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的西沙海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维护领土主权的一次重要作战行动,不过出于某些限制,一些决策极少公开报道,结果在一些非主流媒体上出现了不实传闻以吸引眼球。例如从1990年代以后,国内一些刊物和文学作品叙述1974年1月西沙反击战时,曾以小说式笔法说蒋介石得知解放军舰只穿越台湾海峡时下令“放行”。近年网络上文章不仅引用此传言,还为美化蒋介石越写越玄,甚至还写出什么“护航”、“供应”和“打开航标灯”等离奇细节,造成以讹以讹,被一些人信以为真并引用。

民国政府自上世纪30年代起标出的地图,就将南海岛屿标明为中国领土,1946年国民党军还派一个连进驻南沙最大的岛屿太平岛。国民党政权退到台湾后,也延续这一立场,这与新中国的态度确实是一致的。不过蒋介石及其后继者出于根深蒂固的仇共心理,同越南的反共政权(包括保大政府和后来的西贡政权)一直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根本没有采取过同大陆方面合作保卫国家领土的行动。

从上世纪30年代起,法国、日本便相继侵占了西沙、南沙群岛的主要岛屿。1954年印度支那战争停止后,法国军队撤出越南,南越当局却继承法国殖民者的衣钵,于1956年又派军队侵占中国的西沙和南沙的几个主要岛屿。此时台湾当局在表面上虽未改变对南海归属的立场,却同美国、韩国一起大力援助南越政权,60年代至70年代前期在西贡派驻庞大的军事顾问团,并派出空运人员协助南越军队作战。蒋介石特别欣赏的将领胡琏便长年以“大使”身份驻在西贡,向南越军提供“剿共”经验,结果其住所还受到越共游击队的爆炸袭击。1973年春美国从南越撤军后,台湾军事顾问团仍留西贡,在此后两年间继续向其提供军事援助。1974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同南越海军发生西沙海战后,台湾当局继续支援南越当局。驻太平岛的国民党军还接到命令,如果中共海军舰艇靠岸便开火,而南越舰艇靠近则“劝他们离开”,其立场站哪一边不是清清楚楚吗?

1975年4月,南越政权遭越南人民军总攻而崩溃时,台湾军事顾问团坚持到最后才撤离。西贡政权末代“总统”阮文绍因怨恨被美国抛弃,选择了台北作为逃亡后的栖身地,以显示感激之情。这些史实,在当年是关心国际时事的人所共知的。说蒋介石在大陆与南越政权发生冲突时“协助”大陆,这岂不是因别有用心而颠倒历史的谬谈?

至于所谓蒋介石在台湾海峡对解放军海军“放行”一事,更属毫无根据的胡编。有的小报还描绘当时蒋介石的表情和言语,明眼人一看便是“演义”,哪一个人在场看到并能证实呢?真实的历史事实是:1974年解放军海军同南越海军发生西沙海战后,因南海舰队力量不足,从东海舰队调几艘舰通过台湾海峡南下,途中未遭国民党军拦截,却并非台湾当局故意“放行”。1965年“八六”海战和崇武以东海战后,台方海军因遭痛击已不再向解放军海军主动攻击,解放军也不主动打击对方,大陆的舰船在台湾海峡的活动未受拦截已成多年惯例。至于台湾方面提供“护航”、“供应”等说更是向壁虚构,“打开航标灯”、发出“请通过”的信号是属违反航海常识的臆想。了解台海地理的人都知道,海峡宽度最窄处也有130多公里,而并非狭窄水道,在如此宽阔的航道打开岸边“航标灯”,船上的人谁看得见?


近些年来随着两岸关系的改善,客观地评价国民党当年的一些领导人也成为大陆史学界的共识。不过有人利用这种形势,以胡编或引用不实资料的方式来吹嘘当年国民党的一些头面人物,在一些网站上这种倾向又特别严重。例如有人一味吹捧蒋介石如何“抗战有功”,却闭口不谈他丢弃东三省——(说成是张学良一人之过,好吧就算是张学良丢了,作为全国名义上领袖的蒋介石此后又是什么政策,大家都知道),还颂扬上海黑社会头子杜月笙如何“扶危济困”,大谈四川的大地主、恶霸和袍哥首领刘文彩如何“造福乡里,歌颂满清的愚昧残暴统治、大量文字狱、剃发易服的杀戮,歌颂所谓清末的君主立宪制是多么先进之类,歌颂李鸿章之流汉奸,将溥仪勾结日本人迫害抗联说成是溥仪被日本人胁迫,歌颂那个导致全面大倒退的所谓康乾盛世……若认真地看,这方面的一些吹嘘和不实宣传已不简单是史学问题,有些已是国内外反华敌对势力组织的舆论战的一部分,其目的就是通过美化当年的这些垃圾和黑暗、早就该被送进历史垃圾堆里去的东西。因此,揭露和批驳美化历史反面人物的一些谣言,不仅涉及是否对读者负责,也是关系到树立正确的历史观的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