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文:反对中菲南海战争与秦桧汪精卫追求和平

驻日占领军政委 收藏 6 1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雄文:反对中菲南海战争与秦桧汪精卫追求和平(转)




鲁迅有句令国人颇为自豪的名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但有一种人,我拿捏不准该归属哪一类“脊梁”。




前两天,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刚说了“中方也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这样一句30年以来的狠话,人民日报海外版强调对于黄岩岛争端,“菲方不能将中国的善意视为软弱可欺。仁至亦有义尽的时候,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解放军报》也以“是可忍,孰不可忍”发声(其实都依然表示要坚持通过外交协商解决当前事态),令数十年来为仅有的“抗议”二字而耳朵起茧麻木的多数中国人为之一震时,一些“学者”便为“黄岩岛动武的先兆”大惊失色,似乎中国末日即将来临,自己舒坦的好日子到头,连忙撰文反对。




凤凰博报推出的《为什么要反对中菲南海战争?》等署名文章,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他们的中心意思都是要和平不要战争,甚至宁失国土,理由归结如下几点:




一是美国“很快就会根据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对菲律宾提供战略上的支援”,“有了强大后援的菲律宾的防御力量将空前增强,中国将陷入战争泥淖。”




二是“将导致严重的外交和政治后果。中国苦心经营的和平形象毁于一旦。”




三是“自古以来的战争都是少数人获益,而大多数人为之付出代价,用士兵和百姓的血染红权贵的顶戴花翎。”“战争不是说着玩的,是要死人的。”




四是“军方势力有可能以此为契机坐大,并更多地干预现实政治,改变权力的力量对比”,“在军方介入下引致社会混乱和军事独裁,于国于民均不利。”




五是“中国做好和美日对抗的准备了吗?老百姓做好房价、股市一泻千里的准备了吗?”“你准备好每天碗里少一片肉的准备了吗?”




这些观点,无疑是振聋发聩的“远见卓识”,但稍懂历史的人都会觉得似曾相识。




近者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当日本占领东北三省后,民间抗日呼声高涨,当时的大人先生们说:“中国武器不如人,战必败”,“如果抗战,必会作阿比西尼亚”。因此他们主张以东北国土换和平,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和周佛海认为:“战必大败,和未必大乱。”轰动一时的“和平运动”便由此而来。国民党总裁蒋介石也认为“攘外必先安内”,先除掉中共和毛泽东,“加强政治和社会控制”再说。




远者是秦桧的“和平运动”。秦丞相“不无忧虑”地说:“益坚邻国之欢盟,深思社稷之大计,谨国是之摇动,杜邪党之窥觎。……忧国有心,敢忘城吨之策;报君无路,尚怀结草之忠。”




“尚怀结草之忠”亦即“精忠报国”的他也认为,要和金国搞好关系,让老百姓休养生息,否则“邪党之窥觎”、“国是之摇动”,也就是“在军方介入下引致社会混乱和军事独裁,于国于民均不利。”




其实,不用某些时下“学者”心急如焚的提醒,我们国家的主政者30年来一直就是这么做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便可见一斑。




位于东海中间线中方一侧的春晓油田,因为日本反对,关乎“中日关系的大局”,我们6年未产一滴油,尽管钻井平台投资达60亿,30年的使用寿命已过去四分之一;当日本事实控制了钓鱼岛,我们的执法船巡航从来不进钓鱼岛12海里甚至30海里的范围;当日本东京都政府募捐购买钓鱼岛,我们只是抗议,或者装作没看见。




当越南称“西沙南沙自古以来就是越南的领土”,因为考虑到时下学者所说“战争是要死人的”,也考虑到不让“在军方介入下引致社会混乱和军事独裁”,中国仅仅是抗议,让越南占据南沙群岛29个岛礁,每年产油5000万吨,占其全国GDP的30%。




当菲律宾炸毁中国设置的主权标志,占据南沙10个岛礁;马来西亚、文莱等撮尔小国都在南沙颇有斩获,我们还是口头“抗议”或者“严重抗议”……




也正因为此,多年来,抗金名将岳飞、抗日名将粟裕都被人抹黑,秦桧、汪精卫成了“民族英雄”。一位知名电视编剧告诉我,他多年费尽心血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岳飞》政审时,因考虑到民族关系的“和谐”被枪毙。




一位“学者”撰写《秦桧——蒙受千古冤屈的贤相》,论证秦桧的千古功勋:“当时南宋国力远比不上金国,假如非和金国拼命,结局两败俱伤,受伤最大的当然是南宋”,“绍兴和议使宋、金之间维持了近二十年的和平,期间双方虽然偶有冲突,但冲突之规模不大。既然无法吞并对方,还不如和平共处。”




一位“学者”撰写《重读“卖国政府”》,论证汪精卫的“爱国情怀”:“抗日派是‘不说老实话,不负责任’。汪精卫说:‘和呢,是会吃亏的,就老实地承认吃亏,并且求于吃亏之后,有所以抵偿。战呢,是会打败仗的,就老实地承认打败仗,打了再败,败个不已,打个不已,终于打出一个由亡而存的局面来’。……抗战一个是丢,一个是烧,丢不了也烧不焦的地方,都给了共产党游击队。抗战只有一条路:亡国。此外还有一条‘和’的道路,我们应该拿出抗战的决心和勇气来讲和。”




看来,鲁迅先生说的“中国的脊梁”还要加一类:“有舍命求和的人”。他们的代表便是秦桧、汪精卫,还有时下的一些“学者”。




但不免令人遗憾的是,美国独立战争时帕特里克·亨利说:“难道生命如此珍贵?难道和平如此甜蜜?以至于非要用镣铐和奴役去换取它们?我不知道别人何去何从,我的抉择是:不自由,毋宁死!”崇尚普世价值的美国人能如此慷慨与悲壮,中国人为何都多喜欢以“镣铐和奴役”去换取生命与和平呢?




其实,《司马法》所载的“以战止战”也是求和的手段,并非仅有“割地”一种。只是天下承平日久,国人往往闻之筛糠,能拖则拖,苟且偷安,将皮球丢给后人,即所谓“我们这一代人智慧不够,我们下一代人总比我们聪明”。下一代则依葫芦画瓢,交给更下一代,只要能安眼前享荣华富贵,不让自己上战场流血即可,国土丢失是可以商量的。普京说“俄罗斯地大物博,但俄罗斯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则无异于“吃饱了撑的”。




难怪一位上海女大学生宣誓要嫁日本男人:“我从小就喜欢日本,喜欢日本人。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嫁个日本男人……作为我们女人,我们永远只会选择强者做我们的丈夫,你们中国男人难道算是强者吗?”




我想,中国男人如果都做了秦桧汪精卫这等“脊梁”,中国女人还是嫁日本人吧。至少,她们的后代不会为“每天碗里少一片肉”而跪求和平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