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省自治运动史话

shenbo555 收藏 0 146
导读: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王朝近三百年千疮百孔的大厦,在革命党、立宪党和北洋军阀的合力打击下,轰然倒塌;与之相伴随的,是数千年帝制秩序的解体。从此,中国政治走进了一个貌似新旧更替实则充满变数的混沌时代。   革命爆发之初,响应武昌起义的十几个省份,仿照美国独立战争后十三州会议的形式,派代表在上海 召开联合会议(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讨论组织一个共和制的统一国家。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孙中山被选举为临时大总统。为了尽快结束对清军的战争,临时政府与掌握清朝廷命脉的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王朝近三百年千疮百孔的大厦,在革命党、立宪党和北洋军阀的合力打击下,轰然倒塌;与之相伴随的,是数千年帝制秩序的解体。从此,中国政治走进了一个貌似新旧更替实则充满变数的混沌时代。


革命爆发之初,响应武昌起义的十几个省份,仿照美国独立战争后十三州会议的形式,派代表在上海 召开联合会议(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讨论组织一个共和制的统一国家。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孙中山被选举为临时大总统。为了尽快结束对清军的战争,临时政府与掌握清朝廷命脉的北洋军首领袁世凯谈判,最后达成协议:北洋军赞同共和,清王室和平退位,而孙中山将总统位置让与袁世凯。于是,在清帝退位两天后,2月14日,由17个省选派的正式代表组成的南京临时参议院,改选袁世凯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当然,让一个军阀来统领共和国是一件放心不下的事,为此,临时参议院历时32天,制定了一部《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这部约法的核心,是规定一个严格限制总统权力的责任内阁制,要求总统在任命内阁总理国务委员等重要官吏时,必须先行正式提交参议院同意;总统公布法律命令时,必须经由内阁总理国务委员副署;并且,总统不可以解散国会。这是一种专门针对袁世凯个人的立法意图,这样立法的临时参议院,主要由一些革命派和立宪派的知识分子组成,他们热心希望共和宪政的实现,却又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对共和宪政没有追求的实力人物手中,因此刻意“对人立法”,希望用一部具有宪法性质的约法,来抑制袁世凯的野心,逼他走上共和宪政的轨道。


然而,在一个有名无实的“民国”,神圣如宪法,也只是一些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它无法成为收服统治者的牢笼。关于这一点,在袁世凯上任3个月后就得到了事实证明,而这个事实,便是唐绍仪内阁的垮台。


唐绍仪是约法生效后第一任内阁总理,他与袁世凯有20年交情,又同情革命党,且于清帝退位后加入同盟会,所以被双方推戴。袁世凯原以为唐与自己私交深厚,必能服从调度,不料唐绍仪是个有操守的君子,公私分明,不肯作走狗,出任总理后对于总统的行为,处处不肯放松,有时还与总统当面力争,以至于袁世凯的侍从武官看见唐氏来到,每每私相议论,说“今日总理又来欺侮我们总统了!” 袁世凯起初还能容忍,但不久在任命直隶都督的问题上,两人不欢而散。当时直省议会公举革命党要人王芝祥为都督,唐绍仪赞成此议,陈请于袁世凯,袁知王芝祥是革命党用来监视自己的棋子,乃口头上应许,暗地里运动直省军界反对,然后以军界反对为口实另委王氏到南京遣散军队。唐绍仪对于王芝祥的委任状拒绝副署,袁世凯不顾总理反对,竟将不曾副署的委任状发下去,唐氏得知后即刻提出辞呈,不告而去,其他阁员也联袂辞职,第一任内阁就此散伙。这是民国元年6月的事,是袁世凯第一次使用北洋军阀的武力抵制约法上的钳制。


唐绍仪内阁倒台后,继任的陆征祥内阁赵秉钧内阁非常乖巧听话,所谓国务院,基本上成了总统府的秘书厅,所有国务员都惟总统之命是从。但袁世凯并不轻松,因为有一个信仰政党政治的宋教仁,为了发扬责任内阁制的精神,在那里奋力造党。宋教仁认为,约法上的责任内阁制之所以不发生作用,是因为没有强大的政党作为后盾;必须由国会多数党组阁,才能避免内阁沦为独裁者的工具。当时正值第一届国会选举,各种各样的政党如雨后春笋数不胜数,不过考察这些党派的政纲及历史渊源,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从革命派的同盟会分化演变而来;另一类从立宪派的宪友会分化演变而来。宋教仁充分展布他的政治才能,以同盟会为主干,对第一类中最重要的国民共进会、国民公党和共和实进会进行合并改组,同时联合以蔡锷为骨干的统一共和党,组成了声势强大的国民党。在第一届国会选举中,国民党大获全胜,宋教仁踌躇满志,以预备组阁者身份到处发表演说,就国家政治尽情发挥。但袁世凯连唐绍仪那样的老朋友都不能容忍,又怎能容忍被他目为暴民的宋教仁来组阁?于是在1913年3月20日的沪宁车站,宋教仁先生遇刺身亡,这便是举国震惊的“宋案”。


宋案的直接结果,是“二次革命”发生。这次革命是由国民党的激进派孙中山、李烈均等人极力主张而发动的。国会中的另一个大党――由立宪派演变整合而形成的进步党,以及国民党内的温和派,都不主张武力倒袁;而民心厌乱,社会舆论多视讨袁为革命党的无故捣乱,因此“二次革命”很快归于失败。


“二次革命”的失败,使袁世凯更加肆无忌惮,而国会里用来监督袁世凯的国民党,因为宋案的发生变得四分五裂,国会的重心移到进步党。进步党是旧立宪派名流集中的渊薮,他们也是有政治理想的,也希望将北洋军阀的旧势力引导上宪政轨道,但是,以温和稳健著称的进步党,并不比激进的国民党更能有所作为,它对袁世凯处处迁就,容忍甚至是配合袁世凯在专制集权的路上大步前进。1913年10月,国会制定通过总统选举法,议员们在威逼恐吓与饥饿中选举袁世凯为中华民国正式总统;11月,袁世凯宣布解散国民党,开除国民党的国会议员,使国会陷于不足法定人数不能开会的境地;次年1月,袁世凯干脆宣布解散国会,使进步党也失去了政治活动的场所。


摆脱了国会与政党的羁绊后,袁世凯接着组织一个御用的“约法会议”,对《临时约法》进行改造,废除了约法规定的责任内阁制,采用所谓总统制,把总统权力规定的无限大;1914年12月,“约法会议”又修改上年国会制定的总统选举法,将总统任期改为10年,可以无限连任,同时规定总统有权推荐接班人。至此,袁世凯无论在事实上还是法律上,都已经成为“一国之主”;他还可以让他的儿子世袭权位――如果他愿意的话。走到了这一步的袁世凯,若能如魏主曹操那样,有一点忍性,就此打住,那么“中华民国”或许还能在他的总统专制下苟全。但他非要做一个黄袍加身的独裁者,非要将国家民族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非要让自己领略一下被他逼退的清王室曾经领略过的痛苦。


1915年8月,为袁世凯当皇帝摇旗呐喊的筹安会登上历史舞台,帝制运动公开进行;与此同时,反对帝制的运动也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国民党的激进派、温和派、被袁世凯玩弄抛弃成为政治失业者的进步党人,很快走到了一起,形成反袁的政治联合;在北洋派内部,段祺瑞、冯国璋、徐世昌等有势力的军阀官僚,怀着有朝一日自己当总统的心思,也对帝制运动消极抵制;一般民众,看到一向稳健的进步党人积极反袁,不再认为这是革命党的捣乱,况且袁氏数年来的统治已令他们由拥戴而转为厌恶愤恨。如此弥漫国中的反袁气氛,最终成就了一个再造共和的英雄――护国军领袖蔡锷。1915年12月23日,袁世凯准备登基之前,蔡锷在云南向袁世凯发出最后通牒,限于两天内取消帝制,否则挥戈相向。袁世凯如所有利令智昏的独裁者一样,错过了这最后的机会,于是护国军发动,南方各省相继宣布独立。袁世凯于四面楚歌中不但同意取消帝制,还同意恢复责任内阁制,自己只做虚位的总统,然而他的部属冯国璋,扮演着袁氏当年对清廷的逼宫角色,并不给他退回来当总统的机会。一世枭雄穷途末路,不几日便羞愤成疾,气绝身亡。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总统,中华民国国体得以保全,《临时约法》以及根据约法产生的国会,经过一番周折后也得以恢复。然而,内阁总理段祺瑞受不了这个有着许多国民党人和异己分子的国会,一定要将它改造,由此就生出许多的纷争和乱事,闹得乌烟瘴气,最终闹出一个护法运动和南北分裂的局面。


段祺瑞是在袁世凯被护国军逼得焦头烂额之际出任内阁总理的,他同时还逼袁氏交出了北洋军的统率权;在政治上,段氏得到研究系政客的追捧(这个研究系,乃由国会中的旧进步党演化而来,领袖为梁启超,其于袁世凯倒毙后再度与北洋军阀结合,出任段内阁财政总长),因而底气十分充足,专擅不亚于袁世凯。更有甚者,《临时约法》上用来制裁袁世凯的责任内阁制,现在被段祺瑞用来对付忠厚而无实力的总统黎元洪,很快将黎变成了一个“发一令而不知其用意,任一官而不知其来历” 的傀儡总统。现在,段氏主要的障碍就是国会了。1917年4、5月间,段祺瑞为了压迫国会通过一桩对德参战的议案,召集各省督军到京开会,用督军团来威压国会,激起国会议员停会抗议,国务委员相率辞职。总统黎元洪在国会支持下斗胆免去段祺瑞的总理职务,却导致督军团集体反叛,皖奉鲁闽豫浙陕直等省宣布独立,黎氏无奈之下求救于皖督张勋,结果引出一场辫子军复辟的闹剧来。


辫子军首领张勋,应黎元洪之请到京后,先威迫黎氏解散国会,然后逼黎氏主动退位,再然后公然宣布拥清废帝溥仪复辟。消息传出,各省督军要人全部通电反对,没有一个支持的。段祺瑞在天津自任讨逆军总司令,马场誓师,进京问罪。张勋大惊失色,他的辫子军不过2万之众,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只因事先与皖系军人有默契。但段祺瑞及其督军团从头到尾只想利用张勋摧毁国会赶走总统,复辟闹剧于是乎才开幕就谢幕。


复辟闹剧结束后,段祺瑞马上宣布召集临时参议院改造国会,理由是中华民国已为张勋复辟灭亡,国家新造,应仿照武昌起义时的先例,召集临时参议院,重定国会组织法及选举法,重新选举国会。如此公然推翻《临时约法》,孙中山的革命党是坚决不答应的,皖系以外的其他军阀官僚政客,也是不太赞同的。孙中山因此率海军赴广东,倡导护法;国会里除研究系以外的大多数议员联袂南下,到广州开非常会议,另组政府。1917年9月,以孙中山为大元帅,陆荣廷、唐继尧为元帅的军政府正式成立,护法运动开始,南北分裂。


与南北分裂同时进行的,是北洋军阀内部直皖两系的分裂。直系首领冯国璋继黎元洪之后出任总统,与担任内阁总理的段祺瑞开始了政治上的竞争。南方自立政府后,段祺瑞借日款行武力统一政策,直系军人暗中掣肘消极怠战,其后更罢战主和,使段氏的军事行动一再遭遇失败,两派矛盾由此扩大演化,最后兵戈相见。


北方因为统一变得更加分裂,护法的南方也很不团结。当时南方军政府的地盘,主要是滇黔粤桂4省,滇黔由唐继尧统领,粤桂被陆荣廷把持。滇桂军阀与孙中山志不谋道不合,他们容许孙中山在广州成立军政府主要是为了同北洋军阀争夺势力范围,对约法的命运并不关心,因此所谓护法,护来护去都没有实际的内容,各派之间的争吵冲突以及争夺地盘的战争却愈演愈烈。


南北双方各自分裂的局面发展到1920年的时候,演成了这样一种状况:南方的桂系与北方的直系相联合,北方的皖系与南方的滇系国民党系通声气。酝酿到最后,北方直皖大战,南方军政府瓦解,南北各地小军阀乘机崛起,或割地自保,或见风使舵。南北统一的希望,变得杳乎其难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