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学生建网站曝光食品安全被政府部门约谈

角落里开枪 收藏 3 206
导读: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shipinanquan/content-2/detail_2012_05/11/14452194_0.shtml 吴恒,1985年生,复旦大学历史地理专业研究生,创建了食品安全网——“掷出窗外”。 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形势图 核心报道:复旦研究生吴恒创建食品安全网——“掷出窗外”曝光食品安全,网站爆红后,上海政府部门对其进行约谈。吴恒称,“5月4日下午,上海食品安全委员会给我打电话,说想约个时间跟我聊一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shipinanquan/content-2/detail_2012_05/11/14452194_0.shtml

复旦学生建网站曝光食品安全被政府部门约谈

吴恒,1985年生,复旦大学历史地理专业研究生,创建了食品安全网——“掷出窗外”。

复旦学生建网站曝光食品安全被政府部门约谈

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形势图


核心报道:复旦研究生吴恒创建食品安全网——“掷出窗外”曝光食品安全,网站爆红后,上海政府部门对其进行约谈。吴恒称,“5月4日下午,上海食品安全委员会给我打电话,说想约个时间跟我聊一下。政府部门能找我,挺出乎我意料的。我想我可以充当一个传声筒,会把这段时间以来有关食品安全的问题和网友的意见、要求等转达给他们。”


今年5月以来,一个名叫“掷出窗外”的网站走红网络。这个网站收罗了2004年至2011年的各种食品安全问题案例,网站也因此被网友称为“有毒食品警告网站”。最为吸引网友的,是每个人无须注册即可在该网上添加食品安全的相关新闻报道。


网站


中招吃半年假牛肉建网站给大家提醒


京华时报:是什么让你决定创建掷出窗外这个食品安全网站?


吴恒:是一篇关于假牛肉的新闻报道。虽然之前我也关注过食品安全问题,如三聚氰胺事件等,但并没有太操心,因为觉得跟自己关系不太大。但看了假牛肉的报道后,真是特别震惊。因为我常在学校旁的小餐馆里吃牛肉盖浇饭,10块钱一盘,连着吃了近半年,却从没想到过牛肉也会造假。


我有一种深深的不安全感。震惊之余我在网上又搜了下食品安全的知识,才发现不光牛肉造假,只不过因为我没关注,所以就不知道这些事情。


当时我就有个想法:做一个平台,搜集尽可能多的曝光食品安全问题的新闻,让有需要的人第一时间就能查到,给大家一些提醒和警示,不要像我一样,吃了半年才发现自己“中招”了。


京华时报:网站现在非常受欢迎,创建之初是否有很多困难?


吴恒:其实我是从2011年5月初想要创建这个网站的,掷出窗外网在2011年6月17日就已经上线。不过网站真正火起来是今年5月份的事情,让我很意外。


因为我的专业不是食品安全,也不是新闻,只是尽自己的力做了一点东西。


现在网站爆红,我想可能与今年发生的食品安全问题有很大关系吧,比如毒胶囊等。从5月3日到7日,4天里网站的浏览量就超过了200万次。


其实做这个网站并不费什么劲,要说最大的困难就是浏览的新闻量太大,我一个人根本做不来。


当时我在网络上发帖说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两天内就有33名全国各地的志愿者报名愿意帮我。因为大家都是志愿者,工作时间有些不统一,不过大家都能够通过空闲时间,完成自己的任务,通过QQ群实现了沟通。


其他就是一年600元服务器的费用,不过也不是什么问题。


感受


造假案例触目惊心任何人都可能受害


京华时报:你和33名志愿者在17天里查阅相关报道17268篇,制作了2849条记录,如此系统地看到了从2004年至2011年的食品问题,你有什么感受?


吴恒:触目惊心,匪夷所思,造黑心馒头的工人不吃自己做的馒头,自以为很安全,但他却还是要去餐馆吃饭。在一些餐馆,他就会吃到地沟油。用地沟油的餐馆里的厨师不会吃自己炒的菜,但还是会去喝牛奶。一些产牛奶的厂商不喝自己加了三聚氰胺的奶,但是又会吃馒头,所以总体看来,大家在相互坑害。


让我感触挺深的是,之前我一直觉得,一般有钱人应该是可以避免吃到有问题的食品。但我搜集的那些案例说明,什么人都有可能是食品不安全的受害者。比如当时有媒体报道的矿泉水问题,还有电影院爆米花桶的问题。


正因为每个人都不能幸免,所以我们必须要关注食品安全问题。


京华时报:网上绘制的“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形势图”,长江以南地区全线飘红,这是否意味着长江以南地区的食品问题比北边要严重


吴恒:不是,这中间可能有些误解。整个问题形势图是我们通过新闻报道来描述的,实际上反映的是当地新闻曝光的一个密集程度。在这些红色的区域,媒体曝光食品安全的问题也越多。


这张图并不是说红色的地区比蓝色的地区更危险,也并不意味着那些蓝色的地区就是安全的。


我只是想通过这张图说明,现在的形势非常严峻,我们需要做点什么来改变这种情况。

[对话人物]


监管


问题食品年年曝光监管部门存在漏洞


京华时报:在搜集资料过程中,这些经过媒体曝光的食品安全问题,你是否在后期看到了令人满意的解决?


吴恒:这一点有时让我感到挺无力的。有些问题几乎年年报、年年有,好多都是重复出现,比如说奶粉,从2008年到2011年,每年都在报,只是换了个奶粉牌子。还有就是地沟油,从2004年开始每年都有这方面的报道。这个问题却一直没得到解决。


京华时报:你的网站上提到,1906年,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看揭露芝加哥肉食加工厂的纪实小说,恶心得把吃了一半的香肠“扔出窗外”。后来,罗斯福跟作者见面,推动通过《纯净食品与药品法》,并创建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前身,这也是你的网站掷出窗外名字由来。目前在中国也有食品安全法,也有药监局,但食品安全问题仍屡禁不止。你怎么看?


吴恒:我们虽然有法,也有相关部门来管理,但在有些地方的管理中,我觉得对这个法律的执行程度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首先是监管方面的缺失。在有些地方,虽然食品安全有部门在管,但管的部门太多了。我之前曾数了一下,有工商、药监、卫生几个部门都管,甚至城管也管,有的时候还有公安。这些部门都在管,结果到头来就存在相互推诿的情况,一出了问题,有的就说你这个出在生产环节,跟我们销售环节没关,有的说你这是销售环节的问题,跟生产环节没关,结果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我国的食品安全问题缺乏一个统一的机构来管理,而是把它切成一环一环的,但其对接并不是无缝隙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食品安全问题涉及的地域面非常广,一个地方销售的问题食品,可能是在另一个地方生产出来的,监管部门在监管中就会存在地域性的限制。而且这些商贩流动性比较大,哪里能赚钱就往哪里去,这也是监管难的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商贩即使被抓住了也不会罚多少钱,犯罪成本太低,这也让这些问题食品屡屡出现。在美国,一个超市卖问题食品,消费者会把这个超市告得倾家荡产,但在国内这是不现实的。


建议


希望设置惩罚赔偿剥夺企业造假收益


京华时报:在你的网站上,你设置了中国食品达尔文奖,奖金1.4元,如此设置是怎么考虑的?是否颁过奖?


吴恒:奖金设置为1.4元,实际上是取了“一块死”的谐音。那些黑心厂商自以为聪明,不吃自己生产的东西,可别的黑心厂家生产的食品他还是吃到了,到最后整个群体都会遭殃,谁也不能幸免。


上一届的达尔文奖项颁给了地沟油,但是奖金没有寄出去。


京华时报:在食品安全问题上,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吴恒:我能够想到的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希望能够建立一个统一的部门来管理食品安全,避免以前的那种互相推诿的情况,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可以直接找这个部门。另一个就是希望设置惩罚性赔偿,现在是消费者损失多少企业就赔多少,但这对于企业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企业也根本不会在乎,所以必须要建立惩罚性赔偿机制,完全剥夺它们造假的收益。


京华时报:在你创办的网站上,很明显地标着一句话“掷出窗外——面对食品安全危机,你应有的态度”,你认为消费者对食品安全应该有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吴恒:我想至少应该有两种态度。面对食品安全问题,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出回应,比如说一旦发现食品安全问题,积极举报、投诉,增加不法商贩的犯罪成本等等,做的人多了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另外,我想在食品安全问题中,消费者不应过度地追求物美价廉,在一个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完全物美价廉是不存在的。


发展


掷出窗外网站将永保公益性


京华时报:网站爆红后,据说上海政府部门有约谈你?


吴恒:5月4日下午,上海食品安全委员会给我打电话,说想约个时间跟我聊一下。政府部门能找我,挺出乎我意料的。我想我可以充当一个传声筒,会把这段时间以来有关食品安全的问题和网友的意见、要求等转达给他们。


现在民众对于食品安全问题特别地关心,我们希望能够加大惩罚力度,避免食品安全问题进一步恶化。


京华时报:网站爆红后,有很多人找过你?网友担心你的网站是否会利用删帖牟利。


吴恒:现在有三类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投资者、合作方、黑心厂商。对于投资者我没有深谈,因为掷出窗外网站是公益性的,今后也会永远保持其公益性。我不希望它成为一个商业的东西。


跟我联系的第三类人,问我删帖的价格是多少,我没有跟对方继续联系,所以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哪一家。不过这个问题值得我非常警醒,我想我们一定要从制度上想到一个操作办法,避免沦为靠删除信息来牟利的工具。


京华时报:掷出窗外网站今后如何管理,有没有初步想法?


吴恒:现在掷出窗外网站上,每一个网友进入后,都可以添加有关食品安全的问题案例,这一点是我们一直要保证的,只要这个网站存在,任何网友不需要注册都可以有权添加案例。这样大家可以随时测试我们的网站是否有删帖赚钱的行为。


我们唯一需要审核的,就是这个案例是否是经过媒体曝光的新闻,而不是论坛上的一个未经核实的消息。但是由谁来审核?我现在的想法是组建一个团队来负责审核工作,团队人选由志愿者组成。


案例的审核不应由我或某一个人来进行,绝对的权力会导致绝对的腐败,我不太相信个人的道德就能做担保,最靠谱的是一个完善的制度,能避免个人在道德上可能存在的风险。


这个制度也会由我和志愿者来共同商量制定,我想首先必须是把我们的审核管理权力放在阳光下运行,必须要被监督,才能保持网站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陈荞


本报漫画刘丽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