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徐向前有影响?

王文

徐向前思想的研究者张麟在一次回答记者的提问时,认为红军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对徐向前有影响的。他是这样说的:

井冈山时期,朱毛红军,后为中央红军,有全国影很大,对各个根据地都有影响。大别山红军开始没有电台和中央联系,但从报纸上,从中央派来的巡视员口中。都知道毛泽东和朱德,以及他们的作战情况。像“十六字诀”,“诱敌深入”等等,对各根据地是有影响的。特别是毛泽东关于建设根据地的思想,建设人民军队的思想等等,所有这些对徐向前不能说没有影响。当然,徐向前在实践实践中也有他的创造和发展,如他的游击战术“七条原则”,他的“围点打援”战术,既与毛泽东的作战方针原则吻合,又有发展。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包括张国焘对毛泽东都是比较赞赏的。张国焘在鄂豫豫皖讲课,当讲到王明一伙上台后的中央时,张摇头,说这些娃娃能搞出什么明堂。私下里能徐向前谈到中央领导人时,张国焘认为毛泽东比王明等人高明的。所以徐向前对毛泽东是敬仰的。各根据地其他一些领导同志,我听说一些也是敬佩毛泽东的。

这个观点靠谱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先看看徐向前本人是怎么讲的。最近黄文治向读者提供了一份“徐向前、徐立清1958年关于鄂豫皖苏区史的‘绝密’谈话”。在这个谈话中,徐向前回答了 调查员关于“那时候毛主席的战略思想贯彻的怎么样? ”的 提问。他说:

那时候各个地区是分割的,各个区互不联系,一些文件都是经过上海中央来的,毛主席的指导思想根本不能到达鄂豫皖,因为毛主席的思想到了上海就认为它是错误的,当然就到不了我们那里。那个时候我们怎么知道一些情况呢?有时找到一些报纸看到一些东西。那时上海经常派人来到鄂豫皖,而这些人也不是有意识的作介绍,而是有时谈一谈。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这样,毛主席一个报告一下就贯彻下去了。那个时候都依靠自己。那时主席的指导思想,在张国焘来了之后更不讲这些东西了。那时看到苏维埃工会组织法、军事政治工作条例等,这些东西都是从上海来的。没有根据我们军队的特点,完全搞的是苏联的那些东西。政治委员有最后决定权是可以的,但政治委员有权逮捕指挥员,对这一个点我是反对的。因为我们军队的指挥员都是共产党员,有些指挥员的军事水平、政治水平并不比政治委员低。在苏联军队中有不少军官是些白军,须要拿着枪逼着他打仗的。我们的军队不是这样,为什么非要把政治委员和指挥员对立起来呢?这就是把苏联十月革命之后的东西一定要搬到我们这里来。对这一点我很不同意。那个时候上海的中央都是反毛主席的,不可能把毛主席的东西给我们搞来。

把徐向前的谈话与张麟的谈话对比一下,便知至少“在红军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对徐向前有无影响”的问题上,张麟在想当然。那么, 徐向前等人的这个谈话是否可靠?黄文治 是这样向读者交待这个谈话的出处的:

2009年7月份,我本人曾有幸参加华中师范大学举办的第一届近代史暑期班,培训期间也曾借此机会去湖北省档案馆寻访鄂豫皖苏区史的一些未刊档案及资料,记得当时自己的确收集到一些手头未有的东西,比如有关鄂豫皖苏区史的六篇《郑位三谈话录》等珍贵资料,这些东西不但能查阅而且还能复制出来。但也有遗憾的地方,比如当我抽调《徐向前同志谈话记录---鄂豫皖三省党史调查情况》这份档案时,管理人员给我的答复却是,这份档案文件是“绝密”文件,因此不能同意查阅。虽然当时自己也反复说明来意并通过管理人员向其馆长请示,亦未得到满意解决,最后只得悻悻然离开。

时隔一年之后的2010年暑假,经麻城党史办李敏老师帮助,我有幸到麻城党史办去查阅鄂豫皖苏区史的资料。记得当时李敏老师听说我要去查资料,帮我准备了很多东西。李老师这辈子基本上都是无怨无悔地扎根于深入调查、研究地方史、党史等第一手资料,应该说她是中国当代真正的地方精英。在她的帮助下,我有幸翻阅了党史办库房里所有书籍与资料,然而更加幸运的是,其间我发现了徐向前元帅有关鄂豫皖苏区史的“绝密”谈话的复印件。非惟如此,我还查阅到徐立清部长的《访问徐部长谈话记录》等未刊资料。兴奋之余,亦未忘记复制了一份带回来拜读、研究。

这两份谈话录,都是由鄂豫皖三省党史调查组1958年11月份先后采访徐向前元帅及徐立清部长之后成稿的,成稿时间比较早。

很显然这个“谈话”作为文献资料是真实的,那么张麟的说法就不靠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