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监狱警察工作手记之 罪犯离婚

流浪的琥珀 收藏 2 945
导读:这几天比较烦。 我分管的一个罪犯身体出了状况,看着他一天一天的消瘦,医院去了许多次,却查不出确定的原因。一会儿说是胃病,一会儿说是感冒发烧,折腾了一两个月,还是那样,眼看着就明显的衰弱了。 我知道,应该是因为离婚的事儿闹的。找他谈话,进行“话疗”,许多次了,也没什么效果。没想到这还是一个痴情的男人。 其实,服刑的罪犯“被离婚”是很常见的现象。我管过十几年的短刑犯,现在管重刑犯也有六七年了。以前监区关押的都是本地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几天比较烦。


我分管的一个罪犯身体出了状况,看着他一天一天的消瘦,医院去了许多次,却查不出确定的原因。一会儿说是胃病,一会儿说是感冒发烧,折腾了一两个月,还是那样,眼看着就明显的衰弱了。


我知道,应该是因为离婚的事儿闹的。找他谈话,进行“话疗”,许多次了,也没什么效果。没想到这还是一个痴情的男人。



其实,服刑的罪犯“被离婚”是很常见的现象。我管过十几年的短刑犯,现在管重刑犯也有六七年了。以前监区关押的都是本地的罪犯,有时候,为了稳定罪犯的改造情绪,还经常做罪犯家属的工作,看能不能尽量不要离婚。现在,实行异地关押以后,罪犯都来自五湖四海,有些人坐十几年监狱也没有家属来接见,突然就接到原籍法院邮寄来的离婚起诉,然后法院的就跟家属来开庭,基本上,能离的就都离了。大多数罪犯对离婚都是能看得开的,郁闷上几天就过去了,象这次这样的真的不多见。



接着开头说,这是一个四川籍的罪犯,从很小就出去打工,在云南遇到了他的妻子,然后结婚,育有一女。后来因为嫌钱挣的慢,去帮别人运输毒品,再然后,无期徒刑,到现在已经服刑五六年了。


开庭的那天我不在,上班以后听说了,马上就找他谈话---罪犯遇有重大变故的,干警必须及时掌握思想状况,进行安抚引导---。当时说了很多,他很动情,还哭了一鼻子。我说,你在外边的时候,有你帮着,日子还过不好,现在,一个女人养一个孩子就更难了,你得理解人家,再说,人家过好点,你的孩子也不至于受屈啊。


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能谈好的事,可前前后后谈了许多次,他的心里始终放不下,身体还出了状况。


我告诉他,不管你现在能不能想的开,能不能放的下,事情已经这样了。你现在能做的就是赶紧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去,弥补你孩子缺失的父爱,其他的事情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他说他明白了,可身体还是一天一天地垮了。



罪犯这个团体是个让人感情复杂的团体。象这样的重刑犯监狱,关押的几乎都是罪大恶极的家伙。可他们来了,你还得以很大的耐心关心他们,管理他们,生怕他们出个什么事,受个什么委屈,闹出什么不好收拾的事故。用领导的话讲,叫“象老师对待学生,医生对待病人,家长对待孩子”(领导们都out 了,现在的医生和病人已经水火不容了)。还有外界的群众,在罪犯作恶的时候对他们身恶痛极,等他们在看守所和监狱受一点委屈,又滥施同情,不管什么原因都一股脑的横加指责监管方...这样的状况很容易让人精神分裂。这些都是题外话,不是牢骚。



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的“话疗”却没什么效果,这让一直很自信的我也很郁闷。其实,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很多时候,那些病还得靠时间来医治。但原他能赶紧走出离婚的阴影,振作起来,为能早日出监而继续改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