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霓虹灯下的潇洒

小YA子 收藏 0 334
导读:终于忍不住了!三个月了,自从十一和老婆分开,从老家回来已经三个月了。昨天晚上老婆在电话里对我说:“不行你就去吧。总留着也不是个事。”我说:“回家再说吧,这边太贵了。”老婆说:“回来还有一个月呢!贵就贵点,反正就一次,下个月就回来了!”我说:“我再考虑考虑。”   再最后抚摸一次飘逸的秀发,又用力的纂了纂右手手心的‘红牛’,我终于按捺住内心的躁动与不安。紧咬牙关,将半张脸埋入衣领,踏过那一地散落的烟蒂,迎着那一盏不停旋转着的霓虹灯,我向小巷深处走去。   玻璃门上贴着那张已经耷拉了的纸

终于忍不住了!三个月了,自从十一和老婆分开,从老家回来已经三个月了。昨天晚上老婆在电话里对我说:“不行你就去吧。总留着也不是个事。”我说:“回家再说吧,这边太贵了。”老婆说:“回来还有一个月呢!贵就贵点,反正就一次,下个月就回来了!”我说:“我再考虑考虑。”


再最后抚摸一次飘逸的秀发,又用力的纂了纂右手手心的‘红牛’,我终于按捺住内心的躁动与不安。紧咬牙关,将半张脸埋入衣领,踏过那一地散落的烟蒂,迎着那一盏不停旋转着的霓虹灯,我向小巷深处走去。


玻璃门上贴着那张已经耷拉了的纸,借着冬夜寒风的吹拂,我快速的扫了一下。还好,还是那张!单剪、吹发、洗头各5元!纸下面几个斗大的字‘洗剪吹20元’。挑开墨绿的门帘,我闪身进屋,里面只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在开心的‘QQ’中。(以下简称‘童工妹’)见我进来,‘童工妹’放下鼠标,问道:“洗头?”我扫了一眼屋内,不足十五平米的屋内,只有三张破旧的椅子,远端一张洗头的床,旁边还有小小的洗手间。“洗头?”‘童工妹’加高了分贝。“嗯。”我哼了一声。“这边。”‘童工妹’向洗头的床边走去,我也跟了过去,躺了下来。“温度怎么样?”随着话音,她的一只手在热水器上快速的转动着旋钮。我是什么人?什么场面没经历过?在那个旋钮快要到达最大的时候,立刻大叫一声“刚好,就是这温度!”忍着头皮上传来的一阵阵的刺痛,看着头上腾起的连绵不断的白气,我心里冷笑!看我不多用点你的煤气!‘童工妹’松开旋钮用手试了一下水温,马上触电般的缩了回去。明显脸色一变,跑去拿了一对冬天洗衣服的那种胶手套来。(估计可能是帮人锔油时用的)


‘童工妹’机械的动作着,我尝试着打破沉闷的气氛。我说:“怎么没有人呀?”“有啊!”我侧了一下头,又用眼角瞟了一下房间。没有死角,确实没其它人了。我说:“没见着呀?那等下。。。”‘童工妹’:“等下就有了!”“可等一下,要是没有。。。”“别说话,水到嘴巴里了!”我嘴巴是闭上了,可是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不会等下她来吧,才那么点大,她会什么呀?肯定没经验呀!要是弄坏了,怎么办?我明天还怎么出去见人?怪不得价格那么低!我胡思乱想起来。。。


“好了,起来吧!”我起身跟着她走过去,坐在中间那把,看似还相对新一点的椅子上。刚坐下,她就跑去半边继续‘QQ’了。我正疑惑呢,这时从洗手间出来了一个年龄大约30左右的女人。(无名指上有戒指)她很瘦,一脸的倦容,眼圈黑黑的。(以下简称‘排骨妇’)她一边洗手一边嚷嚷道:“理发?”我淡定的说:“不,单洗!”“那就不用坐了!5块!”“No problem!”我摊开右手,将‘红牛’递了过去。‘排骨妇’从口袋的纸巾中间,七拣八拣的翻腾出来几十块零钱,又在抽屉里一阵翻腾,然后给了我一捧散碎‘银子’。


‘排骨妇’转身好像又是想去洗手间,我快速的瞟了一眼手中的‘银子’,应该够数。在她将要迈进洗手间的那一瞬,我喊到:“理发!”‘排骨妇’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气呼呼的说:“你理发?”“嗯啦!单剪!”


‘排骨妇’走过来把我‘请’到椅子上,然后拿出条黑不拉叽的毛巾,一手拉住我的后衣领,一手死命的把毛巾往我的脖子里杵进去。我嘴角轻挑,冷哼一声。屏住呼吸,气沉丹田,牙关一咬,脖子一梗。‘排骨妇’反应也不是盖的,果然是经验丰富,连忙缩手,要不然手就要被我卡脖梗里面了。‘排骨妇’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拿出个花花绿绿的大外罩,顺着我脖子使劲一勒,打了个死结,想让我不得透气。我这时一泄真气,脖子除了有道红印,气还是一样顺的很!


‘排骨妇’拿起剪刀,问道:“怎么剪?”“短点,我最少三个月一次!”‘排骨妇’也不多问,不管三七四六,三下五除二,把我个中分,给理成了个二八!然后叉着腰问道:“怎么样,你看这样还成吗?”这点程度就能把我给吓到了吗?我是吃大米饭长大的,不是被这种人吓大的!想给我下马威,挫我的锐气,还嫩了点吧?我气定神闲的说:“不错,不错,理的很好!”‘排骨妇’明显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瞳孔放大,一脸的惊诧!


我站起身来,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湿漉漉的二八头。看她半天回不过神来,我掏出一张十元大钞,催道:“收钱呀,是5元吧?”‘排骨妇’这才回过神来道:“是,5元。”她正待掏钱找零,我忙阻止道:“不用了,我还要吹呢!”


。。。。。。


挑开墨绿色的门帘,寒风呼啸,我抹了一下二八头,顺手立起了衣领,将半张脸再次埋进去!走出去几十米远,我回头看了一眼,霓虹灯旁,‘童工妹’、‘排骨妇’两人探出半个身子,默默的注视着我,膜拜着我潇洒的身影!我嘴角轻狞,消失在昏黄的灯光下,幽暗的街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