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东北督战大败林彪 因蒋介石误判失东北


白崇禧东北督战大败林彪 因蒋介石误判失东北


白崇禧东北督战大败林彪 因蒋介石误判失东北

白崇禧将军身影集》出版,白先勇接受本报专访,解密父亲戎马一生:


白先勇花费4年心血为其父编著《白崇禧将军身影集》,将由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于5月推出上市。全书精选珍贵照片五百余幅,记录诸多历史关键时刻。


白崇禧素有“小诸葛”之称,他既为蒋介石的反革命政策出过力,又屡次参与逼宫,为蒋不容。日本人在淞沪会战后称他为“战神”,毛泽东则称他为“中国境内第一个阴险狡诈的军阀”。白崇禧究竟与蒋介石有着怎样的恩仇?外界曾传言说白崇禧猝死是蒋介石派人下的毒,真实情形又是如何?


采写及图片翻拍 本报记者 吴波


被称为“战神”,曾打败过林彪


2008年,白先勇发表《战后国共东北之争》。当时双方精英尽出,白崇禧东北督战,领国民党军攻进长春,林彪军队大败,往北急速撤退。因蒋介石受到马歇尔调停内战的压力,以及对共产党军队情况的误判,没有采信白崇禧的建议,片面下停战令。林彪部队因此“复活”,整军反攻,最后横扫整个东北。对此,白崇禧一直耿耿于怀、痛心疾首。


白崇禧(1893年~1966年),字健生,广西桂林人,毕业于保定军校,属国民党桂系中心人物,陆军一级上将。他与李宗仁并称“李、白”,蒋介石屡次重用又“敬而不亲”,其卓越的军事才能甚至连日本人也称之为“战神”,曾获中外勋章二十余枚。


1911辛亥年,白崇禧参加武昌起义,1917年,白崇禧结识李宗仁、黄绍竑,共同从事统一广西的大业,时称“广西三杰”。北伐时期的重要战役,白崇禧几乎无役不与,尤其是1927年关乎北伐成败的龙潭战役。1928年6月11日,白崇禧领军长驱直入北京,受到北京各界欢迎,成为历史上由华南领兵攻入北京的第一人。


抗日期间,白崇禧奔驰沙场,指挥过诸多著名战役:“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捷”、“武汉保卫战”、“桂南会战--昆仑关之役”、“长沙第一、二、三次会战”等等。其中,尤其以1938年“台儿庄大捷”的至为关键。


回顾父亲一生的经历,白先勇说:“作为历史人物,我在他身上看到历史沧桑、风云变幻,作为父亲,他又有另外一面。这两面有时候会有冲突,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人。”


助李宗仁竞选开罪蒋介石


李宗仁竞选副总统时,白崇禧极力反对,曾派人飞北平劝阻李宗仁。白非常清楚,蒋介石心中的副总统人选属意孙科,李宗仁出面竞争,必导致蒋与桂系的冲突。可是,李宗仁在美国大使司徒雷登等人的鼓励下,不顾白及黄绍竑、黄旭初等广西领袖的劝阻,宣布参选。


白先勇回忆,帮助李宗仁竞选副总统,是白崇禧与蒋介石矛盾尖锐化的开始,蒋与李宗仁、白崇禧再度分裂。他说,“李宗仁与父亲自早年统一广西,历经北伐、抗日,两人数度并肩作战。合作年间,在中华民国关键时刻,立下扭转乾坤的功劳,如龙潭之役、台儿庄大捷等。世称‘李、白',关系密切。李大度、白精明,二人互补,有如刘备与诸葛亮。但二人在大事上,也有分歧的时候,刘备雪弟恨伐东吴,诸葛亮劝阻无效,终坏了诸葛亮联吴抵魏的大计。李宗仁参选副总统,父亲力谏,李不采纳,导致蒋介石与李、白再度分裂。”

“据当军医署署长陈石君的回忆,当父亲闻知李宗仁出面竞选副总统背后有美国人的支持,父亲认为有美国势力介入,大大不妥,与李宗仁当场还起了争执。后来美国对华白皮书记载,司徒雷登大使确实提议过以李代蒋的可能。但基于两人的渊源,父亲还是尽力帮李助选,竞选总部即设在大悲巷家中。”


白先勇说,“李宗仁一旦投入竞选,父亲基于与李宗仁的革命感情,不得不全力助选。中央力挺孙科,选举激烈,几经风波,李宗仁以些微多数击败孙科,当选第一届副总统。蒋介石与李、白之间的旧矛盾又重新浮现,对于当时大局稳定,有重大影响。父亲调职‘华中剿总',除去国防部长职务。多年后,父亲在回忆录中承认,替李宗仁竞选副总统,是他犯下的一大政治错误。”


对于白崇禧与蒋介石之间的关系,白先勇则以父亲的话概括:“‘总统'是很重用我的,可惜我有些话,他没听。”“二·二八事件”后来台宣抚的白崇禧,当时命令全省军警情治单位停止滥杀,审判公开,又对参加过“二·二八”的学生不咎既往,“很多人因父亲,救回一命”。白先勇认为父亲选择台湾作为最后归宿,是死得其所。


“父亲死于心脏病突发”


晚年的白崇禧十分孤独寂寞,关于白崇禧最终的死因,众说纷纭,到现在还是个谜。一种说法认为,是蒋介石派特务人员给白崇禧下毒。还有更离奇的,说白崇禧的死与其女护士有关。白崇禧晚年的死亡究竟有着怎样的不解之谜?就此白先勇首次面对记者采访,详细澄清了这一段历史秘案。白先勇直接否定了这些说法,他说父亲的死亡不可能是蒋介石下毒。


白先勇说,“关于父亲去世的谣言传得已经好像‘间谍片'。这些说法源于台湾的一个退休特务谷正文的文章。此人自称是监控白崇禧小组的成员,接受了蒋介石下达的命令。这完全是他自己的幻想。理由是,首先,蒋介石绝对不可能授命给他,他的级别差很远。其次,用酒来下毒也太笨了,万一毒不死怎么办?”


白先勇表示,“自己开始没有去否认,是不想抬举了这些八卦新闻,最后导致演绎这件事情的书籍层出不穷。”他分析说,“父亲在台湾没有任何实权,跟外界也没有联系,对蒋介石不构成威胁,所以没有必要谋害。而且父亲在国际上有一定地位,随便弄这种事,会闹成国际事件。再有,父亲的葬礼蒋介石也去了。如果他令人下毒再去参加,也未免太过分了。


白先勇告诉记者,他父亲去世是因为心脏病突发。他透露,“据弟弟讲,父亲去世时的遗容看起来蛮平静的,没有太痛苦的样子。”与某些书籍的描写“白崇禧平时身体颇好,没有出现大的病症。1966年12月2日,有人发现白崇禧死在他卧室的地板上,尸体周身发紫,睡衣和床单被撕得稀烂,床头还有半杯没有喝完的酒”完全不相吻合。


“我在广州培正小学念过书”


接受本报采访,白先勇告诉记者,他们父子与广州有着数十年的情缘。他自己曾在广州念过小学。他说:“1948年我在广州住过,还在东山培正小学念过书,当时是小学三年级。为什么要去广州念书呢?是一路打仗而来的,从南京一直到广州,我在广州念书后去了香港,然后去了台湾,当时我住在爱群酒店和新亚酒店。而再次回到广州旧地重游,已经是1988年,当时是我的话剧《游园惊梦》在广州演出。从1948年到1988年,这40年是我与广州的情缘。”


回忆起父亲白崇禧与广州的关系,他说父亲首先是在广州参加了北伐,“广州有几件事情对他一生很重要的,他在1923年在广州第一次见到孙中山,也是唯一的一次。没多久孙先生就过世了。第二件事是蒋介石即将北伐的时候,蒋介石当时去广州三顾茅庐,那时应该是1925年,我父亲当时才33岁。蒋介石认为,父亲已经统一广西,还有‘小诸葛'的称号,还有,他是保定军事学校毕业的,是个人才 ,所以蒋介石要求他去组阁参加北伐。”


《白崇禧将军身影集》精选珍贵照片五百余幅,大部分是第一次公开。白先勇说:“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我说,哎呀,这都是历史的现场啊。有时候一张照片敌得过很多很多文字,照片在那里,当年的情景马上就浮现出来了。” 为了把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说清楚,他花费了大量时间查阅史料,很多图注只有短短几句,却花了几天时间才写成。


图传分两卷,上卷《父亲与民国》,涵盖北伐、抗战、抗战胜利与国共内战,大约自1927年至1949年,记录白崇禧前半生的军政活动;下卷《台湾岁月》,包括白崇禧在台湾十七年的生活点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9楼大音

吹张灵甫不吹王耀武,因为张团长挂了,王军长改造了;吹孙立人不吹廖耀湘,因为孙颠儿了,廖改造了;吹白崇禧不吹杜聿明,还是因为白开溜了,吹孙元良不吹陈明仁,道理自然是一样的。

如果光头公采纳老白的建议林彪必然被歼?这是什么逻辑!选言推理要求结论一定要穷尽选言枝。果军渡过松花江并不意味着林彪部会一败涂地。军事行动设想各种可能性是常态,林部准备退往苏联境内只是选项之一。由此推论林部必败何其荒唐。

果粉将可能作为必定的事实已经是习惯了:如果不是杂牌网开一面,中央红军必定被果军全歼;如果不是西安事变,到了陕北的红军必定再死一回;如果不是鬼子入侵,委员长哪里会给TG活路;如果不是苏联援助,TG岂能将果军赶下大海……

果军的胜利全都寄托在如果假设之上,所以必败!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6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xiaoniao886 在第6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明厉锋 在第59楼的发言:
......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这是一个作战指挥体系的问题,白崇禧确实给李宗仁出了不少主意,比如启用张自忠,白崇禧就发挥了很大作用。但是一场战役的首功应归于主帅,因为主帅对整场战役负有战术指挥的责任,并对战役的结果负责。此战国军的主帅自然是李宗仁将军。而你看白先勇的这句话:“白崇禧奔驰沙场,指挥过诸多著名战役:“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捷”、“武汉保卫战”、“桂南会战--昆仑关之役”、“长沙第一、二、三次会战”等等。其中,尤其以1938年“台儿庄大捷”的至为关键。”把“台儿庄大捷”列为白崇禧指挥的,这就是违反史实的,不可能说我身为上官,给你下属将领出了点主意,你的胜仗就成我指挥的了吧。

明白你意思了,就是说,他儿子说的有点过了。

贴金这种事情,咱可以理解。

小到个人,大到国家,谁没干过?

小学没写作业,咱还要找个理由说是没带呢。

日本人打了败仗,不也老说没死几个人么,中途岛海战,干脆来个新闻封锁。

这事儿,理解。他要不贴金,那还是白崇禧亲儿子么?!那就真得考虑去验验DNA了。

不过白崇禧这货,水平还是有的,而且很高。


广西兵有他和李宗仁两人指挥,打仗是又狠又刁,还不怕死。

白崇禧被蒋介石调走之后,打仗就只有狠,不怕死,而没有那股子刁钻了。


二次北伐到蒋桂两派反目,李宗仁指挥桂系傻乎乎的摆了个一字长蛇阵,蛇头都快到北平了,蛇尾还在广西。李宗仁回忆录说:当时他还傻乎乎的沾沾自喜:八桂子弟,横扫天下,鼎盛桂系。

结果老蒋一怒,从湖南动手,把桂系的长蛇阵砍成3段。。。李宗仁下野,这才觉得“我擦,蒋校长,这货,心太黑了,从调走白崇禧当参谋长就开始算计分手时候怎么搞我了”。

从此之后,桂系失去了争夺天下的资本,沦落为地方军阀,再也没有横扫天下的机会了。

李白如果一直在一起,搞不好,中国就是他们的。


由此可见白崇禧的能力。

以上是一点啰嗦。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的观点也是很有根据的。

我有失鲁莽,抱歉下了。

大家一起讨论,共同进步吧。

李白组合确实是一个绝配,李宗仁擅正,白崇禧擅奇,两人都有明显的缺点,但一旦配合到了一起,堪称天衣无缝。你刚才说到了,李宗仁失去白崇禧的辅助,在蒋桂战争中犯下了重大的战略错误。反过来,白崇禧没有李宗仁给他把住大战略方向,也也会犯错误。比如在决定桂系生死存亡的“衡宝大战”中,就是由于白崇禧没看清战略形势,被“青树坪战役”的胜利冲昏头脑,盲目乐观,企图恢复“湘桂联防”,结果自己把桂系主力都送到了林彪的老虎嘴里,导致后手连连被动,最终赔掉了桂系的家底“钢七军”和四十八军。而此战往前,他拒绝共产党的招安(毛主席提出的解放军“五年不入桂”的条件真的很仁至义尽了),此战之后,他又跑去台湾,最终被蒋介石软禁至死,都反映了他战略眼光的缺失。

惜哉,国军第一名将!如果他当年接受共产党的招安,以“全西南以归中央”之功,凭毛主席“白先生不是喜欢领兵吗?我们可以给你一支军队让你指挥嘛”的承诺,未尝不可能在朝鲜战争中一展身手,以解抗战之时才华不得施展之困闷。

白崇禧不会同意的。

他们那一代人是信仰之争。

白崇禧,阎锡山,宁可去台湾也不回大陆做官。

张学良宁死在美国,也不愿回东北定居。

他们是信仰。

他们是打心底相信三民主义能救中国。他们压根不相信共产主义能让中国人民幸福。

他们相信共产党人的清廉和努力,但是不信你的政策和党章。

这么说吧。

比喻阿,仅仅是比喻。

白崇禧信的佛教,他不信天主教。

所以天主教徒再好,他也不信,他不信他的教义。

(PS白崇禧是不是信佛教我不知道,仅仅是个比喻。)。

国共之争,我军冲锋的时候有共产党员冲锋在前。

国民党军冲锋,同样有三民主义青年团冲锋在前。

现代社会这样有信仰的人太少了,所以我们很难理解。

国共双方,都是中国的菁英人才,因为信仰不同,在战场上刀兵相见,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国民党军停止追击是正确的,白崇禧要是再追下去,极有可能因为过度分兵被林彪抓住机会,反戈一击,提早上演孟良崮一幕。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不仅要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出手,更要该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收手。

 以下是引用大音 在第19楼的发言:
吹张灵甫不吹王耀武,因为张团长挂了,王军长改造了;吹孙立人不吹廖耀湘,因为孙颠儿了,廖改造了;吹白崇禧不吹杜聿明,还是因为白开溜了,吹孙元良不吹陈明仁,道理自然是一样的。

高见,哈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