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其实没谁愚弄你

不要二分法 收藏 7 302
导读:群众,其实没谁愚弄你 作者:郭若安 写这篇文章是由于昨天晚上的思考。      在此之前,有一个朋友跟我在网上讨论。他见我qq里面好友甚少,问我为何不多加几个朋友。我说并不必要,由此引发了关于我个人合群与否的讨论。      他似乎认为我不太合群,理由是我似乎不太参与一些集体的活动。我跟他说,并非是不合群,我与别人的关系其实是很融洽的。至于说我不太愿意参加集体活动,这是实话。我确实较为喜欢独处,对此我的解释是,个人有时候必须要远离人群,因为

群众,其实没谁愚弄你




作者:郭若安




写这篇文章是由于昨天晚上的思考。


在此之前,有一个朋友跟我在网上讨论。他见我qq里面好友甚少,问我为何不多加几个朋友。我说并不必要,由此引发了关于我个人合群与否的讨论。


他似乎认为我不太合群,理由是我似乎不太参与一些集体的活动。我跟他说,并非是不合群,我与别人的关系其实是很融洽的。至于说我不太愿意参加集体活动,这是实话。我确实较为喜欢独处,对此我的解释是,个人有时候必须要远离人群,因为人群将使你丧失独立思考,人群将使你平庸。他对此很不以为然,反倒认为我自以为是。我当然没有和他过多争辩,只是恰逢昨晚睡不着,我仔细的想了想这个人群的问题。


由此展开了很多联想,由人群联想到群众,又由群众联想到了中国的一些社会问题与社会现象。从而衍生出了我的这篇文章——群众,其实没谁愚弄你。



以上算是前言。


中国人似乎喜谈群众,我从小就常听到这样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话确实不错,群众确实可以客观的“反映”不少事物。但也仅仅是“反映”而已,至于对这事物本身的看法与选择则难免人云即云,没有主见。


那么什么叫做群众?查阅字典,见如下:



群众,词语。多用的两层含义,一是指“人民大众”或“居民的大多数”,即与“人民”一词同义;另外则是指“未加入党团的人”,表示“党员”与“群众”的区别,“干部”与“群众”的区别。


这里我们说的群众,可以参考第一种意思。即人民大众,可理解为占大多数的人。


但实际上,群众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它指的是“一群人的集合”,但这“一群人的集合”,又意味着什么呢?


我读书甚少,无法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只是对此有一种自发的朴素的思考。


我认为群众,实际上是一群不具备独立思考的人,这不是说这个集合体里的个人没有想法,而是身在这个集合体中的个人,缺乏应有的理性与基本的判断能力。所谓的随大流,盲跟风也就是这个群体所表现的现象。从心理学上讲,之所以会出现这个状况,是人们进入了集体的无意识状态。在这个状态里面,个人被不断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所谓的“集体”,一个抽象的“集体”。由这个集体的理念取代个人的理性,个人的责任则交由这个本来就抽象的集体承担。于是你会发现历史上很多的群众运动,他们往往极具破坏性,往往为了一个他们自以为高尚的目标而奋斗,从而为此不惜犯罪。想一想我们的文化大革命,那些高喊着正义口号的人们实际上做出了很多伤天害理的行为,还自以为这是一种光荣。如同鲁迅先生《阿Q正传》里的诸人物,他们叫喊着“革命”,你真正问他什么叫革命,他也不知革命究竟是什么。他们似乎认定革命就是种高尚的行为,于是为了达成这种高尚,则不惜用各种破坏性的、甚至残暴的手段。而这一切并不会使这个个人有负罪感,因为他自以为是为了一个的伟大目标奋斗,自以为是一种高尚的行为。而如果他自己隐隐觉得这其实是犯罪,那么这种罪行,也不将由他个人承担,而是推向那个所谓的“集体”、这个抽象的“集体”。抗战中,日本人在中国的屠杀如是,文革中,杀人的红卫兵如是。现今,为了“保钓抗日”的不理性的人们如是,为了“自由民主”的不理性的人们也如是。他们的动机,他们的理由不可谓不高尚。但真正表现出来的行为,确实与最基本的道德或理性相违背。并且违背得不轻。


中国统治者,历来有将民众比喻为水的传统。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统治者无疑就是这个舟,而民众则是水。


这个比喻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水的特性是什么?水拥有着强大的能量,它能载舟,亦能覆舟。但它本身无所谓去载舟覆舟。它仅仅是一股力量。准确的说,是一种自身不能决定自身的力量。它自身并不会应用这股力量。能够决定这股力量的,只有统治者,在我们这个时代,我觉得更为确切的说法是只有社会精英。他们知道要如何利用这股力量。用得好,则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用得不好,自然是身败名裂的。


我们读书的时候,谈到历史,教科书上往往是说,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这话不假,是事实。但它是一个有误导性的事实。


人民群众为什么创造历史,因为历史需要他们去完成。汉武帝要打匈奴,毛主席要办人民公社,这些没有民众是万万不行的。所以历史要有群众去完成,将完成勉强说成创造也行。只是,决定他们要创造什么的,要如何去创造的,依然是社会精英。前文所说,群众只是一股力量,凭着这个力量可以完成很多事情。但这个力量本身不能决定自己。这就是群众的盲目性。


人是不分三六九等的,但人一定是有阶层的。路边的小贩与上层的贵族,从人权上没有任何分别,他们都有作为人的基本权利与尊严。但这并不能说他们的阶层是一样的。这就叫人与人是无等级,而有阶层。


既然有阶层,也就有分别。既有群众,那么就一定有脱离群众的人。脱离群众的这些人,我将它定义为有自我精神的人,这个定义是来源于我前文对群众的定义。只要你不在群众中,你有了自己独立的思考,你就是有理性的,你就是有自我精神的。如果这个人足够理性,学识足够渊博,再于自我精神上又有所超越,那么他就称之为社会精英。


在管理学当中,有个二八定律,由意大利经济学者帕累托偶然发现。简要的说,就是在一组事物中,最重要的部分只是其中的20%,而剩下的80%虽是多数,但是却是次要的,其实中国人也早就发现了,且说法更为直白,叫做“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群众,就是那80%,而精英则对应20%,80%的人,永远只是那20%的人的工具。


确确实实是工具,历史在不断证明,纵观历史,真正为群众谋福的王朝又有多少?能够不欺压老百姓就不错了。中国老百姓,大多有清官理想,出了一个包青天,出了一个海瑞,就忙歌功颂德,万世不停。这说明老百姓需要清官,也恰恰说明清官太少,这种清官理想,从古自今都是存在的。为什么如此大多数的老百姓只能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那少数的清官身上?恰恰证明了少数决定了多数。是精英决定了群众。民众的理想,也就只能是遇到这种有良心的精英。


那么如何才能真正自己决定自己,事实上,只有你自身拥有独立的精神,拥有理性的思考。不断上进,不断向前拼搏奋斗。不再随大流,不再盲目无知,不再把自己一切的不成功潜意识的归结于社会,你才脱离了群众。离开了这些群氓,你才有实现自己的可能。相反,你真的只能是个工具。



我在以上的文字里,似乎对群众否定得过于严厉了,似乎把群众说的一文不值。不是的,对于个人来说,群众使你平庸,不要成为群众的一员。而就群众这个抽象的集体而言。它必然有它存在的价值,向我前面说的,历史的事件需要由他们来完成。这就是价值所在。


或许,又有人问,你说群众是无知的,是盲目的,是不是在怀疑群众的智商,是不是在污蔑群众,是不是在愚民?恰恰相反,群众,它无所谓被谁怀疑,应为他不是实体,仅仅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并非特定的群体。只是说这个抽象的概念的群体具备某些特征。但这个群体本身却不是特定的


其二,指出群众的愚昧,实际上就没有主观愚弄的动机。只有真正想愚弄群众,才不会指出群众的愚昧。相反我会说,群众的智慧是无限的,往往才会让的群众更加愚昧。


说白了,也不会有人会要去愚弄群众,所谓的愚民,并非是指真正的使民众变得愚蠢。而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的诱导而已。而人民受这个诱导,之所以不明真相,不是哪个人愚弄你的结果。而是你本身就不聪明。一个人,说你聪明你就聪明,说你愚蠢你就愚蠢。我们想想,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


群众,其实没有谁要愚弄你,因为你本身就是愚昧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