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中国的国民性——论环境对人性的影响

不要二分法 收藏 0 397
导读:说说中国的国民性——论环境对人性的影响 不搞清楚这种民族性的本质是如何形成,那一切就不过是文人口中的无病呻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认为任何一种民族性,说到底都是为了适应那个民族的生活环境而诞生的。中国人自古尊重权威,趋向集权,这不是什么某某人灌输的,而是自然环境选择的结果。 如果说社会发展有一个动力,那就是人对于更美好生活的向往。在这个过程中,有相对的集权(守序)和分权(自由)两种路线。一般情况下,人实际上是趋向自由的。相对而言,中国(这里指北方,尤其是西北)趋向前者。欧

说说中国的国民性——论环境对人性的影响




不搞清楚这种民族性的本质是如何形成,那一切就不过是文人口中的无病呻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认为任何一种民族性,说到底都是为了适应那个民族的生活环境而诞生的。中国人自古尊重权威,趋向集权,这不是什么某某人灌输的,而是自然环境选择的结果。



如果说社会发展有一个动力,那就是人对于更美好生活的向往。在这个过程中,有相对的集权(守序)和分权(自由)两种路线。一般情况下,人实际上是趋向自由的。相对而言,中国(这里指北方,尤其是西北)趋向前者。欧洲趋向后者。这是自然环境决定的。



中国北方有多灾的黄河,季风性气候又很不稳定。这导致人民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有更好的生活。也就是说,虽然人趋向自由,但在“更好的生活”这一根本要求下,自由就是次要因素了。比如上下游两个村子在旱季抢水,这是中国自古就有的桥段。两个村子抢水,到最后会发展成什么?要么是一个村子被灭掉,两个村子合并。要么两个村子合流,变成一个大的村子。村子如此,乡,镇,县,州府,省乃至全国也都是如此。这就是中华文明的行成。



实际上世界古文明大多是大河流域,其原因也就在此。欧洲环境稳定的多。海洋性气候,多丘陵多河流,河流水量又小,这一切导致人民根本没必要去放弃自由面而面对环境。这一点最好的例子就是战国时的变法成败。春秋时期的中国,实际上和中世纪欧洲的封建采邑制度很类似。没有任何一个国君对自己的国家拥有真正的控制力。所以当时的战争以争霸为主,灭国吞并国土的情况并不多。



如果中国的地理自然气候和欧洲差不多,那也许就和欧洲一样这么发展下去了。但是中国和欧洲不同,中国的自然环境需要集权,所以各个诸侯国才会开始变法。各个国家随着地理气候不同,变法程度也有差别。秦国最彻底,这是地理因素使然。后来中国争霸的两个规律:北统南,西统东就是这个原因。虽然商鞅在旧贵族反扑下被杀,但这可以被看作是一种泄愤式的报复。事实上对于秦国贵族,加强中央集权长远上看也是符合贵族利益的。所以商鞅人死,变法却成功了。楚国则是彻底失败。长江流域的自然环境比北方稳定的多。长江水患也比黄河少的多。而且说实话,即使长江大水,以古代的技术也不是加强集权动员民众能解决的。所以贵族们宁可一死,也要在先王葬礼上射杀吴起。这个原因就是作为南方的领主,加强中央集权对楚国贵族没有好处。当然结局大家都知道。楚国被灭亡,项羽也被击败。楚国的那些有自由思想的士大夫们连续两次尝到了苦果。



所以说,类似西方式的自由民煮观念,实际上在中国并不是没有出现,而是在激烈的斗争中被消灭了。





自然地理上的影响,远比某些伟人的影响大得多。当大家对岳飞惋惜,大骂秦桧的时候,实际上翻翻历史上的南方北伐,岳飞不是第一个,秦桧也不是最后一个。当初南北朝是北方大乱,无论是腐朽的南方东晋政权,还是军人起家的刘裕,都无法去把握机会。事实上,南北朝绝大多数北伐都是内部出现问题而失败的。南宋时期也不是没有机会,历史上北伐的情况很多。结果大多因为内乱而失败了。韩侂胄甚至被当街暗杀。所以说,中国国民性实际上是由古代的自然环境影响,逐步发展而来的。而且中国很大,南北差异明显。各地的政治倾向,生活方式等有巨大的差异,所以很难去界定。



说到底,中国的国民性,不是什么人,什么文化强加于中国人的,而是自然演化的必然结果。细节上可能有所雕饰(比如理学啥的),但总体上并没有太大出入。其实从这种观念来看,就能解释很多历史问题。比如明朝的灭亡,说到底就是一帮崇尚分权的南方士大夫掌握的政权,在国家面对自然灾害和对外战争,极端需要集权的时刻彻底崩溃。




记得一篇宋人笔记,记载北宋朝南北地主生活的差异。作者到南方一个地主家,地主夸富:雕梁画栋的大房子,家里养的戏班子,锦衣玉食的生活方式。作者到北方一户地主家,地主夸富:堆积如山的粮仓,高大的院墙,库房里落满灰尘的金银财货。从这点就能看出南北地主阶级的生活方式。相比南方注重消费享乐,北方地主则有很强的忧患意识。所以在北宋有一个很好玩的现象:奸臣大多是南方人(尤其是重商的福建人),名相大多是北方人(尤其是山西陕西人)。



我一直认为,如果中国没有北方的军事威胁,那南方人根本无法形成统一的国家。当初楚国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松散的国家。北方人有统一的动力,更强大的国家机器,但没有足够的财富。所以战乱时期北统南,和平时期南方则依靠经济力来影响朝政。当然,不是说治乱循环就是南方人的责任,这实际上是中国古代社会秩序发展的必然结果。南北差异不过加快了这个过程。




一个混乱的时代,人民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团结起来,建立一套秩序并最终统一国家。



一个统一的时代,统治阶级为了谋求更多的利益而破坏秩序,最终使得秩序崩溃国家显然混乱。



这就像红绿灯:

没有红绿灯的路口,大家挤做一团,通过效率极低。所以大家建立红绿灯,这样大家都可以更快的通过路口。



有红绿灯的路口,就会出现特权阶级去闯红灯。因为只有别人守规则而自己破坏规则,这样的利益才是最大的。



闯的人多了,红绿灯自然形同虚设,最后被人无视,路口重新陷入混乱。中国的所谓治乱循环,实际上就是个红绿灯被建起推到再建起的循环过程。




不是环境好坏,而是这种环境带来的影响。说到底人类的趋向有两个:首先是趋向富裕。其次才是趋向自由。





如果一个地方,风调雨顺,气候温和,小溪密布,降雨平均,那这个地方是发展不出古代集权国家的。因为没有必要。这里是否富裕和是否自由无关,百姓自然趋向自由。在这种地方,多半会形成一大堆小国,战乱不断。



如果一个地方,降水不少但大多是季节性,气候变化较大,有一条多灾多难的大河,周围又有蛮族威胁,那这个地方就有发展出古代集权国家的基础。因为在这种地方,如果人不团结起来去兴修水利,备战备荒,那这个地方就很难生存。在这里,富裕的前提是秩序,唯有秩序才能保证富足的生活。在这种地方,人民总在秩序和自由间徘徊。所以有治乱循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