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

刺刀学 收藏 0 1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位伊人仍站在芊芊的芦苇丛里,风姿依然。


记得,自从那年芦苇丛中一个庄严的夏天举起了悸动的天空后,那无边无际的芦苇荡悄然起舞,以苇叶轻托舞蹈的雾霭,以芦花承起潮湿的芬芳,模访着浪花的姿态。


而你秀发葱茏、眼神纯净、干净的额头、窈窕的身影,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静静地伫立在古典的呓语里,任心中的那片芦花簇拥着,那张扬的洁白、不羁的香逸、毅沉的魂魄,像女神与太阳共舞,与流云歌唱。


芦苇呀芦苇,柔软的细腰,弧线的舞蹈,使芦花的眼神有了娇媚的张望。


那些美丽、安祥、智慧的栖鸟啊,让满天闪闪灼灼的羽翼,幻化成一片芦花,无数花影,在谁的肩上,无比美好?



芦苇很近。芦花的手,多么优柔的触抚,分明是掰开了岁月之核,仿佛春光乍露的容颜,一遍遍地向我涌来……


折一支芦笙,吹一曲飘逝的谣曲,那些可以飞翔的羽翼便在芦苇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深处踏梦而来。


伊人,你可以端详一穗芦花而获得许多喜悦; 还可以听见从天外而来最感人的鹤鸣,充满憧憬。但你不可以把自己当成一只飞错季节的蝶羽,不经意间撞击这片鲜润的芦丛,让我一生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也解读不透那些芦苇群芳簇拥的情怀。


如果,在芦苇荡里,只有仰首才能看到阳光永远的颜色,看到蓝天肃穆的表情,看到人生的旷达和辽远----这是恩赐。我愿停留陌生的芦丛,成一株青色的翠苇,生长在你停留过的地方。


一茬又一茬,春夏秋冬,只为看到你幸福地微笑和无声地歌唱;只为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在人世与仙境之间,枯荣一次就是一次爱的升华。



谁能读懂你心中荡漾着的青春骚动?


谁能领悟你瞳眸里眺望天际的万般柔情?


其实,美的极致是没有声音的流韵,像人间的真爱没有语言。


假若,梦中的主角永远是你的亮眸、乌发还有你为之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心动的芦苇丛,我只想做春之笋、夏之花和冬之根,于四季轮回中为芦塘组合风雨以及阳光。


让你重新温习清风明月,星光鸟语,以及随风飘浮的那些芦羽。


你知道的,芦花已在流浪的时光中驻足,亘古如斯,承载了生命的渴盼,在飞翔中生存,在生存中飞翔。


告诉我,是否生命的情感无论是过去的现在、现在的过去,都深奥无比?


也许,过往的朔风吹净了世俗的浮花浪蕊,吹走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了日光星斗和残年陈梦,却吹不走日渐丰满的记忆。



太阳无法企及你心灵的高地


谁能还原初时的梦想与荣光?芦花身在红尘,却又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因红尘上升到从未有过的高度。芦苇只是自然的一道脉络,以一种青春的频率搏动,复活自然的源远流长。


当芦蕾绽放的声音从春天传来,爱的言语写满白鹤的翅膀,在夏的芦花上飞翔。你将去哪里呢?我不忍让你从我的视线走出,只怕我思念成疾的心又做一次长期的跋涉。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



蜂飞蝶舞,争着向芦花倾诉昨夜难眠的故事。你是苇丛中轻歌曼舞的精灵,让尘世的灵与肉片片羽化,向着情感和理智的净土飞奔;我只是一个红尘的过客,怀揣着你的梦境远行……


在你凝望的目光中,是否也有一个渐渐远去的身影正在走进温暖的阳光里?


在繁花似锦的日子里,与柔软的苇箔拥抱,体验与大自然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融为一体的快感,那是怎样一种铭心刻骨的依恋?


在芦花吐露心中的秘密时,我捡到了月亮的泪珠,却摸不到伊人幽香的长发。于是,我怀疑自己的寻找不是爱泅过的痕迹,是水的浅薄,抑或是塘的淡漠。


谁从我身体内偷去了青春?在告别与等待、割舍与纠结中,我仅剩最后一簇芦焰,我要用它点燃我的荒芜。



月亮出来了,让我想起来年的风,会把我的头顶吹成肆意伸展的芦花。

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

现在,我多想走进茫茫的芦色里,静静感受夏天的阳光,和那些让我们温暖的事情,感受着芦洲的博大、宽厚、深沉以及那么多震撼人心的美。


一株芦穗把一粒鸟鸣越擦越亮,那燃烧的芦苇,在岁那年威县,谁听见了西柏悦芦苇的歌吟月的两腮,落下了谁凄美的泪水?在月亮澄澈的面颊上,莹湿了谁的舞蹈、歌声和目光?


伊人,你的美丽,是一个无法触及的梦。我的爱,你会来圆前生未了的梦吗?



本文内容于 2012/5/7 9:57:40 被纪念链接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