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捡拾童年

lixy0405 收藏 17 198
导读:有人说童年是一首歌,也有人说童年是一画,然而,童年于我,却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在还是童年的时候,觉得童年真的很无趣,每天的日子都是一个样。后来长大了,觉得童年真的很清苦,吃没吃的穿没穿的。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和学生相处的日子里,时不时地会蹦现出一些童年的画面。 豆耳朵 在蚕豆苗开花的时候,上学放学的路上便多了一样事情——摘豆耳朵。豆耳朵是与豆叶长在一起的,像喇叭一样。两三个女孩总是潜心于这寻找豆耳朵的游戏中,不知疲倦。寻找到后的那份欣喜就像中了彩一样。因为那时候说谁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人说童年是一首歌,也有人说童年是一画,然而,童年于我,却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在还是童年的时候,觉得童年真的很无趣,每天的日子都是一个样。后来长大了,觉得童年真的很清苦,吃没吃的穿没穿的。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和学生相处的日子里,时不时地会蹦现出一些童年的画面。


豆耳朵

在蚕豆苗开花的时候,上学放学的路上便多了一样事情——摘豆耳朵。豆耳朵是与豆叶长在一起的,像喇叭一样。两三个女孩总是潜心于这寻找豆耳朵的游戏中,不知疲倦。寻找到后的那份欣喜就像中了彩一样。因为那时候说谁找到的豆耳朵多、大,那么将来谁的嫁妆就多。嫁妆多意味着啥?意味着家里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不仅不用为吃穿忧愁,而且还能吃好穿好。这样的日子,哪个孩子不希望?豆耳朵,于童年的我是一种企盼,一种希冀。


茅针

学名叫什么,我不知道。小的时候,田野里的沟渠旁满是这种植物,叶子狭长,外形和狗尾巴草有点像,只是叶子要尖一点,叶片要硬一点,边缘有些小锋利。或是不小心的话,很容易划伤手。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吧,所以就有了“茅针”这个名。每年四月中旬吧,茅穗儿还裹在叶片里的时候,我们就把这茅穗儿拔出来,然后剥开叶片,将茅穗儿连同茎轻轻抽出,放进嘴里咀嚼。那滋味,现在想不起来,有心想再回味回味,但不知何故,虽然如今的沟渠边仍是杂草丛生,但就是找不到这种茅针,成了一份求而不得的遗憾。


猪油拌饭

说起猪油拌饭,想起了一首小诗:“前昨天/我放学回家/灶头上有一碗猪油饭/昨天/我放学回家/灶头上没有猪油饭/今天/我放学回家/做了碗猪油饭/放在妈妈的坟头”。我的猪油拌饭,与妈妈无关。这玩意儿太奢侈,妈妈有心无力。所有记忆中的猪油拌饭,都是一位邻居阿婆给的。每次嘴馋难忍时,就会端着刚开锅的饭碗,跑到阿婆家。阿婆见了,也不会多说话,用筷子挖块猪油放进饭里搅拌一下,再倒上些酱油搅拌,顿时,那些饭粒儿一粒粒的都变晶晶亮,还伴着一股猪油香。嚼着这饭,就像是品尝人间至尊美味般享受。到现在,没再尝过猪油拌饭,也不想去尝,怕坏了童年时的味道。


左右手的游戏

童年的无趣,最主要的还是没有玩伴的孤独。村里不是不没有同龄的孩子,而是她们都要干活,难得能在一起玩玩,再加上哥哥比我大上好多,所以,更多的时候,经常是左手和右手在玩。左右手玩翻棋、玩纸牌……一边玩一边对话,还会耍上一阵赖皮。那个时候,特向往能有一个邻家小哥哥,能牵着我的手带我一起抓泥鳅。直到现在,看到别人有这么一个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时,心里仍是无限的羡慕。


童年,说不上是喜还是悲,只是每每听到别人回忆过往时心里总有一阵恐慌,因为自己更多的是空白。于是,便觉得这少的可怜的记忆也弥足珍贵起来,至少也还能说明自己也间拥有过童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