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了帮助爱酒驾的邻居大哥戒酒,我请来了一个“女鬼”帮忙!

好兵海东青 收藏 28 1543
导读:五哥姓刘,我们两家是同在一个工厂家属区里相处了近三十年的老邻居。 因为五哥身体健硕、年青时跟形意拳师傅练过一段时间的武术,童年时期,每当我和大哥被家属区院内、院外其他人小孩欺负时,大我们几岁、出手狠辣的他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不顾自身安危地为我们出头、玩命,讨回面子。因此,五哥很受我和大哥的崇拜和尊重。 由于为人厚道,性情爽直,所以,社会上凡是认识五哥的人,只要提到他的名字,没有几个人不挑大拇指赞扬的。之所以有这样好的口碑,完全是因为五哥长期以来一直把朋友的事情看得比自家的事情还重要。为此,家

五哥姓刘,我们两家是同在一个工厂家属区里相处了近三十年的老邻居。

因为五哥身体健硕、年青时跟形意拳师傅练过一段时间的武术,童年时期,每当我和大哥被家属区院内、院外其他人小孩欺负时,大我们几岁、出手狠辣的他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不顾自身安危地为我们出头、玩命,讨回面子。因此,五哥很受我和大哥的崇拜和尊重。

由于为人厚道,性情爽直,所以,社会上凡是认识五哥的人,只要提到他的名字,没有几个人不挑大拇指赞扬的。之所以有这样好的口碑,完全是因为五哥长期以来一直把朋友的事情看得比自家的事情还重要。为此,家中那位贤惠、善良的五嫂也没少跟他闹矛盾。

汽车兵出身的他,自退伍后就一直在一家国企开大货车。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六年前,该国企因故破产,自此,没有其他专长和关系的五哥也就失业下岗了。

考虑、权衡了各种利弊之后,在实在无奈之际,五哥一家就筹钱买了一辆“捷达”出租车,干起了早出晚归、拉客跑腿的辛苦营生。

要说这五哥各方面都好,其实也不尽然,因为,他有一个很大的毛病,那就是特别好酒贪杯!而且,随着年龄增大,常常是因酒而误事。因为酒后驾车影响加之当前他的年纪已经“奔五五”了,所以,他在酒后意识无法集中时驾车常常出些意外和事故。

最夸张的一次事故就是:某日下午,在他和友人狂饮、对吹了一斤多白酒后,酒醉之际的他老兄居然把自己的那辆“捷达”出租车给撞墙开进了派出所的院子里、、、

说到底,如果他不是司机,血压不高身体健康的他这喝酒的毛病倒还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只要他还在开车、这方向盘还握在手里,那可就是事关他人和自己安危的大事呀!

二年前的一个周末晚间,正在和友人在茶楼里喝茶谈事的老海,突然接到自己大哥打来的一个电话。电话中,大哥告诉我:五哥又出事了。让我赶紧赶过去帮助料理事故后事。

急匆匆赶到出事地点,下车之后,看到现场的我差一点都乐了。只见,事故现场上,五哥的那辆已经因事故大修了二次的破“捷达”出租车,居然生生地将人家农民老大哥在路边停放着的一辆手扶拖拉机从侧面给撞翻到了一个大水渠里。

再看看他这里,自己的“捷达”轿车车头全部报废,而酒还没有全醒坐在一旁路牙石上的他,居然是只有二处小臂上的轻微创伤、、、、、、

坐在医院急诊室的座椅上,面对哭泣不止、不停唉声叹气的五嫂,我和大哥悄悄商议了一下,决定想些非常办法来好好“惩治”一下这位屡教不改、嗜酒如命的老大哥!为他和他全家人以及其他的无辜者做一件“善举”。

、、、、、、

二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时间刚过十二点,刚和几个朋友喝完夜酒正在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上休息“趴活”的五哥迎来了一位身穿白裙、面色苍白的女乘客。

“到西方宾馆!”面对五哥的客气问询,该女性乘客冷冷地说道。

西方宾馆?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让人感觉是这么别扭呢?五哥快速运行了一下自己那仍处于迷糊意识中的大脑,心说:没听说过本市还有一家名字这么操蛋的宾馆呀?

就在五哥发动汽车,手抓方向盘,疑惑间正要开口仔细向对方进行问询时,只听见后排座位上的那个白裙女子又语气阴冷冷地说道:“一直往西开,我知道那个地方。快点开车,我很急!”

身为出租车驾驶员的五哥有心再开口详细问询她所要到达的具体地点时,却看见有一张百元大钞猛然间从后面递到了自己的肩头处:“你到底去还是不去?快点,我赶时间!”

于是,本来夜间出租车生意就不太好做、一心担心没活干的五哥,只好硬硬地将那已到嘴边的疑问给咽了回去。

苦笑了一下的五哥伸手将这张百元大钞拿过来放在前仪表盘上,说了句:“我一直往西开,需要转弯的时候你提前说一下。”然后,便驾驶着自己的出租车向着西城的方向疾驶而去。

因为我们居住的这个中型城市地域不大,因此,城市的东西二侧都只有一条主要外出通道。加之夜间的生意本来就不好做,眼前等到的又是一趟从东城到西城的“大活”,所以,这时的五哥也不再多啰嗦。他努力控制好自己在半醉情况下有点微微发飘的方向盘,以时速70公里的安全速度向西城开去、、、、、、

一路上,酒醉心明的五哥还在不停滴思量着:西方宾馆?这名字既熟悉又有点怪怪,它究竟是在哪里呢?看来,自己确实是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开始犯糊涂啦。

由于夜静车稀,驾驶技术娴熟的五哥很快就将出租车开到了西郊城乡结合部的那个大转盘路口位置。由此再向西,就到了僻静的郊区,在他的记忆中,至此向西的区域全都是工厂或农田,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西方宾馆”呀。

“继续往西。”就在已然减慢车速的五哥准备开口时,从他的背后的座椅方向又冷冷地传来了一声及时且明确的指引。

继续在黑压压、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向西行进了七、八分钟,就在出租车计价器上的金额跳表到四十多块、眼神迷离的五哥看到马路右侧黑沉的路边有个照明仿若鬼火般的门洞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句尖利而阴森的刺耳叫喊声:“停——车!”

就这一声猝不及防的异常动静,就差点把努力集中注意力、毫无防备的五哥给吓得尿了裤子。当然,他的出租车也一下子就骤停在了道路的中央。

正当有点来火的五哥准备开口训斥对方二句时,只听见后面的车门“吱呀”一响,好像是有人开门下了车。等五哥再扭头回看时,那位原本坐在后座上、身着白裙的女性已经飘然下车,脚步迅速地向着那照明如鬼火般的门洞方向而去。

等到不愿占人便宜的五哥手忙脚乱地把百元大钞的找零准备好,再跳下车去追赶那女子时,恍恍惚惚的黑暗中,眼前已经没有了对方的一丝鬼影。

这时候,站立在门洞之下、处在无奈之中的五哥才眯起眼睛抬头仔细观察起眼前的这个铁栅栏门半开、四下都阴森森所在——XXX殡仪馆!

斑驳的门头上,呈拱形焊接的金属大圆牌之上,白底黑字地居然写着这么6个瘆人的大字!

“呸、呸、呸、、、、、、”看到这行文字,五哥顿时感到自己晦气到了极点。这里,他一点都不陌生,爱结交、注重朋友间红白事往来的他,之前,最少有几十次来过这个不舒服的所在。只是,晚上的这个时间,他还倒真是第一次过来。

驾驶着自己的出租车,出了半身冷汗的五哥很不是滋味的快速离开了这个令他周身乱起鸡皮疙瘩的不详之地、、、、、、

、、、、、、

“老五、老五,起床。起床吃饭啦、、、、、、”中午十一点半,郁闷了一夜、还在床上睡觉的五哥被已经准备好中午饭的五嫂给晃醒了。

“昨晚干了多少(钱)?交款,报个帐。”五嫂对着已然起身正在穿衣的五哥催问起了昨晚的营业款。因为五哥太爱结交社会上的朋友和常与人“抬石头”、喝烂酒,所以,家庭经济状况一般的他们夫妻俩就定下了每天中午按时交款的铁定规矩。

“昨晚干了、、、干了四百一十多,都在我那要换洗的T恤口袋里,你自己拿吧、、、、、、”五哥不耐烦地嘟囔着。觉没怎么睡好,一夜都恍恍惚惚的他,此时,心里还是有点憋闷。

“哪里来的四百多?你这口袋里只有三百多块呀、、、、、、哎、、、哎哎哎,你钱里怎么还夹着这样的一张钱呀?老五,你收到假钱了吧?不对,我怎么看着这张钱像鬼钱呀、、、、、、”五嫂的反应越来越强烈,显然是因为看到什么不同寻常之物而产生了刺激。

五哥闻听后一纵身跳下了床,快步走到搭着自己T恤的餐椅前,一把便从五嫂的手里抢过了那张让自己老婆吃惊的纸钞。

不错,赫然在目的就是一张鬼钞、一张金额为一亿元、焚化给死人用的印制还算精致的纸张。

看到这张钱,五哥傻了!他呆呆地站立在客厅中央,脑子也开始大了!

、、、、、、

在五嫂的连声问询声之下,一肚子心思、顾不上吃饭的五哥一言不发地在门厅快速换好皮鞋,急匆匆地便下了楼、、、、、、

、、、、、、

下午一点多钟,XXX殡仪馆大门口的值班室里,一个干瘦的老头正在津津有味地观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泗州戏节目。停好车的五哥走到门口,探头进来,还算镇定地向干瘦老头问道:“老、、、老师傅。我想问一下,昨天晚上十二点多钟,是谁在这里值夜班呀?”

“什么事?在这值班的,白天晚上都是我一个人呀。”老头随着曲目哼着泗州戏,有点不耐烦地回答道。与此同时,五哥也看到他屋里各种生活用品一应齐全,俨然就是以此为家了。

“老师傅,我是开出租车的。昨天晚上十二点多我开出租车送过来一个客人,是个女的,她说她住在你们这里的什么‘西方宾馆’。我、、、我想找她问个事。”

说到“西方宾馆”这四个字,五哥也是感觉怪怪。说话之余他疑惑着:这他妈的叫什么“西方宾馆”呀?这殡仪馆里的宾馆有人住吗?谁住在这里才真是有病呀!

“什么,你找昨天半夜十二点多送过来的人?嗯,有,有这么一个人。你想找她是吧?那你就顺着左边那条小路一直向北走,看到没有,就在那个白楼一楼的从东数第三个房间,一进门你就能看到她。”

老头回答间。五哥看到他那皱纹密布的老脸上掠过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

心里七上八下地来到了树木遮荫、四野寂寂的白楼前,五哥伸手推开了虚掩着的那扇黑漆木门。注目向内一看,他立刻就明白了,这是一间给死人化妆的地方,有一次,他陪同一位死者家属、他的一位师兄弟曾经到过这房间,只是,他们当时是从告别厅一侧进入的。

此时,五哥注意到,在这间化妆房间的中间停着一个小推车。但是,从他所站的后门边这个角度上一时间还看不大清楚小推车上的景象。

当五哥心里毛毛地沿着墙壁走到这间阴森森屋子的三分之一处时,他终于看清楚了:在那个不锈钢的小推车上,骇然躺着一个身体僵硬、脸部盖着块白布、正在等待化妆的女尸。最让五哥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她的身上,俨然穿着的就是一袭白色的彷如他昨晚看到那女乘客穿着的长裙、、、、、、

、、、、、、

为了帮助爱酒驾的邻居大哥戒酒,我请来了一个“女鬼”帮忙!

回到家中,一贯坚强、无畏的五哥病倒了。

他的这场莫名急病其实并不严重,也就是在家里静养了三天之后,他就又上起了夜班的出租车营生。

但是,经历了这件奇异惊魂事件的五哥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那就是他老兄彻底地戒酒啦!同时,每天早上收车后,又看他在公园里重新捡起了自己很多年都没有练习过的形意拳!

、、、、、、

可能他永远都不会想到,不久前那个漆黑的夜晚,夜深酒后的他所遭遇到的一切诡异,都是我和大哥提前计划好、又有着一点小风险的“棋局”。

想了解真实的海军航空兵部队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它会在平淡间让你感受到火一般的激情!

相信:所有想去当兵的、正在当兵的和曾经当兵的人都会在其中有所收获。

链接地址:——《好男当兵》

为了帮助爱酒驾的邻居大哥戒酒,我请来了一个“女鬼”帮忙!

中華鐵血軍團热诚欢迎您的加入:——中華鐵血軍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18楼noring

楼主好贴!

有些顽疾

就是要超出常规的办法去割除。

不过那张图

有点害怕啊

哈哈

尤其是鼠标一点点往下拖曳页面的时候

突然出现。

用“女鬼”治“酒鬼”,善良的出发点,整蛊的手段。有点意思!

喝酒虽然能达到酒壮英雄胆的效果,但过度喝酒或饮酒无度或酗酒成瘾就太不应该了,容易误事啊!看来老海真有招法啊,一般小胆的人,就吓傻了!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