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日,阿富汗坎大哈省南部,美军阿部队的一处岗哨楼内,一粒子弹击穿了华裔一等兵陈宇晖(Danny Chen)的下颌,这位入伍不足一年、年仅19岁的华裔青年就这样凄惨地身死异乡。美军方疑似自杀的结论引发了陈家人的怀疑,并申诉至美纽约华人社团组织,社团由此向军方陈情,终于撩开了陈宇晖在美军营中受虐自杀的黑幕。


纽约华埠土生土长的陈宇晖,是数以万计在美军服役的华裔士兵中的一员。近年来美国经济不太不景气,而相对优厚的募兵政策和福利条件,吸引了为数众多美少数族裔青年加入美军。美国侨报资深记者邱晨告诉《凤凰周刊》,亚裔入伍人数猛增,以洛杉矶县为例,2009年亚裔新兵就比往年增加八成,而亚裔中华裔占了多数。


陈宇晖事件引起美华人社会的高度警惕,中国成为美国第三大移民国,越来越多的华人青年为各种目的走入美国军营。据华裔美军互助会有人士估计,总数有近万名华裔服务于美军海陆空及海内外各个战场,华裔士兵的军中际遇与华人在美的社会地位政治荣辱等须臾相关。


即使在陈入土为安的2月后,此事件持续发酵。在纽约曼哈顿下城、哥伦布公园,数以百计的悼念者集会,社区领袖呼吁军方应有交代,并要求有人必须对陈宇晖之死负责。纽约亚裔小区更是举行大游行和追悼会,陈宇晖的亲戚、同学或朋友,还有来自各个族裔的支持者以及多位民选官员,手臂上系着白色丝带,手持蜡烛,很多人举着自制的牌子,口中喊着“争取华裔美国军人的权利”、“争取知道真相的权利”。


美国《侨报》12月27日刊发评论文章指出,曾被认为是包括华裔在内的亚美民权运动重要标志的陈果仁案过去29年之后,种族歧视的暗流依然存在。陈宇辉案也将在美国华裔史上写下浓重的一笔。


华裔士兵年内俩被虐自杀


“90后”华裔陈宇晖出生于纽约唐人街的一个华裔家庭,是家中唯一的孩子,父母1989年前后从广东台山移民来美。


2011年1月正在纽约市立大学巴鲁克学院读大一的陈宇晖决意从军,经过新兵入伍训练3个月后;4月被调至阿拉斯加陆军基地,其间还曾回纽约度假探亲一周;8月随美陆军第25步兵师派驻阿富汗南部,8月12日陈宇晖受命出征阿富汗,所在岗位是局势动荡的坎大哈省的一个哨所,等级是列兵。然而10 月3日,突然传出陈宇晖站岗值勤时意外身亡的噩耗。

陈宇晖家人在接受本港记者采访时表示,儿子出事前并无自杀迹象,还写信要家里寄牛肉干。美军方事后向陈家人提供了三页纸的陈宇晖在阿富汗生活日记,从日记和陈的博客以及他和同学朋友的网络聊天记录看,他没有抑郁自杀的冲动。多种迹象显示,陈宇晖赴阿富汗前就遭到其他士兵排挤,不得不“独自抗争”。接受训练阶段,在佐治亚州一处军事基地,一些士兵取笑陈宇晖,用类似羊叫的声音喊他的英文名。


尽管陈宇晖出生在美国,且都身着一样的军服,陈的那些白人或黑人战友却叫他“阿陈”,反复地问他,“是否来自中国。”他被当做佐料,以消磨单调乏味的驻外军营生活。为回应战友,陈宇晖几乎“穷尽”了所有的笑话。驻阿富汗后他开始遭受欺凌:一些士兵把他放倒,在地上拖拽;用石块砸他;迫使他口含液体,处于倒悬状态。


导致陈宇晖当天自杀的诱因是,陈因为在洗澡后忘记关热水炉,被6名上级从床舖直扯到地下拖行,背后皮绽肉开,及被人使用种族歧视字眼辱骂,而且又逼他在地上爬行,而此事发生三个半小时后陈宇晖便被发现身亡。


陈宇晖案其实不是美军军中首次曝出亚裔军人被欺侮的事件。今年4月2日晚,华裔海军陆战队下士廖梓源(Harry Lew)在阿富汗自杀,暴露了军中种族歧视的冰山一角。


廖梓源当天在营区当班时,两位下士命令廖梓源做伏地挺身等体能动作,其中一人用脚踩住他的腿,另外一人往他身上踢尘土。因不堪虐待,廖梓源当晚举枪自尽。自杀前他在手臂上写道:“关于自杀,也许现在有人会恨我,但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个正确选择。对不起,我的妈妈有权知道真相。”


为入籍华裔入伍踊跃


近两年来,华裔参军人数增加很多。陆军加州社区顾问委员会,是一个促进美军与各族裔社区互动的组织,这一20余人的组织中有3名华裔理事及2名亚裔理事。


该组织理事李军和顾问委员会其他理事的一项主要任务即是,在各族裔社区内宣传美国陆军的征兵政策以及军方提供的各种福利待遇。有些华裔新移民的独生子女,也踊跃地加入了美军部队。


而活跃在圣盖博谷地区的一个华人社团,从2007年10月起已向美国各部队输送了17名华裔新兵。该社团负责人王振学表示,2009年不到一年的时间,该社团即为海军和陆军送去了6名华裔新兵,他们都是第一代移民,大多是家中的独生子女。

华裔青年踊跃入伍,看中的是美军的优厚福利待遇及各项教育资助。一个华裔士兵入伍后,年薪为3、4万美元左右,随军衔职位提升,更可高至几十万。士兵退伍后入大学免费、从军期间家属住房免费、享低价健康保险、贷款利率优惠和工作位置保留及营地生活免税福利;在与美军签约后,军医、飞行员、驾驶员等技术学习费用全免,这些技术可以帮助将来谋到很好的职业。


华裔美海军少校方志荣有一个朋友曾经是美军直升机驾驶员,参加过阿富汗战争,退伍后在洛杉矶一个医疗中心开直升机,年薪不低于10万。另外,美军战伤致残和战死都有终身医疗免费照顾和家属抚恤金生命保险金,子女也年享受上述一些优惠。除参加战争会有伤亡之外,军人的危险并不比警察多。


邱晨认识的好几个华裔青年原来在美国当卡车司机,后来都纷纷改行当兵。根据洛杉矶时报的统计,洛杉矶县2009年亚裔参军入伍人数大增,其比率超过亚裔在洛杉矶县人口比率近一倍,远高于其他族裔入伍新兵人数的增长。


中国成美第三大移民来源地,在美的华裔“绿卡族”达53万,其中有19万人符合入籍条件,但还在等待中。美华人一位社团领袖对本刊记者说,服役美军可以加快入籍的速度,这也是很多华裔从军目的。


美国FBI今年4月破获一位邓姓华裔男子假冒美国陆军特种兵预备队的假征兵案。该男子“征募”对象主要是在中国餐馆里起早贪黑的打工族,他们大多来自洛杉矶地区或乔治亚州,邓对每个成员他收取了300到500美元的入伍费,外加每年150美元的年费。他告诉这些人:加入部队能够增加成为美国公民的机会。


根据法庭记录,他还许诺,交的钱越多,入籍的机会就越大。


美军的传统:种族歧视和虐兵


2006年1月9日,中国公民孙明在伊拉克阵亡,年仅20岁,被追认为美国公民。他是美伊战争美军阵亡将士中的首位中国籍士兵。牺牲前孙明所在小队正在巴格达以西的拉马迪巡逻,突然遭遇一小股敌军的火力袭击,孙明不幸中弹身亡。


在葬礼上,美军代表授予孙明父母象征最高荣誉的铜星和紫心勋章,这是国防部颁发的仅次于荣誉勋章和银星勋章的最高荣誉。11年前,孙明和家人一起从中国移居美国。在他战死的10个月前,他瞒着家人偷偷报名参了军。

孙明生前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参军;二是取得美国国籍。他牺牲前实现了第一个愿望,他的第二个愿望是牺牲之后才实现的。


和陈宇晖的经历相似,作为少数族裔的孙明当上美军大兵不久,仅仅训练了2个月集训后,便上了战场。孙明父亲在其子死后质疑美军草草训练士兵当炮灰的政策。伊战后,美联邦政府大幅提高了美军的工资和各项福利津贴,但美军的高工资和国籍并不是那么好拿的,据称,被各种诱惑征募过来的外籍新兵大多被送往阿富汗、伊拉克前线卖命。


诸如陈宇晖这类的外籍士兵,他们害怕的或许不是战场的流弹和炮火,而是美军内部的残酷倾轧。与许多国家的军队顽疾一样,美军似乎也有老兵欺负新兵的传统,亚裔士兵的体型骨骼以及肌肉力量与欧美人种相比先天不具有优势,亚裔肤色、民族文化、国家习俗等亦成为种族歧视的来源。


自陈案发生后,美华协会收到不少亚裔士兵要求协助的投诉,可见亚裔在军队受到欺凌和恶性霸凌的事件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每年美军中有3、4百人自杀,这些自杀的人中有多少是像陈宇晖他们这样的。


“廖梓源受虐自杀后,我们以为是单一事件,但陈宇晖事发后,显然不能不引起重视。”邱晨说,亚裔包括华裔入伍从2003年开始,人数增加很快,然而需正视的是,美军对华裔的种族歧视和虐兵倾向。


“美国军队等级森严,服从命令是天职,思想工作上级是不做的。一个一等列兵,还是少数族亚裔,面对的都是残酷的战争场面,如没有一个温馨的环境,再遭受内部虐待,选择自杀是可以想象的。”一位华裔美军称,就海军来说,军纪还是很严的。不过陆军和陆战队纪律涣散,让人瞠目。


虽然美军内部有严明的反种族歧视条款,但对不少人来说只是一张纸而已。在这里,带有种族色彩的笑话可以说甚至成了减轻压力的必需品之一。陈宇晖和廖梓源最终成为种族主义和欺凌成风的美军牺牲品。


陈氏父母事后希望犯人能被绳之以法,美华人社团也呼吁亚裔绿卡族们不能为入籍,羊落虎口,谨慎而行,切切放缓投身美军军营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