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之过?少女捅死强奸犯 被以故意杀人罪起诉

老鸟枪 收藏 6 395
导读:去年5月的一个夜晚,18岁的惠州籍女生旋小琪(化名)打算从广州火车站坐车去厦门。因为没买到当天车票,为了节省住宿费,她轻信主动搭讪的“好大叔”,跟对方回出租屋留宿。入屋后,大叔欲对小琪性侵犯,她慌乱间取匕首将对方捅死。  该案昨日在广州市中院一审,控辩双方就旋小琪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进行了激烈交锋。   “好心大叔”瞬间变“狼”   时间回溯至2011年5月28日晚7时许,广州火车站前广场人潮涌动,18岁的惠州龙门县女孩旋小琪,停下了在广州大道南一家美发店的工作,欲买火车票去厦门投奔

去年5月的一个夜晚,18岁的惠州籍女生旋小琪(化名)打算从广州火车站坐车去厦门。因为没买到当天车票,为了节省住宿费,她轻信主动搭讪的“好大叔”,跟对方回出租屋留宿。入屋后,大叔欲对小琪性侵犯,她慌乱间取匕首将对方捅死。 该案昨日在广州市中院一审,控辩双方就旋小琪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进行了激烈交锋。

“好心大叔”瞬间变“狼” 时间回溯至2011年5月28日晚7时许,广州火车站前广场人潮涌动,18岁的惠州龙门县女孩旋小琪,停下了在广州大道南一家美发店的工作,欲买火车票去厦门投奔网友、度假休闲。

据旋小琪事后供述,当时广场上一名年约50岁的大叔主动搭讪,热心帮她提行李、买车票。这名中年男子叫杨金元,湖北人,平时靠在火车站代客拉行李为生。




由于当晚车票售罄,旋小琪在买下次日发出的票后,身上只剩下50多元。此时大叔提出,可带她回家留宿,“钱看着给就行,不给也行”。见对方年纪大,旋小琪轻信地跟其到了越秀区瑶台向阳大街某出租屋5楼。



“狭小的单间怎能睡两个人?”敷衍聊了约半个钟后,旋小琪想离开。谁料大叔突然变脸,威胁并提出要与她发生性关系,且上前对她动手动脚。“他说如果要走,就杀了我。”旋小琪被吓得不敢喊叫。



其后,杨金元去洗澡。“他没关澡房的门,可以看到我。”旋小琪称,她只好取下了墙上的匕首握在手里,“原本想吓吓他,让他放我走”。

反抗侵犯慌乱狂刺致命




澡后,杨金元光着身子上前再度提出性要求。旋小琪持匕首要他不要靠近,“否则不客气”。 对峙推拉间,旋小琪突然失手在杨金元的锁骨上刺了一刀。杨金元抢刀,争夺间,匕首重重地划在了旋小琪的左腿上,鲜血直流。慌乱的旋小琪拼命乱捅。 身中数刀的杨金元倒在了地上,嘴角流着血。

检方称,旋小琪此前供述因害怕倒地的杨金元报复,遂上前持匕首对其头、颈部砍击、刺击,致其不再动为止。而旋小琪昨日在庭上“补充”了这一说法,称因杨金元爬上床来抢刀,她才砸其头部。 法医鉴定结果显示,杨金元头、颈、胸部被扁平单刃利器反复多次打击、刺击,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



诊所救治留下破案关键 看着大叔一动不动,惊恐的旋小琪换下染血衣服,扔掉匕首并从屋内找了300多元,到楼下一家诊所去处理伤口。 求诊时,旋小琪如实用了真名。缝针后,诊所一名护士搀扶她回到了出租屋。旋小琪供述,由于没钱,她只得胆战心惊地在阳台上熬了一晚。“我一直坐在阳台,不敢给家人、朋友打电话,怕被发现。”旋小琪说。




次日早上,再度到诊所打了破伤风针后,旋小琪坐火车去了厦门。6月6日,旋小琪从厦门返回龙门老家藏匿。警方排查时,从诊所获得线索。同月10日晚,警方于龙门县将旋小琪抓获归案。


检方以故意杀人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死者杨金元的家属提出民事赔偿要求共计56.51万元。 女孩在陌生的出租屋内面临性侵,持刀反抗致男方死亡,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或者是防卫过当?这成为昨天庭审中控辩双方相持不下的争锋焦点。

●检方: 前半段正当防卫后半段故意杀人 公诉机关认为,本案的发生应分为两个阶段。前半段,旋小琪面临可能的性侵害,持刀反抗有正当防卫性质。但后半段,杨金元身中多刀倒地,已经丧失侵害能力,旋小琪继续持匕首捅刺其头部致其死亡,有剥夺他人生命的主观故意,属于故意杀人。



●辩方: 事发没时间思考反抗属正当防卫 辩护律师认为,旋小琪是一个思想传统女孩,洁身自好,在性观念方面很保守。 当杨金元光着身子上前提出性要求时,其不法侵害已经开始。杨金元反锁门,并威胁离开就杀了她。在此环境下,旋小琪没有太多时间思考怎么办,如果不反抗制止,则必然遭到性侵害,一生幸福都会毁掉。因此旋小琪持刀反抗属正当防卫,且没有超过必要限度。




●被告: “对被害人家庭说声对不起”



母亲称女儿因欠社会经验致意外,望法庭轻判 昨日庭审结束后,旋小琪通过远程视频说道:“想向被害人家庭说声对不起,是我造成了这个严重后果,愿接受法律制裁,愿意承担刑事责任。请对方家属保重身体,节哀顺变,不要那么伤心了。还有我希望爸爸妈妈可以原谅我,是我以前做得不够好,没有好好照顾他们,希望他们保重身体,同时希望法官可以给我一个重新走入社会的机会。”话语间,旋小琪一直哽咽。

旋小琪的母亲听后伤心落泪,“她在家里什么坏事都没做过,现在告诉我们她杀了人,我们真的一点都不敢相信”。 据其介绍,旋小琪读到初二下学期就辍学出去打散工。三姐弟中,她排行老大。案发时,旋小琪刚打工一年多,家人认为她没有社会经验,才遇此意外,错手杀了人。

“探监那时看到她的第一个眼神,我就知道她杀人是被逼的,无奈的。”旋小琪母亲说,女儿很顾家,打工闲下来就回老家帮忙耕田种菜。好端端的女儿遭此境况,她十分无奈,“只希望法庭轻判”。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应判处防卫过当,而不应判故意杀人。这是因为故意杀人的最重要前提是存在主观恶意,而被告杀死死者的原因是出于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此虽然是故意杀死死者,但不存在恶意。这是保守的判决。

如果要判无罪,就必须让法官相信被告在刺伤死者后,被告无法确知死者已经完全失去了实施犯罪的能力就如同我把一个小偷放倒以后,还必须将他绑起来(此处应结合被告当时的心理状态),被告是出于保护自己免受伤害的理由,才对死者进行持续攻击。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判断是否存在“恶意”的问题。

应属于正当防卫.以助于威慑不法分子.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