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捅死性侵大叔 正当防卫还是故意杀人

老葛不老 收藏 71 12493
导读:少女捅死性侵大叔 正当防卫还是故意杀人 ■旋小琪接受远程视频审判。通讯员 罗伟雄 郑朝晖/摄 少女受骗被困出租屋,面对性侵捅死裸体大叔—— 去年5月的一个夜晚,18岁的惠州籍女生旋小琪(化名)打算从广州火车站坐车去厦门。因为没买到当天车票,为了节省住宿费,她轻信主动搭讪的“好大叔”,跟对方回出租屋留宿。入屋后,大叔欲对小琪性侵犯,她慌乱间取匕首将对方捅死。 该案昨日在广州市中院一审,控辩双方就旋小琪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进行了激烈交锋。 ■采写:新快报记者 吴笋林 通讯员

少女捅死性侵大叔 正当防卫还是故意杀人


■旋小琪接受远程视频审判。通讯员 罗伟雄 郑朝晖/摄

少女受骗被困出租屋,面对性侵捅死裸体大叔——

去年5月的一个夜晚,18岁的惠州籍女生旋小琪(化名)打算从广州火车站坐车去厦门。因为没买到当天车票,为了节省住宿费,她轻信主动搭讪的“好大叔”,跟对方回出租屋留宿。入屋后,大叔欲对小琪性侵犯,她慌乱间取匕首将对方捅死。

该案昨日在广州市中院一审,控辩双方就旋小琪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进行了激烈交锋。


■采写:新快报记者 吴笋林 通讯员 马伟锋

“好心大叔”瞬间变“狼”

时间回溯至2011年5月28日晚7时许,广州火车站前广场人潮涌动,18岁的惠州龙门县女孩旋小琪,停下了在广州大道南一家美发店的工作,欲买火车票去厦门投奔网友、度假休闲。

据旋小琪事后供述,当时广场上一名年约50岁的大叔主动搭讪,热心帮她提行李、买车票。这名中年男子叫杨金元,湖北人,平时靠在火车站代客拉行李为生。

由于当晚车票售罄,旋小琪在买下次日发出的票后,身上只剩下50多元。此时大叔提出,可带她回家留宿,“钱看着给就行,不给也行”。见对方年纪大,旋小琪轻信地跟其到了越秀区瑶台向阳大街某出租屋5楼。

“狭小的单间怎能睡两个人?”敷衍聊了约半个钟后,旋小琪想离开。谁料大叔突然变脸,威胁并提出要与她发生性关系,且上前对她动手动脚。“他说如果要走,就杀了我。”旋小琪被吓得不敢喊叫。

其后,杨金元去洗澡。“他没关澡房的门,可以看到我。”旋小琪称,她只好取下了墙上的匕首握在手里,“原本想吓吓他,让他放我走”。

反抗侵犯慌乱狂刺致命

澡后,杨金元光着身子上前再度提出性要求。旋小琪持匕首要他不要靠近,“否则不客气”。

对峙推拉间,旋小琪突然失手在杨金元的锁骨上刺了一刀。杨金元抢刀,争夺间,匕首重重地划在了旋小琪的左腿上,鲜血直流。慌乱的旋小琪拼命乱捅。

身中数刀的杨金元倒在了地上,嘴角流着血。检方称,旋小琪此前供述因害怕倒地的杨金元报复,遂上前持匕首对其头、颈部砍击、刺击,致其不再动为止。而旋小琪昨日在庭上“补充”了这一说法,称因杨金元爬上床来抢刀,她才砸其头部。

法医鉴定结果显示,杨金元头、颈、胸部被扁平单刃利器反复多次打击、刺击,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

诊所救治留下破案关键

看着大叔一动不动,惊恐的旋小琪换下染血衣服,扔掉匕首并从屋内找了300多元,到楼下一家诊所去处理伤口。

求诊时,旋小琪如实用了真名。缝针后,诊所一名护士搀扶她回到了出租屋。旋小琪供述,由于没钱,她只得胆战心惊地在阳台上熬了一晚。“我一直坐在阳台,不敢给家人、朋友打电话,怕被发现。”旋小琪说。


次日早上,再度到诊所打了破伤风针后,旋小琪坐火车去了厦门。6月6日,旋小琪从厦门返回龙门老家藏匿。警方排查时,从诊所获得线索。同月10日晚,警方于龙门县将旋小琪抓获归案。


检方以故意杀人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死者杨金元的家属提出民事赔偿要求共计56.51万元。


女孩在陌生的出租屋内面临性侵,持刀反抗致男方死亡,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或者是防卫过当?这成为昨天庭审中控辩双方相持不下的争锋焦点。


●检方:


前半段正当防卫后半段故意杀人


公诉机关认为,本案的发生应分为两个阶段。前半段,旋小琪面临可能的性侵害,持刀反抗有正当防卫性质。但后半段,杨金元身中多刀倒地,已经丧失侵害能力,旋小琪继续持匕首捅刺其头部致其死亡,有剥夺他人生命的主观故意,属于故意杀人。


●辩方:


事发没时间思考反抗属正当防卫


辩护律师认为,旋小琪是一个思想传统女孩,洁身自好,在性观念方面很保守。


当杨金元光着身子上前提出性要求时,其不法侵害已经开始。杨金元反锁门,并威胁离开就杀了她。在此环境下,旋小琪没有太多时间思考怎么办,如果不反抗制止,则必然遭到性侵害,一生幸福都会毁掉。因此旋小琪持刀反抗属正当防卫,且没有超过必要限度。


●被告:


“对被害人家庭说声对不起”


母亲称女儿因欠社会经验致意外,望法庭轻判


昨日庭审结束后,旋小琪通过远程视频说道:“想向被害人家庭说声对不起,是我造成了这个严重后果,愿接受法律制裁,愿意承担刑事责任。请对方家属保重身体,节哀顺变,不要那么伤心了。还有我希望爸爸妈妈可以原谅我,是我以前做得不够好,没有好好照顾他们,希望他们保重身体,同时希望法官可以给我一个重新走入社会的机会。”话语间,旋小琪一直哽咽。


旋小琪的母亲听后伤心落泪,“她在家里什么坏事都没做过,现在告诉我们她杀了人,我们真的一点都不敢相信”。


据其介绍,旋小琪读到初二下学期就辍学出去打散工。三姐弟中,她排行老大。案发时,旋小琪刚打工一年多,家人认为她没有社会经验,才遇此意外,错手杀了人。


“探监那时看到她的第一个眼神,我就知道她杀人是被逼的,无奈的。”旋小琪母亲说,女儿很顾家,打工闲下来就回老家帮忙耕田种菜。好端端的女儿遭此境况,她十分无奈,“只希望法庭轻判”。


链接


首次利用远程视频审判


新快报讯 据广州市中院刑一庭副庭长赵俊介绍,该案是广州法院在刑事案件中,首次利用远程视频法庭开庭。据悉,该模式目前正处于试行阶段,将作进一步完善、推广。看守所远程视频法庭有四个好处:一是可缓解法院押解警力不足的问题;二是可节省押解路途的时间,提高效率;三是可确保押解和被告人安全;四是可节约司法成本。


热议转帖,点击过万,奖励工分,感谢楼主对社会聚焦版面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2/5/14 16:28:41 被韵儿笑笑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2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sickandtired 在第2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15楼的发言:
检方观点基本正确。但应注意,中国检察机关历来倾向于有罪推定。本案应属于“特殊防卫”,即对正在发生的杀人、强奸等暴力型犯罪,即使防卫行为超过必要限度,也认定为正当防卫。所以,少女行为是正当防卫无疑。

本案争议点在于,少女的事后行为的认定。少女杀死被害人后,没有即使报警,反而逃回老家。少女已经年满18周岁,并且精神状况正常,应承担完全刑事责任,在法律上推定其明白其行为的意义。所谓“思想传统”之类的理由不能成立。这一点对于少女非常不利。

如果我是法官的话,会采取“定罪免刑”的策略,即判少女“故意杀......

故意杀人罪能这样判?有这刑期?胡说八道。

有。湖北曾有一个案例,一个家庭有两个女孩,妹妹患有精神病,给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和压力,而妹妹也知道自己给家里造成的困难,因此在清醒的时候多次自杀以求解脱。后来,在她再一次犯病的时候,他的姐姐杀死了他。当地法院考虑到具体案情,加上当地老百姓联名求情,于是适用“特别规定”,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就是许霆案中适用的那个条款),判了三缓五。

不懂别装懂,回去多看点书。

第一.当地老百姓联名求情于法是没有用的。第二.许霆是盗窃案,本来一审判罚就不公平,没有甪比例原则,无限上纲。

其次,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必须是非法的,既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执行死刑、正当防卫均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经受害人同意而剥夺其生命的行为,也构成故意杀人罪。对所谓的“安乐死”,仍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当然,量刑时可适用从轻或减轻的规定。


法有明文,三年是必须刑期,能否缓刑就不得而知。

正当防卫 支持小姑娘。希望法院判决不要助长强奸犯罪的风气,也不要打压百姓捍卫自身权利的勇气。

中国的惯例是对强奸可以行使无限防卫权,不过近几年普世风吹的怪,罪犯的人权成优先考虑了。

11楼yngjysl

个人认为,当作正当防卫处理为宜

紧急情况下,出于义愤紧张害怕,怎么可能掌握得了什么必要的限度?

检方观点正确,当事人在其倒地不动后若能做到持刀观望,或许法理上讲不会有事。当事人在极度恐惧中行为失控,也属人之常情,望能判有期徒刑,此案对当事人不利的地方是“从厦门返回龙门老家藏匿”。虽如此,对初入社会的小女,还是不要量刑过重为好。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