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外交部第三次约见是最后通牒 不排除动武

寻找敌人的子弹 收藏 0 1240

外交部副部长傅莹7日再次约见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蔡福炯,就当前黄岩岛事件向菲方提出严正交涉。傅莹表示,我们对形势难以乐观,中方也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

7日的约见是傅莹在近一个月来第三次就黄岩岛对峙事件约见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

据法新社报道,针对中国的表态,菲律宾外交部官员表示,正主动作出外交努力,希望化解黄岩岛对峙僵局。



一个月来第三次约见



根据外交部网站发布的新闻,傅莹在约见时说,黄岩岛事件发生已近一月,本应尽早平息。我上个月两次与你约谈,要求菲律宾方面冷静下来,不再采取使事态扩大化、复杂化的行动。但菲方显然没有认识到正在犯严重的错误,反而变本加厉地不断扩大事态,不但继续派公务船在黄岩岛泻湖内活动,而且不断发表错误言论,误导国内和国际公众,煽动民众情绪,严重损害双边关系气氛。我们对形势难以乐观。

傅莹强调,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鉴于菲方不断挑衅,中方公务船将继续对黄岩岛海域保持警戒,中国渔政船也将依照中国法律为中国渔民在自己的传统渔场的生产作业提供良好的环境。中方敦促菲方撤走在黄岩岛海域的船只,绝不能再干扰中国渔船作业,更不得干扰中国政府公务船依法执行公务。中方也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

在8日外交部召开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傅莹有关“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提问:“请问这些应对准备包括什么?是否包括军事手段?”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当前黄岩岛事态是由菲律宾方面单方挑起的,而且菲方在过去一段时间内一直不计后果地扩大事态。中方有关表态指出了菲方的严重错误,并敦促菲方切实回应中方关切和要求,回到外交解决黄岩岛相关事态的正确道路上来。



遭骚扰渔船再赴黄岩岛



除傅莹再次约见菲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外,5月7日当天,上月曾遭菲军舰骚扰的“琼·琼海05668”号渔船再次奔赴黄岩岛。

“琼·琼海05668”号船主符名燕出发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渔船从海南琼海市潭门镇出发,向南过西沙群岛,再向东,一般行驶3天3夜才会到达黄岩岛。据介绍,“琼·琼海05668”号上共有16名船员,其中12人下水作业。

上月曾遭菲军舰骚扰的“琼·琼海05668”号渔船,是在5月3日返回潭门镇的。在休息两日后,符名燕接到渔政部门通知“黄岩岛海域安全,可以前往捕捞”。于是,“琼·琼海05668”再次启程。



菲方称正在化解



傅莹约见蔡福炯时的表态引起了包括菲律宾媒体在内的诸多外媒的关注。诸多外媒以“中方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为题进行了报道,并称这一次中方对菲律宾发出的警告语气“强硬”。

就菲律宾对中方表态的回应,法新社8日报道说,菲律宾当日称,正致力于化解与中方在黄岩岛的对峙僵局。报道援引菲律宾外交部发言人洛尔的话说:“我们正努力采取新的外交主动,希望有助于解决问题。”

不过,洛尔没有具体阐释菲律宾将采取何种具体的外交努力。

另据路透社8日报道,菲律宾菲莱克斯石油公司当日透露,正与中海油就开发位于南海的天然气田商讨可能的合作关系。路透社就此称,这项交易或许能缓和两国间目前的紧张关系。

据菲莱克斯石油公司主席曼纽尔介绍,开发上述项目大概需要6至10年,“所以我们需要现在就启动项目。”



[专家解读]



“各种准备”应包括军事准备



南海问题专家李金明教授:外交部第三次约见是在下“最后通牒”,不排除中菲动武可能性



就外交部副部长傅莹7日再次约见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蔡福炯,8日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南海问题专家、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李金明表示,这是中方对菲律宾下的“最后通牒”,如果菲方继续小动作不断,超过了中方的忍耐限度,不排除中方采取武力方式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李金明还认为,菲律宾此次在黄岩岛对峙事件中表现过分,中国应借机教训一下菲方,并彻底解决黄岩岛问题。



最后通牒



“傅莹7日再次约见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蔡福炯的表态非常强硬,是中方向菲律宾下的‘最后通牒’。 ”李金明认为,在黄岩岛对峙事件中,菲律宾表现太过分,一直小动作不断,“中方有必要让菲律宾知道,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可能会‘擦枪起火’。 ”

在李金明看来,傅莹提到的“中方也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应包括军事准备,“如果菲律宾继续胡搅蛮缠下去,超过了中方的忍耐限度,不排除中国采取武力方式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

“中方一直表态说,将坚持通过外交协商解决当前事态,但反观菲律宾方面,虽然也提到希望通过外交解决纷争,但是说一套做一套,在整个事件中一直不断挑衅,所以事情的发展很难预料,不排除最后双方打起来的可能性。 ”李金明说。

此前,菲律宾防务专家在菲媒体撰文称,中国不会因为黄岩岛对峙事件出兵,原因是复杂的周边局势、经济建设的艰巨性等都是中国对黄岩岛派兵的制约要素。此外,中国如果出兵南海,在地理上也不占优势,“比起菲律宾,中方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 ”



应借机在黄岩岛建哨所



菲律宾为何在黄岩岛问题上对中国不断挑衅?对此,李金明认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菲律宾想试探中国的底线,看看中国是否会拿主权换和平,如果这一次中国在黄岩岛对峙事件中让步,菲律宾将会得寸进尺;二是菲律宾想以此讨好美国,并从美国获得军事援助等;还有就是菲律宾想借机挑拨中国与东盟间的关系。

“中国应该借黄岩岛对峙事件教训一下菲律宾,并应该考虑尽快在黄岩岛建立哨所等建筑物,彻底解决黄岩岛问题。”李金明表示,此次菲律宾带头发难,并使用了种种野蛮手段,“中国应该赶快在黄岩岛上建哨所、渔民避难所等。另外,目前中国海军力量强大,完全可以顾及到黄岩岛。 ”

李金明还认为,黄岩岛对峙事件在短期内不大可能得到解决。



对黄岩岛主权有充分法理依据



最早发现、命名黄岩岛,并将其列入中国版图,实施主权管辖



黄岩岛是南海中沙群岛中惟一露出水面的岛礁。

中国对黄岩岛的主权可追溯到元朝初年。1279年,为统一历法,著名天文学家郭守敬奉元世祖忽必烈之命,分赴全国各地进行“四海测验”,其最南的南海测点就是黄岩岛。这说明,至少在元朝中国就已发现了黄岩岛。

1983年中国地名委员会授权对外公布“我国南海诸岛部分地名”时,将黄岩岛作为标准名称,同时以民 主礁为副名。中国历代政府出版的官方地图均将黄岩岛标为中国领土。

黄岩岛一直不间断地在中国广东省、海南省的管辖下。中国政府关于南海诸岛主权公告和声明中均指出黄岩岛领土主权属于中国。

另外,黄岩岛海域是我国渔民的传统捕鱼场所。自古以来,我国渔船就经常赴黄岩岛海域进行渔业生产活动。中国国家统计局、国家地震局、国家海洋局等多次对黄岩岛及附近水域进行科学考察。

菲律宾对黄岩岛提出主权要求是近几年来的事。在1997年之前,菲律宾从未对中国政府对黄岩岛行使主权管辖和开发利用提出过任何异议,并且还多次表示黄岩岛在菲领土范围之外。

按菲律宾宪法规定,菲律宾领土的西部边界是1898年《美西巴黎条约》、1900年的《美西华盛顿条约》和1930年的《英美条约》所规定的东经118°线。黄岩岛在此范围之外。

1935年颁布的菲律宾《宪法》和1961年的菲律宾《领海基线法》等,菲律宾政府均重申了这一界线。

此外,1990年代以前,菲律宾出版的地图均清晰地显示,黄岩岛在虚线标出的海上分界线的外侧,且字体大小颜色也和菲律宾领土内地名不一致。

(注:部分资料引自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李金明发表的论文 《从历史与国际海洋法看黄岩岛的主权归属》、《近年来菲律宾在黄岩岛的活动评析》)




紧急通知:在菲中资机构加强安保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



针对近日菲律宾将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驻菲律宾使馆经商处紧急发出通知,要求在菲中资机构做好安全保卫工作。

通知要求,在菲中资机构及人员近期要高度重视安全保卫工作,注意人身和财产安全。同时尽量减少外出,外出时要结伴而行,遇游行示威,要绕道而行,不要围观。此外,要低调行事,避免与当地人发生争执。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