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委屈的理由 收藏 3 39
导读:街道上的灯光,很明亮地照着两边不太高的平房。已是很晚,这时忙碌一天的人们,都早早的歇着了。推开一扇由铁皮做成的铁门,朝里面的屋里看了看。   “有人吗?”     “屋里有人吗?”喊了几声,没见有人答应。温阳和他的爱人慕容,很疲惫不堪的背着包,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院里不是很大,一排收拾的很干净的小屋前,还放上了几盘枝物盆景。一棵很高而结满柿子树上,已挂满了青青的果。俩人正看着,从一侧的小屋里走出来一个人。     “谁呀?你们找谁呢?”     “你好大姐!我们是来租房子的!”见那女人问

街道上的灯光,很明亮地照着两边不太高的平房。已是很晚,这时忙碌一天的人们,都早早的歇着了。推开一扇由铁皮做成的铁门,朝里面的屋里看了看。

“有人吗?”

“屋里有人吗?”喊了几声,没见有人答应。温阳和他的爱人慕容,很疲惫不堪的背着包,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院里不是很大,一排收拾的很干净的小屋前,还放上了几盘枝物盆景。一棵很高而结满柿子树上,已挂满了青青的果。俩人正看着,从一侧的小屋里走出来一个人。

“谁呀?你们找谁呢?”

“你好大姐!我们是来租房子的!”见那女人问。温阳忙转过身来,将身上,用塑料袋子装着的被子,放在地上回道。

“我们是外地的!今天刚到这。下车在来的路上,就边找出租屋了。这不,在巷子里正找着呢,碰上一位大爷,他说您这里有房子向外出租的。所以咱两口子就找来了!”

“哦,是这样!”

“老人家,您家有人来租房了!”听到这女人喊声,从里面的屋里,走出来一个老太太。

“谁要租房子啊?”

“是我们!大娘!”

“哦?你们是哪里的?怎么找到这里,来租房子的?要住多久?你们是做什么的啊?”老人家借着灯光,冲着温阳和慕容小两口,上下不住的打量着。

“老人家,您老请尽管放心!我们是山里人,在家农活不是太多,想在城里找点事做做。补贴家里!对了,我还有个老母亲和您一样的。这次我们两口子来这边,孩子都交给年老的母亲照看了,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很多要用钱的地方。您也知道,农村就是那么点的地,收入也很是有限。眼看着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夫妻二人也商量好了,趁着不是忙种期间,来这找份工做做,就是想挣点补贴!您放心,我们是个实实在在的庄稼人,不会给您老添麻烦的。”温阳看着面前这位老人,很恳切的说道。 “房子租钱很贵的,一个月租金就是好几百了!你们租得了吗?”老人带着质疑的眼神,又看了看他们两人。

“没事!只要您能租给我们就行!”

“那好吧!看你们两口子,也不象个坏人!好了,房子就租给你们,在东边的这一间,稍宽畅一点,你们自己明天在打扫一下。租金嘛,你们就少给一点吧!都是出来,为了生活,也不容易。等你们挣的多了,在补上来一点就可以了!”老人微笑着向他二人说道。 温阳一听房间给个大间的,还少给租金!高兴的忙道谢。

“你们今晚先凑和住一晚,明天在去收拾吧,唉!”

“谢谢老人家!” 老人转身进屋去了,不大一会又走了出来,递上一把小屋子的钥匙。

“都在这了,拿着吧!明天在给我租金吧。看你二人也是很累了!” “谢谢大娘!” 温阳接过老人,递过来的钥匙,谢过后,边和慕容朝东面的小屋走去。屋子里还算干净的。好象有人还住过不久。 放下身上背着的包,慕容累极了。靠在一边的木床上,就不想起身了。“今天先凑和着睡一晚,明天上街上,去买点家用的。”

“饿了吧?等我把床先铺好,我去街道上,看看有没有卖吃的。哦,明天,我还得先找工作!家里的事,你就辛苦一点了!” 看着慕容疲惫的坐在那。温阳逗着她开心的说道:“你看看,还是我帅,别人看了我这大老爷们,我那嘴吧甜的,多叫上几声。多谢谢上几次,你看这事就摆平了。来的路上,咱就愁起:晚上住哪儿啊!你看看这大娘,给我嘴吧甜的叫着,她老家就开恩了。收留了咱!是不?” “别贫了!人家大娘是看咱人好,才收咱的!你嘴巴会说她就收留你了?不是!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咱也不认识她的,她为什么要少收咱们的租金?她是看在我们是乡里人,可怜咱们!知道我们很不富裕,她是在拉咱一把呢!”慕容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回着温阳的话。

“是啊!她老人家心胸真的是很难得!心胸很宽阔啊!”

“你啊!别在那傻想了。快去买点吃的吧!在迟点就没卖的了!”“那好,我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一夜无话。早早的小两口就起来了。将屋子里整理好后,各自分头去办事了。小院子不算太大,可都住上好几户人家。天一亮,各家的屋里就开始动静不断的。送孩子出门的,有的去上班的,有的在那翻看着报刊,有的一早将买回来的菜,忙着在那摘着。

“今天又搬来一户了?”

“是啊!”

“是个小夫妻俩!”

“好象是农村来的!”

“农村来的怎么了?你不也是在乡里,来这找事做的吗?不要大惊小怪的。为了生活,来城找事做的人,可多了。城里人怎么了?有啥了不起的,不都是一样,都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嘛!在说了,要不是农村打工一簇的,城里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你看看,城里哪一样,不都有农村人在做的。他们做的很好,不比城里人差!城里的建设中,哪一样离得开农民工的,都是他们!就是有他们的,无私奉献和默默无闻的工作,才有今天美丽的大都市!要感谢那些,为城市建设做着很大贡献的人,可爱的农民工兄弟!不要整天的,说他们是农村来的农村来的!要尊重他们!”“大哥说的很对!我就很欣赏那些农村来的。啊,不,是农民兄弟!” “少说几句吧!上班都快迟了!”一边的王姐,催促着看报的老公。一边摘着菜。“不会迟的,我每天的时间,都是掐算的很准确!不会迟,你摘你的菜就行了。我把这面看完就走!” 大家都称为他谭老师。在一家学校里教课他的,早晨和下了班回来,总是习惯的搬来凳子,带上眼镜在那翻看着一天新闻报刊。

“快别在看了,都迟了!”王姐又催促道。

“这人就是麻烦,我自己的工作,我不会去把握?整天就知道吵吵,催,催!一天到晚就知道催!我看房子装修好了,搬进去住,你在催小孩他们,那可有得闹了!”谭老师说完,站起身来将报刊叠好,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这才走出院门去。

“你家谭老师的工作,也很辛苦的,整天对着那些孩子,苦口婆心的教导着他们。对了,老师的薪水,比以前提高了吧?” 说着话的是昨晚上的那个女人。只见她端了一盆衣服,坐在那搓洗着。

“哪里有,还不上次调动了下,到现在还不是那么点吗!哪有加薪啊!”“哦?那是我听错了!”

“蔡敏,你老公回家了?”

“是啊!回去看孩子和老人!” 那女人边洗着衣服,边叹着气说道。“你看这两边跑的,本来上这个班,就拿的就不多。还要往反家里。半年也余不下多少的。就这么折腾了!”

“超市里的工资,基本就是在那线度上。又不是做生意了,哪还能赚个多少的。”王姐摘着菜,一边说着。 “你在那家的超市工资可能比我这里高吧!”

“一样的!”

“一样?”

“一个城里的,还能分几个层次的薪水?都是一样的!”

“哦?” 蔡敏半信半疑的应着,又低下头去洗着。 小院里就那么几个人,吵吵的,乱哄哄的感觉。一会就静了,刚过七点。院里走的几乎没人了。 慕容在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听着她们在那谈着。心里也不住的盘算着:自己也可以去试试啊!如果能在那找份工作,那真是求之不得的呢! “我去了!”温阳将屋里收拾好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洗着衣服的慕容说道:“我先去劳务市场去看看,瞧有没有要招工的!” “嗯,知道了!” 看着爱人走出门去,慕容也急急的将手里的衣服赶紧的凉完。对着挂在窗口上的小镜子,将头发理理好,也走出门去。 街上人来人往,两边的店铺前,都围有客人在那挑选着什么。各具特色的店面,装饰的五彩缤纷。大小广告招呼着来往的顾客。慕容一边走着,一边不住的抬着头看着,这很繁华的都市。那行行色色的楼房装扮,使人好象走在迷宫一样。在一排玻璃门的门前,慕容停下了脚步,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您要买点什么?”一位二十多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我不买东西,想问问您,您这儿要人吗?”慕容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很时髦的女人。闪着大眼睛看着她问道。 “哦!来找事做的?我们店不缺人了。你上别的店去问问吧。看有那有没有!”女人抬起她漂亮的脸蛋,说完话,一仰头走进店铺里面去了。 见那女人说不要人。慕容低着头,推开店门走了出来。理了一下衣服又朝前走去,一边注意着两边的,商店门上的招聘启示。刚刚那女人,看着穿着很土旧的自己,有心要人的,也没肯收下。慕容从看她的第一眼就知道了。 一天跑了很多个店铺,没有一家肯要的。眼看着到了傍晚。早上就买了两个包子,吃了到现在,人也感觉饿的,腿都有点发软了。看着红了半边的晚霞,慕容拖着疲惫的身体,朝出租赶去。

“他大嫂,你回来了!找到工作了吗?”坐在小屋门前,正叠着凉干的衣服的蔡敏,对进了院的慕容道。

“没啊。难哦!都跑了一天,也问过了很多的店,他们说不要人!在这城里想找份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慕容一边说着,一边开着小屋的门,走了进去。 “我就是嘛!当初找事情,也是到处碰壁。城里人想要人,招工人的,都拣年轻的漂亮的!哪要这年纪一大把的,站在那卖东西的!都是要的二十出头的!”蔡敏看了一眼慕容,嘴角带着笑说道。 “那不一定,有的店,好像是要稍大的,稳重点的呢!”谭老师还是那样坐在那,一边看着报,一边回着。

“回来了!”这时温阳从院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老人。“她?”慕容见丈夫把老人领进屋里。忙跟上前去问道:“她是谁?” “一个不认识的人!”

“那你,怎把她领家里来了?”慕容睁大着眼,看着在那倒着水,给老人喝着的温阳道。

“她迷路了。不认识家!我这才把她带回来!”温阳将老人安坐好后,转身对慕容道:“放心!过几天就送她回家去!”

原来,温阳也在城里找了一天工作,也没找着,看看天色已晚了,边在赶往回家的途中,过红灯的时候,见一个老人在那站着,试着想过马路对面去。见老人走路那情形,好象有难处。温阳走了上前:“老人家,您是要过去吗?”问罢了话。老人只是看了看他。“我扶您过去吧!”说完。温阳扶着老人就穿过了马路。将老人安全的送到了人行道上。温阳这才急急的又往家赶去。忙了一天也没找到工作,想早点回去看看此时,也在找工作的慕容有没有回来。 就在人朝前走去,温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刚才的那老人,就跟在他身后!温阳停下脚步。“您和我一路吗?”老人也站住了,停下脚步,看着温阳摇摇头。温阳笑了。继续往家走去。 走到了路的拐弯处,温阳回转身来,那老人,就跟在自己的身后,远远的跟着。见温阳停下,她也停下不走了。 温阳有点纳闷了:是不是不认识家了?还是精神上有问题?这都快天黑了,这大街上,一个老人在那蹒跚的走着,着实让人不放心。 想到这,温阳走了回去道:“老人家,你是不是迷路了?还是有别的事?怎么,你总是跟着我的?”见温阳问话,老人嘴里呜呜的说着。也说不清楚。温阳:她迷路了,忘了回家的路了! “那这样吧!您先跟我回家去,明天在送你回家去,好吗?这天都黑了!”老人看着温阳点着头,呜呜着。 就这样老人被带回了出租屋。

“不要对别人说。好老婆,就在这几天里,我一边找工作,一边帮她打听回家的路。”温阳拉过慕容,很温柔的说道。

“好吧,这么大年纪了,走失不认识家了。也怪可怜的。那你快点帮她找亲人啊!我想,这时她的家里人,也肯定在找她呢!”慕容看着坐在那儿的老人。忙走了过去,拉过来人的手。“您老不要着急,很快你就会回家去的。” 老人嘴角抽动着。眼里噙着泪花,看着慕容和温阳呜呜着。 “这两口子,说就一个母亲。怎么才一天又接来个老人的。在这打工还要照顾老人,够辛苦的了!”谭老师抬了一下头说道。 “是啊!你看她两口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孝顺的子孙哦!”谭老师的爱人也忙说道。 “这样的事,在他们身上,有很多呢。我看到有很多的外来工,都是拖儿带女的,和领着他们的老人在一起。在外打着工呢!”

“是啊!真的太不易了!”

一夜又是无话。早早的,温阳从外面买来点吃的,把老人安顿好后。就急匆匆的出门去了。 慕容见爱人走了,忙跟院里的人家,借了一辆破旧的小三轮车子,推着就往菜场就去了。两口一商量,不能总是找着事,得先做点什么。慕容为了方便点,想去菜场进点菜。先卖着,好补贴一下眼前和照顾老人。

温阳从家里出来以后,上了一趟,就近的派出所。将昨晚回来,领来的老人的情况,一一的对办事员说了后。人又忙着到劳务市场,来找工作了。“您这儿要人吗?” 站在一处的招聘桌前。里面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很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满脸带着笑容的温阳道:“你能做什么?”“只要是体力活的,我都能做。”温阳忙回道。

“我这,可不要什么体力活的!我要的是能有点技术活的人!”男人没在看温阳,摆着手叫他站到一边去。

“老总,只要是力气活的事,我就能做。您那,就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温阳带着微笑,不住的央求道。

“我说了,我这可不要力气活的人!”

“那……”话还没说完。被一边等着的,另一个长的很壮实的,找工做的人,给挤一边站着了。里面的老总,也不在正眼看他一下。对着刚站面前等应招的人道:“你哪儿的?看你这样子,体力还可以的。那就留下吧!” 看着面前,比自己长得结实的打工人。温阳笑笑。走了过去。 一连几天里。温阳也没找到适合的工作。到处碰钉子。坐在小屋里哎声叹着气。慕容自打借来的小车,每天就来回的拉着老人,去菜场对点菜卖卖。想这样能很好的,照顾着素不相识的老人。 这天,眼看着到了中午。慕容又拉着老人回到出租屋来。刚走到门口,就看院里站满了人。还有几个警察也在那,不住的寻问着什么。见慕容拉着老人进院来。大家都回过头,投来惊讶的目光。

“妈!我们找得您找的好苦啊!”只见一位中年妇女,哭着就奔向小推车上老人,就过来了。“呜……”老人见了中年妇女,也流泪满面的泣不成声起来。相互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您老别哭了,找到了亲人就好,应该高兴才对啊!”

“是啊!老人也可以平安的回家去了!”来人中的警察和邻居在一旁劝着。对站在一旁,也在掉着泪的慕容道:“谢谢你!你为大家,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没什么,我只求老人,能早日找到她的亲人就好,这是我们的心愿!”慕容高兴的擦着眼泪说道。

“谢谢大姐!我代全家真心的谢谢!”老人的女儿激动的流着泪,不住的向慕容夫妇道谢着。

“原来是这位大恩人啊!”这时从院外走进来一个男人,温阳一下就认出了他:那位招聘的老总。

“真的对不起!我那天做的不太好!请您原凉!这样吧,您二位跟我们一起回公司。我那正缺人手呢!”男人面带愧色的,紧握着温阳的手不住的说道。

“谢谢您的好意了,我已找到了工作了!”

“是吗?您有工作了?”

“是的!”

“我看您还是到我公司来吧!”

“不用,谢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