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澳门是中国唯一可以合法赌博的地方。2006年,这块弹丸之地就已登顶“世界第一赌城”。而日夜汹涌的赌客当中,有超过9成来自中国内地。普通话和人民币,已充斥着这座诱惑之都。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澳门博彩业已有150多年的历史,1847年便已有博彩合法化的相关法令。1999年回归后,澳门成为了中国境内唯一一个可以公开合法经营博彩业的地区。图为2008年11月13日,澳门半岛上的地标性建筑——新葡京赌场(金色建筑)和美高梅赌场(三色建筑)。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2002年,“赌王”何鸿燊在博彩业经营权上的垄断地位宣告终结,澳门政府向多家境外赌场投资商发放了营业执照。外资的涌入掀起了澳门博彩业新一轮的爆炸性增长。图为2011年5月15日,占地55万平方米,投资16亿美元打造的澳门银河赌场灯火辉煌。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如今,来自博彩业的税收占澳门财政收入超过7成。截至2006年,澳门的博彩业收入已经超过当时“世界博彩业之都”拉斯维加斯,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赌城”。图为2007年2月11日,澳门新葡京赌场进行开业前的最后准备,时任澳门行政长官何厚铧亲自到场主持开幕启用仪式。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统计数字也印证这一说法:2009年8月,澳门博彩业创下营收历史最高纪录的112亿澳门元,这一纪录只维持了2个月就被打破——10月份内地超长的黄金周带来更多的客流量,博彩业单月收入再破120亿澳门元。数据同时显示,从2003年到2008年,内地赴澳门游客从每年150多万激增至1000多万。图为2012年2月24日,一辆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的大巴正在运送游客。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各大赌场也使尽浑身解数,发掘观光客里的“财神”。图为2010年4月22日,美高梅赌场打出巨额派彩广告。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2012年4月11日,澳门金沙城中心赌场,游客在一尊重达2.5吨的镀金财神像前留影。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在澳门的赌场里,充耳所闻的尽是普通话和内地方言。赌场在赌台设置、提示语言、营销方式等环节,也无不着力迎合内地赌客的口味。赌场和职介公司在招聘荷官都会加上一条:会讲普通话者优先。图为2006年10月19日,澳门银河星际赌场,一群内地赌客聚在百家乐赌桌前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澳门大学博彩研究所调查显示,内地人平均每人花费赌资超过一万元澳门元,香港、台湾人是三四千。香港人多是输光了就走;内地人是为了赢,输了还想赢回来。香港、台湾人每天花在赌场的时间平均是三四个小时,内地人一天24小时大概有一半时间是在赌场。图为2006年10月19日,澳门银河星际赌场,一名工作人员正在修理老虎机。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澳门赌场平均下注额、单桌收益高的原因,与赌场收入主要来源于贵宾厅有关。澳门的每个赌场都设有贵宾厅,贵宾厅的最低下注额比大厅内更高,也是澳门博彩业收入的主要来源。据统计,来自贵宾厅的收入,占到澳门赌场总收入的80%。外界传言一掷千金、有关权贵和富豪的各种故事也多发生在这里。图为澳门永利赌场的贵宾休息室。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2006年9月6日,美国赌业大亨韦恩投资12亿美元兴建的永利澳门娱乐场开业,加入竞争日趋激烈的澳门博彩业。这是韦恩在亚洲的首个项目,开业当天放的烟花号称澳门史上之最,场面蔚为壮观。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被称为拉斯维加斯“赌王”的萧登·安德森,则将其金沙集团模式直接搬到了澳门,投资2.65亿美元复制了一座“金沙娱乐场”。2004年5月18日正式开幕,成为了到访澳门的游客一个新的博彩去处,当天便吸引了25000名客人入场,游客蜂拥而至,甚至挤坏了围栏,撞碎了窗。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2009年12月18日,一个山寨版的“水立方”在澳门街头亮灯,游人纷纷在此合影留念,这个命名为“海立方”的娱乐城是赌王何鸿燊的第21家赌场。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2010年,澳门的赌资总额达到了6000亿美元,几乎是美国每年所有自动取款机提取的现金总额。在博彩业的带动下,私人借贷等行业趁势而起,目标客户更是直指内地赌客。图为2011年5月15日,澳门街头抵押借贷店铺的广告。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2011年,著名的花花公子集团在澳门金沙酒店顶层开设大型俱乐部,面积为美国拉斯韦加斯夜总会的两倍。公司现任总裁、《花花公子》杂志创办人海夫纳的女儿克里斯蒂·海夫纳预期,中国内地游客将成为俱乐部的主要客源。图为2010年10月15日,澳门花花公子俱乐部的兔女郎为开幕仪式拍摄宣传照。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10多年来,澳门经济增长速度为年均19%,几乎是中国内地经济发展速度的两倍。图为2011年11月11日,和澳门隔海相望的珠海横琴岛上,一名女子以赌场为背景给丈夫拍照。

澳门的诱惑(精美图文)

2011年赴澳门旅客消费大幅增加,总消费达453亿澳门元,继续较上年增长20%,其中内地旅客人均消费最高。一位外国证券人士这样分析澳门的“数字膨胀”,“这些增长数字让一些人认为事情太不寻常了。但我们相信这是真实的,道理很简单,中国人现在更有钱了,而他们热爱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