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nigo看党史系列五:西安事变(下)

heinigo 收藏 2 6553
导读:西安事变的结果 1、张学良当仁不让,首当其冲。1936年12月26日,张学良在南京被扣押当然名义上是暂住宋子文公馆。12月30日,南京政府任命李烈钧为审判长,对张学良进行军法会审。12月31日,军法会审结果,张学良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剥夺公民权5年。1937年1月4日,南京国民党政府对张学良颁布特赦令后,张学良从此被长期软禁。一直到1959年,在台湾,蒋介石下令解除对张学良的管束。1991年之后,张学良才得以自由进出台湾,但始终没有回返大陆。有人探究原因,似乎与下一个结果有关。 2、东北军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西安事变的结果

1、张学良当仁不让,首当其冲。1936年12月26日,张学良在南京被扣押当然名义上是暂住宋子文公馆。12月30日,南京政府任命李烈钧为审判长,对张学良进行军法会审。12月31日,军法会审结果,张学良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剥夺公民权5年。1937年1月4日,南京国民党政府对张学良颁布特赦令后,张学良从此被长期软禁。一直到1959年,在台湾,蒋介石下令解除对张学良的管束。1991年之后,张学良才得以自由进出台湾,但始终没有回返大陆。有人探究原因,似乎与下一个结果有关。

2、东北军被分拆瓦解,十七路军被取消。张学良的离开,也使得东北军群龙无首。在与蒋介石步步紧逼的中央军的和或战的问题上,内部出现了分化分歧和矛盾。 1937年1月31日,东北军将领、甘肃政府主席于学忠从兰州飞到西安,并与杨虎城及东北军将领先后会面。于学忠主和意志明朗。多数东北军高级军官也因于学忠态度坚定而纷纷附和。 2月1日,根据西安方面高层决定,西安方面派李志刚前往潼关谈判妥协,中共方面亦派李克农前往接洽。但这激怒了一批主战的东北军中下层军官。2月2日,苗剑秋、孙铭九、应德田等以抗日同志会名义召开会议,一致决定发动政变,除去东北军上层的妥协派,彻底改造东北军领导核心,改变一切妥协决定。红军代表则采取了旁观的态度。孙铭九等人指挥的特务团等一度在西安城内四处搜寻追杀东北军的所谓妥协派,王以哲首先遇害,就连对军政决策并不起重要作用的原西北剿总参谋处长徐方、交通处长蒋斌和副处长宋学礼等亦相继被杀。 “二•二”事件只持续了一天左右的时间。至3日凌晨,东北军前线部队已经撤了回来,但士兵们服从的是高层长官的意志。主战派陷入孤立,他们不得不找到中共代表的驻地,表示“悔过认罪”,请求周恩来等协助平息此事。周当即着刘鼎带苗剑秋等人乘车秘密出城远避三原红军驻地后,介入调停。但整个事件发展到这个地步,中共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 2月3日,驻蒲城的东北军骑10师首先将杨虎城在蒲城的民团全部缴械。几乎与此同时,驻周至、眉县的东北军106师也宣布效命南京,脱离西安。紧接着,东北军105师刘多荃部也转而与潼关中央军接头,逮捕和枪杀曾经积极协助张学良联共的高福源等少壮军官,反过来向西安方面警戒。并以暴制暴,杀戮主战派。事发突然,而且两日三变,中共领导人虽深感意外,但已经无力扭转,原来设计的西北三位一体的军事防御格局开始瓦解。几天之后,蒋介石就作出决定,所有宣布忠于中央的东北军部队仍留原防不动,其余东北军则被东调豫皖,接受整编。而东北军整个高层主要将领,因“二•二”事件而深受刺激,迅速失去对中共的信任。 2月8日,中央军开入西安。次日,顾祝同率西安行营人员正式进驻西安。至3月初,东北军开始东调整训重编。不久,十七路军总指挥部被撤销,杨虎城被迫出国。后回国被国民党特务抓扣,1949年9月17日,杨虎城父子女3人被蒋介石下令杀害。

3、从根本上,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西安事变后,南京政府忙于处理东北军和十七路军,而停止了所谓的“剿共”。蒋介石为了自己的人格,1937年1月主动邀请共产党谈判,共产党也自然拿出了最大的诚意,当然谈判一直僵持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全国抗战开始,才最终获得结果。但从当时的红军处境来讲,是一种绝对的利好。红军立足陕北之后,一直在想方设法拓展着自己的生存空间。为此,早在三大红军会师之前,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就制定了夺取宁夏,巩固和扩大西北根据地,并打通同苏联的交通的战役部署。会师后将部队一分为二。河东部队为的是夺取宁夏,河西部队为的是直接打通同苏联的交通,以便获得直接的源源不断的苏联援助。但1936年11月,红军河东部队与国民党胡宗南部争夺宁夏失败,要不是后来的山城堡大捷,给胡宗南部第一军以重挫,恐怕根据地都保不住;而河西部队2.18万人从1936年11月开始,与国民党马步芳部交锋,持续到1937 年 2 月,就已经处于一种困境之中。1937 年 2 月下旬,中央命令组成以刘伯承为司令员、张浩为政治委员的援西军前往增援。援西军在抵达镇原、平凉地区时,就得知西路军业已失败。3月 14 日,在国民党军队围困中的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徐向前、陈昌浩离开部队,回陕北向中央报告,其余的部队分成三个支队,在由李卓然、李先念等组成的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的统一领导下,转入祁连山区打游击。李先念率领的西路军左支队,历尽艰险,于 1937 年 4 月底到达甘肃、新疆交界的星星峡。这时部队只剩下400余人。险象环生。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统战的作用,那中共的生存空间和状态就是个未知数了,还真不好说。所以,中共对张学良的高度评价的确是发自内心的:“民族英雄”“ 千古功臣”。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西安事变的确是完全意义上的重大转机。

那么在史学界,围绕着此时中共的命运研究就存在着诸多的疑问,我们一一来看看:

(1)来自共产国际和苏联的援助

共产国际即第三国际,成立于1919年3月26日,在莫斯科成立,当时俄国无产阶级已经革命成功,建立苏维埃政府。第三国际本名“共产国际”,以别于第二国际的本名“工人国际”。第三国际初成立时各国支部差不多皆为第二国际原有的支部分裂出来的,即第二国际中的革命派发展为第三国际,正式抛弃改良主义,而号召世界革命。第三国际在列宁之后的主要领导人是季诺维也夫,1934年之后是保加利亚人季米特洛夫。第三国际许多活动及决议都需要苏联支持,列宁之后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对第三国际也具有重大影响力。

1920年4月,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吴廷康)受命组建中国共产党,在翻译杨明斋的陪同下来到中国,通过俄国汉学家译学馆俄文教习伊凤阁和鲍立维的介绍,联系到李大钊,又通过李联系上与上海的陈独秀。维经斯基在上海向陈独秀提出建党建议,得到陈的同意,8月,陈独秀、李汉俊、陈望道、沈玄庐、俞秀松、李达、施存统和邵力子等人在上海陈独秀寓所组织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后人归纳为“上海共产主义小组”),陈独秀被推选为书记。1921年7月23日,在共产国际的资助下,来自中国各大城市和日本留学生代表的中国共产党的13名党员(共有57名党员)和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克尔斯基在上海举行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最后一天会议移至嘉兴南湖举行,会议选举陈独秀、张国焘、李达三人组成的中央局为领导机构。1922年7月,中共二大正式决定参加共产国际,成为它的一个支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共产国际成了中共的实际领导者,中共也从共产国际获取援助及形势指导。

作为实际领导者的突出表现有:

1927年8月7日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罗明纳兹在汉口主持中共中央紧急会议,撤销陈独秀的总书记职务,是为八七会议。

1931年1月7日,共产国际代表米夫在上海主持中共六届四中全会,撤销了李立三和瞿秋白的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由王明(陈绍禹)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实为主持中央工作。

1937年,抗战爆发,王明回国,开始推行他自己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等观点和做法,与毛泽东提倡的“独立自主抗日游击”的路线相悖。1938年4 月14日,任弼时代表中共中央向共产国际提交《中国抗日战争的形势与中国共产党工作与任务》的书面报告大纲;5 月 17日,他在共产国际会议上对报告大纲作了口头说明和补充。 6 月 11 日,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在经过认真讨论后,通过《关于中共代表报告的决议案》和《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的决定》。完全肯定了毛泽东的抗日政治路线。1938 年 6 月,中共中央决定王稼祥回国,由任弼时接替其工作。7 月初,王稼祥回国前夕,季米特洛夫在接见他和任弼时时明确表示,在中共中央内部应支持毛泽东的领导地位。王明缺乏实际工作经验,不应争当领袖。 8月初,王稼祥从莫斯科回到延安。9月14日至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毛泽东、张闻天、王明、周恩来等出席。会议由王稼祥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和季米特洛夫的意见。1938 年 9月 29 日至 11 月6 日,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召开扩大的第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全会通过《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政治决议案》,批准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央政治局的路线。排斥和摒弃了王明坚持的路线,全会撤销了王明把持的长江局。基本上克服了党内以王明为代表的右倾错误,进一步确定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统一了全党的步调,推动了抗日各项工作的迅速发展。

关于共产国际和苏联的援助问题:

从建党直至1927年,党的经费主要是靠共产国际拨给。党的第一任领导人陈独秀上任初期自尊心很强,曾拒绝过共产国际的经费供给,结果不仅党务的许多活动无法开展没钱啊,连自身因党务缠身加上没有了社会职业,每个月30元基本生活费都没有着落。陈独秀又在这时候被巡捕房抓去,党内同志纷纷设法营救,却拿不出保释金来。最后是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付出5000银元才把他保了出来。吃了这次苦后,陈独秀再与马林见面除了表示感谢外,也正式表示中国共产党需要定期的财政支援。1922年7月中共召开“二大”正式确定加入共产国际,并成为其一个支部。此时,从党员那里征收的党费微乎其微,平常经费基本上都要靠共产国际供应,尤其是一些特殊事件的善后工作。比如:1923年2月7日罢工中,汉口江岸以及郑州和长辛店等地的京汉铁路工人遭受了军阀吴佩孚的血腥屠杀,中国共产党人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安抚受难者,同时竭力争取共产国际提供抚恤受难工人及其家属的专项资金。就这样,党的每月固定的费用在1.5万元左右,至1927年,供应增长到100万元/年。

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后,起义的中共部队最终纷纷转入农村,没有外援,只能开辟农村根据地打土豪筹款,自己解决给养和武器来源。而留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从1927年至1933年,仍主要靠共产国际的援助。1933年临时中央在上海无法立足被迫迁往苏区中心———瑞金,于是断绝了与共产国际的经济联系。但政治上并没有失去联系。共产国际和中共曾构想海上援助通道,但前提是中共控制沿海一省或多省,有成型的港口接纳援助。所以,这也是红军当时千方百计争夺大城市的促动力之一。但随着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红军的长征,这个计划也就失去了意义。红军长征开始之后,党中央就同共产国际中断了联系。援助再也谈不上了。但对失去根据地的长征红军而言,共产国际和苏联是他的指导者是他的恩师是一种必然的依仗。长征的路线指向,无论是毛泽东的北上路线,还是张国焘的南下路线,都非常清晰的指向苏联影响下的新疆。只不过,毛泽东路线是陕西—宁夏—甘肃—新疆(后来增加陕西—宁夏—外蒙[苏联控制下]),张国焘路线是四川—青海—新疆。

而到了1935年,共产国际自身出了大问题。要知道共产国际援助各国共产党的经费都是苏联提供的。苏联自己也不宽裕,尤其在初期,经济也挺困难的,可以说是勒紧裤带支援世界革命,图啥呀?当然是图回报了。因为他们乐观的认为,欧洲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胜利已经唾手可得,只要支持各国共产党,就能革命成功,用不了几年,世界各地到处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国家建成了,资源金钱都有了,那就是巨额回报的时候了,所以这时候付出千万不要吝啬。咱暂时苦了自己,甜头在后头。但他们一没有想到革命会如此的艰难与反复无常。中国第一次国共合作得多么好,眼看就要全国胜利,国民党开杀共产党,他们的代表也被驱逐。3000万金卢布的投入毁于一旦。二没想到的是那些高喊革命慷慨激昂的同志们暗下里私利私心会如此的严重,你防范不住就出事。1921年六、七月间,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召开期间,一批外国共产党的“同志们”利用参加会议之便竟把部分返程路费私自换成了卢布,并在苏联市场上购买黄金。便宜呀,回国转手就能卖高价。而且,各国共产党只要钱袋一告急,就伸手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共产党费用越来越大。共产国际1923年的正式预算为219.65万金卢布,而1928年则提高到了636.8万金卢布和22.5万美元。根据粗略估算,共产国际头10年获得的资金为3000万纸卢布、3100多万金卢布、价值6300万卢布的珠宝、约2亿马克以及数百万的里拉和克朗。资金花了,成果呢?没有或很少。30年代,按照斯大林的命令,共产国际检查委员会进行了海外大审计。1935年,共产国际对外国共产党的资助正式结束了。自己想办法吧?有实力的有能耐的,展示一下,觉得你行,同时对我苏联有益,再援助吧,否则赶紧一边去,别碍事。白吃白喝谁呀?谁该你们的?真伤心了!

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苏联为了让中国牵制日本,在1937年8月《中苏互不侵犯条约》签订之后大量援助国民党政府,并派遣航空兵参与中国对日作战,苏联成为抗战初期中国的主要援助国,对中共的援助当然也少不了。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苏联在苏德关系非常紧张的时候和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该条约除了规定互不侵犯外,还互相承认了对方在外蒙古和满洲的现实利益,苏联中止了大部分对华的援助。所以,当苏德正在激战,而日军在边境集结的消息传来,苏联和共产国际只能要求中共军事行动“武装保卫苏联”。但以毛泽东为领袖的中共因为实力有限没有采取“武装保卫苏联”的相应行动,导致了苏联和共产国际的不满和批评,也为建国后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所遭的冷遇埋下伏笔,加上国民党的停饷禁运和封锁,中共也因此开始了自给自足的大生产运动。1943年5月15日 共产国际正式宣布解散。只剩下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了。国共内战中,苏联明的不说,暗地里还是大量的援助与支持共产党的。后来,朝鲜战争的爆发,中共军队的浴血奋战,投入和损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庞大的付出最终换取了苏联现代化中国的巨额回报。一直到中苏交恶。

但这已经是后话了,在长征之后,此时的红军是非常窘迫的。要钱少钱,要枪少枪、要弹药少弹药,什么药品、棉被等等生活和军需物资都是奇缺的。所以异常迫切的想打通两个与苏联陆路连接的大动脉,还都失败了。其境况可想而知。因此,关于这个时候的红军打算新的战略转移的说法是不为过的。

(2)军队缘何打得这么艰苦?

有人就因此挖苦说,你毛泽东不很有能耐么?怎么头三次反围剿的时候就那么厉害,现在怎么就完了呢?是不是岁数大了,此一时也彼一时呀?呵呵,军队与军队的相拚,拼的就是人力技。人:领导人(高层)、指挥员(中层)、战士(基层)。高层指挥设计谋划,中层遵从落实随机应变,基层斗狠碰硬拚命。力:财力、物力、战力。战争消耗钱,有钱没有,能不能有个基本保障;战争需要大量的军事和生活物资补给,这边正打呢没弹药了怎么打呀?打了几天几夜,饭呢,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都饿得没力气了,还打呀,不是打不了就是被打死。战力的组成更多了:凝聚力(士气)、装备力又分为工具力(工具怎么样)技术力(用得怎么样)和组合力(配合使用效果),机动力(反应能力)、攻击力、防御力。技:设计谋划技、应变技、攻防技。有兴趣的不妨设计好比例自己对比一下:

对比项目 陕北红军 国民党部队 反围剿红军 头三次围剿的国民党部队 所占比例

领导人

指挥员

战士

财力

物力

凝聚战力

工具战力

技术战力

组合战力

机动战力

攻击战力

防御战力

设计谋划技

应变技

攻防技


*天时地利人和可以作为附加因素(加分或减分),具体分解到各项。

笔者没有能耐去探究具体的比例问题,水平有限,所以具体的得分和对比只能空着了。

回来,我们来大致看一下艰苦的原因:

长征中遵义会议后的毛泽东也不是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在红军长征四渡赤水之后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后,在会理,几个指挥员站出来指责毛泽东,只会跑不会打,其中就包括在根据地曾跟毛泽东长期保持不错关系的林彪。领导人知道怎么回事,当然要维护毛泽东的权威,亏了人家,我们才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不谢谢倒也罢了,竟然指责,不像话。毛泽东呢,变得很和气了,没有当年的那种冲动了:批评一下就算了,小孩子嘛不懂事,他们毕竟还年轻!跟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会师之后,甭说毛泽东,整个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原来的成员日子都不好过。人家实力强,咱们属于寄人篱下,被人家真不当回事呀!后来,闹崩了。本来两万多的红一方面军,愣是被张国焘带走一半。剩下这不到一万人,摸索着向北打,终于发现了原来陕北还有个根据地呀。赶紧联系,就去那里了。总算遇到同志了,你们头呢?被抓起来了?谁抓的?自己人抓的?赶紧赶紧。刀下留人!刘志丹、高岗等人被释放出来了。怎么还在犯这样的错误?!好了,这下可以歇一歇了吧。不行,国民党正围剿呢!东北军杀上来了。给他厉害瞧瞧。直罗镇大捷,很震撼。然后,决定建立民族抗日统一战线,为表善意,实施了缓和阶级矛盾的措施,其实就是不再没收地主和富农的土地了,改减租减息了。那在农民眼中,这就是一个顾及咱们点的军阀,积极性和支持力大减。红军也没有办法,为了建立统一战线,那也得豁出去。然后再打仗后就赶紧统战。这边统战刚理得千头万绪,东北军西北军与我停战了。冬天还到了。缺医少药,疲惫不堪。但这是好机会呀,赶紧趁此机会加上三大红军主力会师的力量,夺取宁夏,打通去苏联的争取援助的通道,这是整个红军的生存计划,哪个人想改变那绝对不好使。谁想到啊,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不开眼,计划完全失败,军队损失得也非常厉害。而这个时候,那边德式装备的“老对手”中央军就要杀到了。天哪,你就不照顾照顾这些有信仰硬骨头历尽千难万险才重新聚集起来的人吗?于是,西安事变发生了。

4、关于西安事变加速了日本侵华的全面进程的看法,笔者不置可否。如果这种看法成立,那么日本只有两个可利用点:一是1936年11月25日,德国和日本签订了《反共产国际协定》,日本可以以“反共”作为战争的幌子,你国民党跟共产党合作对付我了,对不起,那就不要怪我打你了。但这一点,日本在初期根本就没用。二是看到呼吁抗日的东北军东调整训重编,西北军(十七路军)撤销,感觉到你国民党政府太怂了,连主战派都压制了,这是怕呀。为啥怕?你太弱了不禁我们打呗。所以,不打你打谁?这条还是有点道理的。但似乎只是一个次要的促动因素,不是主要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