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期间,清朝政府出于对敌人的无知,玩了诸多“有特色”的战术,结果不但全无收效,很多还成了笑柄。


宏观方面,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扬威将军奕经的幕僚臧纡青曾建议曰:从山东、河南招丁壮万人,从本地招丁壮两万,让他们分伏宁波、镇海与定海,人自为战,战不择地。各地士绅领团勇伏于城内,大军伏舟港口,声东击西,内外交逼,英夷必败。奕经报上去了,但清政府没采纳。与此同时林则徐提出的战术是:“或将兵勇扮作乡民,或将乡民练为壮勇,陆续回至该处,诈为见招而返,愿与久居,一经聚有多人,约期动手”,“杀之将如鸡狗”。林公与臧纡青一个意思,只不过他比臧纡青还多一个意思,那就是利用民力抗夷。清政府采用了,但收效不大。


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大臣蒋琦龄给咸丰皇帝上了一个《请幸太原疏》:“我众彼寡,则分军为三四,仿古人更休叠战之法,或扰之不听其休,或环攻以分其力,我败有援,贼死无继。”他说,北京的“妇孺皆有激昂思奋之意,岂行间遂全无同仇敌忾之心?”他的意思是,国军完全可以“人海战术”了,但他没有建议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其实封建统治者最害怕的就是人民力量的动员,人民,唯有人民,才是专制政府最大及最终的敌人,所以政府的国防思想乃是防民甚于防寇,动员民众,政府敢吗?


微观方面,那就是八仙过海了。英国炮艇围住了虎门炮台,关天培演出的是冷兵器时代《三国演义》里玩剩的疑兵术——让士兵们围着炮台后的小山转圈跑,以造成增兵无数的假象。英兵起初不明白他们干吗,等明白后笑翻了。参赞大臣杨芳目睹英船的威风,认定“必有邪教善术者伏其内”,采用巫师建议,在广州城内遍收女人马桶,打仗时将女人马桶向之,以破其妖术。广州人民为此给他编了段子:“粪桶尚言施妙计,秽声传遍粤城中。”


奕经在浙江作战前亲自去抽了一签,上书:不遇虎头人一唤,全家谁敢保平安。过了三天有土司带了兵前来助战,每个兵都戴有虎头帽;各路兵会集个差不多的时候,奕经与参赞大臣文蔚又不失时机地同时做了一个梦,梦见鬼子全被打跑了。1842年3月10日四更时分出兵,这叫虎年虎月虎时虎分。事后,宾汉的《英军在华作战记》对清兵尸体描述曰:“他们的帽子有一种特别的不普通的样子,是用老虎面部的皮制的,附有老虎尾巴垂在他们身后。”英国佬不知这叫虎吃羊(洋)战术。


奕经手下还有人上演了猴战术。买来19只猴子,希望它们身背鞭炮蹦到英夷船上,引燃英船上的火药。问题是,临阵时怎么把猴子弄上英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