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最后一个战死的帝国党卫军战士

雄鹰不落 收藏 62 227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5年1月23日,苏军波罗的海沿岸三个方面军集中了101个步兵师、2个坦克军、1个机械化军和18个独立坦克旅,向德军发动了大举进攻,第四次库尔兰会战打响。只有24个师的德国库尔兰集团军群似乎已经在劫难逃-----但是-----疯狂的战斗一直持续到2月5日,前线再次安静下来,库尔兰桥头堡第四次被德军守住了,德国国防军的报告里这样描述到:“在此次会战中,苏军无论是人员还是装备均遭到惨重损失。在战争的头12天,苏军就损失了45000人和541辆坦克及装甲车辆---”


激烈的战斗中,党卫军第19掷弹兵师的拉托维亚志愿兵先后击退了苏军沿莱斯特内-图库姆公路发动的多次进攻。苏军一度突破了党卫军第19武装步枪营在基帕斯林缘地带的阵地,涌入森林的苏军已经有一个团了。该师迅速派上预备队,准备在晚上消灭这股苏军。


按照计划,进攻之前会进行一阵短暂的炮火支援,战斗将在当晚19时打响。时间到了19时,前线仍然一片沉寂,师部立刻向炮兵团打电话:“你们在等什么?为什么不开炮?”可回答却令师长难以置信:“我们的部队已经在基帕斯了。”师长勃然大怒:“胡扯什么?”炮兵团的人答到:“这事儿千真万确,将军,那些步兵就是对我们这么说的。”


在苏军突破之前,党卫军第19武装步枪营的党卫军代理下士莱科斯汀正奉命守在基帕斯村以北1500米的高地上,他手下有10名掷弹兵和1名通信兵。事实上他在高地上目睹了苏军整个突破过程,也没有暴露自己的目标,还仔细观察了苏军在村中的兵力部署情况--3辆坦克,几门反坦克炮及一些重机枪。莱科斯汀料想村中苏军的防御必然松懈,毕竟在村庄前面的树林里有他们一个团的人。于是他带领手下的士兵悄悄地沿着森林边缘摸近了村庄,突然发起进攻。他们一边用冲锋枪扫射压制慌乱的苏军士兵,另一边朝已瞄好的苏军火力点投掷手榴弹。这小股党卫军掷弹兵奇袭的行动获得了成功,措手不及的苏军被赶出了村庄,莱科斯汀随即把手下人分成几个小组,各自操纵各种火力向林子里的苏军步兵团猛烈射击。惊慌失措的苏军步兵从森林里大批地涌了出来,而后在经过村庄时直接撞入莱科斯汀的伏击圈,余下的人从战场上逃之夭夭。


这场战斗开始于18时35分,20分钟后一切就结束了。而在猛烈的交火中,莱科斯汀还不忘让那名通讯兵从高地上拉了一条电话线到村里来。战斗平息后不久,莱科斯汀来到了师部,并戴上刚刚获得的骑士十字勋章,他还显得略带一丝羞怯。

也许很少有人知道他,阿尔弗雷德·莱科斯汀,他是最后一个战死的党卫军。1944年年末,苏军对库尔兰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由于德军的坚守,一直到1945 年战争结束苏军也没能从德军20多万疲惫之师手中夺下库尔兰。隶属于党卫军第19武装步枪营下士的阿尔弗雷德·莱科斯汀在此战中带着11个部下将苏军一个 团赶出了阵地,因此荣获了一枚骑士十字勋章。他并非德国人,而是一名拉脱维亚志愿兵。此时,他真正的历史才刚刚开始。 战争结束后,阿尔弗雷德没有投降,他带领着11个部下潜入了弗劳恩堡附近的原始森林里,而他们面对的将是超过五千人,拥有军犬和飞机的苏军。这场战争一直 持续了14年,面对着没有补给,没有援军,战友们相继战死或者被俘。阿尔弗雷德没有投降,他一直战斗着,直到1959年夏,他被苏军击毙在弗劳恩堡附近。 苏军惊讶的发现,这个衣衫褴褛的敌人身上只有一支坏掉的K98步枪,两支克鲁格手枪和一枚骑士十字勋章。 阿尔弗雷德在14年间,前期依靠德军在森林里修筑的工事和三个小型军需仓库,后期则是捕猎野兽。即使食不果腹,他也没有袭击当地的住民,即使如此困窘,他 依然没有放弃抵抗,何其决绝的男人啊! 真正的战争,只有在1959年的夏天才算正式结束。真正的战争因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延续了长达十四年之久。

他坚定的完成了加入军队时的誓言: “你以身为一位勇敢忠诚的党卫队战士为毕生荣耀 ”

“每位战友都是你的手足,不论出身、地位。你将展现出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的坚定和团结。”

“尊重部队,尊敬你的长官。纪律和友谊是力量,勇气和忠诚是美德。 ”

“以自己为伟大领袖誓死效忠而荣耀。”

“你的穿着,毫无缺点;你的言行,虽谦尤尊;你的居室,永保整洁。”

“身为党卫队战士,你必须接受严厉的训练;保养武器如同它是你最珍贵的财产;永远保持身体在最佳状况。”

“ 赋予给你的任务如同死令,你必须不计一切代价将它完成。”

“作战时无七情六欲。尊重战败的敌人。不管受伤或是死亡都绝不放弃。在任何情况下决不投降。”

“领袖的意志高于一切,领袖的命令高于所有真理与法律。必须无条件地尊从。”

多么伟大的军人啊!在元首已经逝世,第三帝国也已经灭亡的情况下,他依然与敌人做着殊死抵抗,使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的一场战斗在十四年后才真正的结束, 他为帝国的灭亡又往后延续了整整十四年。为了实现对元首的誓言他一个人孤军奋战十四年,始终坚守着他和战友当年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地方,宁死守侯着战友用鲜 血和生命换来的最后一块儿阵地不肯退让。

有一个强烈对比 是个日本兵是在菲律宾作战,与菲律宾警丅察、政丅府军对抗到1972年(日本投降是1945),最后是日本记者找来他的同乡劝降,告诉他日本已经战败,战 争已经结束后才投降的,回国后他受到日本国民的热烈欢迎,无数人给他送礼送钱,军国分子还请他去做演讲,搞得蛮隆重的,是一个顽固的军国分子。

他与这名德国士兵有几个地方不同: 日本兵是在菲律宾山区以游击的形式,满山的躲藏逃避,为了生存他多次射杀抢劫菲律宾当地的农民和家畜粮食,如匪徒流寇一般,当地人起初以为是土匪而去报 警,所以最先围捕他的是菲律宾缺乏训练、素质低下的警丅察,到后来死了几个警丅察了政丅府才开始重视,经过调查知道是残余的日本兵,然后才调来正规军队围 剿,而且还是尽量不伤害他,以抓活的为主,对抗持续很多年但不算激烈。 德国士兵面对的情况要恶劣得多,面对的从始至终都是强大的苏军,围攻他们这11个人数量最多时曾达到5千多人,包括军犬和飞机,莱科斯汀下士们与苏军周旋 的地点位于弗劳恩堡市的东南面的森林中,是拉托维亚最大的原始森林(用地球gogle还可以搜索得到,现在还在),他们前期依赖的是德军准备库尔兰桥头堡 防御战时修建在森林里的隐蔽工事和三个小型军需仓库(这个工事当时曾作为库尔兰战役的德军临时备用指挥所),莱科斯汀下士后期靠在森林里猎食野兽维持生存 并始终保持着军人的荣誉,从没伤害过当地百姓,战死时衣衫褴褛,携带着一支坏了的K98步枪和两支鲁格手枪,胸口上仍配挂着他1944年获得的骑士十字勋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世界上最完美的军人就是二战时期的德国部队,无论是国防军还是党卫队!

为纳粹第三帝国坚守到最后一刻的是拉脱维亚人……


为日本帝国主义坚守到最后一刻的台湾人……


多么讽刺的事情呀。事实上,这只是看上去讽刺,这些尴尬的人只有他们说不出理由……


在攻克柏林的战役中,那些临时拼凑的国民自卫队当然无法抵抗苏军,斗志全无的国防军也难以形成坚决的力量,纳粹德国党卫军虽然决绝但也心无斗志……抵抗到最后的往往是那些“志愿兵”,他们来自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丹麦、挪威、芬兰、匈牙利、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这些几乎都是纳粹德国的占领国,反观纳粹德国在欧洲最大的盟友意大利,他们唯一擅长的似乎只有投降和撤退。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德国人(包括被德国吞并的奥地利人)如果投降,作为战俘至少可以“体面地”苟活下去,即使进入苏军的战俘营,也许还有一线生路。但这些来自被占领国家的“志愿兵”只能作为“叛国者”来处理,或是被当场处决,或是被遣返回国后处决,即使侥幸活下来,余生也只能生活在唾骂和鄙视中。这些志愿者绝大多数都是真正“自愿”加入纳粹军队的,他们崇尚纳粹的强大,仇视社会主义和苏维埃,坚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在为其民族摆脱“来自东方的专政威胁”而努力。这些人普遍都有坚定的信仰和崇高的人格,绝不愿意苟活于唾骂之中或是死在屈辱的骂名中。


作为军人,如果注定要在那场浩劫中殒命,他们宁愿带着一份自有的高傲与光荣在最后一场战斗中为纳粹主义殉葬——至少那让能让他们感觉到一丝军人的荣耀。


说道波罗的海三国,乃至前苏联西部诸加盟国——除此之外,更多了一些民族主义的色彩。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