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中同学的父亲[参赛]

由于父母工作调动的原因,1978年至1979年我初中是在河南省淮滨县白露河公社(现在叫王店乡)上的,班上有一个叫杜磊的同学,他家在公社所在地的西面,和公社隔一个水渠,叫陈营子生产队,他很低调,初二的时候杜磊的姐姐杜杰也留级到我们班了,这样我和他姐弟俩都是同学,记得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比我们高一年级的牛国龙和韩蟠的哥哥都牺牲了,学校开大会要求我们向他们学习,校长说:两位烈士是我们学校的骄傲。我很激动的要向烈士学习,杜磊看我的表现就说:“他们家的瓜熟了”让我星期天到他家摘瓜,记得是1979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在杜磊家,杜磊和 神秘的从他爸爸的床下拿出一块很陈旧的布,打开有十多个奖章,有铜质的,还有银质的的,当时我不懂,问是什么?杜磊说是他爸爸在朝鲜战场上得的军功章,不仅有咱们国家的,还有金日成颁发的,伴随着军功章的还有一些证书,内容不记得了,杜磊说:“原来还有一些金的,可能被我爸收起来了”。我说你爸这么厉害怎么没有当官(他爸是陈营子生产队队长),杜磊说他爸是志愿军团长,回国的时候在坦克里藏了两个朝鲜女人,被降级按营长转的业,当了公社书记,一直为女人犯错误,从公社书记降到大队书记,从大队书记降到生产队长“。杜磊说要不是为这,我爸也当大官了,我现在也在城市里了,他是战斗英雄啊。我说你胡说,怎么可能团长当生产队长!杜磊说这些军功章都是真的吧?还有一些金的,被我爸藏起来了。我说当时中国没有坦克吧,你爸怎么把朝鲜女人藏在坦克里的,杜磊说中国没有美国鬼子有啊,我爸他们缴的,我爸他们团有三辆坦克,都是缴的。

晚上杜磊、我、还有一个叫陈强的同学一起去偷瓜,杜磊说我是他家的客就偷他家的瓜,陈强说你家的瓜也不浇水也不管理,哪有我家的好啊,偷我家的。这样我们三个小孩偷了陈强家的瓜,肚子都吃圆了。夜里我在杜磊家睡,第二天,杜叔叔笑眯眯的对我说,晚上吃那么多瓜,没尿床吧。原来他知道我们要去偷他种的瓜。

我不知道杜叔叔的名字,但是我知道他当时有51、2岁,如果现在活着应当有85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男人嘛,在性的问题上出问题,当年处理是很重的,你同学的父亲,因为生活问题,从团长一级一级撸下来,一直撸到生产队长,是因为他累教不改。


我们团有一个大尉军官,性的问题出了轨,因为部队离不了他,没有转业处理,在全团大会上给予降衔、降职处分。


降衔、降职直接涉及到他的薪金和待遇,处分决定宣布以后,团政委讲话,有一句话记得很清楚,记了一辈子,“通过这件事,大家都要管好裤裆里的小脑袋,否则,你小脑袋占便宜,哼——我叫你大头吃亏”。

 以下是引用加加林少校 在第2楼的发言:
男人嘛,在性的问题上出问题,当年处理是很重的,你同学的父亲,因为生活问题,从团长一级一级撸下来,一直撸到生产队长,是因为他累教不改。


我们团有一个大尉军官,性的问题出了轨,因为部队离不了他,没有转业处理,在全团大会上给予降衔、降职处分。


降衔、降职直接涉及到他的薪金和待遇,处分决定宣布以后,团政委讲话,有一句话记得很清楚,记了一辈子,“通过这件事,大家都要管好裤裆里的小脑袋,否则,你小脑袋占便宜,哼——我叫你大头吃亏”。

军人不应当祸害自己的姐妹,但如果再有战争,对敌国的女人过于仁慈就是迂腐

楼主:

请记住,这位老英雄慈祥的爷爷,名字叫做杜德贵。不幸的是这位老英雄在2008年的时候已经去世了。

我小时候经常听他给我们将战斗故事,有些场景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还有你文章中提到的“牛国龙和韩蟠的哥哥都牺牲了”这句话,牛国龙应该是刘国龙。

这两位牺牲的英雄分别是刘国龙的哥哥刘国忠烈士,和韩蟠的小弟弟韩德权烈士。


期待楼主新的文章。

本文内容于 2012/5/16 21:06:12 被太空军校生编辑

由于当时中国的国情所致,因男女问题所产生出的问题在当时是很严重的。当年的志愿军基本上都是泥腿子或穷光蛋,能娶上一方媳妇是相当的困难。因此犯上男女作风问题是很严重的大问题,处理上也很严厉。从一个团长降为生产队长是可理解的,也因此问题进监狱的大有人在。


哪像今天呀,男女交往或出现越轨行为时,只淡淡的一笑了之。甚至有些女人当谈到*时特很自豪地炫耀一番,根本就没有丢脸的意思,似乎自己很有能耐一样。


这真是社会再变,人的意思再变,观念也在变化着。

这种事情很普遍,现在是这样,过去也一样。我家外公原来是老新四军,参加过黄桥战役,后来部队改编为**独立团,他本人在手枪连当连长。解放啦,想老婆啦,在驻地找了一个当地最漂亮的姑娘,把盒子枪放在人家桌上问我们结婚行不行。这架势当然行,那姑娘就是我外婆,今年91.这事后来被人反映到团里,团长说:要革命还是要老婆?老头子说要老婆!!!结果转业了。他手底下的连副后来官至扬州军分区司令员。这个算是结果还不错的

另外一个:我们初中同学女同学他爸(好像飞行员大部分生女儿)在北京某地已经做到飞行大队副大队长,被杨DEZHI的小女儿看上了。俩人热恋啦。其实他已经结婚生孩子了,只不过管不住自己下面的玩意,知道有一天俩人见到了杨DEZHI,杨说:既然你们愿意就结婚吧!晚上丁大队直接卷了铺盖讨回老家,被抓了回去,同志们,那是80年啊,严重点要枪毙的。还好那姑娘说我怀孕了,放过他吧,仅仅转业而已!要不然到现在也不得了啦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