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发生的。

我是一名县局社区矫正科工作人员,刚刚发生的一幕让我心凉。刚刚有一个社区服刑人员因为接受问题在酒后到局机关大闹,无端对我进行辱骂,刚进来时我发现一身酒气,把法院的判决书和执行通知书扔到桌子上,“法院让我来盖个章,快点!”我让他坐下,他催促着“快点,听不见吗?”我说这是办公场所,你有话好好说,谁知他竟然不听劝告辱骂起来,当时我在想,我能做什么?我今年28岁,国家散打二级运动员,我能打他吗?不能,我能骂他吗?不能。在我思考的时候他撕扯起我的衣服,我顺势把他拿住了,摁在了桌子上。他还在不断的叫嚷。把他控制住后,保安和保卫科的同志来了,把他带离了。走后领导找我谈话,无非是安慰和给我宽宽心。我却很难受,我没有受伤,但是,我算什么?我们算什么?社区矫正除了刑法修正案上寥寥两行字,我们还有什么?我给领导说,能给些警械吗?我不使用,挂在墙上有威慑力?不行!能给身衣服穿吗?不要求警服,哪怕我们单位自己定一身衬衫西裤,别一个我们司法行政徽章?不用穿便装给社区服刑人员工作起来方便?答案是不行。我们在零四年脱装风暴被脱了,好,给个徽章行吗?我别上,不行!没有这样搞的。我们面对的是假释的杀人犯、抢劫犯、面对的这个群体是炸药库火山口,市局、省厅、哪个部门来保障我们的安全?想到这里,我很心酸?我们算什么?司法部,能不能给我们个名分?别让我们心凉。。。



2012年5月11日。以为记[size=12][/size]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