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被炸掉脚后跟的志愿军战士(参赛)

东东101 收藏 53 26755
导读:我外公是浙江金华汤溪人,曾经也是一名志愿军战士,好像是39军的,打过上甘岭,论坛里很多描述抗美援朝那伙纪念文章里面都说到的,关于“新兵怕打炮,老兵怕机枪”、战士喜欢用卡宾枪、敌人丢在地上的食品不吃,只吃敌人死尸上的东西等等都跟我外公说得一样。我外公16岁入朝参战,大小仗听听他说打了20几仗,村子里一起参军去朝鲜的20多人,回来就他一个。后来听外婆说,外公的父亲是个哑巴,外公当兵后村子里总有人欺负他,特别是村长老是欺负他,外公退伍回来后知道这件事情当即操了一把柴刀去了村长家,混球村长为此好几天不敢

点我了解更多志愿军老兵事迹

我外公是浙江金华汤溪人,曾经也是一名志愿军战士,好像是39军的,打过上甘岭,论坛里很多描述抗美援朝那伙纪念文章里面都说到的,关于“新兵怕打,老兵怕机枪”、战士喜欢用卡宾枪敌人丢在地上的食品不吃,只吃敌人死尸上的东西等等都跟我外公说得一样。我外公16岁入朝参战,大小仗听听他说打了20几仗,村子里一起参军去朝鲜的20多人,回来就他一个。后来听外婆说,外公的父亲是个哑巴,外公当兵后村子里总有人欺负他,特别是村长老是欺负他,外公退伍回来后知道这件事情当即操了一把柴刀去了村长家,混球村长为此好几天不敢回家,当兵的人命都给国家了,根本就不怕死,自己在前方打仗,容不得家里人受欺负。

外公跟我说过几件事情记得特别清晰,一是当初他入朝的时候,因为人小,枪托都快拖到地了,但他很机灵,就给安排做了通讯员。一次战斗的时候,因为要传递信息,部队一共去了好几个通讯员都没回音,首长就派外公去了,当时外公就沿着战壕去传递信息,走到半路上,才看到前面几个通讯员都被炸死了。有趣的是最后他把信息送到后在返回的路上,因为拉肚子,就在战壕边方便,拉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嗖”的一声叫,一枚炮弹在他旁边炸了,外公后来说,当时一看不对劲,肯定是敌人炮兵瞄准他了,第一是测距的,第二炮估计就准了,于是他一个侧身翻到战壕里,把裤子也滚掉了,就光着屁股跑回了指挥部。二是外公当过最大的职务是代理排长,一次攻打一个碉堡还是阵地什么的,一连上去好几个梯队都是死的死,伤的伤,轮到外公所在的这个梯队上了,外公跟领导说,不能从正面进攻,正面攻只能多些伤亡,但领导说没办法,上级就是要求从正面进攻,外公说他带部队从侧面上,如果上面怪罪下来,枪毙就枪毙他一个,总比一个梯队全死了好。最后外公带了部队从侧面绕上去,打了没几分钟就拿来下来,所在的梯队就阵亡了1个人。枪毙没轮到,事后还立了功。三、外公打过上甘岭,他说打上甘岭那伙最困难的是没有水喝,他和战友都是晚上爬出去喝水,一次他和战友晚上借着月光看到一棵树下好像有一滩水,就悄悄的爬出去喝了个饱,喝着感觉有股腥味,但因为口渴也没太在意。等第二天一观察,才发现那棵树上挂了好几个人的尸体,树底下晚上看上去像水的东西,其实是那些人的血。晚上等于是喝了一肚子的血。四、听外公说,北方的兵都比较轴,不太机灵,打仗的时候挺勇敢,但就知道往前冲,一仗打下来往往死的比南方兵多。五、打完仗后,外公说每个人简直就跟个鬼一样,冬天的时候,血呀,棉絮呀,油呀什么的全都粘在身上,他们打完仗后白天一般不回去,都是晚上悄悄的回营地,洗洗干净换个衣服,第二天才出来。六、外公在朝鲜晚上碰到过敌人摸哨,有一次他接哨的时候,该到换哨时间了,可就不见哨兵下来,于是外公就前往哨位去提醒他,远远看去哨兵是站在那里的,可走进一看才发现头没了。七、外公说战场上最振奋人心的是吹冲锋号,冲锋号一吹腿上就来劲头,他说能吹冲锋号说明十有八九这一仗就稳赢了,最怕的是吹撤退号,撤退号一吹,两腿不知怎么滴就不听使唤,感觉软了很多。外公入朝打了将近20多仗,唯一的负伤就是有一个脚后跟被炸飞了,他说那时候刚好在冲锋,刚开始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觉,就觉得麻麻的,痒痒的,在战场上就跟着部队一直冲,后来冲累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才发现自己的脚上一片血肉模糊了,当时就再怎么也站不起了。后来外公的脚后跟是用一位牺牲不久的战士的脚后跟接上去的,早些年的时候,一到冬天,外公的脚后跟就会疼。八、外公说他还去过大连接过,说是苏联货,教官都是苏联毛子,讲话听不懂,他还说了些接炮时候的趣事,这里不一一展开讲了。但我一直纳闷的是外公应该是步兵呀,步兵怎么会去接炮呢?关于接炮这一点我也没仔细问。九、外公在部队待了七八年才转业的,外公参军前是个文盲,他说他能识字都是在部队里学的,本来部队里有个首长挺喜欢外公的,想让他留在部队里,但外公说不打仗了,就想回地方了。外公说朝鲜回来的时候,每个志愿军战士都得到了一个银制的和平鸽,但听说因为监制的人偷工减料,后来被发现了,就给毙了。转业后,外公进了铁路系统当火车司机,经常跑浙江新安江那段。退休后,待遇还不错,但开火车那伙落下了气管炎,挺严重,是个老毛病了。外公爱抽烟,特别爱抽“双叶”牌的,这个牌子的香烟好像前些年已经没有,这款烟我还记得比较清楚,抽起来有股清凉的味道。

外公今年70多岁了,比较瘦小,听外婆说,他年轻的时候身手蛮厉害的,一两个人很难接近他。但如今他老人家身体不太好,从前年开始就一直坐在床上,由于长期卧床,两腿基本上萎缩的丧失行走功能了,如今又得了白内障,看东西有困难,但因为身体比较差,不能开刀动手术。外公是提早退休的,因为那伙国家能实行“顶职“,外公提早退休就是为了给舅舅留个职位,外公退休后,国家给落实的待遇比较好。医疗费用什么的基本上都能全额报销的,但外公却不太去医院,小病什么的都自己忍一下,虽然外公身体不好,但思维却始终很清晰。唠唠叨叨说了这么多,第一次在网上发关于外公的故事,不为别的,仅仅为了表达对一位老战士的敬佩之情。

(备注:这篇文章当中很多事情都是我小时候通过外婆的转诉得知的,其中有些不合常理的细节可能是外婆为了故事的可听性加了一些杜撰的成分在里面,但总体事实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另外我上网查了一下,说是39军没有打过上甘岭,这里我有点疑惑了,我不知道外公是不是一直待在39军的,但有一个事实很清楚,外公确定打过上甘岭战役)

本文内容于 2012/5/10 12:36:31 被东东1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无产的小市民 在第5楼的发言:
胡编乱造

你没有经历那场战争,我也没有经历,所有关于那场战争的细节都是从当事人嘴里,或者是旁人嘴里得来的,其中有误也是难免的,但请你说话注意自己的语气,没有他们那一代的拼命,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娘胎里呢,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也永远休想得到别人的尊重!

对老兵表示敬意,向历朝历代为祖国而献身的人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但是,楼主的编造的成分大了些(有可能老英雄不经意的编些故事哄你)

 以下是引用东东101 在第2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35ll49359 在第19楼的发言:
......

“他说打上甘岭那伙最困难的是没有水喝,他和战友都是晚上爬出去喝水,一次他和战友晚上借着月光看到一棵树下好像有一滩水,就悄悄的爬出去喝了个饱,喝着感觉有股腥味,但因为口渴也没太在意。”

这里面有些事太扯淡了,血流出人体后很快就会凝结,你外公至少也要在战斗结束后半个小时或更久才敢出来找水吧?那时候血凝结了,即便你外公去喝的时候血还没凝结,血那么浓喝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出来,更何况血不止腥,而且还有明显的咸味。

“外公入朝打了将近20多仗,唯一的负伤就是有一个脚后跟被炸飞了,他说那时候刚好在冲锋,刚开始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觉,就觉得麻麻的,痒痒的,在战场上就跟着部队一直冲,后来冲累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才发现自己的脚上一片血肉模糊了,当时就再怎么也站不起了。”

这个更不可能,你可以看下你自己的脚后跟,如果脚后跟被炸掉了,那么这条腿就没法保持平衡,这和肋骨骨折不一样,脚后跟在跑动过程中要承担很大的重量,脚后跟一旦被炸飞连接脚和小腿的韧带也就一起断了,那整条腿就没法承重了。除非只是肉炸开了,脚后跟那肉也不多,真要是肉炸烂了还有可能在受伤后继续冲锋。

再说后来的移植手术,脚后跟上包含骨骼、血管、神经、肌肉、脂肪和韧带等等。那时候的战地医院恐怕根本没有做这种移植手术的能力。即便有这种手术能力移植后供体部分也一样会坏死。如果只是移植一层皮肤倒是还有可能。至于你说的结合的伤口,那只能说你外公的确受过伤。但伤口不等于做过移植手术。

欢迎这种有重点的讨论。

1、关于血凝结的事情,这里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外公当时确实是喝了血,这点毋庸置疑。外公也亲口说过。不过试着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看看有没有可能是这种情况,树底下可能原先就有一个小水潭,可能是炮弹炸出来的坑,因为下雨积了一点水,然后被炮弹炸上树的尸体的血滴进了水里面,造成了血水,外公有可能喝的就是那种血水。

2、关于炸掉脚后跟这个,当时的情景有可能是脚后跟炸裂了,但外公自己可能觉得是炸掉了,那时血肉模糊谁也说不清,后来抬下火线,医生给做得手术,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外公的脚后跟确实是接了一位死去战友的脚后跟的一部分。至于是不是接的整个,还是接了脚后跟结构的一部分,这一点也只是一个细节问题了,但总体情况就是,外公确实在那一次的冲锋中,脚后跟受伤。

树上的死尸(估计是炮炸上去的),估计不是立即死了,而是伤口不断有血流下来,滴到地下的水洼里。至于地上的水洼混了大量血水,估计在当时也不鲜见。

别说朝鲜战争,20多年后的对越作战,战场上的重伤员没人看上一眼的事情多了去了,哪顾得上?

朝鲜战争伤亡太惨重了。

至于脚后跟,我不懂,但估计有可能有移植骨头什么的,当时中国的医生水平高的很多,清华,同仁等等,世界一流的医生也有。何况当时就是四野,还有不少日本医生。比文革前后的医疗水平高多了。

至于楼主说的从苏联人接炮(朝鲜战争的装备,有几个不是苏联的?),也是很可能的,楼主外公也许是保卫工作。而且当时伤亡太大,炮兵步兵互相转换的也不新鲜。

一般来说,北方人(心眼太实在)没南方人机灵,这也是事实。打仗也是很靠头脑的。

即使是今天,中国南方也普遍比北方经济水平高

 以下是引用luoxiao5566 在第52楼的发言:
没有不可能,冲锋号一响,在那种枪林弹雨的时候就是手炸断也不一定有知觉。我舅舅的战友以前追敌人的时候腿上中了一枪,跑了几公里才开始感觉腿没劲,然后才是剧痛的。自己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在地狱里蚊子咬你你还能感觉痛?笑话!~~~~
 以下是引用nb884560 在第31楼的发言:
掺了血的雨水是可能,但如果当年下过大到超过泥土吸水能力导致积水坑出现的大雨后来也不会有“上甘岭”这部经典电影中一群人吃一个苹果的镜头出现了


脚是人体最低位置,血液流动受重力影响,流血部位出现在脚上,而且还是不可能被凝结血块堵住的大伤口,还敢跑?


顺便说下,失去脚后跟以后,只靠脚尖跑是很累的,而且这种绷紧的动作会加剧出血,毕竟因为奔跑不可能一直是绷紧的状态


总的来说这两件事的可信度都不高


但这时候你不得不装出听的很入神,还时不时发出“哦”“哇”这样的语气音


我爷爷当年......

你不知道不代表你身体不知道


生理极限这种东西不是你自己没注意到就会消失的


断手断脚不知道还能跑个不停这种事只发生在小说里


现实中失血超过一定程度身体机能自动就关闭了


这种事无关意志力


只要还属于人类范畴就无法控制

掺了血的雨水是可能,但如果当年下过大到超过泥土吸水能力导致积水坑出现的大雨后来也不会有“上甘岭”这部经典电影中一群人吃一个苹果的镜头出现了


脚是人体最低位置,血液流动受重力影响,流血部位出现在脚上,而且还是不可能被凝结血块堵住的大伤口,还敢跑?


顺便说下,失去脚后跟以后,只靠脚尖跑是很累的,而且这种绷紧的动作会加剧出血,毕竟因为奔跑不可能一直是绷紧的状态


总的来说这两件事的可信度都不高


但这时候你不得不装出听的很入神,还时不时发出“哦”“哇”这样的语气音


我爷爷当年给解放军送过军粮


上午去,下午回


我奶奶是这么说的


但我后来问起爷爷的时候他告诉我一个他当年开着送军粮的大卡车在敌后做007的故事


老爷子一辈子没去过长江以南,难为他想出了这么多关于长江以南的风土人情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