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误国的不是书生,而是策士

crazyspice 收藏 2 462
导读: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十分特别,正如芦笛先生所说的,中国式思维乃是一种混乱凌乱没有任何逻辑性不给任何论证的断言式思维,例如阴阳五行文化,例如中医的某些思维,例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等,这种思维最大的特点就如同柏杨先生所说,将整个民族文化变成一个大酱缸,整个民族的思维就在酱缸中无法自拔。   所谓书生误国就是一种酱缸文化内长久流传的丝毫没有任何逻辑的观点,试想,如果一个国家有问题,应该是全体国民,尤其是国家当权者们的共同责任,怎么能随便怪到什么书生头上,从历史上看,汉末的群雄争霸、唐末的五代十国、

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十分特别,正如芦笛先生所说的,中国式思维乃是一种混乱凌乱没有任何逻辑性不给任何论证的断言式思维,例如阴阳五行文化,例如中医的某些思维,例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等,这种思维最大的特点就如同柏杨先生所说,将整个民族文化变成一个大酱缸,整个民族的思维就在酱缸中无法自拔。


所谓书生误国就是一种酱缸文化内长久流传的丝毫没有任何逻辑的观点,试想,如果一个国家有问题,应该是全体国民,尤其是国家当权者们的共同责任,怎么能随便怪到什么书生头上,从历史上看,汉末的群雄争霸、唐末的五代十国、清末民初的军阀混战,当权的都不是书生,他们就不误国了?其次,说书生误国,那么,就算书生没有社会经验,那么只应该在象牙塔内的书生为什么会来到这种高位上,应该谴责的是人才选拔机制,而不是书生本身,例如汉武帝刘琛用博士狄山致死,就是典型的把参谋人员用到实际战场上,马谡也是、赵括也是,中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敢谴责最高当权者,为尊者讳,所以,书生误国,也有给当权者当替罪羊的份。实际上,书生尤其是不掌握实权的书生根本无法误国,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书生误国,很多情况下也是被误解的,例如曹魏的阮籍,很多司马氏的党羽要杀他,被司马昭保护起来,他只能不干实事天天纵酒狂欢,否则一不留神就会被杀死。可见书生本来就不应该掌握实际政治权力,如果说书生误国,其实是错误的用人机制或者邪恶的专制独裁造成的现象。


不过,说书生误国是个谎言,但是不代表所有读书人都不误国,事实上还是有误国的读书人,这就是邪恶的极权主义文人,例如韩非子、商鞅和李斯等人,他们莫非不是野心勃勃,志大才疏,想建立一个所谓的强大国家,喜欢玩独裁政治这团火,最后闹得众叛亲离,玩掉一条小命。他们之中成功者不多,诸葛孔明可能算作是一个。例如韩非子,我看到韩非子的第一页就看不下去了,其中说,秦国为什么不强大?因为谋臣不忠,所以他们该杀,如果大王用我的计策而秦国不强大,大王请杀掉我。这就是孙皓晖等鼓吹什么中国原生文明的极权主义文人欣赏的所谓“为国家负责任”的人,这种人为了所谓强大国家,可以随便杀死任何人,我看这种人还是越少越好,太反人类了。借用林语堂先生的话,中国总有那么一批文人,自己本身就是屁民,还总认为能治国平天下,总希望独裁者能够青睐于他,结果的下场就是玩掉一条小命,给人民带来巨大灾难,世间再也找不到如此愚蠢的东西了。所以,自由主义者本身就对那些天天嚷嚷建立“强大国家”的策士型文人,策士型知识分子保持高度警惕,因为这些人根本缺少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例如韩非,动不动就嚷嚷对饱读诗书的文人采取抓捕措施,这些人,就算真能把国家强大起来,这个强大的国家也不过就是一个大监狱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