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官回忆张自忠:每次打仗前都留遗书 回来就烧掉

2野劲旅 收藏 0 3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9年12月,张自忠率领右翼兵团参加冬季攻势1。12月12日,随着张自忠一声令下,右翼兵团数万大军一齐向当面之敌发起猛烈攻势,声震山河。经过8昼夜血战,38师终于攻克罗家陡坡北面的曾家大包。随后,又在王家台子一带杀伤日军1500多人。


在指挥部队展开正面进攻的同时,张自忠还策划了一次奇袭行动,命132师395团并配属394团一个营,对日军第13师团第103旅团部实施夜袭。


395团团长任廷材曾回忆说:张将军从电话中指示我们两条:第一,敌人在十几天的激烈战斗中损失很大,士气不振,已呈动摇之势;而敌人总指挥部距敌前线又远,敌后空虚,若出其不意夜袭敌后方定能取得胜利。因之,决定派你团完成这一任务。第二,你们都读过书,读书贵实践。国家养兵就是为了打仗,打仗就有伤亡。人总是要死的,多活20年少活20年转眼就过去了。但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为国家、为民族战争而死就重于泰山,否者轻如鸿毛。要我把这两条转达官兵2。


此战,我军以伤亡280人代价,歼灭日军近千人,缴获敌粮秣、弹药、医药用两个运输营搬运了两天才运完。


据统计,冬季攻势中第5战区歼敌30804人,是战绩最大的战区;11939年底至1940年初的冬季攻势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军队发动的一次全国性战略进攻战役。


2张宗衡,《回忆张自忠将军》,载《文史资料选辑(合订本)第三十二册第九十四辑》,中国文史出版社1986年版。


5月7日凌晨,张自忠不顾部下劝阻,亲自率军渡河作战。在去前的5月6日晚,张自忠致函副总司令兼77军军长冯治安:


仰之我弟如晤:


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及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38D、179D取得联络,即率该两部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挺进与敌死拼;设若与179D、38D取不上联络,即带马之3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做好做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专此布达。


小兄张自忠手启5月6日于快活铺“父亲每次出去打战都会留遗书。”张廉云说,”父亲有一个副官叫朱增源,我父亲牺牲以后,这个朱副官就在北碚守墓守了10年。朱副官讲,只要是一打仗出去,他(张自忠)就留下遗书,等着回来就一撕一烧就完了。”


张自忠将军临阵遗书张自忠渡河后,迅速和河东部队取得联络,经过3天战斗,日军后路几乎被切断。日军发现,对方有个电台不停地在向四处发报,他们断定有中国军队的高级指挥官到了前线,于是通过技术手段确定了电台的位置,迅速集中两个师团的兵力从三个方面进行包围。


5月16日,张自忠率领的1500余人被近6000名日寇包围在南瓜店以北的沟沿里村。当日上午,日军发动进攻。至下午3时,张自忠身边士兵已大部阵亡。此时,他已撤至杏仁山。


激战至午,张自忠退守南瓜店山坡。他看见前方伤亡惨重,把保护他的卫队都派去增援,送苏联顾问撤离战场,身边只剩下高级参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等8人。

副官马孝堂目睹了张自忠将军遇难的最后一刻。


“此时,张总司令已两处负伤,刚包扎好头部,正在包扎第二处伤时,敌弹又洞穿了他的前胸。”


张自忠对部属说:“我不行了,你们快走!”


马孝堂仍坚持给他包扎。


这时,有数名日本兵搜索而来……张自忠将军壮烈殉国1。


如今已到耄耋之年的张廉云说:“父亲每当战况紧急,他便抱着必死的决心,身先士卒,沉着勇敢地指挥部队,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所以他敢于率部与敌死拼。”


有人曾经揣测说,张自忠殉国是因为过去被误解,以死来表清白。


在张廉云眼里,父亲的牺牲是中国的传统道德使然。“对于父亲的牺牲,当时的记者说是我父亲要洗刷自己,一定要牺牲在战场。这个说法不对。首先,父亲完全是清白的,无需洗刷;再者,我们老家是孔孟之乡,我们家里面受传统道德的教育影响很深,所以父亲受这个影响,武官不怕死,文官不爱财,武将誓死报国身先士卒。”


然而,现在的一些著作,对上将之死越来越演义化,这让张廉云老人无可奈何。


1蒋介石急电前线,告谕官兵:


顷悉荩忱总司令亲临前线督战,壮烈阵亡,噩耗传来,痛悼万分!顾荩忱忠贞英勇,牺牲成仁,本其素志,光荣一死,炳耀千秋!惟在此抗战中途,将星忽殒,使国家遽失长城,损失过大,其何以堪?此中追念素所信赖爱护之袍泽,不禁悲痛无已者也!至荩忱尽瘁抗日,功在国家,所有表扬抚恤诸事,自当从详拟订,呈请国府明令施行。其所部,请代中善为抚慰,务继荩忱总司令之遗志,益加儆奋,俾得复仇雪耻,完成抗战最后之胜利,以慰其在天之灵,是所切望!闻耗仓猝,未能尽意。现荩忱遗体,已否寻得运回?其阵亡详情,均盼详报。


“有个人写了个故事叫‘二斩孙二勇’,其实,孙二勇这个人物完全是杜撰的,59军中就没有这样一个人。”


张廉云说,父亲说得最多的是“良心”。父亲常说:“要凭良心,凭我的良心,求得良心的安慰。”张廉云说,在山东老家,“对得起良心”


是表明心迹、分量很重的常用语。她相信,抗战的胜利,足令父亲在九泉之下真正得到安慰了。


在美国记者史沫特莱看来,张自忠是“一个有良心的将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