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惨案主犯被捕细节:当地人向他通风报信

我土未添 收藏 1 516
导读:- 对话人物 刘跃进 公安部禁毒局局长、“10·5”案专案组组长 - 对话动机 “10·5”案发后,公安部迅速组织成立专案组,与老缅泰三国联合作战。 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带领专案组成员,深入案发地,经过6个多月的努力,将策划实施“10·5”的特大武装贩毒集团首犯糯康抓获。 公安部决定,授予刘跃进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荣誉称号。 “挤”到老挝被捕 新京报:糯康是如何被抓获的? 刘跃进:糯康的大本营主要是在湄公河的缅甸一侧,他和他手下骨干分子多数时间

- 对话人物


跃进 公安部禁毒局局长、“10·5”案专案组组长


- 对话动机


“10·5”案发后,公安部迅速组织成立专案组,与老缅泰三国联合作战


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带领专案组成员,深入案发地,经过6个多月的努力,将策划实施“10·5”的特大武装贩毒集团首犯糯康抓获。


公安部决定,授予刘跃进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荣誉称号。


“挤”到老挝被捕


新京报:糯康是如何被抓获的?


刘跃进:糯康的大本营主要是在湄公河的缅甸一侧,他和他手下骨干分子多数时间待在缅甸。从我们所在的地区和国家合作的情况来看,我们跟老挝军警的合作更加顺利,更加和谐密切一些。在老挝一侧,要抓获糯康,条件要好一些。


糯康来老挝很少,“10·5”事件发生之前,还经常在老挝一带活动。但案发后,糯康知道中国和老挝配合基础比较好,他也知道到老挝的风险比较大。


新京报:采取了哪些措施让他来到老挝?


刘跃进:为了把他挤到老挝,我们和缅甸的军方警方加强联系,督促缅甸军方和警方,加强对糯康的清剿。不管你是抓着还是抓不着,你要想办法,把糯康挤到老挝来,即使是抓不着,想方设法地围剿他。我们制定了这么一个方案。


我们和缅甸政府、军方、警方进行沟通协调,他们开展了若干次清剿,没有抓住糯康,也没有抓住糯康组织的主要成员,但确实形成了把糯康挤到老挝的态势。


新京报:糯康到老挝的目的是什么?


刘跃进:还没有对糯康进行完整和系统地审讯。但据目前判断,他到老挝是与他的联系人进行联系磋商,看看有没有可能到老挝一侧躲藏,逃避抓捕。他跟两个同伙,坐了一个小船,刚上岸就被老挝的警察发现。


新京报:他们有没有携带武器,双方交火了吗?


刘跃进:他们当时携带武器弹药,但具体细节还要进一步核实。当时,他们一上来,被老挝警方发现要审查他。他身上有枪,撒腿就跑,老挝警方鸣枪警告,后来追上了。


新京报:这6个月最难熬的是什么时候?


刘跃进:今年二、三、四月份,进入非常艰难困苦的时期,表面上看不到岸,看不到岛,看不到灯光。这感觉好像辛辛苦苦地干了这么长时间,还看不到一点亮光和希望,很容易让人灰心丧气,再这么干下去会有结果吗?


新京报:看不到希望的原因是什么?


刘跃进:我们明明知道他在那块地方,没有办法。我们不能派中国警察去别的国家抓人。知道他在那个地方,但没有办法。


未发现与赌场有关


新京报:如何确定糯康和“10·5”事件相关?


刘跃进:我们抓糯康以前,已经抓了糯康集团的二号人物和三号人物。在审讯中,他们都已经交代了这个案件是糯康总体策划、总体指挥,暗中和泰国少数不法军人相互勾结,共同策划共同实施的。


新京报:糯康集团杀害中国船员的目的是什么?


刘跃进:原则上讲,糯康集团在湄公河上收取来往船只的保护费,敲诈勒索,抢劫杀人。如果不给,他就会扣你的船,或者往船上放冷枪,抓你的人,杀你的人。到现在为止,我们只能说,糯康这伙人作案的目的和动机是这么一个思路。


新京报:曾有媒体报道,他们这次杀人与金木棉赌场相关?


刘跃进:目前我们还没有查到和金木棉这个经济特区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新京报:据说在四国武装巡逻开始后,糯康也对巡逻进行了一些报复?


刘跃进:四国武装巡逻开始之后,糯康很生气,确实根据我们的巡逻搞了一些报复措施。比如,他做了手机遥控炸弹,目的是想对武装巡逻船只船队进行威胁,也搞过几次爆炸行动,但是没有对我们的船队产生直接损害。


新京报:抓获糯康后,对湄公河的船运有什么影响?


刘跃进:“10·5”事件发生后,湄公河船只减少了90%,武装巡逻开始以后,陆陆续续有所增加。但近半年来,沿途的船民,谈糯康色变。因为毕竟他还待在那里,仍然没有落网,抓获之后向全世界公布,沿途的船民惧怕心理减掉了一多半。


新京报:抓捕后,对金三角毒品的形势又有怎样影响?


刘跃进:金三角地区毒品泛滥,导致当地社会结构的畸形和治安状况的恶化。糯康又是这个地区制造毒品贩卖毒品的大毒枭之一,或者叫最大毒枭。


跟这个地区其他的大毒枭不同,他是一个武装集团,有很强的武装势力。这是他最大的特点。


打掉他,抓到他,实际上是擒贼先擒王,把这么凶猛的毒枭抓住,对其他的团伙无疑是很大的震慑。从25号抓到他,到现在半个月时间,糯康手下成员,陆续已经有三十多人向缅甸的军方、警方投降。


收买周边人获得支持


新京报:糯康集团大概有多少人?


刘跃进:他的主要骨干分子有一百多人。


新京报:糯康作为毒枭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刘跃进:糯康这个人原来在缅甸和泰国交界处。有一个地方民族武装组织,头目叫坤沙,这个人当时势力很大,人最多的时候有七八万人。


糯康原来是坤沙的手下,按照现在的叫法,是一个连职干部。1996年,坤沙政府向缅甸政府投降,他也跟着投降,开始在缅政府下面干一些具体工作。后来,他就出来把在坤沙的手下组织起来,制毒贩毒。然后,发展到在湄公河上对过往船只进行劫持,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逐步演变成一个既制毒贩毒,又抢劫船只的江匪。


新京报:糯康作为毒枭有怎样的特点?


刘跃进:跟传统意义上的土匪共同点是,杀人抢劫。


不同点是,为了在他的地盘站住脚,获得当地老百姓的支持,或者叫不坏他的事情,他把抢来的钱做些所谓的善事,给湄公河两岸的村寨的村长、村民们一些小恩小惠,送点钱,送点东西,做点好事。


村里有个小桥,他出钱帮修一修,小路帮修一修,用这种小恩小惠的办法,在缅甸、老挝,村长、地方官员,包括军队警察基层的人员都被他收买。通过收买,这些人和他称兄道弟。对他的这些恶行也不举报,等到有军警抓他,不少人给他通风报信,帮助他转移。


他把自己生存环境里的人,通过收买贿赂手段摆平。他在的那个地方发展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好。上层派人抓他,还没有出发,下面的人为他通风报信。


“糯康老婆想花钱赎他”


新京报:抓捕前,怎么避免走漏风声?


刘跃进:我们吸取前几次的教训,想法设法避免走漏风声,严格控制知密范围。一个人知道的事情不能让两个人知道,不到最后一刻,不向最基层的行动人员下达指示,必须到最后一刻才下达。


新京报:从糯康集团那里收缴到一些什么东西?


刘跃进:枪支弹药、现金、毒品都有。


新京报:抓到糯康集团的一号、二号、三号人物,能否说糯康集团被捣毁了?


刘跃进:现在不能讲完全捣毁。我们在前期抓获糯康二号人物、三号人物,以及其他团伙人员的基础上,以糯康本人被抓获作为标志,这标志着糯康武装犯罪集团已遭到毁灭性打击。下一步,就是继续追捕其余在逃未落网的犯罪分子。


新京报:抓捕糯康之后,在糯康集团内部会不会出现糯康接班人?


刘跃进:拘捕之后,短期内不会出现第二个,但是以后不敢保证,所以要以抓住糯康为契机,把在逃的团伙成员抓获归案。同时和缅甸、泰国、老挝四个国家,已经建立起来的机制要进一步健全和巩固。特别是要好好解决这个地方的毒品问题,把毒瘤摘掉,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地区政治治安。


新京报:现在有一个说法,有人想要赎糯康?


刘跃进:这个情况有。我们所掌握的,糯康的老婆想花钱将他赎回去,他手下没有被抓获的同伙想花钱赎他。他们主要是找老挝交涉。这都是传说,没有证实。


新京报:中国被杀害的船员可能从糯康这拿到赔偿吗?


刘跃进:拿到赔偿要走法律程序。人抓齐后,要审判,分清责任,只有刑事审判之后,才能履行民事赔偿责任,而且,还要看是否具有民事赔偿能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