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苏修超级渔霸的凶相

goodcjh 收藏 6 1554
导读:人民日报 1976-12-16 第6版专栏 苏修超级渔霸的凶相 梅平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为了争夺世界霸权,在拚命进行海上军事扩张的同时,也不断加紧掠夺海洋渔业资源。它倚仗庞大的渔船队,把魔爪伸向世界各大洋,肆意侵犯别国主权,横蛮欺压别国渔民,甚至从事 Jian Die 破坏活动,活现出一副超级渔霸的凶相。 (一) 五十年代末以来,出于海上扩张的需要,苏修开始大规模地扩充渔船队。除了国内建造外,还从西欧、日本以及“经互会”的某些成员国大量进口渔船,致力拼凑一支以大型拖网渔船和

人民日报 1976-12-16 第6版专栏


苏修超级渔霸的凶相

梅平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为了争夺世界霸权,在拚命进行海上军事扩张的同时,也不断加紧掠夺海洋渔业资源。它倚仗庞大的渔船队,把魔爪伸向世界各大洋,肆意侵犯别国主权,横蛮欺压别国渔民,甚至从事 Jian Die 破坏活动,活现出一副超级渔霸的凶相。

(一)

五十年代末以来,出于海上扩张的需要,苏修开始大规模地扩充渔船队。除了国内建造外,还从西欧日本以及“经互会”的某些成员国大量进口渔船,致力拼凑一支以大型拖网渔船和加工船为主体的渔船队。一九七四年,它的渔船队的总吨位已达一千七百四十多万吨,船只总数接近七千艘,占世界第一位。苏修利用这支用近代化技术装备起来的渔船队,在各大洋进行“不受限制的捕捞”。据肯尼亚一家杂志揭露,自从一九五六年以来的二十年中,苏修捕鱼量增加了三倍,达到每年约一千万吨,其中百分之九十是从远离苏联的海洋和许多国家近海捕捞的。

苏修渔霸的魔爪首先伸向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沿海。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一九七三年,苏修在非洲西北部外海捕鱼达九十四万吨,相当于该地区所有非洲国家同年总捕鱼量的百分之九十左右;在非洲西南部外海,苏修捕鱼量为六十五万吨,占该地区总捕鱼量的四分之一。一九七三年,苏修在亚非拉各国沿海渔区的捕鱼量达二百多万吨,约为它当年海洋捕鱼量的三分之一。苏修渔霸的魔爪同样伸向加拿大、日本、西欧和大洋洲的许多第二世界国家。在加拿大东西沿海,苏修经常有约三百艘渔船在进行捕捞活动;在日本近海,苏修经常出动一、二百艘数千吨甚至上万吨级的大型渔船,滥施捕捞。据英国报纸最近揭露,苏联一九七四年在西欧国家沿海的捕鱼量为三十七万吨,现在猛增到五十万吨,经常有一百五十艘船只在英国沿海水面活动。近年来,苏修渔船也到美国海域活动。今年三月就有一艘苏修拖网渔船在美国大陆架海域捕捞大海虾。总之,在世界各主要渔场,苏修渔船无处不往。近一个时期来,苏联国内肉类供应困难,强使苏联人民“多吃鱼”,并且在第十个五年计划中,规定捕鱼量要比上一个五年计划提高百分之三十到三十二。可见苏修掠夺渔业资源的范围还将进一步扩大。

(二)

苏修为了能够肆无忌惮地掠夺别国的渔业资源,一直竭力反对第三世界国家关于二百浬专属经济区的正义主张,根本否认沿海国对专属经济区有实际管辖权。它叫嚷专属经济区是“公海的一部分”,可以随意进入进行“经济活动”。实际上苏修渔船不但闯入别国的专属经济区,就是别国的领海它也要不断地侵犯。据不完全统计,最近两年苏修渔船曾非法侵入三十多个国家的领海和专属渔区。仅日本钏路一带近海,从今年一月到八月中旬,闯入的苏修大小渔船就达一百多艘。据英国渔民揭露,只要英国方面稍一放松监视,“苏联的渔船就偷偷地窜进十二浬内活动”。近些年来,苏修渔船因侵犯别国领海而被扣留、驱逐的 Shi Jian 屡见不鲜。

另一方面苏修却千方百计地将大片国际海域划为自己的“禁渔区”,“控制区”,不让别人进去。例如苏修早在一九五六年就单方面划了一大片离海岸线最远达四百多浬的“控制区”,最近,又把日本北海道北部的纹别市近海擅自宣布为苏联的“禁止捕鱼区”。苏修还硬要把大陆架的界限扩大到五百米的深度,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它的大陆架就远远超过二百浬。别人的管辖范围越小越好,自己的控制区越大越好,这就是苏修海霸的逻辑。

苏修为了掠夺需要,还常常背信弃义地撕毁自己签字的国际性和地区性渔业协定。例如苏联同美国等十八个国家组成的西北大西洋渔业国际委员会,每年对各成员国在西北大西洋捕鱼的地区、品种和限额作出规定。可是,苏修就不遵守,任意违章捕捞。据今年四月加拿大报纸揭露,西北大西洋渔业国际委员会监察员发现了十五起苏修渔船违约 Shi Jian 。在西欧,苏修公然在它同挪威、冰岛商定的禁止捕鱼的海域内大量捕捞青鱼。据日本水产厅统计,一九七五年十月日苏“渔业协定”正式生效后一个多月内,苏修渔船队违反协定的事就有八十起。至于苏修违反国际现行捕鱼规定,用大型拖网、小孔网、围网以及光电等捕鱼设备,滥加捕捞,更是经常的事。难怪西方舆论把苏修渔船比作为“吸尘器”,无论大鱼小鱼它都洗劫一空,充分暴露了苏修贪婪成性的嘴脸。

(三)

苏修渔霸无恶不作,对沿海国家的主权造成严重的威胁,给沿海国家渔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使一些国家的渔业资源面临严重枯竭的现象。在一个时期内,巴基斯坦近海水域的鱼虾被苏修捕捞殆尽,造成这个国家三分之一的渔船不能出海,六千多渔民失业,损失外汇收入一亿五千多万卢比。苏修在日本近海的横行霸道,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据日本报刊揭露,自去年十月以来的一年里,日本渔民的渔具受苏修损坏的 Shi Jian 发生二百五十五起,约合八千万日元。据北海道渔民控诉,苏修上台二十年来,苏联在日本北方四岛近海共劫持日本渔船八百一十只,扣押日本渔民五千七百多人,其中有二十多人被逼至死。仅去年十一月,苏联监视船撞沉和拖沉日本渔船各一只,使四名日本渔民身亡。日本渔民愤怒地指出:“苏联渔船队一天不撤走,我们的渔场就一天也不得安宁!”

更为阴险的是,苏修渔船队经常打着“捕鱼”的招牌,干着渗透、干涉和刺探军事、经济情报的勾当。苏修有数百艘伪装成“拖网渔船”的 Jian Die 船,船上装有复杂的电子设备,还有众多的小型渔船也担负着同样的侦察任务。这些大大小小的“渔船”正如美国一海洋科学家指出的,“能在很大的范围内为军事活动提供所需要的大部分资料”。有些“渔船”还直接为苏联远程军用飞机和潜水艇活动服务。据揭露,苏修在对马海面经常停泊舰艇和“渔船”,监视美国海军的动静。在加勒比海地区,苏联的捕鱼量不到其总捕鱼量的百分之一,但它却修建了一个远远超过捕鱼量所需要的现代化渔港。在南太平洋地区,苏修也竭力谋求建立所谓“渔业基地”。不难看出,苏修扩充渔船队,进行渔业扩张,已成为它在海上争霸的重要一环。

苏修争夺海上霸权的野心,现在已经越来越被人们识破,日益激起各国人民的强烈反对。饱尝苏修渔霸掠夺、侵略之害的第三世界国家纷纷起来揭露和控诉它的罪恶行径,并且采取措施,保护本国的海洋资源。由拉丁美洲国家带头掀起的捍卫二百浬海洋权的斗争已经席卷全球,得到一百多个国家的支持。可以相信,世界人民汹涌澎湃的反霸怒潮,终将吞没穷凶极恶的苏修渔霸。



人民日报

1976-10-20

第6版()

专栏:


苏修渔霸的魔爪伸进世界各海域渔区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为了在世界各个海洋强行捕鱼,掠夺别国的渔业资源,又为了扩张的目的,窃取沿海国家的军事情报,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渔船队。现在,几乎各大洋都有苏修的渔船在“作业”。

疯狂扩张,滥肆掠夺

五十年代初期以前,苏联渔业主要是从事内陆水域和沿岸近海的捕捞。从五十年代后期到六十年代,苏修耗费四十多亿美元发展远洋渔业,进口了大量渔船,到六十年代后期已建立起四支远洋渔船队。目前它拥有四千多艘渔船,总吨位超过六百万吨,其中二千吨以上大型拖网渔船共六百四十三艘,大型工厂母船一百二十二艘左右。

近二十年来,苏修对世界海洋资源的掠夺日益猖獗,它的外海及远洋渔获量增长约十倍,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渔业资源的掠夺者。一九五三年,苏联的渔获量仅一百九十八万三千吨,其中在远洋捕捞的比重很小。到一九七四年,它的渔获量增加到九百六十万吨,占当年全世界捕鱼量的百分之十五,其中百分之九十是在别国沿海的大陆架捕捞的。苏联渔船队的捕鱼方法比以往更为凶狠。它用网眼小于国际规定的渔网、围网和光电捕鱼等手段,贪婪地捕捞鱼群。由于苏修不择手段地进行捕捞,致使大西洋及太平洋北部的鲱、鳕、黑线鳕鱼等急剧减少,有的甚至濒临枯竭。苏修的庞大捕鲸队在南极和北极海域附近捕鲸,使鲸类资源中的白长须鲸、露脊鲸和座头鲸面临绝种的危险。

苏修渔船队的魔爪已伸到大西洋、太平洋,北起格陵兰,南至南极附近的各主要渔场。六十年代中期起,更进一步向印度洋扩张,其中受害最深的是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苏修“渔船”经常到巴基斯坦附近海域去掠夺那里的渔业资源,对巴基斯坦的经济和渔民造成了严重后果。一九七二年至一九七三年的六个月里,苏修拖网渔船在巴基斯坦沿海大肆抢掠鱼虾,使巴基斯坦的渔业资源遭到严重损害。它们仗着船大网长,在鱼群还未游到近海之前就捕捞殆尽,造成巴基斯坦三分之一的渔船不能出海,约六千多名渔民失业,使巴基斯坦的外汇收入减少约一亿五千万卢布。在非洲西北部,苏修渔船近年来掠走了近一半的鱼。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七三年苏修在亚非拉各国沿海渔区的渔获量达二百多万吨,约占它当年海洋渔获量的三分之一。

苏修在“援助合作”的幌子下,对第三世界国家进行掠夺和剥削。它以“援助”开发渔业资源为诱饵,获得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近海捕鱼权;捕捞的鱼就地加工,制成水产品后运回国内转手出口谋取高额利润。苏修还通过“渔业协定”向所在国家攫取港口使用权。伪装渔船,刺探情报

苏联渔船队是苏修对外侵略扩张的一支别动队。据日本报刊揭露,苏修拥有二百多艘三百五十吨位侦察用的“装有电子设备”的“拖网渔船”,还有许多艘小型渔船担任同样的侦察任务。这些 Jian Die 船经常闯进别国领海,测量水深,了解海洋资料,绘制海洋、海底图,为苏修潜艇提供情报资料。苏修还经常派遣大型拖网渔船出没于欧洲北部海域,监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其他国家的军事动向,收集沿岸军事基地的情报,窃取西方采油采气技术。在苏修武装干涉安哥拉期间,它在西属加那利群岛的渔船队,派出大批“拖网渔船”在安哥拉附近海面进行电子 JianTing 并向它在地中海的舰队发出密码电报,这充分暴露了苏修的渔船队在它对外扩张的活动中所起的不寻常的作用。

1936年7月,延安,窑洞内,煤油灯下,一个面容瘦削,颧骨突出,眼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