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

17岁的我在心中种下了一朵花。

1﹑

朴惠羽坐在我旁边,说,湘雨,下午陪我去看球赛好吗?

我收拾着书桌上的书,漫不经心地一语戳破了她,看蓝纬轩吗?我不想去,我对于那些帅哥什么的没有兴趣。朴惠羽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是一个典型的美女,也是一个典型的花痴。这不,这些日子迷上了学校的校草,蓝纬轩,总在我耳边唠叨他。

陪我去嘛,好不好?求求你了,湘雨,陪我去嘛。惠羽倒跟我撒起娇来。

我无奈,最怕的就是她跟我撒娇了。或许是相怜相惜吧!每次不管自己的态度多么的坚决,只要她跟我撒娇我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为什么一定要我去呢?你自己去不行吗?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考试了,我要好好复习。我拿起一本书径直看了起来。

惠羽一把扯下我正在看的书,你整天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是为了你好,想要让你走出自己的世界,想要让你认识到这个世界不只是只有他而已,还有我。为了我,你就不可以走出自己的世界吗?

我举手投降。好吧,跟你去。

惠羽一改刚才的痛惜,猛地扑向我,害我差点吐了。

2﹑

湘雨,你看,那就是蓝纬轩,那个正在扣篮的。哇,纬轩又进了。好棒啊!我们坐在观众席上,惠羽一边向我介绍以便激动的喊着。观众席所有的观众都欢呼着。我,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嘈杂的人群,听着嘈杂的一切,忽然觉得头有一些沉重。我痛苦捂着自己的头。不一会儿,便晕倒在观众席上。耳边留下的,是惠羽的嘶吼。

睁开眼,看到了白茫茫的房间,意识到这里是医院。毫不犹豫的拔掉手腕上的针,就想要走出房间,却没注意到我床边还有一位少年。我的身子还难受着,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却不想摔倒在地上,惊醒了那位少年。少年匆忙的跑到我的身边,把我抱了起来。我想要反抗,但浑身无力,只能任由那毛毛细血流着,染红了我白色的病服,流进了我的身体里,深深地刺痛我的心。我垂着眼帘。没多久,病房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我的手,依然打着点滴。

我抬眼望少年。他注意到我在看他,想我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少年有着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硕长的身材,眉宇中透着一种名叫刚毅的东西。我知道,他是蓝炜轩。惠羽给我看过好多他的照片。

我没有同他说话,只是砖头往窗外,看到了一株美丽的蔷薇花。我想,此时我的心里应该有一种花正在悄悄地绽放。

3﹑

出院后,本来不该交集的两条平行线,却奇迹般地有了一个相交点。

他时常约我去图书馆一起看书,而我每次都会带上惠羽。因为我知道惠羽喜欢他。他也没有什么意见。惠羽每次都会逗他笑,但无奈这里是图书馆,他不可以爽朗的笑出来。我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突然发觉其实他们两个很相配。我想,他们两个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

一个夏夜,他来找我了,却恰好惠羽去参加她朋友的生日party了。我穿着睡衣,随手套了一双人字拖鞋,便快步的跑下楼去。

他站在楼梯口等我。一看见我,就拉过我的手,快步的走向一颗大树。他走得有一些急促,我跟的有一些莫名奇妙。但源自于他掌心的温热却温暖了我的心房。我突然觉得我很幸福,若是时间能提昂留在这一刻就好了。但我立即又甩掉了我这荒唐的想法。

他让我靠在一棵大树上,他站在我眼前,两手撑在大树上,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他抬头看我。刚才一直都没注意他的神色,现在才注意到他好像喝了酒,眼神有一些涣散。

湘雨。他开口唤我,异常温柔,还带着意思****。

我微笑地看着他,温柔的用手抚上他的额头,怎么了?喝酒了吗?温柔的让我自己都有一些吃惊。有多久,没有这样温柔过了?

他的手覆上我的手,紧握着我的手。被他的大手一包,我的小手竟是乖巧的躺在他的手心里。他亲吻我的手,紧盯着我的双眼,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认真的语气,对我说,湘雨,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好吗?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我从没想过他会喜欢我。我有一丝喜悦,但很快又没有了。他喜欢我,那惠羽呢?惠羽该怎么办?惠羽可是深爱着他的。我一想到惠羽,喜悦的心绪立即又没了。

他似是知道我的心思,猛地抱住了我,钳的我有一丝生疼,腰都好像快被折断了。

你放开我,你弄得我好疼啊!我捶打了一下他的臂膀。

他跟我说对不起,但却没有放开我。他把头靠在我瘦小的肩膀上,湘雨,我喜欢的是你,所以不要把我推给惠羽了,好吗?

一时之间,我竟找不到话来反驳他。我把他推给惠羽,不仅仅是因为惠羽喜欢他,更是应为我不配得到爱。我也试着去回应他的爱,把头靠在他强壮的臂膀上,即使是在这一刻也好,让我再贪婪一下。他的怀抱很温暖,是一种久违的温暖,让我想永远依偎他。但我知道我不能,我轻轻的推开他,低着头对他说,惠羽是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子,应该好好珍惜她。我不敢看他,我无法想象我说完这句话后他会是怎样。我头也不回地跑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一跑出去我的眼泪就像决了堤的坝一样,流个不止。那一晚,我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自从那一次之后,我从来就没有那样哭过了。

那晚之后,惠羽真的如我所愿和他在一起了。只是,我的心为什么这么痛呢?他们不是在一起了吗?或许是因为我爱他吧!他们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惠羽也总是让我一起去,可我每次都拒绝了。我害怕再见到他;我害怕我无法面对他,我害怕我一看见他就会忍不住倾诉自己的心意,而破坏他和惠羽之间的关系。所以我总是逃避着他。即使是偶尔碰到了,我也总是低着头走过。

4﹑

一天,惠羽跟我说,其实,我有孩子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怎么会?什么时候?

她笑了笑,就在两个月前的夏夜里。他喝多了,我刚好去找他,我们就发生了那种关系。但是,他说道这里我的心突然紧绷了一下,他嘴里念的却不是我的名字,而是湘雨。我也知道他喜欢的是你。但是我就天真的认为过了这一夜我就离开他。就让我,再放纵这一次。醒来之后,他说他会对我负责。没多久,我就发现我有孩子了。但我并没有告诉她,我不想用孩子来牵住他。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两个月前,不就是我拒绝他的那一天吗?我知道那种感觉。我也不忍叫她打掉孩子,她该是多么爱她的孩子啊。就像16岁的我一样,憧憬着未来,可梦,却被狠狠地打碎了。惠羽,我们去告诉他,让他娶你好不好?我激动的抓住了惠羽的手,不停的颤抖着。

惠羽摇了摇头,不用,我不想用孩子来绑住他。他爱的是你,我知道,你也爱他。你应该幸福的,在经历了那么多不幸之后。你也不必再守着那份恩情。母亲是一名警察,她救你也是出于责任心。所以,你不应该把他让给我。孩子,我会留下,我会带他走,带他到一个远离你们的地方。

我无法相信,为什么惠羽始终都那么平静?我欠她的,我永远也还不了,因为我无法再还他一个母亲。所以我只能把她想要的都给她。而她,又该是多么懂事的孩子啊!

5﹑

那晚,我就去找他了。没有人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除了两个当事人。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我把什么都带走了,但我知道,我在这里的回忆始终都带不走。

我是一个有病的孩子。我的病,是16岁那年流产后留下的后遗症。16岁那年我爱上了一个男孩。我们的爱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有了孩子。但一有了孩子,他就带我去打掉了孩子。我曾经的爱,曾经的梦全都破灭了。我逃离了他的身边,但流产后留下了后遗症,我也变得郁郁寡欢。我和惠羽都是孤儿。我从小便是,但惠羽,是在她10岁那年,她母亲为了救我,被车撞死了。从此以后,我们两个便相依为命。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包括惠羽怀孕的事,并让他好好的待惠羽。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答应我会好好待她。

3年后,我就收到了他们结婚的请柬。原来他们是费尽了心思才找到了我呢。

我知道,我心中的那朵花凋零了,而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