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明君武则天,为何反被“骂名千古”?

963586 收藏 22 8918
导读:辱骂武则天的时代,是从两宋时期开始的。这是中华文化的一段逆流,一段对与国家意识完全丧失、只是耽溺与享受俸禄、无所事事的年代。 两宋文官之最的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最难以启齿的,是武则天的“开疆拓土”问题(两宋守土都难,那里敢有这样的“狂想曲”?),因此,武则天内政上的“根除门阀”观念,即修改《氏族志》开始实施的“内政改革”,就成了两宋腐儒除武则天个人生活问题外,重点攻击的主题。 李世民是一位明君,在他执政期间也感到了魏晋以来关

辱骂武则天的时代,是从两宋时期开始的。这是中华文化的一段逆流,一段对与国家意识完全丧失、只是耽溺与享受俸禄、无所事事的年代。

宋文官之最的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最难以启齿的,是武则天的“开疆拓土”问题(两宋守土都难,那里敢有这样的“狂想曲”?),因此,武则天内政上的“根除门阀”观念,即修改《氏族志》开始实施的“内政改革”,就成了两宋腐儒除武则天个人生活问题外,重点攻击的主题。

一、打击原官僚制度

李世民是一位明君,在他执政期间也感到了魏晋以来关东氏族力量,即崔、卢、李、郑山东大姓力量的过于强大,干预国家政治。因此,他也想改变观念,为此。委任吏部尚书高士廉等人撰写《氐族志》,打破魏晋以来的门阀,另立新贵谱系。

不过,主持编写《氏族志》的高士廉、黄门侍郎韦挺、礼部侍郎令狐德蒝、中书侍郎岑文本等人,都出身于“士族”大家,高更是山东士族集团的重要人,他们脑袋里装的,就是“山东大户”尊贵,寒门低下,这种腐朽的等级制且不可动摇的观念。

高士廉等收集全国各士族家谱,依据历朝史书,分别贵贱,将姓氏定出九个等级,反而加强了氏族门阀的地位。在编写的《氏族志》中,把山东的崔氏排为第一姓,皇族李氏却远距其后!

太宗看后,对高士廉等人说:“汉高祖与萧、曹、樊、灌(指萧何、曹参、樊哙、灌婴)都是出身贫贱的布衣,你们现在还推重他们,难道是因为他们出身高贵吗?现在高氏偏在山东,梁、陈僻在江南,虽然还有些人才,实在是不足以说道了!尤其是他们的子孙后代德才都很浅薄,做的也都是小官吏,却仍然自负门第,贩夫走卒,依托权贵,实在是寡廉无耻,不知保为贵贱!现在朝中的高职,都是以德行、功劳、文学取得的,那些衷微的旧门第,有什么值得仰慕的啊!现在,有的人还要以多加彩礼同这些破落户联姻,真让人想不通。人们如果还把崔民干排在第一,就是看不起我朝的官爵而询流俗的情!”

高士廉等人遭斥责后,太宗指示他们不要看“旧门第”,而是要根据当朝爵位高低来排列等级。高士廉等只好把皇族列在第一,外戚列在第二,仍把崔民干的姓氏排在第三位。其三等姓氏为上,然后还是按照“九等顺序”,排出了293姓,1651家。

太宗此次编修《氏族志》,最终打击了山东士族,抬高了陇士贵族。不过,最终出台的《氏族志》,仍是一个抬高士族地位、贬仰庶族地位的“贵族谱”。

唐太宗是矛盾的,他一边强调取得政治地位不能靠传统的姓氏、家庭地位多么高贵,一方又重新规定出民系高低排列等次,使当朝高爵显位又得世代相袭,高等士族互相联姻,集团日益钩连扩大,从而形成了高宗初政时的关陇庞大士族集团,即|“新贵族群体”。

武则天时代,深感《氏族志》的弊病,因此力主重修《氏族志》,且主导思想极为明朗:否定士族门阀政治,让有才能者任官,为国家效力。

武则天的意图得到了高宗赞同。根据许敬宗等的请求,诏命礼部司郎孔志约等庶族出身的中级官员修改。首先改《氏族志》为《氏族录》,淡化门第的观念,以在朝任职为标准,五品以上官员,不论原门第,一概入士流。武则天这一做法,彻底打破了门第观念,受到占官吏层大多数的基层知识分子全力拥护。

武则天这一举措,把朝中的关陇新贵族集团尽皆扫地,又在观念上突破门阀桎梏,此后开始破格用人,以科举、选举、荐举各种形式搜集可用之才。像许敬宗、李义府、辛茂将、任雅相、卢承庆、狄仁杰等等,虽出身于一般家族的中小地主阶级,却被武则天任为朝中要职,参与大政管理。武则天登皇位之前,她请高宗亲见面试举子,从民间选拔人才。郭待封等人便是由高宗当面策试选出的知识分子,以后都成为朝廷中的重要官员。

二、改革官职

除了从根源上取消世袭氏族的“尊贵”外,武则天还建议高宗改革官名。深谙政治的武则天,本质上是喜爱创造、变化的一代明君。之所以改革旧官名,很关键的是,让官职的名称与职掌明确,让人看到名称就知是做啥、管啥。她执政几十年,多次改革官名,这是创新的一种表示。

例如:唐朝的中央政权机构是因袭隋朝的,即中央最高行政管理的机构为三省六部,国家要枢的三省为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而武则天则把三省的名称全部改掉:尚书省改为中台,中书省改为西台,门下省改为东台,完全以三省所在府衙的地点而定,让一般官员百姓一见而知位置与功能。

另外,武则天还把三省的下属机构进行改造,原则很简单:一是通俗,一是官如其名。如,侍中改为左相,中书令改为右相,这两个官职是宰相,就直接叫左右相,不比“侍中”、“中书令”清楚明白多了吗?而“仆射”,就改为“匡政”,即帮助政府中枢部门做事。“职方郎”改为“司域大夫”,显然是管理地方的一个职官;把“驾步郎”改为“司舆大夫”;把“刑部郎”改称“司刑大夫”。因大夫虽是古名,但已经在大众之中通俗化了,总比“郎”要好听、熟悉些。而且一看名便知其司职,所以称“司”,“司”也是很通俗的,连当时的老百姓都懂,好比现在的“公司”,“司务长”,连八十老人都明白。

自封“正宗”的宋家史官如司马光等们,感到武则天把沿袭几百年的官名改掉了,很不高兴,于是就说她玩弄权术把戏。但实际上,官民叫却倍感方便,且无伤大雅。宋之后的史官们也终于承认。武则天的这个将官僚机构名称由复杂变为简单。确实是个创举。

三、严肃吏治

武则天在与原强大的关陇贵族做斗争时,势单力薄,就坚决任用了一批有才干但却被关陇贵族排斥的庶族官员,为国家出力。因为是初次尝试,自然鱼龙混杂,如李义府之类的贪侵小人,也被她重用。但是,武则天却举止有度,对贪佞之臣,毫不姑息,有能之臣,则用之不疑。如许敬宗,自永徽年间为武则天所用,其后一直是女皇的中枢,对武则天的施政起了很大作用。但后世史家把他说成为诌事皇帝、谋害忠良的奸臣,例如宋代编撰的《新唐书》,就把他列入《奸臣传》之首位,无他,就因为他为武则天登帝位立功,又被武则天信任使用,协助武则天打乱了两宋所崇拜的封建纲常而已。

武则天的聪明,体现在她对朝中官员驾轻就熟。他既任用忠心的许敬宗,也任用奸诈的李义府,知其长,也知其短,记其功,也记其过。作为国家的治理者,她知道怎么驾驭群臣。这是一种政治上的高超艺术。

武则天除了驾驭群臣,她的纳谏胸襟简直到了随便、随和的程度。这也是理学思想深入人心的两宋,所不可想象的。她这种整肃百官、威慑君臣的政治天赋,来源于她自幼生活在将军府中,受到武职高级军政长官环境的熏陶;更来源于她做入宫后的人文官政治陶冶。因此,文武智慧于一体的武则天,其政绩与吏治,才得到积极向上的当朝官员支持,才受到抱残守缺的两宋王朝各级官僚的极端敌视与歪曲。

下面所述,就是让武则天倍受两宋史官攻击的根本原因。

四、西伐突厥,设北庭、安西都护府

自高宗显庆初开始,大唐边境形势发生巨大变化。西部,西突厥侵扰西域,安宁不旧。东部,与大唐关系密切的新罗,受到高丽和百济围攻,频频求援。武后与高宗,坚决发起战争,全力对袭扰大唐的西突厥和高丽用兵。从显庆元年(656年)至麟德元年(664年),以十年之1力,大唐边事完全改观,武朝的武功,远超贞观。

期间,恰是武则天垂帘听政阶段。因高宗身体多病,且才智平庸,内外大事,“上或使皇后决之”,即高宗悉“委以”太后。武则天深受文武政治陶冶,内政、外武,全然开辟新图。

显庆元年(656年),武后任命葱山道行军总管的老将程知节(程咬金)讨伐西突厥,击其歌罗、处月二部,斩首千余。副总管周智度进攻骑施、处木昆等部,也取得了胜利。同年十二月,程知节又率部达鹰娑州(今新疆焉耆),前军总管苏定方破西突厥别部鼠尼施。然而,副大总管王文度畏敌如虎,竟矫诏“以程知节恃勇轻敌,委王文度为之节制”,篡夺了程知节的兵权主管,延宕不进。后又杀死前来投降的突厥人,瓜分财物,苏定方屡劝不从,结果无功而返。高宗、武后查清实情,把王文度治罪除名(不得任用),程知节以“逗留”不进免官。

西突厥尚未平定,武后与高宗则大胆起用苏定方为伊丽道行军总管,再率燕然都护府任雅相等将领,再讨西突厥。

苏定方,名烈,字定方,自十五岁随父行武,骁勇有志。贞观初随李靖征讨突厥,屡立战功,永徽间晋升中郎将。前次出兵突厥,他为前军总管,已取得胜利。上次出征,他曾对程知节说:“出师就为讨敌,今却不动,如敌攻就等着失败。上以公为大将,怎能让副将做主?请捕王文度,飞表上奏。”但程知节却未听他的意见。

武后与高宗调查,得知了前方将帅的表现,特受苏定方为主帅再度出师西突厥。

苏定方以勇气、谋略和智慧,取得了讨伐西突厥的重大军事胜利。当大军逼近西突厥时,沙钵罗可汗倾全军10万迎战。两军在今额尔齐斯河西岸列阵,绵亘十里。苏定方自为前驱,率精兵万余靠近敌营。沙钵罗以为兵超苏定方十倍,长驰直进,企图围歼唐。苏定方令步兵据南原,枪刺尽向外,待敌深入而击,自率骑兵在北原列阵候敌。

几次冲击,大唐阵地坚如磐石,敌军气馁,苏定方率骑兵向敌冲锋,无不奋勇争先,敌军大溃而逃。苏定方挥师追赶三十里,斩获数万。第二天继续进攻,西突厥军队和群众纷纷投降,沙钵罗仅率数百骑西窜。

大唐兵迫沙钵罗,大雪纷飞,积雪二尺。诸将请雪晴再追击敌人主帅,苏定方挥军踏雪速行,所到之处,突厥纷纷投降。双河,离沙钵罗牙帐二百里时,苏定方命部队列阵推进,不多久,沙钵罗与残部射猎寻食,苏定方纵兵攻击,再斩获沙钵罗部众数万,沙钵罗再度逃走。不久,即被投降唐军的土人执送唐营,西突厥宣告灭亡。沙钵罗可汗被押送长安,为高宗免死封官,病死于长安。

高宗、武后命于西突厥故地天山北路建北庭都护府,统辖昆陵、濛池二都护和二十三个都督府。龙朔二年(661年)在天山南路分置十六个都督府,及八十州,一百一十个县,军府一百二十六个,皆隶属安西都都府。

这次对西突厥的用兵,是贞观以后,高宗朝取得的首次军事胜利。从而解除了西突厥在唐朝西境的威胁,恢复了唐朝在西域的统治地位,对巩固西部边联,维护国家统一,发展中原和西域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交流,发展商业流通,起到了重大作用。

五、东征高句丽,扫平东夷

大唐东部的半岛,是高丽、百济和新罗的三国鼎立。新罗与唐朝关系密切,却受到高丽和百济的联合进攻,隋炀帝、唐太宗都曾多次亲征高丽,都是败师而返。

显庆三年(658年),高丽、百济夺取了新罗三十三城,向唐朝求救,高宗、武后遣营州都督程名振和中郎将薛仁贵往攻高丽。

薛仁贵是民间家喻户晓的唐朝将领,但由于种种原因,他跨海征东的真实故事,至今已少为人知。他是绛州尤门(今山西河津)人,家贫。太宗钦征辽东时,他只身投军于张士贵营。在征辽东中,薛仁贵曾着白衣,首登上城门,所向披靡,大军乃获大胜。唐太宗远远望见薛仁贵登城战斗的情景,特命引见,拔为游击将军,后加封右领军中郎将。

显庆年间,薛仁贵从偏师随营州都督再度“征东”,虽屡有战功,但功劳最大者仍是苏定方等将领。

显庆五年(660年),百济攻新罗,高宗、武后诏薛仁贵等率唐军在横山与百济军等大战,打败了高丽大将温沙门,取得胜利。唐军主力十万,则由行军大总管统带,讨伐百济。苏定方于同年八月在山东城山(今荣成一带)渡海至朝鲜半岛,与百济军队战于熊津江口,大败百济军。苏定方挥师追击,直抵其都城固麻。两军又于城下大战,百济全军大败,百济王义慈与太子隆逃至固麻以北的一个小城。苏定方追至城下,迫其五部、三十七郡部众全部投降,唐朝在百济置熊津等五个都督府。

苏定方押着义慈父子献俘于朝廷。同年十一月戊戌,高宗、武后登上则天门接受俘虏,又当场释放,表现了赫赫的大国风度,使隋唐两代征服朝鲜半岛的愿望初步得到实现。

龙朔元年(661年)三月,高宗想效法父皇,亲征高丽。此时,高丽军队包围了郎将刘仁愿留守的原百济都城。武后见夫君身体差,劝阻亲征,而当时的战事,全由武后亲自布置。派检校刘仁轨率部入朝,往救刘仁愿。

刘仁轨在战前他发出誓言:“此去扫平东夷,颁大唐正朔於海表!”他迅速解了刘仁愿之围,于熊津口结阵。随后,西路军主帅苏定方率军入朝,连战皆捷,遂围平壤。高丽统帅盖苏文率数万军队坚守鸭绿江,与唐军任雅相等军交战,曾败高丽军。但因任雅相病死军中,苏定方久围平壤不下,武后命回师,仅留刘仁轨、刘仁愿驻守熊津口。

尤朔二年七月,百济残军再叛,并向日本求援军进攻刘仁轨、仁愿大唐军队。两军战于白江,四战唐军皆胜,烧毁日本战船四百艘,联军大败,刘仁愿归国后,刘仁轨在百济统计户口、恢复生产,设立大唐社稷,同时率士卒在百济屯田,积粮备战,准备经略高丽。

与此同时,西路的回纥部乘大唐用兵高丽,侵犯唐朝的西北边疆。武后与高宗派武卫大将军薛仁贵等出兵征讨,薛仁贵骁勇异常,两军交锋,他张弓近逼敌营,向敌前军将校发射,连发连中。敌军丧胆后退,仁贵挥军追赶,两万余敌军尽被逼下峭壁摔死。

军中唱曰:“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

回纥乱平息后,唐设立云中、安北都护府。薛仁贵回朝,武则天亲自接见,后来仁贵再度出师高丽,被武则天授威卫大将军,加封平阳郡公。

乾封元年(666年)五月,高丽统帅盖苏文病死,内部大乱。武后确认,这是平定高丽的好机会,就派出契苾何力、庞同善、高侃、薛仁贵等几位大将军,分路进发,决定一举平定。

此时,老将李绩已有76岁,但是在征伐敌人、开拓疆土上,雄心不老,也决心在有生之年为国立功。他率部直抵高丽的新城,命军登上城厢高山,俯瞰发箭,城守军官惧怕,开城投降。随后催军急进,连下高丽十六城。薛仁贵在这些城镇的攻占中尤为骁勇,战功卓著。

总章元年(668年)二月,薛仁贵仅率三千人马进攻扶余城,与该城守军万余人大战,一战大大捷,周围四十余城闻薛仁贵之名,尽开城请降。

李勣屡战屡胜,派随军侍御史贾言贵回京告捷。武后和高宗问战事,贾言忠回答说:

“隋炀帝乐征而不克者,人心离怒也。先帝东征而不克者,高丽未有衅也。”

“如今国家富强,陛下圣明,将帅尽力,高丽内乱,所以克高丽的日子不会长了。”

武后和高宗问及军中诸将情况时,回答说:“薛仁贵勇冠三军;庞同善虽不善斗,而将军严整;高侃勤俭自处,忠果有谋;契苾何力沈毅能断虽顾忌前,而有统御之才;然夙夜小心,忘身忧国,皆莫及李勣也。”

高宗和武后听了,深信其言。可以看到,武后、高宗知人善任,对将领的调度甚为得当,是取得军事胜利的最关键所在。

战场上,李勣挥军包围平壤月余,敌军无力再战,开城投降。

总章元年十月,唐军胜利回京。当年腊月月,高宗、武后在龙首山含元殿举行受降仪式,赦免了高丽王等君臣,并授以大唐官衔。原高丽五部、六十九万户,分置九个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个县,以安东都护府统辖。

第二年十二月,老将李勣病故,享年79岁,高宗、武后下诏以特殊功勋陪葬于太宗昭陵,封其坟丘如阴山、铁山、乌德鞬山的模样,纪念他挂帅远征的大战役,以表示对开疆拓土功臣的奖掖。

朝鲜平定仅二年的咸亨元年(670年)夏四月,叶蕃攻陷西域十八州,高宗、武后“二圣”派遣薛仁贵、阿史那道真和郭侍封率军西征。

薛仁贵率大军先行,辎重随后。唐军在积石河口大败吐蕃兵,但军需辎后果全部被吐蕃夺走,只好退守待援。唐军失去军需粮草,无力作战,被吐蕃大军打败,几乎全军覆没,只得与吐蕃妥协,率残兵东归。薛仁贵、郭待封等主将皆被除名。

永隆元年(680年)七月,吐蕃再次进犯。被提为武卫将军的原百济将军黑齿常之在河源击败敌人,高宗、武后提他为河源军经略大使,在河源一带屯田,并建烽火台戌所70余座,以防吐蕃。吐蕃颇畏黑齿,再不敢进犯河源。


六、边陲之功,无人可及

总之,在武则天辅佐高宗的时代,东西征战,军事上基本取得胜利,大唐声威高涨,边疆得以保卫。在四境建立四大都护府,并扩大了贞观年间所置的一个都护府的疆域。这五个都护府是:

(一)单于都护府。麟德元年(664年)由云中都护府改置。治所在云中城,统辖区突厥数部,相当今天的内蒙、阴山、河套地区。

(二)安东都护府。总章元年(664年)置。初治在平壤,辖高丽、靺鞨各部。西起辽水,东至朝鲜北部,南北抵海。后来治所移至辽河之新城。

(三)安北都护府。总章二年(670年)置。辖治约今蒙古、俄西伯利亚南部一带,统管碛北铁勒诸部。

(四)安南都护府。调露元年(679年)置。治所在宋平(今越南河内)。

(五)安西都护府。贞观十四年(640年)置。治所西(今新疆吐鲁番东高昌故城),统安西四镇。显庆、龙朔年间(661-663年),唐军平定西突厥,辖区扩大至今阿尔泰山西至咸海及葱岭的东西各部的诸城邦国。咸亨元年(670年),治所移至碎叶城。


七、扫荡叛军,疆土稳固

武则天临朝称制后,最初四境安宁。自垂拱三年(687年),突厥、吐蕃、契丹先后骚扰,女皇借雄厚的国力和多年处理边境战争的经验,调兵遣将,逐一平服,使边境复归平静。

突厥部于垂拱三年(687年)进犯昌平、朔州等地,武则天命左右鹰扬大将军黑齿常之和李多祚讨伐。二将皆为智勇双全的少数民族老将军,在朔州大破乱军,突厥军队退走漠北。

长寿元年(692年),吐蕃再次进犯。武则天派武威军总管王孝杰、武卫大将军阿史那忠节率兵进击,吐蕃连败,再次恢复了战前的西部边疆形势。

其间,唐朝东北边族契丹强盛起来,当西部边患平息后,威胁唐朝的便是契丹族。太宗贞观年间,契丹臣服大唐。

万岁通天元年(696年)五月,契丹松漠都督李尽忠、归诚州刺史孙万荣攻陷营州,杀死营州都督赵文翙。李尽忠自称无上可汗,占据营州。武则天派鹰扬卫将军曹仁师、右金吾卫大将军张玄遇、左威卫大将军李多祚等二十八将军征讨。但唐军中伏,致使全军覆没。

武则天大怒,她下令山东近边各州置武骑团兵。其意思是广泛征集兵员,发动近离战场地区的民众,组织抗契丹的军队,坚决消灭契丹叛军。 十月,契丹叛军首领李尽忠病死,孙万荣代领其众,默啜乘机袭击松漠,俘虏了李尽忠和孙万荣的家属。武则天拜默啜为颉跌施大单于、立功报国可汗。

孙万荣收拾余众,向河北进攻。于是,先攻陷冀州,既攻瀛州(今河北保定),河北震动,形势凶险。武则天下诏起用狄仁杰为魏州(今河北大名)刺史。契丹人听说狄仁杰到来,不战自退。武则天再次任命狄仁杰为幽州(今北京市)都督,抵御契丹的进攻。原被贬为原州司马的娄师德也被起用,以抵御契丹叛乱。

决战时机的神功元年(697年)三月,武则天命王孝杰率17万大军进攻契丹军,与孙万荣在东硖石谷大战。契丹被打得大败而逃,王孝杰坠谷而死,武则天追赠王孝杰官爵。此时,默啜发兵攻袭契丹新城,围城三日而尽俘其众,获其财物而还。首领孙万荣听说新城被毁,大为恐慌,大唐前军总管张九节乘势攻击,孙万荣大败,逃至潞水,他随行的几个家奴见他穷途末路,便把他杀死,向唐朝投降。自此,契丹叛乱平息。

此后,边疆虽仍烟尘不绝,但大规模的战事未再发生。

她逊位之前,又置北庭都护府于庭州,这是武则天为抚边安疆设置的第五个都护府。有唐一代,总计设置了六大都护府,武则天就设置了五个。对太宗设置的安西都护府,也扩大了辖区范围。这说明,女皇的武功,尤其是开疆拓土上,是极为卓著的。


八、辱国之朝,推卸捍卫疆土责任,导致“骂名千载”

因此,后来的王朝,尤其是最没有上进心的两宋王朝,就积极回避武则天开疆拓土的功德,掩饰本朝割土裂疆的责任,以武则天个人生活上的细枝末节,不遗余力的攻击敢于开拓疆土的武则天,从道德的观念上否定国家大局,虽然为自己王朝的恶性做辩解,却反而为后代进取之心的“达人”所不取!

而一代明君武则天,则成了两宋王朝丧权辱国的替罪羊;在割地求安得环境下,被享尽“安乐”的;两宋史官们搞了一个“骂名千古”!

这种出自理学观念,而不是国家、民族利益的辱骂,是历史的歪曲,也是民族上进心的悲剧。

好在,则天大帝的赫赫战功,不是一些口是心非的“理学家”所能掩盖,历史就那么明明白白得在那里,岂容污蔑与篡改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你得从大男子主义出发,才能明白为什么武氏被骂。

一群自以为饱读诗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经天纬地的老爷们,把国家治理得亡了国,自然要对一个把国家治理得繁荣昌盛的女人大加打击了。从私生活到合法地位,统统歪曲,这样老爷们才能心安理行苟且于世。

谁说武则天“骂名千古”啊,我感觉对则天大帝的评价还是比较积极的居多。武则天在位的时候,反对她的人起义,声讨的檄文上居然没有对她政策的职责。果然千古一帝令我辈男儿汗颜。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