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篇社论预测黄岩岛风云

集结军号 收藏 0 660
导读:196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9月20日二十四时到21日七时,我守卫中印边界东段西藏扯冬地区择绕桥西的边防哨兵,遭到印军连续攻击,我军官一名中弹牺牲,战士一名负重伤。直至21日上午八时半,印军仍未停止射击,当地情况十分险恶。对于印度军队这种疯狂的挑衅罪行,全中国人民不能不表示极大的愤慨!中国人民是不可侮的。我们完全拥护我国政府对印度提出的最严重、最强烈的抗议。 中印边界东段发生的这一空前严重事件,是印度政府蓄意侵占我国领

196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9月20日二十四时到21日七时,我守卫中印边界东段西藏扯冬地区择绕桥西的边防哨兵,遭到印军连续攻击,我军官一名中弹牺牲,战士一名负重伤。直至21日上午八时半,印军仍未停止射击,当地情况十分险恶。对于印度军队这种疯狂的挑衅罪行,全中国人民不能不表示极大的愤慨!中国人民是不可侮的。我们完全拥护我国政府对印度提出的最严重、最强烈的抗议。 中印边界东段发生的这一空前严重事件,是印度政府蓄意侵占我国领土的侵略计划所造成的;是印度政府把我国的克制和容忍态度当作软弱可欺,越来越猖狂,在中印边境全线加剧紧张局势的必然结果。印度军队在印度政府有计划的部署下,不仅已在中印边境西段侵入我国境内建立四十一个据点和在中段违反双方协议,侵入乌热地区;而且在东段又发动大规模的武装入侵。自从最近印军侵入“麦克马洪线”以北中国勒村扯冬地方,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局势以后,印方不顾我国警告和抗议,继续深入我国境,扩大挑衅。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了印度政府得寸进尺,妄想以武力扩大对中国领土的占领。


众所周知,所谓麦克马洪线完全是非法的,从来没有得到中国历届政府的承认。从“麦克马洪线”以南到喜马拉雅山山麓的广大地区,历来是中国的领土。只是在1951年以后,印军才利用我和平解放西藏的时机,进占了这些地方。可是,印度政府贪得无厌,竟在1959年我国平定西藏叛乱以后,越过“麦克马洪线”,侵占线北的中国一些地方,硬说这些地方在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现在又进一步深入我国领土,进占我扯冬、择绕桥地区。同印度方面这种明目张胆的侵略行为相对照,更加充分说明了,中国边防部队一贯严格执行中国政府避免冲突,停止在边界二十公里以内巡逻的命令,也只因为如此,印度军队才得以乘虚入侵。但是,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自己的国土任意被印度侵占,决不能坐视自己的边防人员惨遭杀害!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天本报发表了中印两国政府就中印边界谈判交换的照会。全世界从这些照会中,清楚地看到,印度政府是何等粗暴蛮横,再一次拒绝了中国政府迅速开始中印边界问题谈判的具体建议,而在中国政府9月13日重申前议,并且为了和缓边境紧张局势,提出双方武装部队沿边境全线各自后撤二十公里的建议之后,不过几天,印度军队却在东段发动了新的侵略。盘踞中国西藏境内班公湖地区的印军也在9月19日向中国边防部队挑衅,包围我巡逻小组,只是由于中国边防部队的极端克制,才避免发生冲突。而9月20日,印军又在东段猖狂向我边防哨兵进攻,造成我边防军官和士兵的伤亡。所有这一切,以无可辩驳的事实,揭露了印度政府毫无通过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愿望。印度政府所追求的,只是用和平谈判作幌子,蚕食中国领土,改变边界现状。但是,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和中国边防部队的忍耐不会是没有限度的。我国政府在21日向印度政府提出的最严重、最强烈的抗议中,要求印度方面立即停止进攻,立即从扯冬、择绕桥等地撤出印军,并且保留要求印度政府道歉和赔偿的权利。如果印度政府不立即接受中国政府的要求,那么,为了保护择绕桥以西中国边防部队的安全,为了恢复他们同后方的联络,中国方面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防御措施,如果印度部队在中国部队的防御行动中仍然开枪射击,则中国部队必将坚决自卫,而印度方面在中国自卫火力下的任何伤亡,都必须由印度方面自己负完全的责任。


局势是险恶的,后果是严重的,我们要正告印度当局,勿谓言之不预也!


1962.9.22


1978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社论:《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来源: 苗卫华的日志

最近,越南当局对中国的挑衅越来越猖狂。越南武装力量不断侵犯中国领土,任意枪杀和枪伤我边境居民和渔民。越南当局如此肆无忌惮地欺侮中国,已经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地步。



长期以来,中越边界一直是一条友好的边界,两国边民一向频繁来往,和睦相处。在越南抗美 战争期间,中越边境的中国一侧成为越南的可靠后方。中国边境的广大人民不惜承担牺牲,给越南军民提供了巨大的有力的支援。但是,从一九七四年起,特别是越 南实现统一以后,越南当局为了迎合苏联,疯狂反华,竟然忘恩负义,有组织、有计划地在边界许多地段挑起纠纷,制造摩擦。他们经常越界到中国一侧巡逻、修 路、开荒、植树,干扰中国边防部队的正常巡逻,窜扰中国村寨,干涉中国边民生产,破坏中国边境的生产设施,甚至绑架中方人员,开枪威胁中国群众,制造多起 流血事件。越方公安人员以种种借口,任意指认边界走向,企图单方面强行改变边界现状。正是由于越南方面的挑衅,致使边境局势日益紧张。边界问题成为近几年 来中越关系中的一个突出问题。据不完全统计,中越边界纠纷事件一九七四年发生一百多起,一九七五年增加到四百多起,一九七六年剧增到九百多起。一九七七年 又连续发生越南公安人员开枪威胁我边民的事件。今年越南反华升级以来,越南方面在边境的挑衅活动更是有增无已。仅从今年八月二十五日到 十二月十五日,越南当局就侵入我广西境内近百处地段,大量蚕食我国领土;出动武装人员两千多人次,挑起两百多次边境事件,造成我边境群众数十人伤亡。



与此同时,越南当局加强战争准备,在全国加紧征兵,扩充军队,频繁进行以中国为目标的军 事演习,在边境地区加紧“净化”活动,增派军队。最近,越南当局又掀起一个全民总动员的“大运动”,公然叫嚣中国是“新的作战对象”,要“打一场大规模的 战争”,其气焰之嚣张,达于极点。

越南当局不仅在中越边境制造事端,蚕食中国领土,而且无理地向中国提出领土要求。一九七五年四月,越南当局在解放西贡的前夕,乘机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的六个岛屿,继而在国内外大造舆论,宣传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是越南的领土,妄图鲸吞我大片南海海域和岛屿。



越南还打算强占北部湾的广大海域。北部湾是中越两国陆地和中国海南岛所环抱的一个半封闭 海湾。它历来是中越两国人民进行经济、文化交流和友好往来的重要海上通道,也是世界各国同中国南部和越南北方往来的一个海上交通要道。中越两国之间的北部 湾海域从来没有划分过。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越南外交部副部长向中国提出:“两国在北部湾海域由于越南一直处于战争环境,至今未划分”,“建议两国 政囧府派代表团,就划分北部湾海域问题进行谈判”。中国方面表示愿意在公平合理的基础上同越南协商解决这个问题。可是,越南当局后来竟出尔反尔,硬说越南和 中国在北部湾的边界线早已划定,并把它的所谓边界线划到中国的海南岛边上,要把三分之二的北部湾海域划归越南。这种毫无道理的要求,充分暴露出越南当局贪 得无厌的领土扩张主义野心。



越南当局侵占中国南沙群岛岛屿,妄图把北部湾海域大部分攫为己有,蚕食中国边境领土,同 它对柬埔寨的侵略活动,几乎都是在越南抗美战争结束前后发生的。这就说明,越南当局今天在中越边境的挑衅活动和对柬埔寨的侵略战争之间,是有着有机的联系 的,是它的地区霸权主义野心的密不可分的两个方面。


对于越南当局这一切侵犯中国领土主囧权的背信弃义的行径,中囧国政囧府为了维护中越友谊,顾全 大局,一直采取忍耐和克制的态度,或则建议进行谈判,或则在两国领导人会谈中婉言劝告,希望越南当局有所悔悟。但是越南当局却以中国的忍耐和克制为可欺, 不仅不肯承认错误,改正错误,反而依仗有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作它的靠山,更加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


尤为令人愤慨的是,越南当局如此欺侮中国,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装出一副受中国欺侮的 可怜的样子,妄图欺骗世界舆论。越南宣传机器口口声声说什么越南是个小国,惹不起中国呀;接受中国的援助是“含辛茹苦”的呀;甚至侵占中国的南海岛屿也是 “忍气吞声”的呀,等等。越南当局这种装蒜的流氓手法,令人作呕,十分卑鄙。越南当局以为,只要一说越南是个小国,不管它干什么坏事,人们自然都会同情 它。但是,一个国家欺侮不欺侮别的国家,不在于这个国家是大国还是小国,而决定于它的政治路线和对外政策。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一贯奉行无产阶级的外交路 线和政策,历来主张国家不分大小,应该一律平等,坚决反对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九年以来,没有侵占过别国一寸领土,没有在外国驻 军,没有欺侮过任何人。越南当局自称搞社会主义,实际是搞民族沙文主义和地区霸权主义。它的野心所向,不问大国小国,它一律都要欺侮。越南今天北欺中国, 西侵柬埔寨,难道不是对它反诬中国的谬论的最有力的驳斥吗?



越南当局侵犯中国领土主囧权,得到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鼓励和支持。中国正在为加速实现四个 现代化而进行新的长征。全国安定团结,生气勃勃。世界各国人民对此感到由衷的高兴,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却如坐针毡,忐忑不安。中国的安定和强大,是妄图称霸 世界的苏联和妄图称霸东南亚的越南当局的一块心病。用边界挑衅和战争威胁给中国制造困难,破坏中国的安定团结局面,阻挠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进程,是它们 两家的共同需要。但是,它们这个阴谋是绝对不能得逞的。


越南当局在反华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够远了。中国人民的忍耐和克制是有限度的,中国不欺侮任何人,也决不允许别人欺侮我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们说了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我们要严正警告越南当局,如果你们仗恃有苏联的支持,得寸进尺,继续恣意妄为,必将受到应得的惩罚。我们把话说在前面,勿谓言之不预。


196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28天后中印战争爆发。

1978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社论《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54天后中越战争爆发。

2012年05月08日《人民日报》社论《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还要几天呢?恐怕大战在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