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制裁是屠宰菲佣的一把好刀!

横刀无敌 收藏 2 221

中菲“唱响”双边贸易



2012年05月10日 21:28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蒂莫西·戴斯



编者注:此文系新民周刊原发于2007年7月25日,凤凰网特此重新发布,以飨读者。



中菲“唱响”双边贸易



“随着其经济的增长,中国很有可能在5年内取代美国成为菲律宾最大的外国投资者。”



撰稿/蒂莫西·戴斯(Timothy Daiss)



翻译/邵乐韵



菲律宾曾是亚洲经济最发达国家之一,但20世纪末其经济开始走下坡路,并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陷入谷底。



如今,蔓延的失业、贫困和破败的公共设施深深困扰着这个东南亚国家。然而,2007年可以说是菲律宾经济发展的旺年。股市持续上涨,居高不下。自年初以来,菲律宾证券交易指数提高了23.4%,接近于去年全年增长量(47%)的一半。



今年第一季度,菲律宾国内生产总值稳固增长6.9%,预计这种良好的发展势头仍将保持一段时间。菲律宾的货币比索也是冲劲十足,尤其是较美元而言,6月初,比索对美元的汇率创下5年来最高,菲律宾政府也因此能够大幅降低其外债数额。



这一系列成功主要还是得归功于菲律宾总统阿罗约。且不管来自她政敌的反面意见,阿罗约在引入外资方面的积极举措已经产生效益,其中包括开发大片的中国市场。近几年,菲中贸易量连连攀升。如果把中菲贸易比作一支歌,那么,这首歌已“唱”得格外的响亮。



阿罗约频频访华背后



这几年,中菲两国领导人互访频繁,互信增强,双边贸易取得长足发展。



4月21日,菲律宾股市大涨。当天,正在中国访问的阿罗约总统一日之内就贸易、科技和公共事业等方面签订了五项协议,其中包括一份同深圳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的国有宽带网络供应合同,价值160亿比索(折合3.3亿美元)。这项交易将把菲律宾政府所有的陆上通讯、移动通讯和互联网需求整合到一个系统里。其他协定还包括第二阶段水利水道改进项目,以及对芒果果肉和木薯淀粉的研究。据菲律宾贸易与工业部长彼德·法维拉表示,这些协议中所需的组合投资数额达10亿美元。



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对此感到高兴。美国驻菲律宾大使克里斯汀·肯尼要求菲政府避免操之过急,对“国有宽带网络的竞争性报价”还要慎重考虑。他说许多美国企业都强调竞争的开放度和透明度。



此外,菲律宾大使兼工商业联合会主席唐纳德·迪伊告诉笔者,他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但同时也存有担心:“根据目前与中兴通讯的交易来看,我们除了一纸协议并没有其他实质内容。这项交易将是一笔贷款,我们是否有能力偿还这笔钱?还有,我们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项目?”在迪伊看来,该协议包含了政府间贷款,也叫软贷款(借款国可用本国软货币偿还的贷款)。他怀疑这是否真的对自己的国家有利,并且建议对协议进行更具体细致的核审。



当一些人在那里嘟囔时,阿罗约总统却再一次启程,继续寻求外资的注入。6月6日,她率领菲律宾代表团来到成都,会见了四川省省长蒋巨峰、成都市市长以及当地商界领导人,并强烈希望他们把菲律宾当作一个后勤伙伴。“在菲律宾进行原料采购和低端产品的零部件加工,可以帮助中国大陆增强其竞争力。”阿罗约说。她还表示菲律宾“能够在推动网络进程、提供连锁服务甚至货运服务方面为成都做好后勤工作”。



阿罗约的这一声明目的在于为菲律宾国内创造就业机会,同时也使四川企业更具竞争力。在这次阿罗约的一日访问中,成都市市长还邀请菲律宾在成都市设立一个领事馆办公室。结束成都行之后,阿罗约又和代表团飞往重庆,并在重庆-菲律宾贸易投资论坛上发表了讲话。她通过贸易、投资、服务业以及旅游业等渠道加强了同这个世界最大城市的联系。阿罗约希望菲律宾能成为出入重庆港的主要成员。重庆港是长江内陆航道的一部分,不久将能容纳远洋船只。同样,重庆市市长王鸿举也邀请菲律宾在渝设立领事办事处。



6月18日,阿罗约总统的访华之旅收获了丰硕成果。中远集团首席执行官魏家福致电阿罗约总统:这个船舶巨头计划在菲律宾的甲美地省投建价值30亿美元的航运设施,作为其在东南亚的主要停泊点。这个工程预计将创造10万个工作机会。中远集团是世界最大航运集团之一,总资产达170亿美元,拥有600种类型的航船,在160多个国家的1300个港口都有停泊处。



至今为止,阿罗约总统已经两度到北京进行国事访问,并到中国的其他地方做了商务访问。中菲贸易量的提升很大程度上源于阿罗约的努力,而中菲贸易的实质还是农业,或者说是农业综合企业(包括农业设备、用品的制造、农产品的产销、制造加工等 ,并且这些举措确实打开了一个双赢的局面。简单来讲,就是中国需要农业发展的推动,而菲律宾需要外资和工作机会。



今年年初,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对菲律宾进行的国事访问中说道:“中国正在全世界范围内进口和生产日用商品——包括金属、能源、农作物等,以支持发展中的经济。”温总理表示,国内谷物产量的下降对于中国的国家安全是一个威胁,城市的扩张也导致了大量农田的流失。



在温家宝的此次访问中,共有19项中菲农业综合企业项目得到了签署,总价值达到2.4亿比索。



另一项农业协议提到了在今后5至7年内的一系列投资保证,其中包括允许中国吉林富华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投资38.3亿美元在菲律宾100万公顷的土地上种植杂交小麦、杂交大米和杂交高粱。



菲律宾农业部长黄严辉(Arthur C. YAP)在一次简报发布会上说:“北京把当下称为菲中双边关系的黄金时代,这些投资交易就是很好的证明,同时也预示了菲律宾在农业现代化和参与全球竞争的过程中把中国当作了一个战略合作伙伴。”



种种阻挠和新的进程



和中菲宽带网络供应协议一样,其他协议的签订同样受到了阻挠。不久前,几个代表菲律宾农民和渔民的团体声称这些协议会侵害到菲律宾的国家主权。一些选举区的省级长官则设法平息抗议,他们预计那些团体会发起运动来抵制菲律宾农业部和中国投资的项目。



事实表明,在这个拥有8600万人口的国家,政治往往是艰难、危险,甚至是致命的。就在5月份的全国选举期间,包括正式决选当日,共有126人被杀,另有1000多人在相关暴力事件中受伤。死者中有的就是被政治对手加害的竞选者。



根据省级长官们的说法,抗议中菲农业综合企业交易的那些团体正企图阻挠阿罗约总统引进外资的积极举措。



直至最近的6月14日,这场争斗仍在延续。那天,菲律宾一些报纸整版的广告版面都被一个叫KMEKilusang Makabansang Ekonomiya,“国家经济运动” 的组织包揽,抨击菲律宾农业部。广告上称:“最不能让人忍受的莫过于菲律宾政府正扮演着出卖土地的角色,这违背了宪法的精神。”



对此,菲律宾农业部长黄严辉予以了回击,表示这些协议非但不会威胁到国家的食品安全,同时还将要求中国企业留出30%的粮食产量卖给菲律宾的国内市场。至于广告上所说的农田使用违背了宪法,更是无稽之谈。虽然宪法禁止外企拥有菲律宾的土地权,但是这些协议并不是将土地出卖,而仅仅是出租给中国。



不过,种种阻挠都没有使阿罗约总统放弃引入中国资金。据菲律宾贸易与工业部长法维拉说,7月18日,来自重庆市的一个200人代表团访问马尼拉,在旅游、矿产、制造业方面寻求合适的投资机会。



接待重庆代表团的迪伊大使说,阿罗约总统近期的访华之行是一次先发制人的商务之旅,菲律宾需要更多的外资来支持本国的经济增长。他在最后总结道:“随着其经济的增长,中国很有可能在5年内取代美国成为菲律宾最大的外国投资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