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的话:

我们黄土高坡的特产文冠果(人民群众称为木瓜)是我国特有的一种优良木本食用油料树种。文冠果种子含油率为30%-36%,种仁含油率为55%—67%。其中不饱和脂肪酸中的油酸占52.8%-53.3%,亚油酸占37.8%—39.4%,易被人体消化吸收。

山西同行兼Q友醉里挑灯看剑贴在网上的几张文冠果照片非常好看。在欣赏Q友的精巧水平之余还引起了我过去经历的一段回忆。

那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一件事。为了摆脱文革的混乱局面,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做了很多恢复经济建设的努力,社会局面有所好转。但上层斗争还是很激烈的。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是四处活动收买人心。给基层送文冠果,就是当年江青一伙做的一件闹剧。当然他们这么做也没有什么用但当时一些人的所作所为也为这场闹剧添了些花絮。

虽然是闹剧,但当时江青的身份那也是中央领导呀,所以地方有关部门也是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我们警察当然要参与仪式现场的保卫工作有幸“欣赏”了些花絮。

中央领导给基层送礼物,不管是神马,那绝对是大事呀,那场面,那动静,那浪潮,那铺摊,不用咱们细叙谁也明白。各级领导各界群众必须到场不说,各路记者那是绝对少不了的,当然只要有热闹就有记者驾到这个规律到如今也是一样样的没有神马变化。记者们来了也是忙的很。报道的报道,拍摄的拍摄、采访的采访忙个不休。当然这隆重盛大的欢迎仪式肯定要拍成片子上报的嘛。所以不知有多少台各式各样牌子的照相机、电影机、摄像机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忙个不停。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初一保卫的人员倒非常的清闲没有神马事情可整。所以我们就东走西行看个热闹呗。

整个仪式还算顺利。但那拍摄纪录片的导演总觉得受赠文冠果的大队老书记,在接受文冠果时的表情很不自然。连着拍了好几次都直摇头!为了取得“好效果”,导演放下架子亲自调训大队书记。他操着一口秦地口音告诉书记“你现在的脑子里啥事都不要想,就想着江青同志给咱队送来了文冠果,这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对咱的巨大关怀。你要激动的热泪滚滚而嘴呢咧要咧的大大的这样才能够体现出你的心里喜的很嘛。”

也许是老书记对江青这种做法不感冒也许是对这种装模作样的形式主义不满意,任凭导演高一声低一声快一声慢一声的调教、启发,老书记那嘴倒是能够“咧的大大的”但就是“热泪滚滚”不了。气的导演要地方官员“换人”但地方官员哪敢?他给导演咬了咬耳朵说47年毛主席转战陕北时老书记给“领过路咧。不拍他拍谁?”导演也没有了脾气。但这个任务是必须交差的。毕竟是导演,不知从哪整来些神马膏膏给老书记脸上这么一涂,真是立竿见影,老书记不仅嘴咧的很“大大的”而且“热泪滚滚”如雨下直流也。

这一下子效果就出来了导演满面笑容直吼“机子、机子,上,上,下,下,这边这边,你那头你那头,哎,就这么弄。好咧好咧。”拍摄完了导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大手一挥“走”的一声收拾摊张开路咧。

等各路大神走得差不多了,老书记骂了句“这些哈孙,给我抹了些甚东西?这把眼窝整的这难受。”他叫住刚发动着侉子要走的我,因为我们很熟悉。老书记说“你受一回累,把我拉进城里看看眼窝是咋回事,这眼泪咋就止不住的流呢。”当然我满口应承拉着他进了城。

到了医院我陪着老书记一起进了县医院找了我认识的一个眼科医生。人家看后说这是一种刺激剂是演电影的人常备的,“它的功效就是专门刺激流眼泪的。用一点是没有啥大问题的。这次人家可能给你用的多了点。”于是给老书记冲了冲眼睛,另外再给开了些药膏什么的,嘱咐老书记“你这一向少出门少在太阳地里过几天就好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