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panzerxj 收藏 23 25527
导读:在故宫藏品中,有4方檀香木交龙钮宝玺,宝文分别是“大清帝国之玺”、“大清皇帝之玺”、“大清帝国皇帝之玺”和“大清国宝”,全是汉文篆书,制作的年代应当在光绪末宣统初年,应该钤用于新政或立宪后向中外颁发的文书上,但迄今为止还未发现钤用以上诸宝的文件。也可能是预先制作,还没有来得及使用,预备立宪便宣告破产,这些御宝也就束之高阁了。在这里也可以将它列入清代国宝的范围。   “大清帝国之玺”、“大清皇帝之宝”、“大清帝国皇帝之宝”、“大清国宝”为檀香木质,现均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印文仅为汉文无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故宫藏品中,有4方檀香木交龙钮宝玺,宝文分别是“大清帝国之玺”、“大清皇帝之玺”、“大清帝国皇帝之玺”和“大清国宝”,全是汉文篆书,制作的年代应当在光绪宣统初年,应该钤用于新政或立宪后向中外颁发的文书上,但迄今为止还未发现钤用以上诸宝的文件。也可能是预先制作,还没有来得及使用,预备立宪便宣告破产,这些御宝也就束之高阁了。在这里也可以将它列入清代国宝的范围。


“大清帝国之玺”、“大清皇帝之宝”、“大清帝国皇帝之宝”、“大清国宝”为檀香木质,现均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印文仅为汉文无满文,這表明,清季皇权衰微,国力衰弱,致使玺印制作上易贵就贱,避繁趋简。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铜质的“大清帝国之玺”印拓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大清帝国之玺印样”


可以说,大清帝国之玺是近代中国国玺的开端。在此之前中国的对外交往多用“皇帝之宝”。因此在大清帝国之玺之前“皇帝之宝”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国玺。


清朝光绪皇帝时期的国书: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大清帝国之玺”从来没有正式使用过。因此,我们能说这是中国国玺的雏形。


1911年雙十革命爆發,次年清帝宣布退位,历史的纪元进入了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创立伊始,受各种条件所限,各种制度尚不完备。所以只刻制了一枚“中华民国之玺”,作为国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民国元年在俄罗斯帝国发型的国债券。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国玺的特写


这个时候的国玺字体并不是很规范,多半采用异体字的写法。这种字体也是辛亥革命中军政府以及后来的临时政府的印信所采用的主要方式。


民国三年,时任民国大总统的袁世凯为称帝做准备,决定重新刻制国玺。国玺分分三枚:


1、中华民国之玺,钤盖于外交文书之上。


2、荣典之玺,钤盖在勋赏文书之上。


3、封策之玺,钤盖在加勋位和册封少数民族首领文书之上。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民国三年的中华民国之玺 ,笔法圆润,写法更加规范。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袁世凯批准《二十条》文书上加盖的“中华民国之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袁世凯任命顾维钧为驻墨西哥全权特命大师的国书。


荣典之玺主要用于褒奖。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荣典之玺的印样。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民国初年大总统褒奖民众是加盖的荣典之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黎元洪授予曹锟勋二位证书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北北洋政府时期陆海军奖章执照上面的“荣典之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北洋政府时期嘉禾勋章证书上的“荣典之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北洋政府时期文虎勋章证书上的“荣典之玺”


封策之玺主要用于加封少数民族首领用的。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封策之玺的实物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民国初年加封蒙古族首领的册封书。


1926年广州国民政府开始北伐,到了1927年基本上稳固了形势。但是久经战乱的中国满目疮痍,国玺自然也不能幸免遇难。于是新的国民政府开始制作新的国玺。下面是一段历史记载:


1927年4月18日上午,国民政府在南京举行定都典礼。由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仓促,当时还来不及刻制国玺,只镌刻了一方“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印”,由监察委员蔡元培代表国民党授印,胡汉民代表国民政府受印。


1928年8月,蒋介石当选为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兼陆海空军总司令。登上中国最高权力宝座的蒋介石,亟需一颗新的国玺来替换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印。在他的授意下,11月2日,国民政府国务会议议决:制玉质国玺,文曰“中华民国之玺”。后来又规定了国玺的尺寸、形状。由于一时缺乏荆山之玉,只好留待日后制作。


蒋桂战争爆发后,陈济棠公开支持蒋介石,蒋介石遂委任陈济棠为广东特派员,将两广大权交给了陈,令其“随即返粤,不必入京”。陈济棠受宠若惊,对蒋介石的知遇之恩感激涕零,但不知道该怎样回报蒋介石,便专门咨询了古应芬。


古应芬是同盟会元老,曾任孙中山广州大本营秘书长、大本营财政部长、广州国民政府财政部长等职。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古应芬任财政部长,后任文官长。古应芬告诉陈济棠:蒋介石亟需一颗国玺,但没有合适的印材。


陈济棠立即派人去缅甸,踏破铁鞋,终于寻到了一块上好的青翠玉石,以9500块大洋的高价将其购回,并托国民政府文官长古应芬带到南京,献给蒋介石。蒋介石请玉石专家鉴定,果然是块稀世珍宝,决定以此制成国玺,遂将这块缅甸玉石交给印铸局局长周仲良,让其负责刻玺工程。


周仲良专门组织了一套人马,并亲自督制,王褆负责监工并篆文,玉匠陈世科、陈燮之父子担负篆刻工作。


这里要专门介绍一下王褆其人。王褆(1878-1960),初名寿祺,字维季,号福厂,又号屈瓠,别署罗刹江民;晚年自号持默老人,民国时期著名书法家,西泠印社创办者之一,凡钟鼎、籀书、隶书、楷书无所不精,尤通晓治印。其喜欢收集印章,自噱为“印佣”。民国初年,他曾在北京政府印铸局任技正,袁世凯的“中华民国之玺”六个篆字,就出自其手笔。


此次,王褆使出浑身本领,书写了“中华民国之玺”几个字,与北京政府的玉玺篆字风格有异,更见功力。刻玺工程从1929年7月1日开始,到10月9日国庆前一日琢刻完竣,成为向“双十”节的一份献礼。南京国民政府的这枚国玺,比北京民国政府的国玺略有扩大,玺面为13.3厘米见方,更显厚实庄重,主要用于国内及外交事务文件的签署。


印铸局局长周仲良特意为此事题识如下:


国民政府于上年十一月二日第五次国务会议决议,制中华民国之玺一方。续于第八次国务会议核定玺文及尺度。惟以相当玉材难得,久未能制。今年夏,适陈济棠同志捐送缅甸翠玉为制玺用,托古文官长赉京。经第三十一次国务会议议决,复经第三十二次国务会议核定玺纽图式,遂于七月一日开始琢制,国庆前一日告成。重九十二两七钱,台高九公分,二面方十三公分。二玺纽为四环柱,分列虞书十二章,取中华民族文明达于四表意。纽顶中端为党徽,示党高于一切之意。……


中华民国十八年国庆日周仲良谨识


1929年10月10日,为中华民国国庆日,国民政府明令:于国庆日启用国玺。后来,考试院院长戴季陶看了周仲良的题识,认为该文中有不确之处,特地予以更正。文曰:


监制国玺者为印铸局局长周君仲良,其所记经过及度量数字均正确无误。


惟诠释纽顶文之青天白日谓之党徽,又云意在党权高于一切,实为随俗之误会。我国父定青天白日为国徽,其意义之广大深远已自明显。三民主义即青天白日之用,天心人意皆以青天白日为大中至正之体,而诚正修齐治平之工夫,亦无不以青天白日为楷模。余追随国父者有年,国府议定玺案余亦在席,因略志之以告后贤。


1936年“两广事变”发生,陈济棠与蒋介石翻脸,起兵反蒋。他否认自己献玉的媚蒋之举,辩解说献玉是“表示余拥护国民政府及中央党部如玉之纯粹坚决,爱国爱党意志如玉之坚贞之意”。


还有一枚羊脂玉打造的“荣典之玺”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国玺”,它由新疆省政府1930年7月采献,1931年元旦蒋介石亲自受呈,并于同年7月1日启用,为颁发勋章、发布褒奖令之用。1948年5月20日,蒋介石就职“总统”后,特由典玺官专司保存这两枚印玺。


1949年4月23日,李宗仁带着中华民国之玺逃离南京后,辗转去了广州,后去了重庆。蒋介石欲利用桂系的力量上台,请白崇禧说服李宗仁共推蒋介石重新出山,遭到李宗仁拒绝。但是后来那两枚印玺还是被蒋介石带到了台湾。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1927年以后的中华民国之玺实物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1927年中华民国之玺印样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1927年中华民国之玺比例图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钤盖于《中日合约批准书》之上的中华民国之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27年以后的荣典之玺的实物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荣典之玺的比例图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荣典之玺印样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加盖熔点之玺的勋章证书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加盖了荣典之玺的邓丽君的褒扬令(台方称他为爱国艺术家)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褒扬令正面图


下面讲讲三枚特殊的印章。


1、第一枚“中国国民党之玺”,这枚党玺制造和国玺同一时期。代表国民党,加盖与主席当选证书等重要文件。国民党随中华民国来到台湾后基本上便不再使用。知道几年前马英九当选主席是才使用。


中国国民党之玺」是在民国十八年十一月二十日启用,当时北伐完成,国民党取得政权,在党国不分的那个年代,党玺和国玺几乎是同时制作,党玺正方形,钮顶中端为青天白日党徽,翠玉(新疆的和阗玉)所制,玺面十三点二公分见方,台高九点二公分,重九十二两七钱,印模篆文是王褆所篆的阳篆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中国国民党之玺的外形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中国国民党之玺的印样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加盖“中国国民党之玺”的党主席当选证书,蒋经国的。


2、“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之印”。在很大程度上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之印都算是半个国玺,作作用之重要远超过与北洋政府时期的“封策之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之印的印样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加盖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之印的委任状


3、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印,在建国之初到1954年之间充当国玺的作用。1954年之后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撤销,这枚印章随之作废。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印实物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印印样


晚清到解放初期的中国国玺


加盖“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印”印章的任命书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