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毒枭糯康德那些事

1069966207 收藏 1 212
导读:“他相信每个人都会恐惧,不是怕死,而是怕你会成为打死他的人。”一当地华人说,他很少高谈阔论,也从不试图证明哪些事情是对的,哪些事情是不对的,他只做他想做的事情,干掉任何阻碍他发财的人,无论对手是警察还是皮肤黝黑、憨笑起来露出一排洁白牙齿的水手。 比如,曾有两位村民当众向糯康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糯康却不发火。可没几天,上述两村民的尸体就出现在茂密的雨林里。 曾有赌场的老板不向糯康“纳税”,并在公开场合挑战他的权威。然后,这位老板发现,他身边的人和赌场里的顾客会一个接一个失踪。糯康不会掩饰他是绑架

“他相信每个人都会恐惧,不是怕死,而是怕你会成为打死他的人。”一当地华人说,他很少高谈阔论,也从不试图证明哪些事情是对的,哪些事情是不对的,他只做他想做的事情,干掉任何阻碍他发财的人,无论对手是警察还是皮肤黝黑、憨笑起来露出一排洁白牙齿的水手。

比如,曾有两位村民当众向糯康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糯康却不发火。可没几天,上述两村民的尸体就出现在茂密的雨林里。

曾有赌场的老板不向糯康“纳税”,并在公开场合挑战他的权威。然后,这位老板发现,他身边的人和赌场里的顾客会一个接一个失踪。糯康不会掩饰他是绑架者,他让手下告诉对方,绑架不是为了钱,希望今后按规矩办事。当然,如果糯康意识到对方不遵守规矩,就会毫不犹豫地进行杀害。

中国人影响其生意

糯康的经济实力很强,他不但控制了金三角地区每年价值上亿的毒品生意,还兼顾绑架勒索。据当地人士介绍,一些部落首领的子女经常会成为糯康的目标,这些人要支付的赎金往往是数百万美元。另据国外媒体报道,糯康还从事人口贩卖生意,这一行为也会为他每年带来上千万美元的收入。

康生性多疑,居无定所。据说,在其常年生活的金三角水域,许多村子都有他的老婆或情人。糯康为老婆或情人修建了多处房子,这些房子也是他平日藏身的地方。

“糯康似乎更相信女人。”一消息人士说,只有很少的一些人才知道他每天住在哪里。不过,即便这一少部分人也永远不清楚他有多少个藏身地点。

糯康很不喜欢中国人。有媒体报道,他认为湄公河上的中国货船多商品价格又便宜,让当地的商人无生意可做。他很抵制中国政府大力推进的“替代种植”项目,因为这会让越来越多的当地农民弃种罂粟。

“糯康认为替代种植对自己的毒品生意属于釜底抽薪。”一知情人士说,2008年以后糯康就曾流露出教训中国人的想法。

2008年2月25日 糯康武装贩毒集团在老挝“老岳哥”附近水域公然开枪扫射中国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公安局外出工作的水上公安分局巡逻快艇,造成2名民警和1名船员受重伤。

2009年2月18日 中国“宏源3号”、“中油1号”、“富江3号”、“盛达号”等4艘船舶在从泰国清盛码头承载货物返回途中,至孟喜岛处先后遭该团伙枪击,造成中国1名船员死亡、大量船只受损。

2011年5月2日 在湄公河距离“金三角”经济特区上游约50公里处水域,中、老双方各1人遭该团伙枪杀。2011年8月23日,糯康团伙在湄公河流域三颗石附近武装拦截我旅游客船“金孔雀1号”(载24人,其中游客17人、船员7人),抢劫游客相机、金项链等财物价值8万余元。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8年以来,糯康贩毒集团涉嫌针对中国籍船只和公民实施抢劫、枪击就达28起,致3人伤,16人死

被捕落网

风云一时的中缅泰湄公河交汇金三角黑老大糯康,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晚上在老挝博乔省情妇家黯然被擒。据该地区消息来源已经确认执行任务的特种突击队由中国和寮国官方组成,中国方面从2011年10月5日湄公河金三角13名水手被杀惨案发生后一直追踪瑙坎,此一突袭行动终结瑙坎在金三角湄公河沿岸地区称王雄霸的七年历史,由于寮国当地土著民众拥护瑙坎,当地村民曾抗议当局抓错对象,政府官员告诉村民:不可能释放此人,需要拘禁接受正式审讯。[2]

过程回放

2011年10月5日上午,“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搭载13名中国船员的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遇劫持枪击事件,致使13名船员全部遇难。事后,从两艘商船上找到95万粒脱氧麻黄碱(又被称为“冰毒”)。 惨案发生后,专案组派出了200多人,共6个工作组,分赴老挝、缅甸和泰国,有的是从事秘密侦查,有的是与当地警方合作。在中国与缅、老、泰等国的合作下,糯康集团的二号人物伞康、三号人物依莱先后被抓获。从此前的审讯中得知,“10·5”惨案正是糯康在背后秘密策划组织的。专案组随即盯上了糯康。 >>多次逃脱 抓糯康一次次失败 由于此案发生在境外,又是金三角这个特殊地区,一切调查工作全在境外进行,跟在国内完全不是一回事,专案组的人都觉得,很多事情想做,但有时有一种无力之感,无从下手。 据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介绍,曾经有几次极好的机会,专案组知道了糯康的位置,但等到抓捕时,却因为有人事先通风报信,使其逃脱。究其原因,专案组认为,是糯康的根基太深造成的。 糯康为了在当地生存发展,获得当地居民的支持,经常拿钱出来贿赂当地的基层军人、警察和“村干部”,与当地的老百姓称兄道弟。糯康集团施以小恩小惠,看哪里桥塌了、路坏了,就拿钱来修。一来二去,就得到了当地人的信任。一旦有要抓糯康的消息,都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这也是糯康能够在当地存在多年的原因。 眼看一次次失败,专案组举步维艰。“走一步都很困难,表面上看不到一点希望和亮光,就像落海的人看不到岸一样”,刘跃进说,在春节后的3、4月份近两个月的时间内,是最困难的时期,“有时候会问,还有希望吗?” 但一想到遇害的船员和政府的重托,刘跃进和专案组就咬牙坚持,并总结经验教训,试图寻找一些破案的新方法,“关键是克服自己的心理问题”。 >>挤压清剿 出走缅甸落网老挝 针对屡屡有人走漏消息,专案组决定,能让一个人知道的事,绝不让第二个人知道,能让两个人知道的事,绝不让第三个人知道。 专案组不再将目光放在一次次抓捕上,而是决定挤压糯康在本地的生存空间。糯康主要在湄公河的缅甸和老挝地界活动。由于中国与老挝警方的合作多,打击力度大,“10·5”案件后,糯康基本上龟缩在缅甸的大本营。为了将其赶出来,中国督促缅甸方面,对糯康所在的地方展开一次次清剿,目的不再只是一次把糯康抓获,而是要将其赶出大本营。 果然,虽然糯康未被抓获,但面对一次次清剿,糯康的手下也被抓了不少,他藏身的空间越来越小。 2011年4月28日,糯康和两名手下乘船从缅甸方面赶往老挝,试图与老挝方面的人联系商谈如何躲避抓捕。得到消息的中老警方在老挝设下天罗地网,糯康刚在老挝博乔省的码头下船,就被警察发现。3人看到警察,拼命逃跑,警察鸣枪示警,最终将3人抓获。在3人身上,警察搜出长枪、短枪等几把武器以及子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