸,挑起了台湾事件。


11月5日,台湾事件平息后,受日本侵台的刺激,总理衙门就如何加强海防建设入奏,清政府要求李鸿章等各重臣于一个月内就海防问题复奏,史称第一次海防大筹议。《洋务运动》(一),26-34页。


1875年


5月6日,总理衙门大臣恭亲王奕??奏报直隶总督李鸿章与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商谈购买蚊子船的计划,申请清廷批准。近代史资料丛刊《洋务运动》(一),335-336页。


5月30日,清廷任命北洋通商事务大臣李鸿章督办北洋海防,南洋通商事务大臣沈葆桢督办南洋海防。同时提出可购买一、二艘铁甲舰。《光绪朝东华录》(一),74页。


6月22日,海关总税务司赫德致电中国海关驻伦敦办事处主任金登干,授权他为中国向阿姆斯特朗公司订购第一批蚊子船,共4艘。《海关密档》(8),45-46页。


1876年


6月14日,第一批蚊子船中首先完工的“阿尔法”、“贝塔”在米切尔船厂通过航试。《海关密档》(8),中华书局, 78-79页。


6月24日,“阿尔法”、“贝塔”号从英国出发,由英国船员驾驶送往中国。《海关密档》(8),80页。


11月20日,“阿尔法”、“贝塔”抵达天津大沽。北洋大臣李鸿章将2舰分别命名为“龙骧”、“虎威”,由张成、邱宝仁管驾。《海关密档》(1),468页。《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28。


1877年


2月17日,第一批蚊子船中剩余的“伽马”、“戴而塔”在朴茨茅斯通过航试。《海关密档》(1),509页。


2月28日晚6时半,“伽马”、“戴而塔”号由英国船员驾驶送往中国,其中“伽马”的船长琅威理日后被聘用为北洋海军总教习。《海关密档》(1),510页。


3月31日,福建船政学堂第一批留欧学生从马尾出发,由日意格、李凤苞领队前往西方。《洋务运动》(五),199页。


6月9日,李鸿章致信船政大臣吴赞诚,计划以邓世昌、李和、邱宝仁、吴梦良4人分别管带“阿尔法”、“贝塔”、“伽马”、“戴而塔”,任命张成为统带。《李文忠公全书》朋僚函稿,卷十七。


6月18日,“伽马”、“戴而塔”到达福州向中国移交,被命名为“飞霆”、“策电”。《海关密档》(1),561页。


1878年


6月20日,李鸿章派道员许钤身为北洋水师督操。《李文忠公全书》译署函稿,卷八。


8月29日,受清政府委托,金登干在英国为中国政府向阿姆斯特朗公司订购第二批4艘蚊子船。《海关密档》(2),100页。


1879年


5月,留学生监督李凤苞向英国雷赢厂订造1艘杆雷艇,后于同年8月运往天津。《海关密档》(2),183页。李凤苞《使德日记》。《洋务运动》(八),396-397页。


7月24日,驻英公使曾纪泽在朴次茅斯视察新购蚊子船。《曾纪泽集》,356页。


7月30日,新订购的4艘蚊子船建造完毕,由英国船员驾驶从英国普利茅斯出发送往中国。《海关密档》(2),215页。


11月11日,4艘蚊子船抵达天津大沽。19日北洋大臣李鸿章亲往检阅,并任命邓世昌等接收管带,此前这批蚊子船被南洋大臣沈葆桢命名为“镇北”、“镇南”、“镇东”、“镇西”。《海关密档》(8),190页。《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三十五。


11月29日,李鸿章上奏清廷申请将淮军记名提督丁汝昌留用于北洋海防,获准。《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三十五。


11月30日,北洋大臣李鸿章致函南洋大臣沈葆桢,将原有的“龙骧”等4艘蚊子船调拨给南洋,“镇北”等4艘新到的蚊子船留用北洋。《李文忠公全书》朋僚函稿,卷十九。


12月9日,经赫德推荐,李鸿章委托其向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订造2艘撞击巡洋舰,同日赫德向金登干发去授权指令。《海关密档》(8),190页。


12月18日,撞击巡洋舰的订购合同签字。《海关密档》(8),192页。


12月25日,总理衙门大臣恭亲王奕??上奏请求添购蚊子船,用于山东、广东海防。当日清廷上谕,新购蚊子船仍由李鸿章经理。《洋务运动》(二),427页。《光绪朝东华录》(一),837页。


1880年


3月29日,李鸿章上奏申请转购赫德推荐的土耳其铁甲舰。《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三十六。


3月31日,清廷从李鸿章所请,拨付第一批经费,决定订造铁甲舰。《清实录?德宗》,卷110。


5月22日,金登干受托与阿姆斯特朗公司签订蚊子船订货合同,第三批共订购3艘。《海关密档》(8),210页。


5月25日,英国以中俄纠纷,拒绝将土耳其铁甲舰转售给中国。《李鸿章年(日)谱》,126页。


7月9日,李鸿章上奏请求根据欧洲最新设计,订购2艘新铁甲舰,清廷允准。《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二十七。


9月16日,中国特使李凤苞、徐建寅前往英国考察铁甲舰,期间提出参观正在建造的撞击巡洋舰的要求,被英方拒绝。《海关密档》(2),418页。


10月7日,李鸿章上奏,为接收撞击巡洋舰,由丁汝昌等在山东登荣水师官兵中挑选300名进行训练备用。《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三十六。


10月14日,第一艘撞击巡洋舰(“超勇”)下水。《海关密档》(2),449页。


12月2日,中国外交官李凤苞、徐建寅按照德国海军部标准,与德国伏尔铿造船厂签订了订造第一号铁甲舰的合同,这艘军舰后被李鸿章命名为“定远”。徐建寅《欧游杂录》,750页。


12月6日,经李鸿章派遣,由督练北洋炮船记名提督丁汝昌率224名官兵组成接舰部队,由天津出发前往上海为赴英国接收2艘撞击巡洋舰做准备。池仲佑《西行日记》。


12月23日,丁汝昌与教习葛雷森等乘坐法国商船先期前往英国。池仲佑《西行日记》。


12月27日,李鸿章将2艘撞击巡洋舰分别命名为“超勇”、“扬威”。《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三十九。


12月,北洋水师大沽船坞竣工。《清末海军史料》,156页。


同年,李凤苞、徐建寅向德国伏尔铿厂订造2艘鱼雷艇(疑为乾一、乾二)。徐建寅《欧游杂录》,761页。


1881年


1月29日,第二艘撞击巡洋舰(“扬威”)下水。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2月27日,中国接舰部队乘坐招商局“海琛”号轮船赴英,于4月22日进入英国伦敦附近海域。池仲佑《西行日记》。


5月23日,中国向德国伏尔铿造船厂订造第二号铁甲舰,后被李鸿章命名为“镇远”。《李鸿章全集》电稿一,7页。


6月1日,第三批订购的蚊子船从英国普利茅斯出发回国。《海关密档》(2),572页。


7月14、15日,“超勇”、“扬威”舰完成航试。《海关密档》(2),598-599页。


7月25日,第三批订购的蚊子船抵达广州,其中1艘留用于广东水师,被命名为“海镜清”。剩余的2艘于8月11日抵达天津大沽加入北洋水师,被命名为“镇中”、“镇边”,林永升、叶祖??分任管带。《洋务运动》(二),512-514页、516-518页。


8月2日,“超勇”、“扬威”舰完工移交给中方,中国接舰官兵等舰接收。次日,驻英公使曾纪泽在纽卡斯尔举行仪式,为两艘军舰升挂中国龙旗。《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四十二。


8月17日,撞击巡洋舰“超勇”、“扬威”在中国官兵驾驶下从英国出发回国,是为中国海军第一次独立远洋航行。《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四十三。


10月,中国留美幼童全部撤回国,其中部分进入海军学堂学习。《清末海军史料》,437页。


11月18日,“超勇”、“扬威”抵达天津大沽编入北洋水师,林泰曾、邓世昌分任2舰管带。《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四十三。


12月28日,第一号铁甲舰“定远”下水。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1882年


7月23日,朝鲜发生“壬午兵变”,日本使馆被烧,公使出逃。《中日交涉史料》卷三。


8月9日,北洋水师记名提督丁汝昌、广东水师提督吴长庆率舰队前往朝鲜平息局势。8月26日拘捕朝鲜大院君。《东行三录》,55、56、83页。


10月,聘英国海军军官琅威理为北洋水师总查(总教习)。《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五十八。


11月28日,第二号铁甲舰“镇远”下水。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同年,天津大沽船坞由英国洋员葛兰德、安的森指导,组装完成“乾一”、“乾二”2艘杆雷艇。《清末海军史料》,157页。


1883年


2月17日,李鸿章指令驻德公使李凤苞向德国伏尔铿造船厂订购1艘穹甲巡洋舰,后被命名为“济远”。《李文忠公全书》电稿,卷一。


5月2日,第一号铁甲舰“定远”进行航试。THE CHINESE STEAM NAVY1862-1945


12月1日,“济远”舰下水。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同年,天津大沽船坞开工建造“飞凫”、“飞艇”轮船。《清末海军史料》,157页。


1884年


3月,第二号铁甲舰“镇远”进行航试。THE CHINESE STEAM NAVY1862-1945


5、6月,天津大沽船坞开工建造“遇顺”、“利顺”轮船。《清末海军史料》,157页。


8月23日,中法马江海战爆发。《中法战争》(五),512-513页。


8月26日,清政府向法国宣战,中法战争正式爆发。《中法战争》(五),517-518页。


12月4日,朝鲜发生“甲申事变”。《中日交涉史料》卷6。


1885年


3、4月,“遇顺”、“利顺”轮船造成。《清末海军史料》,157页。


6月9日,《中法新约》签署,中法战争结束。《中法战争》(六),480页。


6月11日,清廷谕令“定远”、“镇远”、“济远”3舰从速回国。《清实录?德宗》卷206。


6月21日,清政府就海防问题展开第二次海防大筹议。《光绪朝东华录》(二),1940-1943页。


7月3日,“定远”、“镇远”、“济远”3舰从德国基尔港出发回国。《许文肃公遗集》奏疏,卷一。


8月4日,清廷鉴于中法战争海路失利的情况,决定加强海防,命令李鸿章向英、德两国订购4艘巡洋舰。《光绪朝东华录》(二),1977页。


9月18日,驻德公使与德国伏尔铿船厂签订合同,订造2艘装甲巡洋舰,即“经远”、“来远”。《许竹?o先生出使函稿》卷一。


10月24日,清政府设立总理海军事务衙门,由光绪皇帝的生父醇亲王奕?X出任总理大臣。《醇亲王巡阅北洋海防日记》


11月4日,清政府谕令按驻英公使曾纪泽提交的穹甲巡洋舰方案,在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订造2艘,后来分别被命名为“致远”、“靖远”。《李鸿章全集》(一),569-570页。


11月8日,北洋水师统领丁汝昌在天津大沽验收“定远”、“镇远”、“济远”3舰,18日李鸿章亲自赴大沽检阅。《洋务运动》(三),6-9页。


1886年


5月14-25日,醇亲王奕?X检阅北洋海防。《醇亲王巡阅北洋海防日记》


5月,李鸿章向英国亚罗船厂订购1艘大型鱼雷艇,后命名为“左一”。《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六十二。


9月24日,福建船政1885年初向德国实硕船厂订购的大型鱼雷艇“福龙”抵达福州。《洋务运动》(五),350-352页。


9月29日,“致远”舰下水。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12月14日,“靖远”舰下水。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1887年


1月3日,“经远”舰下水。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2月27日,李鸿章上奏报告派员前往英、德接收军舰等事,由洋员琅威理统率。《洋务运动》(三),37-39页。


3月25日,“来远”舰下水。CONWAY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860-1905


8月6日,福建船政局无防护巡洋舰“广甲”号下水。《洋务运动》(五),368-389页。


8月11日,驻德公使许景澄等在德国斯旦丁港接收“经远”、“来远”舰,举行升旗仪式。中国接舰官兵登舰,林永升管理“经远”、邱宝仁管理“来远”。《许竹?o先生出使函稿》卷三。


9月12日,“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左一”从英国出发回国。《航海琐记》


12月10日,“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左一”到达厦门,丁汝昌率“定远”等迎接。《航海琐记》。


同年,向德国伏尔铿造船厂订购“左二”、“左三”、“右一”、“右二”、“右三”鱼雷艇。


《海军大事记》。


1888年


1月29日,福建船政局建造的近海防御铁甲舰“龙威”下水。《洋务运动》(五),379-380页。


10月3日,慈禧懿旨批准颁行《北洋海军章程》,北洋海军建军,丁汝昌任海军提督。《洋务运动》(三),401页。


10、11月,天津大沽船坞开造“飞龙”、“快顺”轮船。《清末海军史料》,157页。


1889年


8月28日,福建船政局建造的鱼雷巡洋舰“广乙”下水。《洋务运动》(五),395-396页。


12月至1890年1月间,“飞龙”、“快顺”造成。《清末海军史料》,157页。


1890年


3月6日,刘步蟾以升降提督旗一事与总查琅威理发生摩擦,琅威理遂后去职,中英两国海军建设交往陷入低谷。《李鸿章全集》电稿二,201页。


4、5月,天津大沽船坞开造“宝筏”、“捷顺”轮船。《清末海军史料》,157页。


5月16日,“龙威”舰调入北洋海军,改名“平远”。《船政奏议汇编》卷四十二。


12月8日,北洋海军旅顺基地竣工。《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六十五。


同年,天津造成“铁龙”轮船。《清末海军史料》,157页。


1891年


1月1日,海军衙门大臣醇亲王奕?X去世,李鸿章下令北洋海军全军下半旗10日志哀。《李鸿章全集》电稿二,323页。


4月11日,福建船政局造“广丙”号鱼雷巡洋舰下水。《洋务运动》(五),427-429页。


6月1日,户部上奏暂停南北洋购买外洋枪炮、船只、械器。《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七十二。


7月5日,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率舰队访问日本,30日丁汝昌致电李鸿章,认为中国海军添船换炮刻不容缓。《李鸿章年(日)谱》,232页。


9月10日,李鸿章针对户部禁止外购军械折上奏清廷,称担心此举“非圣朝慎重海防作兴士气之至意也”。《李文忠公全书》奏稿,卷七十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