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海战中的残存南越军舰竟然逃到了菲律宾

原民柬 收藏 1 3106
导读:1974年的收复西沙群岛之战,是中国海军辉煌的一页,这一战,中国海军以271,274猎潜艇,396,389扫雷舰对抗南越海军四艘美制战舰,击沉敌十号舰怒涛号,击伤另外三艘敌舰,包括四号舰陈庆瑜号,五号舰陈平重号,十六号舰李常杰号,三艘负伤的越南军舰狼狈逃回枧港。 西沙海战余音已渺,但是一个有关的话题却很少为人所注意 -- 参加西沙作战的越南舰艇从何而来?最终的归宿是怎样的呢? 先说十号舰怒涛号。 引用报告文学《西沙海战》的有关内容。 怒涛”号本身航速便不高,加上在炮战和接舷战中受到的创

1974年的收复西沙群岛之战,是中国海军辉煌的一页,这一战,中国海军以271,274猎潜艇,396,389扫雷舰对抗南越海军四艘美制战舰,击沉敌十号舰怒涛号,击伤另外三艘敌舰,包括四号舰陈庆瑜号,五号舰陈平重号,十六号舰李常杰号,三艘负伤的越南军舰狼狈逃回枧港。

西沙海战余音已渺,但是一个有关的话题却很少为人所注意 -- 参加西沙作战的越南舰艇从何而来?最终的归宿是怎样的呢?

先说十号舰怒涛号。

引用报告文学《西沙海战》的有关内容。

怒涛”号本身航速便不高,加上在战和接舷战中受到的创伤,根本无法跟上逃离的同伴。十二点十二分,刚刚到达的第74大队接到了攻击命令,281艇便全速上前,向“怒涛”号猛烈射击。我方两舰装备的66型57毫米机关炮在接近作战中发挥了极大的威力,70倍伸的长管使炮弹达到每秒950米,弹道安定,破坏力大,而且,每个炮管的射速高达70发。尽管“怒涛”的水兵也作出了拼死的努力,但是最终还是厄运难逃,于十四点五十二分在羚羊礁以南2.5公里处沉没。

这艘怒涛舰是原属于美国可佩(Admirable)级扫雷舰,交待它的归宿其实多此一举,该舰至今长眠在羚羊礁外的南海深处。之所以画蛇添足,是因为十分荣幸的在越南有关资料上找到了该舰出击西沙之前的最后照片。

南越海军十号舰怒涛号出击前的最后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种可佩级扫雷舰战后被美国大批提供给友好政权,包括中国国民党政府,日本,南越等,这种舰艇外形短肥,形如马铃薯,提供给中国国民党海军的被称为永字号,包括永明,永嘉等各舰,人民海军和它们屡次交手,在崇武以东海战中击沉的永昌舰,击伤的永泰舰都是这个级别,因此对于它的使用性能,火力死角等非常熟悉,打沉怒涛号并非偶然。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这个级别的国民党海军永兴舰与西沙关系也很密切,1946年,该舰在林遵,麦蕴瑜指挥下收复西沙群岛,为纪念这一行动,中国将西沙主岛“武德礁”重新命名为永兴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海军永兴舰

再说四号舰陈庆瑜号。

引用报告文学《西沙海战》的有关内容。

由于直到十八日日为止,“陈庆瑜”号都是南越的旗舰,但那天由于何文锷的到达,“陈平重”号变成了旗舰,所以,我方271编队的所有火力都集中在“陈庆瑜”号上,并集中向其主炮、火控、通讯与指挥系统上倾泻。

“陈庆瑜”号毕竟只是一艘护航驱逐舰,几乎没有什么装甲,在这样的弹雨之下,很快就烈火熊熊。而我方的炮手始终紧紧咬住对手,盯着其要害部位∶炮位、雷达天线、通讯指挥系统射击猛烈射击,距离从1,000米打到了300米,丝毫不给敌人以喘息之机。

陈庆瑜舰原属于美海军“萨维奇(Savage)”级护航驱逐舰,名为福斯特号,编号DER334, 1971年9月交给南越使用,先后击沉过北越14艘舰船而闻名,越军在对西沙海战的报道中称其为巡洋舰(Cruiser),这就有些过分了,毕竟是一艘千多吨的小舰罢了,北洋水师时代称为巡洋舰都勉强。它是前期越南舰艇的旗舰,直到陈平重号到来,因为中国海军不了解越军已经改变了旗舰,因此西沙海战中形成对它的围攻。

在美军中服役的DER334福斯特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可思议的是这艘舰异乎寻常的长寿,1975年4月29日,北越的坦克开进西贡,陈庆瑜号当时正在船坞中修理,被北越军队俘虏,此后被编入越南人民军海军,编号HQ-3,至今依然在充当越南海军的练习舰。《简氏舰船年鉴》1997-1998年版介绍了这艘长寿的老军舰。

编入北越海军的陈庆瑜号,编号改为3号舰。

再说五号舰陈平重号,该舰排水量1790吨,原来是美国海军Castle Rock号水上飞机补给舰,二战结束后编入海岸警备队,编号WHEC-38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引用报告文学《西沙海战》的有关内容。

引 用

“李常杰”号侧舷前落下了高大的水柱,一发127毫米炮弹从水面下击中了她,炮弹直达轮机舱,所幸的是没有发生爆炸,目瞪口呆的南越水兵不禁破口大骂,原来这是外海的战斗双方相距太近,“陈平重”号的127毫米主炮发挥不了优势,心想对远处陷于困境的姊妹舰提供支援,不料却帮了倒忙。中国水兵目睹这幕突发的喜剧,士气更增,将更多的炮弹射向这艘倒运的敌舰上。

交给南越海军后改装为驱逐舰使用,是这次西沙作战中越南海军的旗舰,越军指挥官何文锷大校当时就在该舰上面。

南越海军编队照片,最外侧一艘为陈平重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该舰在西贡陷落的时候正处于可以开动的状态,南越海军官兵用它运载若干家属,冒死出逃,到达菲律宾,被解除武装。1976年4月,原南越海军人员离开该舰,将该舰交给菲律宾政府使用,成为菲律宾海军Francisco Dagahoy号护卫舰。1985年,该舰退出现役,1993年解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平重号在南越海军时代的照片

十六号舰李常杰号

引用报告文学《西沙海战》的有关内容。

引 用“李常杰”号刚刚有所恢复,不料再遭痛击,其舰体倾斜到了20度,并丧失了无线电、供电以及自动控制系统,仅剩下一部主机还能勉强运行,根本无法继续作战,只得朝西北方向撤离。

引 用最早撤离的“李常杰”号已经接到了要他抢滩而保全水兵性命的命令,但其轮机长还是奋力将其开回岘港,那时,这艘奄奄一息的军舰已经倾斜到了40度,经过检查,发现舰上共有大小弹痕820处之多

李常杰号和陈平重号同属一个级别的舰艇,原为美国海军水上飞机补给舰Chincoteague (AVP-24)号,转让给南越海军后,改为驱逐舰。西沙海战中与该舰配合的怒涛号因为主机故障脱列,造成了追揍李常杰的场面。

南越海军时代的16号舰李常杰号

南越瓦解的时候,李常杰号选择了和陈平重号一样的路线,出逃南洋,不久到达菲律宾,同样于1976年4月加入菲律宾海军,1985年退役。

在菲律宾海军中服役的李常杰号,此时的名称为Andres Bonifacto (PF-7)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外,越南海军还曾经准备派遣麒麟号增援西沙守军,但是由于中国军队作战顺利,各岛先后失守,只好退回。麒麟号为原美国大型登陆舰Jerome County号,转让越南海军。

在美军中服役时代的麒麟号 LST84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西沙危机期间,该舰一直驻守西沙,为守岛部队提供补给。但是西沙海战期间,它正好不在这一海区,逃过了劫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麒麟号放小型步兵登陆艇登珊瑚礁。

麒麟号全身在南越的照片难以找到,从这张照片上可以推测其改装变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5年,南越瓦解的时候,该舰被北越军队占领,但是该舰成员戏剧性的逃脱了监视,将该舰开走,逃到菲律宾,作为菲律宾海军Agusan Del Sur号继续服役到1992年。

本文内容于 2012/5/10 8:57:48 被小编a32编辑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