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大学生被当街掳走成砖厂黑工 已失踪8人

森林黑猎豹 收藏 4 184
导读:一人失踪牵出连环失踪案 4月25日上午,20岁的韩耀抄近路,走了一段云南晋宁县晋城镇南门村大沟边的一条土路,从此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四处寻找,意外发现就在韩耀失踪地不足一公里范围内,还先后失踪了8名青少年。他们中,最大的22岁,最小的12岁。 最为蹊跷的是,孩子们失踪的地点并不偏僻;失踪的时间几乎是人来人往的上午时段。四处寻找孩子的家长们猜测,孩子很有可能被黑砖窑掳走。 失踪人员中,雷玉生最为幸运。被掳走带往一个黑砖窑18天之后,他趁人不备逃了出来。“一想起来,就怕得要死,在

一人失踪牵出连环失踪案


4月25日上午,20岁的韩耀抄近路,走了一段云南晋宁县晋城镇南门村大沟边的一条土路,从此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四处寻找,意外发现就在韩耀失踪地不足一公里范围内,还先后失踪了8名青少年。他们中,最大的22岁,最小的12岁。


最为蹊跷的是,孩子们失踪的地点并不偏僻;失踪的时间几乎是人来人往的上午时段。四处寻找孩子的家长们猜测,孩子很有可能被黑砖窑掳走。


失踪人员中,雷玉生最为幸运。被掳走带往一个黑砖窑18天之后,他趁人不备逃了出来。“一想起来,就怕得要死,在砖厂里动辄就挨打。”5月8日,雷玉生告诉记者。也是根据他的线索,7日上午,警方出动包括特警在内的数十名警力包围了该砖厂,展开调查。截至昨天,警方成立的专案组仍在加紧调查此案,近日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案情。


□失踪


韩耀取文件后消失不见


实习大学生失踪


韩耀是昭通镇雄人,就读于云南工商管理学院,很快就要毕业,在昆明名基岩土工程勘探有限公司实习。事发前12天,他被派到位于晋宁县晋城镇的工地从事地基勘探工作。


4月25日早7点,韩耀和其他同事一起乘公司的车来到工地。上午8点半左右,韩耀应工地负责人郭乃强的要求,步行回宿舍取文件。从工地到宿舍,步行大约20分钟。然而,直到上午10点,还不见韩耀回到工地。大家连忙打他电话,但都联系不上。“我们找了一天半,在附近的树林、网吧、旅馆什么的都找遍了,没有一点消息。”


有人见他走土路


当天晚上10点30分左右,韩耀的母亲成女士得到消息。第二天一早,她和家人赶到事发地。她听儿子的同事说,事发当天上午9点多,有人看到韩耀回宿舍拿了文件后,从后门抄近路回工地,南门大沟边的那条土路是必经之路。“我们沿着这条土路方圆几公里范围之内,包括山坡、垃圾堆等都找遍了,但是一点痕迹都没有找到。”


意外发现失踪数人


4月28日,韩耀的家人补办了一张他的电话卡,发现韩耀最后的通话记录是4月25日上午9点01分,他们联系到了和韩耀最后通话的同学。可这名同学说,因为信号不好,他们当时没说几句话,韩耀表示晚点再打给他,但之后再没联系过他。


韩耀家人不断寻找他的过程之中,意外发现,就在韩耀失踪地的附近,已先后失踪了好几个孩子。韩家人挨家挨户上门求证,发现这里先后还失踪了8人,分别是采云伟、陈涛、谢海俊、李汉雄、胡兴越、郝云坤、刘熙、张聪林。除郝云坤40岁外,其他年龄最大的22岁,最小的12岁。雷玉生的失踪地并不在这条土路附近,而是离此大约10多公里的地方。


□回应


警方已组建专案组


据了解,针对此案,昆明市公安局与晋宁县公安局已联合组建专案组,由昆明市公安局负责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挂帅,对“晋城镇8名青少年离奇失踪”一案展开调查。专案组透露,昆明市公安局将及时向社会通报该案的最新进展。


昨天下午,记者从专案组所在的晋城派出所了解到,目前正调派多路警力加紧调查此案。同时,家长们告诉记者,警方近日先后两次向他们调查孩子失踪情况,希望他们能静等调查结果。


另外,根据雷玉生的线索,7日上午,专案组出动几十名警力包围他曾待过的黑砖厂,找到砖厂老板进行调查。目击者告诉记者,砖厂老板是名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1.70米左右,人瘦瘦的。该砖厂自雷玉生成功逃离后,又先后逃走了几名工人。


□逃脱


雷玉生被掳18天逃离黑砖窑


当街被两男子掳走


今年2月份,24岁的雷玉生从老家广西博白县一个偏远村庄来到老乡赖祥南在金马铺开设的酒曲厂打工,负责晒酒药。


事发的4月7日下午6点30分,雷玉生出门去镇上理发。他在街上走过一辆黄色面包车时,“突然感觉身后的衣领被人提起,双脚离地就被拖进了车厢。”雷玉生回忆,车内坐了两个身高1.8米以上的高个男子,其中开车的略胖一些,戴着墨镜,年龄也稍大;而提他的男子较瘦,二三十岁的样子。十分害怕的雷玉生悄悄打量时,发现驾驶员座位下放着一把50厘米左右长的刀。


一直到4月8日凌晨1点左右,车驶进一个大院,院子的铁门两边有穿制服的人把守。随后,他被带进一个房间。雷玉生后来知道,这是一个黑砖厂。


工头盯守动辄打人


黑砖厂的上工时间是晚上10点,一直到第二天中午12点才能下工。雷玉生负责往车上装运土块去窑内烧制,“动作稍慢或者不熟练,看管我们的工头马上就打。”雷玉生说,虽然他们彼此之间不允许说话,但他还是发现里面一共有31名工人,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20来岁的样子。大家都没有工资。


饮食和住宿条件很差:每天吃些白面条,或者就着菜汤吃米饭;宿舍一共有4间,1.2米宽的床上要睡两人,每间房内一共睡8个人,但有房间没睡满。


溜出大院逃离砖厂


4月25日中午,雷玉生下工后趁着工头和门口的保安休息,悄悄溜出大院。走到200米外的一家小卖部,在小卖部里,雷玉生拨通老乡酒曲厂的电话,终于逃出离他的打工地有100多公里远的黑砖厂。“他刚回来的时候,精神明显不好,特别害怕的样子。”昨天,雷玉生的老板告诉记者,雷玉生只要一说起黑砖厂的事,就“怕得要死”。


□探访


事发地土路一点不偏僻


离奇失踪多名青少年的事发地,是距离昆明只有40公里的晋宁县晋城镇南门村辖区的一条土路附近。令人惊讶的是,这里一点也不偏僻。


昨天,记者在现场看到,失踪区域是个4条路交会的“梯形地带”,方圆200米左右。它的前面是214省道(晋江公路),后面是新修的四车道宽的柏油路(暂未开通),左边是一3米宽的土路,右边是4车道的石子路。“梯形地带”的右侧是有几十名员工的鑫云冷库,而冷库修建的公共厕所在小门的20米外,正好位于“梯形地带”内。


韩耀失踪的土路曾是南门村村民出入的道路,路的一侧是片小树林和垃圾堆,这两年随着新石子路修好,已成断头路的土路基本废弃不用了。即使如此,由于一旁的214省道车流不断,石子路上也不断有运输车行驶,再加上小树林的中间有一处变电站,并且还住着张林辉一家人,因此这里根本就不偏僻。但就是这里,先后失踪了多名青少年。其中,仅南门村就失踪了陈涛、谢海俊和李汉雄3个孩子;鑫云冷库失踪了采云伟、胡兴越、刘熙共3名员工,他们均是在走出冷库后就消失不见的。


一直坚持找孩子的家长们告诉记者,寻找过程中,有人称曾看见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停在“梯形地带”的厕所旁,伺机将途经的落单青少年强行架上车。不过,目前他们未找到目击了此过程的人。家长们除了猜测孩子被拐到黑砖窑,也怀疑被人体器官贩子和传销者带走。不过,考虑到这片区域未听说过传销的事,而且传销的话孩子一般都会打回电话要钱,所以又觉得和传销关系不大。“我们现在就希望孩子还好好的,哪怕是来跟我们要钱,我们也愿意把孩子换回来。”家长们纷纷说。


□失踪人员


◇采云伟2012年2月17日失踪


◇张聪林5个月前的一天失踪


◇刘熙今年春节前失踪


◇胡兴越2011年8月7日失踪


◇谢海俊2011年1月27日失踪


◇陈涛2011年9月30日失踪


◇李汉雄2007年5月1日失踪


◇郝云坤4月3日下午6点左右失踪今年40岁,有轻微的智障


◇雷玉生4月7日下午6点30分失踪


◇韩耀4月25日上午失踪


除雷玉生和郝云坤的失踪地在马金铺附近外,其他8人的失踪地点,都是在晋城镇南门村大沟边的一条土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