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盗撞开日本之门

kamkwongho 收藏 0 208
导读:南方周末“樱花前线”的第二站是日本九州。在两周时间里,报道组行程遍及九州的7个县。报道组拈出两个“逆贼”,中国海盗汪直,日本叛贼西乡隆盛,借此报告日本的“开放与锁国”。 在平户的“历史之路”上,赫然五尊铜像,除了藩主松浦隆信,汪直的位阶最高。赴日第一个传教士沙勿略、第一个外籍日本武士三浦按针,都没有汪直来得要紧。汪直掀开了日本与西洋文明交往的第一页,而且作为海商被松浦隆信“招商”,落户平户展开平户的繁华之页。汪直的终点是被“招降”回国斩首杭州,至死也没有看到明朝“海禁”的结束。 在明

两个逆贼的日本故事

南方周末“樱花前线”的第二站是日本九州。在两周时间里,报道组行程遍及九州的7个县。报道组拈出两个“逆贼”,中国海盗汪直,日本叛贼西乡隆盛,借此报告日本的“开放与锁国”。

在平户的“历史之路”上,赫然五尊铜像,除了藩主松浦隆信,汪直的位阶最高。赴日第一个传教士沙勿略、第一个外籍日本武士三浦按针,都没有汪直来得要紧。汪直掀开了日本与西洋文明交往的第一页,而且作为海商被松浦隆信“招商”,落户平户展开平户的繁华之页。汪直的终点是被“招降”回国斩首杭州,至死也没有看到明朝“海禁”的结束。

明治维新的重臣中,西乡隆盛的军事贡献最大,其人生终点却是以“逆贼”之名横死。但是他的死标志着日本统一的完成——他的曾孙这样说。

汪直遇险与火枪时代

日本九州平户岛上的汪直宅邸如今湮没无存,遗迹上建起私宅,掩映在半山树影中。当年闽浙总督胡宗宪派出的特使跨海而来,想必曾在此访问流连。他们深知汪直在这海国势力煊赫,与海湾另一侧山峰上的青顶白墙城堡中的藩主松浦隆信亦关系紧密,皆令总督寝食难安。

汪直的事略可以勾勒:商贾、海盗、逆贼,甚至是维护海上秩序的警察。不过在胡宗宪眼中,此乃东南祸首,当以诡道待之。两名特使遂受命谎称,嘉靖皇帝已俯允解除海禁开市通商,诏谕汪直回国。

汪直是徽州歙县人,生年不详。他是读书人,以“沈机勇略”著称,又善施与交际,因此同乡的叶宗满、徐惟学等都乐意效命。其时徽商势头鼎盛,最高的估计,掌握全国财富的4/7。资本主义的朝霞颇为壮丽,世界亦处于大航海时代,美洲的发现与环球航行既成事实,欧洲到印度的航路日益繁忙。徽州人的生意乘势远至葡萄牙。汪直把东海看做是自家花园中的碧水。嘉靖十九年(1540年),海禁略有松弛,他在广东建船起航,往返于日本、暹罗、西洋各国间,因怕连累家族,改称王直。此即无论中日,后世均以讹传讹称其为“王直”的由来。

上国富庶,岛国匮乏。《筹海图编》记载,中日贸易利润可观,生丝、水银等俏货可以在日本卖得十倍价钱。日本又于1526年(嘉靖五年)发现石见大银矿,大量出产中国市场必需又不足的白银,因此汪直一再扩大贸易规模,甚至冒险把政府禁运的武器原料硝黄贩往日本,也就不足为奇了,那简直是在跟造币厂做生意。

汪直的一次遇险,竟然影响了日本的历史。汪直贸易首航三年后,据日本文献《铁炮记》记载,“大明儒生五峰”,也就是汪直,与西南蛮种贾胡(葡萄牙商人)乘坐一艘大海船遭遇风暴,漂流到了日本种子岛。他们卖给领主时尧两梃“铁炮”,即鸟铳。这就是著名的“铁炮传来”事件。这一偶然事件开启了日本的火枪时代。

其时,民间的私市贸易压倒了官方的朝贡贸易,宁波的双屿港蔚然而为繁荣的国际自由贸易中心。佛朗机(葡萄牙)、日本诸岛、彭享、暹罗等大批商人云集此地,一度“麇集万人”,“舟舶塞港”。港口形成葡萄牙人与中国人共存的生活社区。葡萄牙人社区内建有教堂、医院等,设置议会、裁判官、市政书记等管理机构,中国人社区中则建有天妃宫,设置“千户”、“直库”等行政单位。据记载当时居民三千多人,其中葡人约1200人。海禁之下,海商不免以武犯禁。汪直敢于冒险,遂脱颖而出,特色之一便是使用日本雇佣兵。从此他与倭寇脱不开干系。

嘉靖二十七年浙江巡抚朱纨调集闽浙两省水师剿毁双屿港。一时繁盛,消逝无踪。汪直把贸易基地转到了沥港。1550年6月,他又迁往东海对岸的日本平户。正是在这一年,汪直引导葡萄牙海商的船队,首次抵达平户,由此开始日葡正式贸易。他选中了平户的五岛列岛作为他的“海盗岛”,从此自号“五峰王直”。

自由通商与“汪直并非歹人”

如今平户市的“历史之路”上树立着汪直的铜像。对日本来说,其人功莫大焉。葡日贸易的开始端赖汪直的开创。葡萄牙商船或经澳门与日本间直航的亚洲航线,或经果亚-麻剌加-澳门-日本的欧亚航线,夏季乘西南季风到日本,重阳或翌年清明前后返航。科学、技术、眼界随之而来。

汪直威势日隆,领众三千人,船舶数百艘,海上势力无出其右者。他顺势成为领袖——武力是商业的凭据。若愿孤悬海外,他自可享尽荣华,可是为了一番惊天愿景,却落得身首异处。

这番愿景就是自由通商。明朝政府的海禁,一为少生事端,二为官家的贸易特权。官方的朝贡贸易合法,私商违法,即为界限。因此汪直领朝廷之命,攻击其他海商,果然所向披靡。这就是他的海上警察时期。他曾自称“靖海王”,但同时又深知,他之于明朝政府,犹如卵之于石。他向嘉靖皇帝呈上《自明疏》,坦诚心迹:汪直并非歹人,相反,从事海上贸易,与人同利,为国捍边;政府应开放海禁,民可获利,政府可收税;如皇上仁慈恩宥,赦他之罪,得效犬马微劳驰驱,他将扩大贸易,浙江定海外长涂等港,仍如粤中事例,通关纳税,又使不失贡期。

汪直甚至愿意为皇上剿灭日本。上策是宣谕日本诸岛,让藩主禁制倭寇,不战而屈人之兵。岛夷不从,他则要征兵攻击日本,而且以夷攻夷,这是他向来的志向,“事犹反掌也”。

不幸的是,皇上认定汪直就是倭寇魁首。当年忽必烈两次征日,屠岛结仇,幸存的日本岛民报复性地袭击帮助蒙古军的朝鲜海岸一带,便是倭寇的源起。倭寇进而为抢夺财物而肆虐中国东南沿海,直到嘉靖年间已经罕见。此时所谓“倭寇”,多是中国海贼。

为了表示忠诚,汪直领受皇命,在海上剿灭同道。他所向披靡,消灭了几支势力强大的海商兼海盗。这是他的海上警察生涯。得意之际,他甚至自称“靖海王”,着紫袍玉带。然而他与官家的关系时好时坏。地方官报告说,他曾驱使战船如云,威胁沿海各省。汪直本人则对此矢口否认,称系其他海盗所为,真相莫衷一是。

皇上并不信任这个“东南祸本”,胡宗宪亦然。特使带回毛海锋后,总督命其如其义父一般,在海上剿灭同道。海锋回到平户征求乃父意见,汪直觉得时机成熟,率领部下千余人返回浙江沿海的岑港,表示愿意投降。胡宗宪立刻派兵合围。情势急转直下,官府居心大白。毛海锋居胡营,奉命写信劝降,提及总督待自己如何优渥,汪直回复说,那是因为尚未捕获乃父,等我束手就擒之时,阖家将死。

海商叛复无常,忠奸难辨;官家也兵者诡道,言而无信,毫无政治伦理可言。汪直终于在一场盛大仪式上受抚。皇上应允开放海禁准许通商云云,自然只是海贼的南柯一梦。胡宗宪一度对汪直颇为礼遇,在奏疏中提出两种处理方案:一是将汪直诛斩;一是免其死罪,罚充沿海戌卒,“经营自赎”。恰在这时有传言其收受汪直巨额贿赂,宗宪大惧,截回奏章,尽易其词,称汪直罪在不赦,请皇上处死。

对皇权来说,在杀与不杀之间,杀总是更容易的。嘉靖三十八年冬天,汪直在杭州伏法,首级在海滨一带的城市流传示众。至于先后扣押在汪直手中的几名官方人质,自然被其余党虐杀,官家似乎不觉可惜。人们误会了汪直的姓氏,至今,仍有人视其为附逆和倭寇。如今宁波三门湾蛇蟠岛有一座汪直塑像,曾被气愤的人破坏。塑像旁的洞窟题刻着对联:“道不行,乘槎浮于海;人之患,束带立于朝。”至少下联是对的。

汪直死后,葡萄牙海商接管了生意,展开了近百年的对日“南蛮贸易”。倭寇之患却并未终结,要到明末海禁解除之际才化为无形。数十年后,平户建起了一座“出岛”,专供西洋商人居住。荷兰人的学问,日本称为“兰学”,由此在日本蔚为大观。无需描述,出岛令人似曾相识,与当年的双屿港,俨然一对历史的芽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