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沉默的大多数”与“刚直的少数”

长车踏破 收藏 43 891
导读:沉默的大多数和刚直的少数 无论是鲁迅笔下的看客,还是王小波笔下的沉默的大多数,还是毛泽东所说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概其都说出了国人一个冷漠、麻木、怯懦、圆滑的毛病,长期出于趋利避害的考虑,锻炼出来了“沉默是金”的本事。 前几天有个新闻,一个巴西老外见义勇为抓小偷反被小偷群殴,周围不少国人围观,还包括两位城管队员,要知道那是“城管队员”耶,那可是我们国家一支战斗力最为强悍的特殊兵种之一,平日里横扫小商小贩的他们居然让蟊贼吓的止步不前。当然,这种事也并非什么孤例,很多时候老外仗义出手、围观国人自

沉默的大多数和刚直的少数

无论是鲁迅笔下的看客,还是王小波笔下的沉默的大多数,还是毛泽东所说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概其都说出了国人一个冷漠、麻木、怯懦、圆滑的毛病,长期出于趋利避害的考虑,锻炼出来了“沉默是金”的本事。

前几天有个新闻,一个巴西老外见义勇为抓小偷反被小偷群殴,周围不少国人围观,还包括两位城管队员,要知道那是“城管队员”耶,那可是我们国家一支战斗力最为强悍的特殊兵种之一,平日里横扫小商小贩的他们居然让蟊贼吓的止步不前。当然,这种事也并非什么孤例,很多时候老外仗义出手、围观国人自己反而麻木不仁看热闹的事不少,就更别说只有我们自己的时候了。记得好些年前看过个帖子或者报道,说的是一列火车车厢被打劫,一车厢的乘客任劫匪宰割,劫匪劫财之虞又见色起意侮辱了一个漂亮女孩,与被辱女孩同行的亲哥哥居然屁都没敢放一个。看了这事之后,气的我和哥几个不知多少次大骂这女孩的哥哥已经死了,在他目睹妹妹被辱默不作声的一刻就死了。可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加深,我更能深刻体会和明白:人多容易受环境影响,一个普遍冷漠麻木环境下会让你也变得冷酷无情、丧失反抗的勇气,一个热情洋溢的环境下你也会被传染的内心温暖、充满爱心,一个正气凛然的环境同样你也会变得充满勇气和正义。整个一节车厢旅客面对劫匪的懦弱,面对劫匪侮辱女孩的无动于衷、麻木不仁是会普遍相互传染的,如此的环境之下被辱女孩哥哥或许有的些许勇气,也像热腾腾的包子放进冰箱里,消失到爪哇国外了。

国人精于世故,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流传于草根最为著名的处世哲学就是:“当你无力改变强奸的时候,与其反抗,不如躺下来享受。”可见,对于国人来说,很多时候最难得的、也最做不得的是坚持自己,反而千方百计的去迎合别人或者无奈的随波逐流,倒成了一种生存智慧和无奈现实。当然,在非常巨大的一个不可抗力存在,且它不允许你说真话的时候,沉默相对于曲意逢迎反倒成了一种高尚。中国有着最为悠久的封建专制历史,言行、思想都枷锁重重,国人“逢人只说三分话”的生存智慧算是深深的植根下来了。

亲人朋友之间,互留情面、不谈缺点;同事、同行之间,相互吹捧、互抬轿子;对上级和身份高的人逢迎谄媚,曲意奉承;讨论公共话题的站队、划分立场;涉及价值判断的时候,除了本身就无甚追求的价值之外,还盲目从众,帮亲不帮理……国人的生存智慧之下,普遍的重立场轻是非,他好我也好、大家好才真的好,尽显人情社会的独特风景,有很多我们习以为常、说出来又挺有趣的现象:领导五音一个都没有,从来没人告诉他之外,高歌完了一曲之后,大家伙还得抢着献媚说如闻天籁;朋友坐一桌共商大计,商量完了的结果通常作不得数,经常作数的是彼此又私下开的小会;朋友甲妻子疑似有外遇被朋友乙发现,先后告诉了朋友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帮自己拿主意,大家知道了之后都劝朋友乙不要多事,最后朋友甲带绿帽子在朋友圈里尽人皆知就是自己不知……有次电视上见陈佩斯把尴尬读成该尬,心下当时判断,陈大腕应该是个很刚愎自用之人,因为虽然没人说实话去犯忌是国人智慧,可陈大腕总该会有几个知心朋友吧,一个并非多音的常用词语读错几十年,陈大腕平常应该是极自负不听劝的那种人,后来对电影自信满满的陈大腕和冯小刚飚票房惨败,算是印证了我的判断。像陈大腕这种读错常用字生活中挺常见,都顾忌面子无人纠正也就罢了,影视作品里也经常见演员读错非常简单常见的字也没人纠正,就非常不应该了,大腕或演员们的面子与作品品质孰重孰轻?不过国人之间,很难就事论事,简单的一句对事批评都可能被当成反对和攻击,还以这种事为例,你说陈大腕你读错了一个字,极有可能的是陈大腕灰常灰常的不高兴,当众跟你翻脸或者背后给你小鞋穿,演员李成儒就谈过他曾经因纠正一个别字而惹得一个前辈不高兴。所以国人的人际关系尤为复杂,除非天生的八面玲珑的滑头,否则是很难适应和喜欢这种人际环境和社会环境的,看出问题不说,有争议的事情不做,就是拥有大智慧的可人儿们的生存之道了。

说了这么多,现在要反过来说了。如果有人肯打破这种圆滑,乃至狡猾的处世之道,坦诚坦率乃至坦坦荡荡,该是这个社会之福了吧?毕竟社会在进步,大多数人还是希望有个健康向上的氛围,社会有浩然正气,而不是人人玩鸡贼比坏,可结果也不尽然,敢道出皇帝新衣的小孩也不是人人喜欢的,有时候甚至是非常不令人喜欢的。简单的说实话、真话是没用的,放到公共领域里,想要讨喜,还要迎合公众心理和民意情绪。前些天,毒胶囊事件中的孙忠实专家就是个例子,在时下的食品安全极度恶劣的环境下,肯定谁领头声讨无良企业、唱几句呼唤良知呼唤食品安全的老戏码谁是红脸大忠臣,反之就是无良企业雇佣的黑心“砖家”,是白脸大奸臣,孙专家就被这种情绪一股脑的席卷声讨了。专家、教授现在名声忒不好,自然这里边有不少伪专家教授胡搞的因素,也和不少专家教授自己不洁身自好拿钱替人说话办事有关,更和有不少专家教授本身就是质次品低的水货有关,可反精英、反智却已然成了现在客观存在的民粹情绪。不少媒体就喜欢利用民众这种情绪,只管炒作这种情绪来赚销量和点击,可很少有媒体愿意下功夫关心毒胶囊的摄入,是否真的有害或者到底有多大危害。本来,我看了毒胶囊的事就等着专业分析,一开始却基本都是媒体拿孙专家开轰展现正义立场的声音,直到方舟子和一些科学人士拿出科学分析,才证明了孙专家并不是什么白脸大奸臣,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也做了一期节目,理性的谈论了毒胶囊的危害。毕竟,老百姓真正需要的还是这种理性和专业的分析,不是炒作情绪、制造不必要的恐慌,不过在当下这么个社会普遍缺乏公信力的环境下,老百姓也的确不知道该信任谁,加上一些媒体的扇呼,更是无所适从了。

谈到打破圆滑、狡猾的处世之道说真话,提到了方舟子,这个国人中的异类,因为反中医、推转基因,打假得罪各种人物亲友和粉丝,基本已经全国树敌最多,最让人看着不爽了。在众多痛恨方舟子的人群中,肯定绝大多数都是非科学、非医学人士,他们也肯定凭借不了自己的知识判断方舟子反中医、推转基因对错与否,而只是凭借简单的情感好恶来讨厌之、痛恨之,还有被方舟子打假的各种人物爱屋及乌的粉丝们,那更是如此了。这事如果我们把自己抽离出来,站在高点来鸟瞰是怎么一情况呢?就是这样,一个绝大多数人并不能判断其言行对错与否,却仍然因情感好恶对他豪不顾忌别人观感的直言不讳而对其深恶痛绝,怎么样,有没有一点荒唐?!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很难想象一个人因为直言不讳而变得那么多人痛恨,可见国人多么的非理性。

对于国人来说,方舟子的确有点讨厌,而讨厌一个人还需要什么理由吗?他长的难看,他发型不配合身型,他举止轻佻,他看起来那么龌龊……;又或者反过来说也可以,他长的好看,他发型完全配合身型,他举止高雅,他看起来那么高贵……也同样可以是讨厌的理由;又或者来点干脆的,哥讨厌谁根本就不需要理由,哥想讨厌谁就讨厌谁,哥讨厌他是看得起他!这些情感的好恶对于我来说,都是正确的,甚至都是天经地义的,可好恶能代替是非曲直作为判断标准吗?国人缺乏的正是用是非来做判断标准,而总是拿着情绪和好恶来取代是非作为判断标准,区分红脸白脸、奸臣忠臣,好感性啊,看起来有点萌,却是好好好好的灰常灰常不靠谱!

相对于沉默的大多数来说,直面问题说出真话,有时候和面对持刀歹徒见义勇为一样的难能可贵,尤其是面对一些敏感的问题的时候,因为他所冒的风险并不比和持刀歹徒搏斗小。最近被关闭了的那什么之乡网站,不久前评选了十大汉奸,上榜候选者不外乎茅于轼、袁腾飞、李锐、方舟子、李银河厉以宁贺卫方、张鸣、吴嫁祥、张五常等人,连媒体人的白岩松、闾丘露薇也在候选之列,后来听说白岩松还勇夺了第四名的佳绩。对于铁血网的网友来说,经常被提到的比较熟悉的“汉奸”应该就是方舟子和茅于轼了,刚才已经说过方舟子,就再谈谈茅于轼先生。

由于对经济学不是太感兴趣,对于茅先生的书我也只看过《生活中的经济学》,看过茅先生的大部分博文,对茅先生的观点和事迹算是有些简单的了解,不过我想放在铁血网友中,我已经算是了解的较为多的了。茅先生创办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从事经济学研究,创办富平家政学校培训保姆为穷人服务,创办富平小额信贷公司为中小企业提供信贷,几天前获得弗里德曼自由奖,并把25万美元奖金全部捐赠给社会,是个为穷人做了不少实事的言行合一的学者。看过茅先生文章听过演讲的人能够知道,茅先生为人平和谦逊、温文尔雅,是个很有旧派文人翩翩风度的谦谦君子,对很多社会敏感问题和经济问题都坦率的发过声,敢言别人之不敢言,是被很多学者称为学界良心的知识分子。

不过,在铁血网这么个愤青、爱国青年聚集的网站里,茅先生和方舟子一样,都是被骂的最多的人。谩骂众多,说理很少,我前面也提过了,对于很多情感好恶代替是非对错的国人来说,讨厌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骂人也同样不需要多少理由,总之能东拉西扯的给骂人先弄个说法,骂将过去也就是鸟!何况扣上“汉奸”帽子痛骂的源头,也不在铁血网,是在那个被关闭了的那什么之乡,基本无甚见识、多为无知愤青的铁血网友也不过跟着跟风、人云亦云、人骂亦骂而已。

遇到辱骂茅先生的帖子我都会进去反驳几句,理由不外乎三条:其一出于对辱骂一位良知学者和老人的路见不平;其二是对这些无知者无畏、流氓成性的家伙的反感,他们披上爱国这件马甲跟穿了金甲圣衣一样觉得可以恣意妄为;其三是见不同意见者多不敢表达,弄的这帮无知无畏者更是不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而这三条中,对于无知无畏者来说,第二条才是他们觉得谩骂合理的前提,就是他们是爱国的,茅先生是卖国的,至于对于这种看法能否解释的通,这似乎不重要。总之,凭借道听途说的理解和认识,让他们相信了茅先生是“汉奸”,茅先生就死定了,怎么谩骂都成了天经地义外加正义凛然。

我总结了几条铁血无知愤青们谩骂茅先生的理由:

1,茅于轼炮轰18亿亩耕地红线,这还则罢了,这是茅贼赤果果的企图亡我华夏、让我们亡国灭种的阴谋。谩骂者把18亿亩耕地红线当成了“两个凡是”一样的神圣不可冒犯,把本来一个应该科学论证、理性讨论的问题,当成了“政治上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一下子就熟门熟路的又找着谩骂的合法性了。你要跟他们谈粮食有缺口可以进口,取消红线耕地可以因市场需要对土地产生更加优良的资源配置,提高粮食的单产和土地的使用效率等等,他们并不十分理会。

2,茅于轼居然说:“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为富人说话这还了得了?好茅贼,果然是富人脚边的走狗,至于他还说了为穷人办事可以无视之不用理会。谩骂者一下子找到了整个社会贫富差距扩大、很多社会不公现象的出气口,终于揪到一只主动跳出来了的富人走狗,还不痛扁之,更待何时?至于茅先生用改革前的历史举例,仇视富人、仇视致富只能导致我们共同贫穷,所以保护富人该有的权益就是保护致富本身,也和保护每个人的权益一样重要,没人理会,这些有宣泄仇富的不满心理重要吗?没有!

3,茅于轼说:“贪污五千亿不是一件大事”,如此的公然为贪官、贪污腐败张目,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却没有人理会这本是被居心不良者断章取义了的一句话,茅先生的原话是:“这个不言自明,谁会帮贪污分子说话呀。但绝大部分富人是靠自己的创造得到了财富。我们国家一年被贪污的钱顶多是五千个亿,而全部生产是20万亿,五千亿只占了百分之二点几,所以这么一看,贪污不是一个很大的事,财富生产才是最大的事。”我告诉谩骂者他们是被动或者主动的断章取义了之后,仍然是没用的,谩骂者还是那么一副骂你就是天经地义范儿,骂你,骂你是爷看的起你!

4,茅于轼呼吁建有私人厨房,公共厕所的低标准的廉租房,当然谩骂者不是这么说的,他们说的是茅于轼讲“穷人不配有厕所”。茅于轼先生指出:“席卷全国最大的一起贪污腐败案,就是经济适用房制度。”很多开发商和地方政府勾结,利用经济适用房的获取标准做文章,建了很多豪华型的经济适用房,并用手段把这些房子变成了自己的房子或者出卖牟利。你告诉谩骂者这些,还是没用,照样骂你没商量!并且说,你什么文化程度啊,茅于轼说建有公共厕所的低标准廉租房,你连其中的“穷人不配有厕所”的意思都读不出来?我想回答:我还真不脑残,读不出来!

5,茅于轼鼓吹世界和平,呼吁裁减军备,企图让我们“自废武功”。茅于轼先生曾经发表过一篇《不要用我的税款去建航母》的文章,表达了一下扩充军备只会引起军事大国之间的军备竞赛,呼吁裁军、企盼和平之类的观点(大意)。谩骂者找到了这个“汉奸”卖国的证据,大肆的辱骂的了一番,并把茅于轼的个人观点上升到亡我中华、阴谋卖国,企图让我们自废武功的高度。我想问,茅于轼先生的观点即便有错,但是他的意见可否能影响我们国家,乃至到任何一个国家军备的增减?按照谩骂者的逻辑走,茅先生是让我们自废武功,那也是让所有的国家,尤其是军事大国都自废武功。即便铁血网友都是些渴望金戈铁马的热血青年,不希望、或者不相信世界能够和平,那也别瞎扣帽子,把一个企盼和平的观点表达无限的上纲上线,再继而意淫之。谩骂者听了之后,还是老样子,别废话,我们说谁是汉奸谁就是汉奸!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谩骂都少不了自己主观的上纲上线,还有断章取义外加直接曲解原意。可产生的结果是什么呢?是一个为穷人做过很多实事,从事经济学研究,不计个人毁誉、经常直陈社会问题,对社会颇多贡献的耄耋学者,被一群基本不学无术、无知无畏甚至没什么品德的二逼小青年辱骂!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这些谩骂者亦都是沉默的大多数。可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荒唐的现象呢?那就是谩骂者开了挂、有如神灵附体,爱国主义者那么一打扮,获得某种改革之前遗传下来政治正确,荒唐也就成了爱国行为。你茅于轼为社会做过很多贡献,热心公益,并且年纪还一大把,这都不成问题,只要小爷们高兴,只要宣布你是汉奸,就可以高兴的时候,随时骂你个狗血淋头。这些都不能不让我想到,66到76那段惨痛,现在却非常敏感的历史!

对于国人来说,沉默的大多数习惯了虚无,平时蝇营狗苟、自私自利却又自以为得计,反倒过来有点反感,甚至嘲笑刚直的少数不合时宜、不识时务,无论是对行动上的见义勇为者,还是对思想上的不随波逐流者。就像一群精神病人中间突然来了一位正常人,病人们彼此窃窃词语:丫是不是有病啊?也很像一群贪官中突然有那么一位胆敢不贪的,怎么看起来都那么扎眼、讨厌!我说的不算偏激,拿铁血网上经常谩骂、冒充爱国者的愤青们来说:问问他们平时公车上是否愿意让座?遇到倒地老人是否愿意搀扶一把?平常叫嚣对这动武、对那动武,遇到巴西见义勇为小伙的事的时候,他们是否能勇敢的站出来,或者哪怕出于正义大声的呵斥一下小偷给好人壮壮声势?赶上重大的天灾,能够默默的捐点钱?平常少些污言秽语,懂得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学会宽容,学会理性表达,学会兼听则明,再多学点文化知识,摆脱无知无畏的名声?是否能够……?

你觉得他们会吗?我觉得不会!


本文内容于 2012/5/12 9:35:00 被长车踏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刚直讲立场的人属于上级恨下级怨,歪斜群体有意见…特别是不正之风盛情的地方宁可得罪政府,不可得罪四不像的各类人物,包括村镇干部根本无人听<除非有利益>社会:好不香吻,坏不臭,少说为佳做多错多…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如果说为信仰而活的人才能够刚直的起来,那你在一定范围内也得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物或者你所能依靠的力量很是强大,否则你就得为你的人生理想付出高昂的代价了,小民一般都是沉默的大多数,都为卑微的生活奔波着忙碌着,贫困或者更应该说是物质欲望无止境的生活,使人成为了物质的奴隶,精神己被抛到九霄云外,哪里能找到刚直???!!!


4楼戴妃

菲律宾千方百计拖美国下水 为什么?因为它没有自己的实力

茅某人让国家不要制造航母 难道要让我们与菲佣为伍?看别人脸色行事?

言论自由可以有

开历史倒车之言论可以休也

人多地少,是中国发展经济的一个不利条件。如果能够通过现代科技让粮食单产有大幅度的提高,从而可以用较少的耕地养活更多的人,这应该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是现在,至少有两个人反而因此被扣上“汉奸”的帽子。

可以批评别人,有的时候甚至也可以骂别人。但开骂之前总得花些功夫吧?在大骂“18亿亩红线不一定要死守”是亡国的“汉奸言论”的人中间,有几个思考或验证过为什么是18亿亩,而不是17或19亿亩?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