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华裔”阿基诺勿做菲律宾罪人

人民网北京5月11日电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012年5月8日,外交部边海司司长邓中华做客凤凰卫视《新闻今日谈》栏目,就黄岩岛问题接受主持人阮次山先生采访,介绍了此次黄岩岛事件的背景及中方在黄岩岛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主张,强调菲律宾应回到外交途径解决黄岩岛事件的正确轨道上来。访谈文字实录如下:


阮次山:我们和菲律宾在黄岩岛上面的对峙已经将近一个月,最近这个事态在菲律宾方面,似乎好像是没有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意思,好像事情愈演愈烈,一直到昨天我们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曾经召见他们菲律宾驻华的临时代办。这一点我们也要说一下,菲律宾没有大使已经快一年了,他新总统阿基诺任命的大使在菲律宾国会没有获得同意,所以一直到现在他在中国没有大使,只有临时代办,所以傅莹在昨天接见又第三度召见他的临时代办,表示我们对这个事情严重关切,那么也表达了,如果这个事情再继续恶化下去,中国方面准备采取必要的措施。


在这种情况之下熟悉外交事务的人都晓得,我们中国方面是想尽办法希望菲律宾,我们说一句比较通俗的话,希望你悬崖勒马,可是如果他不悬崖勒马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办法。所以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我们中国外交部边海司司长邓中华司长,来给我们从法理的观点,从过去一个月快29天这个过去的种种过程来给我们做一个比较详细的分析。邓司长,我们先从开始现在菲律宾在这个事情上面它一再的讲说这个是它的领海,其实它一开始就有这种措施。那么您可不可以从法理的观点来看这个地方:菲律宾说是他的领土,全世界的人也都知道菲律宾这个讲法是非常的牵强的,您可不可以从法律、法理的立场来看,这个地方菲律宾犯的是什么样的错误呢?


邓中华:谢谢阮先生,黄岩岛是中国的领土,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是非常明确的。如果说到这个问题,我想说大量的历史事实充分证明了黄岩岛是中国的领土。中国人在几百年前,上千年前就已经在黄岩岛海域从事过活动,在中国的历史记载上都有,这个过程我不用细说,但我想说的是,中国政府历次对在南海的岛屿的命名都包括了黄岩岛,比如说1935年中国政府宣布对南海岛屿的命名,1947年、1983年等等几次都宣布了我们对黄岩岛的命名,这本身就以政府的法律的行为证明黄岩岛是中国的领土,而且中国历代政府的地图上都包括了黄岩岛,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黄岩岛世世代代都是中国渔民的传统的渔场。比如说最近的报道,就报道了我们海南的(覃门镇)的渔民一直把黄岩岛海域称作他们的祖宗海,他们一直在那儿捕鱼,世世代代在那儿捕鱼,不仅如此,我们各个方面的人员也经常到黄岩岛海域进行活动,包括在那儿进行科研活动,进行无线电安置活动,这方面活动是非常非常多的,所以我说黄岩岛是中国的领土,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事实。


另外,我们再来看看菲律宾。菲律宾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公开说黄岩岛不是菲律宾的领土。1990年菲律宾驻德国大使在给德国无线电爱好者的信函里面明确的说,黄岩岛不是菲律宾的领土。我想阮先生知道一个国家派驻另外一个国家的大使,他是代表这个国家的特命全权大使,他的讲话特别是他的书面文件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正式立场。不仅如此,1994年菲律宾环境与自然资源保护部的一份正式文件里面也明确地说黄岩岛不是菲的领土。那么菲律宾从什么时候才开始提出黄岩岛是他的领土呢,是在1997年以后,但是即使在那以后菲律宾出版的所有官方地图上面都没有把黄岩岛列入它的领土,包括2006年地图里面都没有把黄岩岛包括在菲律宾的领土里。


阮次山:您讲到2006年这张地图,我们有一张这个地图。我们请导播帮我们切一下,这个是它地图整体的一部分,我们的摄像师慢慢的把镜头拉近,好的,就在这里,大家可以看到,图中左边的是黄岩岛的这个地图,中间有十字的那条线,是他们的所谓的国界线,是东经的128度。


邓中华:118度。


阮次山:118度,您从这条线可以看出来,它的右边是菲律宾的国土,左边是我们的黄岩岛,换句话说在菲律宾它自己所出版的这张地图上……


邓中华:它的官方地图上……


阮次山:都说明了黄岩岛不是菲律宾的属地,不是它的领海。


邓中华:不是它的领土。


阮次山:目前到现在为止这个菲律宾,我们可以说是无理取闹,你这个地方不但不是你的,你自己的官方地图也这么讲,好了,它现在菲律宾的阿基诺说,他不但说这是它的,他还把它另外重新命名是吧?


邓中华:所以这个事情我也接着说,2006年的地图都没有把黄岩岛包括在它的领土范围之内,这就说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它都公开的正式的宣布黄岩岛不是它的领土。他采取法律行为说黄岩岛是他的领土是在2009年当菲律宾修订它的领海基线法时,才开始把黄岩岛列入属于它的领土。这一次当菲律宾在黄岩岛挑起事端以后,在这个过程当中,菲律宾对黄岩岛一直使用各种不同的称谓,包括使用我们讲的黄岩岛这个称谓。现在他急急忙忙为黄岩岛正式确立了名称,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可笑的行为,而且这个行为本身就进一步证明黄岩岛是中国的领土,而不是菲律宾的领土。


阮次山:我们有一点国际法常识的人都知道,你宣称哪个地方是你的领土要获得国际的认可是吧,所以现在就您所知道在国际把这个黄岩岛称为Scarborough Shoal的这个礁岩,国际上有任何国家对它有认可吗?


邓中华:现在没有看到任何国家,对它说黄岩岛是它的领土有任何的认可,没有,我没有听到任何一个国家提出这么一个说法。


阮次山:我们在报上也看到,它的外交部长等人,说我们中国是个大国在欺负它,这个地方它说是它的领土,我们过去的各种情形说明我们欺负它,您一开始就在处理这个危机,我们中国有欺负它吗?


邓中华:听了这个消息我感到非常不解,也非常困惑,为什么说中国欺负它?我想举几个事实,这个事件发生在4月10日,菲律宾动用它的军舰进入黄岩岛海域堵住黄岩岛的泻湖口,派荷枪实弹的士兵强行登临在泻湖内正常作业的中国渔船,同时强迫中国渔民脱掉上衣在海上暴晒两个多小时。那么,这个行为是中国欺负菲律宾的行为吗?这是一。


中国渔民把这个情况报告给我们有关部门以后,我们迅速派出了政府公务船,具体来讲就是中国的海监船和渔政船奔赴现场,我们的海监船和渔政船到达现场是为了保护我们渔民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我们海监船和渔政船采取最大的克制,没有使事态进一步恶化,而且我们的海监船和渔政船都是民事船只,面对的是一艘三千多吨重的军舰,而且这艘军舰是菲律宾现在最大的一艘军舰,那么这种行为是中国欺负菲律宾吗?


第三,事件发生以来,菲律宾这段时间一直是以非常强硬的态度对待这件事情,菲律宾的政府高官,包括军方的高级官员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发表非常强硬的、不负责任的、甚至错误的言论,误导菲律宾的民众,那么这是一种中国欺负菲律宾的这种行为吗?同时这段时间以来,菲律宾的政府一直鼓励菲律宾的媒体热炒菲律宾对华不友好的情绪,那么可能阮次山先生你也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菲律宾发生过几起针对中国驻菲大使馆的游行示威活动,而且据了解,菲律宾还将在全球范围内发动更大规模的针对中国驻外使领馆的游行示威活动,他们甚至公开说,要让中国在这个问题上颜面扫地,那么这种行为是中国欺负菲律宾吗?我说这个事实是想让中菲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都了解事情的真相,不要被那些错误的甚至误导性的言论所迷惑。


阮次山:邓司长,在过去近一个月里面,从菲总统阿基诺到外长,有很多言论,从我们新闻从业员角度来看,简直不堪入目。比如讲,他外长上一阵子在美国说,在黄岩岛问题上面,我们要让中国“付出严重代价”。诸如此类的,刚才您也讲过了,菲律宾有很多的作为。我们难免要想,从您的判断,菲律宾政府这样做有什么道理,他的目的何在?


邓中华:黄岩岛事件发生后,我们立即向菲律宾方面提出了严正的交涉和强烈的抗议,要求菲律宾方面立即停止在中国的黄岩岛海域侵犯中国主权、侵犯中国渔民和渔船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的行为,同时要求他们的船只立即离开这个海域。在交涉中,菲律宾多次表示要通过外交渠道解决问题,菲律宾方面也公开表示过,希望通过外交渠道来解决问题。但是实际情况怎么样呢?我们从这20多天的实际情况来看,我们觉得,他们并没有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希望通过外交渠道来解决,而是向一个相反的方向在往前发展,我刚才已经讲了,从菲律宾过去这段时间以来所做的事情可以看出。正像阮先生您刚才所说的,菲律宾方面还有一些非常强硬的言行,他还鼓励他的民众包括海外的侨民到我们的使领馆门口去抗议示威,说要让中国人“颜面扫地”。另外菲律宾方面还宣称要中止与中国就黄岩岛问题进行的外交对话。事实上从4月25日以后,我们驻菲使馆与菲律宾外交部已经没有外交交往。


阮次山:这什么意思?我们打电话去,我们要去见他,他不让我们见?


邓中华:他公开宣称中止就黄岩岛事件与中国驻菲使馆进行外交对话。那么另外,他在北京到现在为止一年多了,也没有派驻驻华大使。所以,一方面他讲希望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另一方面,他又单方面宣称停止外交对话,我不知道他这个外交途径解决是怎么样解决?相反,他的其他一些言论和行为使事态进一步复杂化、扩大化。所以我们也一直在观察、在研究,菲律宾意图到底何在,他是想使这个问题尽快得到和平解决,还是希望这个事情进一步扩大化、复杂化,以至影响中菲两国关系,以至影响南海地区的和平与安宁,我们不得而知。


阮次山:那最近他又说出很多很混淆的信息。昨天阿基诺接受菲律宾报纸访问时说,对黄岩岛的事情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政治问题,一部分是商业问题。在商业问题上可以跟中国合作,共同开发这个地方的石油或者天然气。这个什么目的呢?我们任何商业行为都基于政治现状,所谓政治现状,就是这个主权是我的,开不开发是我中国主权的决定,不是你菲律宾说要共同开发就共同开发,不是吗?


邓中华:阮先生您说的很对。在这个问题上,我也不理解菲律宾总统昨天讲话是代表什么意思?我们已经明确地向世界表明,也向菲律宾方面表明,黄岩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在这个地方我们有完全的主权,我们当然可以与菲律宾方面在有关海域进行合作,但在主权问题上,我们必须非常明确。


阮次山:菲前天说台风要来了,所以他的海警船可能会回去,然后台风过后再回来。您判断他这个是想找机会下台呢,还是真的(有台风),目前在菲律宾外海没有台风的预警。


邓中华:我不好去判断他们讲话的背后考虑或者是意图,但就中方而言,我刚才讲了,黄岩岛是中国固有的领土,是没有任何争议的中国固有领土,黄岩岛海域是中国的传统渔场,中国渔民世世代代、祖祖辈辈在这个海域捕鱼。我们的渔民过去在这儿捕鱼,现在在这儿捕鱼,将来我们的渔民还会仍将像他们祖辈那样继续在这个海域捕鱼。那么我们的渔民在这儿捕鱼,我们的渔民和我们的渔船人身和财产安全一定要得到保证,我们的渔民的人格尊严一定不能受到侮辱,我们的渔民的正常渔业生产活动不能受到干扰或者阻拦。


因此呢,我们的政府公务船将继续在这个海域为我们的渔船提供服务和管理,我们也要求菲方不要对我们的渔民、渔船进一步进行干扰、破坏,也不要对我们的政府公务船执行公务的行为进行阻拦或者干扰破坏。


阮次山:换句话说,我们现在已经明白的告诉菲律宾当局,这个地方是我的领土,那么领海,也在我们的范围之内,今后如果我们的渔船、我们的公务船、我们的渔政船如果受到任何的干扰的话,那我们奉陪。


邓中华: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那种情况发生,但是我们自己的渔船,我们自己的公务船在自己的领土从事活动,这是完全合法的,我们当然要维护我们正当的权利,这是我们领土的主权,是我们正当的权益,我们一定要维护我们正当的权益。


阮次山:这一阵子,我们全国上下不管是政府、民间,社会,学术团体,都在密切注意这个事情,因为弄到我们整个社会已经忍无可忍:你这个菲律宾到底想干嘛?所以昨天傅莹副部长召见这个菲律宾的代办,已经很明显的提出来了,我们如果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的话,我们就必须要有相应的措施了。您可不可以……,当然我们现在不愿意做假设性的这个预测了,如果它有进一步的其他动作,我们具体的相应措施包括哪一些方面呢?


邓中华:就像阮先生刚才讲的昨天外交部的副部长傅莹,已经向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全面的阐明了中国政府在黄岩岛问题上的立场和我们今后的一些想法。那么同时我想借这个机会跟广大观众朋友说,中菲是以海相隔的近邻,我们有一千多年友好交往的历史,我们在历史上、文化上甚至血缘上应该说,可以说是远亲,其实我们从唐代开始就与菲律宾有着联系,目前中菲之间的这种交往、这种联系,特别是经贸、人文、社会各方面的交往是越来越密切,应该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去维护和发展中菲这种传统的友好关系,而没有任何一条理由去破坏这种关系。我们应该共同合作,创造共赢,这是我们应该看到的一个局面。


正是基于这么一个考虑,尽管菲律宾方面,用武力羞辱中国手无寸铁的渔民,我们仍采取了最大的克制,去处理这个事情。我们也仍然希望,通过外交途径以最大的诚意和耐心与菲方一起妥善的处理这个问题,使这个问题尽早的得到妥善解决,使黄岩岛海域恢复往日的和平与安宁,同时我们也希望菲律宾方面能够回到正确的外交途径上面与我们共同努力妥善的解决这个问题。


阮次山:我们过去有很多的国际媒体在分析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为什么这样做。他当然知道他的军力跟中国不能比嘛,他希望获得美国给他承诺,所以上个星期他跟美国之间召开了所谓的2+2会议以后啊,他也得到美国方面的信息,美国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面采取任何立场。我们还有一分钟的时间,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就您所知美国方面对我们它有没有表示过什么?


邓中华:4月30号美国与菲律宾举行了2+2就是外长和防长的会谈,会谈以后美国就这个问题公开表明他们的态度。美方表示,美国在南海的领土问题上不持立场,那就是说在黄岩岛的领土问题上它不持立场,但是我们也注意到美方表示希望能够和平的解决这个问题,应该说在这一点上与中方的想法是一致的。


阮次山:对,我们一直是希望和平的。


邓中华:我们一直是希望和平的、妥善的解决争议,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我们也在继续努力希望与菲方一同妥善的解决这个问题。


阮次山:好,今天非常谢谢邓司长在这个问题介绍,从官方的观点,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在这个地方,我们不希望有任何武装或者是紧张的冲突,我们希望用和平的方式去解决,可是我们也必须要正告菲律宾,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事态扩大,或者是菲律宾有其他非法、不合理的方面,我们中国自然也不会坐视。


邓中华:对,我刚才讲了,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以最大的诚意和耐心去解决这个问题,在维护中国的领土主权和相关权益的基础之上与菲律宾方面通过努力去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