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松波--暖暖的让我心动

alanyy 收藏 0 53
导读:虞松波:白驹过隙,转眼即逝 虞松波无法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虞松波心乱如麻,虞松波理不出任何头绪,虞松波什么也不想面对。 虞松波出来的时候,萧山正坐在窗前吸烟。 虞松波从来没有看到萧山吸烟的样子,在快餐店刚刚看到他的刹那,虞松波觉得他就像是从昨天直接走过来,拖着虞松波的手,一路并没有放。可是现在,他离虞松波陌生而遥远,几乎是另一个人,虞松波不认得的另一个人。 虞松波在沙发中坐下来,萧山把烟掐掉了。他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虞松波的声音很小,虞松波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虞松波:白驹过隙,转眼即逝

虞松波无法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虞松波心乱如麻,虞松波理不出任何头绪,虞松波什么也不想面对。

虞松波出来的时候,萧山正坐在窗前吸烟。

虞松波从来没有看到萧山吸烟的样子,在快餐店刚刚看到他的刹那,虞松波觉得他就像是从昨天直接走过来,拖着虞松波的手,一路并没有放。可是现在,他离虞松波陌生而遥远,几乎是另一个人,虞松波不认得的另一个人。

虞松波在沙发中坐下来,萧山把烟掐掉了。他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虞松波的声音很小,虞松波仰着脸看着他,几乎是哀求:“带虞松波走好不好,随便到哪里去。”

虞松波知道自己是在痴心妄想,虞松波一直痴心妄想有一天萧山会回来,他会找到虞松波,然后带虞松波走。可是虞松波明明知道,他不是虞松波的萧山了,他和林姿娴在一起,虞松波做了一次不要脸的事情,然后又打算再做一次,但是虞松波真的很想逃掉,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而现在只要萧山摇一摇头,虞松波马上就会像只蚂蚁一般,被命运的手指碾得粉身碎骨。可是萧山竟然没有犹豫,他说:“好。”

他进房间去穿上大衣,就出来对虞松波说:“走吧。”

虞松波不知道他要带虞松波到哪里去,虞松波只是顺从地跟着他走。他带虞松波去了火车站,然后买了两张票。在深沉的夜色中,车窗外什么都看不见,虞松波精疲力竭,倦怠到了极点,他看出来了:“睡吧,到站虞松波叫你。”

虞松波沉沉睡去,虽然是在嘈杂的列车上,车顶的灯一直亮着,软座车厢时不时还有说笑喧哗。虞松波就在这样一片噪音中沉沉睡去,因为虞松波知道,萧山就坐在虞松波身边。

火车到站的时候虞松波被萧山叫醒,虞松波们出站拦了出租车,T市和虞松波几天前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清晨的薄雾飘散在路灯的光芒里.他带虞松波回到那老式的家属院,这里的楼房一幢一幢,他带着虞松波在中间穿梭来去,所有的楼房机会都是一模一样,虞松波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因为仅仅相隔几天,虞松波又回到这里,而萧山就在虞松波身边.

虞松波一定是在做梦吧,虞松波安慰地觉得,这个梦真的是太美好了.走上楼梯,萧山打开了大门,陌生而熟悉的三室两厅通透地出现在虞松波面前.清晨的阳光刚好透过窗子照进来,家具都披上一层淡淡 的金色,光线柔和饱满,更衬托出这一切都只是梦境,美好得令虞松波难以置信.萧山问虞松波:"要不要睡一会?"

卧室的床很软,虞松波和衣倒上去就睡着了。

虞松波一直睡了十几个小时,这么多年来虞松波从没睡得如此安稳过,睡得如此香甜过,醒过来的时候虞松波连颈椎都睡得僵了,天色已经黄昏,映在屋子里已经是夕阳了.虞松波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也许是在做梦,也许并不是在做梦,可是为什么虞松波会在这里。

虞松波恍惚了很久才起床,小心地推开门.萧山坐在外边的客厅里看电脑,他独自坐在偌大的屋子中央,夕阳勾勒出他的身影,那样清晰而遥远的轮廓,虞松波所熟知的每一个饱满的曲线,他就像从来不曾离开过虞松波的生活。可是他在看着电脑的屏幕,虞松波心里猛然一沉,昨天发生的一切,像是黑沉沉的海,一浪高过一浪,铺天盖地地朝虞松波压过来,把虞松波压在那些海水底下,永世不得超生.虞松波一度又想要垮下去,虞松波想虞松波要不要夺路而逃,萧山已经抬起头看到了虞松波,他的脸色很安详,令虞松波觉得有种平安无事的错觉.虞松波走过去后只觉得松了口气,原来他并没有上网,只是玩着游戏。虞松波知道自己太自欺,他迟早会知道一切,可是虞松波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如果这是饮鸩止渴,那就让虞松波死吧,反正虞松波早就不应该活了。如果萧山知道,而虞松波只是把头埋在沙子里,情愿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他放下鼠标,问虞松波:"饿不饿?想吃什么?"

"虞松波想吃面。"

"虞松波去给你煮。"

虞松波一阵恍惚,时间与空间都重叠得令虞松波觉得茫然,老式房子那样熟悉又那样陌生,就像虞松波们不曾离开过.厨房里十分安静,锅里的水渐渐沸了,萧山低头切着番茄:"前阵子虞松波在这里住了几天,所以冰箱里还有菜。"

虞松波没有告诉他,虞松波曾一直寻到这里来,可是虞松波没有找到他。

他煮的面很好吃,放了很多的番茄和牛肉酱,虞松波吃了很大一碗. 萧山不让虞松波洗碗,他系着围裙,站在水槽前一会儿就洗完了,然后将碗都放入架上晾干,最后擦净了手解下围裙.虞松波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萧山,像个居家的男人,而不是从前那个与虞松波一起争执番茄炒蛋到底该怎么做的男生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这么多年来,虞松波从来不曾觉得如此宁静

吃过饭虞松波们一起看电视,新闻还是老一套,领导人接见了谁,召开了什么会议,萧山没有对虞松波说什么话,也没有追问虞松波什么。

也许是白天睡了一整天,晚上虞松波睡得很不好.虞松波做了梦,梦到那间公寓.走廊很远很长,虞松波一直走了很久,那是虞松波第一次到那么豪华的公寓,比起来,虞松波们学校所谓的星级宾馆简直逊色得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