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水平对比:苏联1980与美国2008 作者:谢尔盖.洛帕特尼科夫

历史真相2 收藏 124 23777
导读:[B][size=16]生活水平对比:苏联1980与美国2008 作者:谢尔盖.洛帕特尼科夫 译者:KGB1986 从“改革”开始算起,24年过去了,我们国家的人均生活水平至今仍未能恢复到1985年的水准之上。鉴于此,在本文中,我们将以1980年的苏联经济数据为基础。还应当注意的是,1980年,正是卫国战争结束后的第35个年头——而离“民主剧变”也还有十年有余。 在开始比较前,我想先揭露一至关重要的事实真相,而这个真相正是那些满脑子豆腐渣的“高等人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生活水平对比:苏联1980与美国2008



作者:谢尔盖.洛帕特尼科夫

译者:KGB1986



从“改革”开始算起,24年过去了,我们国家的人均生活水平至今仍未能恢复到1985年的水准之上。鉴于此,在本文中,我们将以1980年的苏联经济数据为基础。还应当注意的是,1980年,正是卫国战争结束后的第35个年头——而离“民主剧变”也还有十年有余。


在开始比较前,我想先揭露一至关重要的事实真相,而这个真相正是那些满脑子豆腐渣的“高等人类” (译者注,эльф=elf,这里指那些高傲,自视聪明,实际上带有偏见且异想天开的人)所断然回避的。那就是,苏联仅在1941年-1945年抗击德国侵略的过程中就损失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国家财富,若细化到物质损失上,请看下面:


那些被德军侵占的苏联国土,在战前对于整个国家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上面生活着占苏联总人口数45%的居民,为全苏联提供了33%的工业产值,47%的作物播种面积和45%的牲口(大型家畜),铁路里程占全苏铁路总长的55%。


德国法西斯侵略者及其走狗在那里焚毁了1710座城镇,7万多个村庄。150万栋房屋和建筑遭到彻底毁坏或受到部分破坏,致使2500万人失去家园,无处容身。31850个工业企业被摧毁(其中尤为重要的是那些机械制造和冶金企业,在和平时期,总产品中近60%都是由它们生产的),还有数不清的小型企业和车间,1876个国营农场,2890个拖拉机站,98000个集体农庄,216700家商店,食堂,餐厅,和其它商业企业,4100个火车站,36000个邮政电报局,电话局,广播站和其它通讯企业,6000家医院,33000家诊所,防疫站和治疗所,976座疗养院和656个度假地,82000个中学小学,1520个职业教育机构——技术学校,334个高等教育机构,605个科学研究所和其它科研机构,427个博物馆,43000个图书馆以及167座剧院。


4/15

德国占领军及其帮凶破坏、掠走了175000台金属切削机床,34000套击锤——压力机,2700台采煤机,15000套风镐,5百万千瓦容量的水电设备,62座高炉,213座平炉,45000台织布机及3百万个纱锭。苏联最宝贵,最主要的工业基地蒙受了巨大的物质损失。

和平时期修建的122000公里铁轨中的65000公里在占领之下遭到破坏,15800个机车头,428000节车厢被击毁。侵略者击沉或俘获了4280艘客运,货运和内河摆渡轮船,舰队技术支援船和4029艘无动力船只。26000座铁路桥中有13000座被炸断。有2078公里长的既有电报——电话通讯线路在沦陷期间被侵略者破坏和窃取。


苏联居民区遭到了惨无人道的爆破及纵火焚烧。2567000座城市居民住宅中有1209000座在沦陷期间被破坏,这些毁掉的城市住宅加起来占到了城市规划居住面积的50%以上。在农村,1200万个住宅中有350万个在沦陷期间被破坏。


而如此惨重的浩劫与美国毫不相干,相反的,美国人还大发战争财,GDP获得了增长。


自然,在“高等人”的病态大脑臆想中,苏联所蒙受的巨大损失是凭空复原,且不费吹灰之力的。然而,在这里必须再次指出,从“改革”开始算起,24年已过去,我们国家的人均生活水平至今还未能恢复到1985年的水准之上。


综上所述,在进行对比时,我们有理由以1980年的苏联经济数据为基础,并且要清楚的是,1980年,正是卫国战争结束后的第35个年头——而离“民主剧变”也还有十年有余。


还要注意第二点——苏联国民收入体系与美国国民收入体系间存在着差异。






上图展示了2007年美国家庭的收入结构(按照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数据资料,单位:千美元)

根据这一收入结构柱状图,可以得出当今美国家庭的年平均收入为5万美元左右。


我们会发现,收入结构柱状图的高低走向犹如两个隆起,看似收入在10万美元以下的“低层阶级”构成了第一个,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上层阶级”构成了第二个,“上层阶级”得数目大约占了总人数的13%。而在过去的苏联,人们的收入结构分布却是另外回事:真正意义上的“上层阶级”并不存在,高收入家庭占有的比率迅速而又均匀地下滑。


与此同时须指出的是,“上层阶级” 的大量存在导致美国日常生活的真实情形一直被歪曲和掩盖。首先,“上层阶级”在外来访问者面前历来显眼,而通常来讲,也鲜有人去造访那些相对贫困的地区。如此一来,美国“中产阶级”就拥有了十分“引人神往”的轿车与洋房。但过去在苏联,能够与“中产阶级”对得上号的,恰恰是那些常有机遇外出访问的人,此类人数量不多,收入水平换在美国至多算得上是“中下阶级”。 这种收入结构的差异特性凸显出苏美两国在贫富收入比(10%最富有居民的收入与10%最贫困居民的收入的比值)上存在着巨大落差。


知晓这样的情形后,更为合理的比较方法便是:以美国中等偏下收入家庭的生活水平为参照,去与苏联中等收入家庭的生活水平做比较。其实要算出美国这类家庭的实际平均年收入并不难,若去掉收入结构柱状图的峰值,即可得知他们的实际年均收入不超过4万美元。





5/15 这个“4万美元”就是我们在本文中用来衡量1980年苏联中等收入家庭生活水平的标尺:众所周知,1980年,苏联中等收入的两口之家月工资为340卢布(平均月在职工资为170卢布),全年总收入约为4000卢布。那么单从数值上来看,2007-2008年美国中等家庭的收入(以美元表示)正好是1980年苏联中等家庭收入的十倍之多。

不过,这仅是表面上的比较而已,我们必须要去分析的是 ,1980年苏联卢布在生活消费计划中的相对实际购买力,以及当今美元在生活消费计划中的这一能力。


还必须要比较1980年苏联卢布的日常购买力与当今美元的日常购买力。


必须要比较苏美两国民众日常开销中,生活必需品在消费中所占的比率。


分析生活必需品也同样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尤其是分析那些日常生活中离不开或必不可减少的商品。在此我将生活必须开支归为了四大类:


1 购房支出


2 交通出行支出


3 食品支出


4 穿着支出


相对来说,前三类支出更具有“随意”性,因为它们不受气候限制,也不是“每天必须”。 穿着支出则更类似于长期性开销。尽管衣物具有相对较高的“一次性”价格,衣物的使用期却是足够长的,因此在日常消费中占有的比重并不大。


当然,这样的道理也能适用于其它一些商品,比如电视和家具:商品相对较高的“一次性”价格因它们自身的使用周期长而被“稀释”——电视机只要未报废就能看,家具可以一连放好几十年。正是鉴于此,我们将对比范围限定在最基本的,占必须开支比重大的日常消费项之内


住房

1980年苏联住宅(租赁)价格


1. 莫斯科两室“国有”住宅每月租金为 12.5卢布


2. 电话费 4卢布/月


3. 平均电费 0.02卢布/度


4. 不限量使用点燃起 2卢布/月


5. 暖气 2卢布/月





6/15 2009年美国住宅(租赁)价格

1.在大城市租赁单卧住房的价格不少于700美元/月。知名网站www.realtor.com在亚历山德里亚(华盛顿郊区)的最低租赁房价为900美元/月,面积590平方尺(少于50平方米)。1000美元/月以下价位的,仅有15栋位于远郊的房子供出租。

http://www.realtor.com/realestateandhomes-search/Alexandria_VA/beds-1/baths-1/price-na-1000/type-rentals?sby=1 (译者注:作者在文中给出来源网页地址)


2. 固定电话费 36美元/月


3. 水费 30-50美元/月


4. 电费——按美国平均价格-0.11美元/度


5. 天然气——根据用量而定。我个人,冬天三个月实际花费360美元,也就是说,120美元/月。实际上,暖气和热水也差不多是这个价格。


那么租房价格比例就是:


苏联两室住宅月租金总额为25卢布(译者注:按两口之家算的)


美国单卧住宅月租金为1000美金(译者注:租赁价格固定,两口之家,或是单身都没有影响)


这样的话,比例为:1000:25=40。也就是说,在住房方面,1苏联卢布的购买力大约等于当前40美元的购买力。




交通出行

在比较交通出行开支前,须说明一点:这里的必须开支仅限于正常情况下,以最快速度,最短时间达到目的地所需的费用。


此处我们再次遭遇了模式上的差异:在美国,大城市以外的公共交通几乎不存在,原因是工作地通常离居住地远不止十英里,而是几十英里(译者注:1英里约等于1.6公里)。所以我们在这里仅就大城市中的公共交通进行探讨。


1980年,莫斯科所有类型公共交通工具的月票价格为3卢布。


2009年的纽约没有电车和有轨电车公共交通运输。公共汽车的作用仅限于运送乘客到达地铁站周围。地铁站范围以外的公交线路,据我所知,是没有。地铁与公共汽车月票的价格为80美金。


私家车对于美国的含义:在美国,人人都不得不购买轿车用于上下班,购买轿车的开支被视为是必须的。这不同于在苏联,是否拥有私家车是一种自由选择,没有轿车,也还有另外的出行方式可供选择。


在美国,轿车的年平均行驶里程为12500英里(译者注:大约2万公里)。轿车完全报废前大约能行驶10万至12万英里的路程(译者注:160000公里至192000公里)。也就是说,十年的期限中需为轿车支出费用。根据统计,轿车均价2万美元,那么每年需支出2000美元。除此之外还要加上油费:一台中低级品质的四缸发动机每30英里(译者注:约等于48公里)耗油1加仑(平坦路面上),它的全年总耗油量便是12500:30 = 416加仑。油价为2美元/加仑,全年的油费就为832美元。将相关数据加起来:每月用于轿车的开支总额=月固定开支+每月油费=236美元。最后还要为轿车购买必须的保险,否则上路行驶将构成违法:保险的最小额度(保险是一次性的,所以仅涵盖部分开支)为60美元/月。那么所有相关数据综合起来看,在美国驾驶轿车的月最少开支为300美元。


在交通出行费用比例上:苏联卢布的购买力大约是当前美元购买力的30倍至100倍。


7/15

美国的穷人住宅,如今这样的房子在亚历山德里亚要卖523900美元(经济危机期间)


食品

由于饮食习惯的差异,要比较食品上的支出是有些难度的,但至少有两类方法可以使用:


第一类,分析苏联(广泛存在的)公共食堂的午餐均价与美国最流行食品的均格。


在美国最便宜的《麦当劳》连锁店中吃一顿:有夹生菜的汉堡,肉饼(译者注,肉类和淀粉混合制成的大肉丸子),油炸薯条以及一杯汽水——碳酸饮料,要6-7美元。


在苏联公共食堂吃一顿含三道菜的午餐:红甜菜汤,陶罐炖肉,沙拉,再外加一杯咖啡或一杯茶,只要0.60卢布。而最便宜的午餐是:汤,肉饼配土豆泥或是配荞麦饭——只要0.32卢布。


所以“Big Mac”(译者注:Big Mac,麦当劳贩卖的一种汉堡包,其名称意为巨无霸)比例是:10-20 ——1苏联卢布相当于如今的10美元或20美元。


第二类方法,比较具体食品的单位卖价


土豆价格上的比例:1980年的苏联,土豆价格为每公斤0.1卢布。2008年的美国,土豆价格为每磅0.5-0.9美元(译者注,1磅约等于0.5公斤)或每公斤1-2美元。此等条件下,苏联卢布的购买力是如今美元的10-20倍。


肉类价格上的比例:一些年份由于实施商店半价销售而导致苏联国内的肉类供应紧张,但市场上的肉类价格却一直维持着每公斤4-6卢布的价格,相对于今日美国每公斤8-15美元的肉价,可以有把握的讲,比例是2-4(既如今的2-4美元才相当于过去的1苏联卢布)





8/15 面包价格上的比例:一条450克的白面包在苏联的售价是0.13卢布。同样的白面包在今日美国的售价却是1.5-3美元。经过换算,比例为10-20

还有类比例换算方法——比较家庭每月食品开支


苏联家庭的每月食品开支稳定在人均60卢布(三口之家算180卢布)


美国的三口之家每月在食物的支出为800-900美元—— 也就说说人均250-300美元。根据这一方法得出的换算比,可以认为,1苏联卢布相当于如今的5美元。




穿着

要针对穿着支出来计算苏联卢布的购买力十分之复杂,但从主要的方向入手,可以确信,购买鞋子时,比例为3-4 —— 1苏联卢布可以当如今的3-4美元来使用(购买同等质量的鞋子时),女靴的价格是例外,在某些情况下购买女靴时,换算比还会上升到10(在美国,冬季保温女靴的价格是500-700美元)


同样的,在购买衣物——如男式大衣,西装上衣时,比例大致也为3到4。



结论

结论就是:1苏联卢布在用于交换不同类别商品和服务时,其购买力相当于如今的3美元,4美元,甚至是100美元。


核算了各种消费支出的不同比例后,得到了这样的结果:1980年的1苏联卢布平均等于如今的10美元。美国人今天的生活水平,如不包括高收入群体,和1980年的苏联普通居民差不多。


过去正是由于错误地拿苏联中等收入居民的生活水平去和美国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及其不重叠的优先报酬(译者注,指美国高收入群体敛财方式多样化且相对穷人具有优先权)做比较,才造成了苏联美国生活水平上的差异假象。在苏联,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一定能划归到高收入群体中(比如,1980年,苏联科研工作者的平均工资水平就低于建筑工作者,交通系统员工和工业工作者的平均工资水平,仅排在第四位),而在当时的美国,高收入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有高等教育背景。


不过为了公平,还须讲清楚,什么是工作条件——算在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头上的又一项“成就”。事实上,在斯大林时期,甚至是战争期间,工程师的平均工资都是工人平均工资的6倍,而教师——教授的平均工资是工人平均工资的6倍到7倍多。斯大林对于知识分子的态度可以用位于索科尔山(译者注,意为金鹰山,莫斯科市区一地名),莫斯仁克(译者注,莫斯科市郊区的科学院士城),银松林(译者注,位于莫斯科河畔,莫斯科市西郊的森林高地),别列捷尔基诺(译者注,位于莫斯科州列宁区的城镇),克利亚济马河畔(译者注,奥卡河的左支流,流经莫斯科州)和其它类似地点的院士——教授别墅来评判。这些别墅在今天的俄罗斯已经涨到了百万美元的价位——美国的任何一个教授都不可能买得起。


这就是真实的现实,而非“高等人”所想的现实。


9/15

当然,并不是说苏联不存在任何问题,然而“改革”的最新进程已告诉我们,与今日俄罗斯联邦靠抬升物价去消除那臭名昭著的短缺,以及丝毫不顾及人们在各个方面消费能力萎缩这一事实的做法相比,过去的那些问题简直微不足道的——看吧,如今的肉价都已翻了两倍,难道小轿车还能幸免?

除了那些完全呆了的人,谁也不会尝试推翻这样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唯独有必要再提下房子的事,因为有两人发表过这种言论:“在美国,大多数人都拥有私人住宅。”,年轻人和父母是分居的。


就这种言论,我想引用弗.恩格斯讲过一句名言来提醒大家:“把鞋刷归入哺乳动物,它也不会生出乳腺来。”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自有住房在美国“屈指可数”。通常是认为66%的美国人“拥有”私人住宅(而剩下的人全是租房住),然而事实上他们一无所有。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靠举债贷款来买房,还要作抵押。房屋产权其实是作为放债人的银行所有:购房首付占房屋总价的7-8%,还款期30年。这意味着贷款全部偿付前,人们为每一美元的债务要向银行实际支付2-2.5美元,债务支出总额中有三分之二是“纯粹的租金”。还有两点:首先要讲清楚的是——“金钱的租户”(译者注,指贷款购房的人)被称作是房屋的拥有者,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房屋租户,他本人须对房屋结构全权负责:房顶破了,是他负责,马桶坏了,也归他管。一般情况下,租赁房屋的相关维修费会预估到租金里,但在贷款购房时,这类收费却会换种面目出现——更准确的说,是以支付给保险公司的保险金形式出现。如此一来,房屋真正的拥有者——银行就不必为属于它的房子承担任何维修责任。


其次,贷款的分期支付受限于特定的方式:“金钱的租户”头五年仅能支付银行利息,五年中偿付的总金额仅相当于银行附加额外收入总额(译者注,银行利息总额)的三分之二。五年后才可以以最低额度偿还债务本身,而直到到贷款期末尾时才能够全部偿还完毕。这意味着,头五年,人们实际上仅是银行持有房屋的租户,并且还要承担一切修缮义务。


最可笑的是,五年——正好接近于房屋持有的平均时间。通常,中等收入的美国人因工作关系,每5-7年便会搬一次家。那么结果就是,贷款买房相当于租房,还成了“租房专业户”。


还有另外种情况:如果贷款还完了,会发生什么?获得产权?——答案是:所有者真的会得到一栋至少受过最低限度大修的折旧房屋,当然修缮费用已经值得上一栋新房子了。


换句话说就是,“自有房产”——事实上纯粹是扯皮。


怎么样?再顺便说下汽车产权:汽车贷款分五年偿付。而五年后,汽车的机械折旧率会是75%,因为它已达到中等——最大行程。


现在明白了吧,高雅的《所有者》称谓麻痹着人们的心灵,其实那与现实没有任何的,哪怕一点的关联。



10/15

还有一种的言论是——在苏联存在着美国所没有的声名狼藉般的紧缺。

这话根本就不对,1980年,食物及其它商品能够完全自由地在市场上购买,仅仅是人们不愿意那样做。人们宁愿在商店中寻找国家定价的商品,也不愿意按市场价格去购买。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更严重的误区。


这就是(不清楚):商店货架上商品空缺带来的不便不能等同于贫穷和低消费。相反,柜台上的琳琅满目并不意味着富足。


实际消费是一种符合事实的尺度,而非货架上的表象。


就是这么回事: 所有基本类别商品(汽车消费可能除外)的消费,特别是食品消费上,新俄罗斯都落后于苏联。这个甚至连改革派都不否认。也就是说,当今俄罗斯人实际上——在丰盛的货架面前——变得更加贫穷了,不如供应紧张条件下的苏联时期。绝对意义上的最大消费是在1985年实现的。


当然,这不是为商品紧缺辩护,然而,这清楚的指明了供应紧张与丰富——既生活的水准——是呈现在质的不层次中。


这个道理不仅适用于苏联与新俄罗斯的比较,对比苏联与美国时也同样适用。今日美国丰富的货架不代表美国大众消费水品就高于1980年苏联的群众消费水平。


一些人存在着这样诠释事物的倾向:供应紧张即贫穷,没有供应紧张=高生活水平——这是欺骗,这种论调就象在说:贷款买房的人才是房屋真正的所有者。


第三类人的言论最有趣:好吧,您证明了,从满足基本消费的角度来看——苏联中等收入的居民过得至少不比美国的中等收入居民差(除了“上层阶级”)。但生活水平绝大部分意义上是绝对于“奢侈度”的,也就是说,要看人们能不能够让自己去享受主要的高端消费。


好吧,正如我们见到的那样,根据基本生活支出比例,1980年苏联人的家庭平均收入大致与2008年美国人的中等收入持平(如果将美国“上层阶级”排除在分析之外)。因此,自由支配的余额差不多也一样,我们可以计算这些余额在具体项上的比例,并将它们用来比较。



11/15

这时,我们会发现两国人在消费习惯上的惊人差异,但也只会得到一个结论:在用于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如参加儿童(兴趣)小组,观看话剧,音乐学院演出,看电影,读书和休闲的时候,苏联卢布的价值是美元不可比拟的。

比如说,美国高水平但收费异常昂贵的高等教育与苏联完全免费的优质高等院校教育就不可比。想想苏联卢布的价值会是美元多少倍?——现在美国最一般大学的全年学费为3万美金(毕业时共花费15万美元),名牌大学全年学费为6万美金或更多(毕业时共花费25万至30万美元),还不包括住宿费用,而过去的苏联高等院校教学近乎免费,学校还会授予40-45苏联卢布的奖学金,宿舍住宿每月仅收3-5卢布…


又该如何去比儿童教育呢?——在美国,参加为期一周的夏季数学培训营,“更好地学习数学知识”,需花1000美元左右。那么相比之下,过去苏联为期一年的提高班,少年宫、文化宫的各种课程是不是相当于“一文不值”了?


不过,还是有东西可以拿来具体比比的。



12/15

过去一张莫斯科音乐学院演出的前排票价是3卢布60戈比(译者注,1卢布=100戈比),而这类演出在美国应该是没有。如果有谁对这方面较为了解,欢迎指正。在纽约倒有一个类似的卡内基中心。

这里找到了费城交响乐团演出的最新票价:


http://www.tickco.com/schedule/philadelphia-orchestra/april-7-at-8-pm/


最便宜的票要97美元,包厢需300美元。


这就意味着:比例是100。(译者注,在此等条件下,1苏联卢布实际等价于今天的100美元)






13/15 过去苏联电影院票价并不统一——从0.25卢布到0.6卢布不等(相对于新俄罗斯和全世界的最低价)。而在美国,电影票价6美元起。因此比例最少是10,若拿廉价票来比较,则比例可达到24。

度假休闲。在美国,带薪休假一般是三周的时间,在苏联则是四周。比较度假上的花费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据我所知,疗养院、度假地,在美国也是没有的,有的是游轮和火车旅行。通常,前往佛罗里达游玩一周需花费至少600美元(还要外加迪斯尼世界的门票70美元/人),这还不包括饮食在内。而过去到雅尔塔疗养4周的花费是120-150卢布,包含三餐,提供免费体检和免费治疗。


因为这里的比例至少是2400/120=20倍。


书籍。苏联流行书籍的发行量以几十万计,是当今美国书籍发行量的十倍。此外,80年代的苏联还出现过小说类书籍的供应紧张,原因就是书籍本身极低的售价。珍本书籍在苏联的售价是2卢布多,而同等的书籍在美国要卖几十美元。


这就意味着:比例不少于20。


若再谈到苏联极其丰富的科学技术书籍——无论是国内著作,还是翻译作品,比例将会更大。苏联科学技术书籍的售价一般不会超过3卢布(基本的价格范围是1.50-2.50卢布),而美国同类书籍的售价常常是几十到几百美元。


换句话说就是:一切与苏联人自我提高有关的商品,即使不比美国的同类商品便宜百倍,也能便宜个几十倍,自我陶冶这个词对于苏联人来说更具有现实意义。


当然了,苏联也确实有在比例上“输给”美国的时候——那就是非生活必需商品的消费。(译者注,可以理解成奢侈品的意思)




14/15 这类比例大致是1-2:1980年的1苏联卢布仅能等同于如今的1美元或是2美元。而根绝我的观察,近乎均等的比例是基于某几类的服装和鞋子消费数据得出的。换句话说就是:基于工资收入量来分析,非生活必需商品的价格对于苏联人来说更贵,实际比现在美国人所承受的价格高出5到10倍。

美元贬值已持续近30年,那么1980年时,苏联卢布对于一些非生活必需商品的购买力可能会达到当时美元的4-5倍。这也大致与那时的黑市价格相吻合。


但造成比例近乎均等这一状况的唯一原因是:苏联出国公民的兴趣仅会集中在非生活必需商品上——而这些人既没有租房负担,也不用养车。于是关于卢布真实效用的幻像就形成了。还有就是:为了节约开支,苏联公民在前往西方国家时通常都自带食品。尽管这清楚地表明了食品价格在苏联国内更为低廉,但还是无法纠正有些人完全错误的印像。直到现在,这些人还保持着他们“阿郎若德”式的不学无术。(译者注,Оранжоид-“阿郎若德”指的是那类人——虽讲着俄语,以俄式思维解读事物,在俄罗斯文化熏陶下成长,却最终强烈地厌恶着俄罗斯的一切,并否认自己是俄罗斯人。)


那么结论归总起来便是:苏联人在个性发展上的成本要比美国人的成本大概低两倍半,那时是真的“唯物主义”——而在非生活必需消费上,美国人的消费成本要比苏联人的成本低5到10倍。


也就是说:1980年苏联基本类商品的价格与如今美国同类商品的价格相比,要低50倍到100倍。而今天美国最高端消费商品的价格与1980年苏联此类商品的价格相比,要低5-10倍。


孰轻孰重,大家按照自己的见解作出选择吧。


并且:要想精准对比1980年与2008年,实际上是不可行的——拿来作比较的两个年份间相隔了近30年!也不能忽略时间跨度所能带来的巨大进步,就拿苏联来说吧,它任何一个时期的生活水平与之前的三十年相比,都是取得了长足发展的。


苏联人民生活水平 指的是苏联人民的收入和消费水平。7 4年来,

苏联政府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不断地改善和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在

斯大林时期,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虽然有所提高,但提高的幅度并不大。

50年代以后,苏联政府比较重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因此战后苏联人民

的生活水平的提高要比战前快得多。但是与西方发达国家及东欧国家相

比,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仍然比较低。长期以来,苏联实行的是低收入低

消费的政策。苏联人民的收入主要有三项来源:职工的工资和集体农庄的

集体劳动报酬;国家和企业提高的社会福利;个人的副业收入。1986年以

后,由于多种所有制形式的出现,少数苏联公民的收入来源也有了新的渠

道。苏联人民的名义收入和实际收入在战后都有了比较快的增长。1955—

1982年苏联工人的月平均工资由71.8卢布提高到177.3卢布,即提高

了近1.5倍。集体农庄庄员自从1966年实行有保证的劳动报酬制以后,

1965—1982年农庄庄员人均月劳动报酬由51.5卢布提高到129卢布,

也提高了近1.5倍。除了固定工资的收入以外,苏联人民还从土会消费基

金中得到了许多优惠。据统计1971—1983年,苏联社会消费基金增加了

一倍以上,1983年为1345亿卢布,通常每四口人之家每年平均从社会消

费基金中得到的各种物质福利和服务大约为2000卢布。与人民名义收入

的增长相适应,苏联人民的实际收入按人均计算在1965—1982年增加了

1.02倍,而且战后增长的速度明显地加快了。1920—1940年苏联人民的

实际收入年平均增长速度是2.3%,1966—1970年则达到5.1%,1976—

1980年为3.4%,1983年苏联人民的实际收入比1970年又增加了54%。

苏联人民的消费水平主要表现在吃、穿、住、用等方面,首先从吃的方面来

看,自60年代以来,全国人民的口粮消费量大体保持在4500万吨左右的

水平。早在50年中期苏联人均的粮食产量已超过500公斤,后来一直保

持在600公斤以上的水平,因此已经基本解决口粮问题。除了口粮以外,

1960—1985年苏联人民人均肉类、奶类、鱼类及其制品的消费量都有了

较大幅度的提高。例如肉类和肉制品的人均消费量从40公斤增加到

61.4公斤,奶类及其制品的人均消费量从240公斤增加到323公斤,鱼

类及其制品人均消费量由9.9公斤增加到17.7公斤等等。但同国际标准

衡量,苏联人民的吃的水平还是不高的,处于中上水平。其次从穿的方面

来看,1965—1985年,苏联人民人均消费量也是增长较快的:纺织品从

26.5平方米增加到37.1平方米,增长了40%,其中棉织品增长了36%,

丝织品增长了89%。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水平不相上下,但苏联

服装的质量一直较差。再从住的方面来看,苏联人民的居住条件在战后有

了很大的改善。1940年苏联人均住房面积为6.4平方米,刚刚超过1913

年的水平,1950年也只有7平方米。1965年苏联人均住房面积上升到10

平方米,1985年又提高到14.6平方米。最后从用的方面来看,在苏联工

人家庭的消费结构中,用于购买家具、文化和生活用品开支的比重由

1960年的5.3%提高到7.6%,用于文化生活服务的开支的比重也由

20.7%提高到24.4%。据统计,苏联每百户家庭耐用消费品的拥有量,已

由1965年的每百户拥有24台电视机、11台冰箱和21台洗衣机的水平,

提高到1982年的91台、89台和70台。在1981年,苏联每1200名居民中

平均还拥有25辆小汽车。总的来看,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在战后29年来

提高是很快的。但是许多问题如市场供应紧张、肉奶等基本食品短缺,消

费品质量低劣,长期没有得到解决。特别是1985年以来,由于经济混乱,

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更为降低。据统计在1989年的1200种消费品中,有

1150种为短缺商品。在1991年,40—50%的苏联居民已处于贫困界限。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959年俄报如此预测2010年“苏联人的幸福生活”




《俄罗斯报》1月12日报道,日前,爱沙尼亚和芬兰报章重新刊发了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1959年岁末的一篇旧文,内容是展望苏联在2 0 1 0年时的美好未来。

这篇从故纸堆中打捞出来的文章令西方国家的不少博客写手感慨万千,他们承认,苏联解体导致不少连西方都垂涎三尺的福利也随之夭亡。


《共青团真理报》事无巨细地勾勒出2010年的生活:每位苏联公民都将拥有一部可视移动电话,天涯变咫尺;金钱将不再流通,因为任何商品都不限量免费供应;食品店也会门可罗雀,大家通常在公共食堂大快朵颐,家庭主妇们只有节日期间才亲自下厨。


一切体力活都将由机器人代劳,罪犯、监狱、犯罪都将成为历史,因为人们心中充盈着幸福和踏实的感觉;精心养护的小轿车将列队城市街道两旁,任何有需求的人都可用其代步,到达目的地后,你只需将车辆停放在附近的停车场,供下一位公民使用。


但最普及的交通工具将是直升机,可以从随处可见的租赁站租到。当然,一本飞机驾照是不可或缺的,但未来的苏联公民将个个诚信,工作人员索性省去了要求对方出示驾照的繁文缛节。就连120岁的老者也能驾机出行。由于医疗保健宣传深入人心,一贯偏爱豪饮的苏联人将不再饮用任何烈酒,使用酒精成了医院的专利。多家医院都能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给衰老的脏器以旧换新,让老人延年益寿。部分诊所仍设在地球,但有一部分将迁至火星。


太空将与苏联公民的生活密不可分。星际摆渡飞船将执行从金星到火星的定期航线,载着求知欲旺盛的少先队员、各行业的生产标兵、老当益壮的退休工人展开星际旅行。对月球的开发将相当完善,它已成为人类的第二家园,加工月球金属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苏联生物专家还将令长眠于西伯利亚永冻土层中的猛犸象起死回生。热医学研究所刚刚唤醒第一头猛犸象,其大脑已能工作,如今要做的是恢复其心率。在2010年二三月间,它将入驻莫斯科动物园,成为苏联儿童的新宠……


读罢上述迷人憧憬,难怪一个名叫“爱沙尼亚的美国人”的网友会在博客中感叹:“50年不过弹指一挥间。苏联人预见到了可视手机、太空旅游、器官移植。倘若苏联并未分崩离析,太空开发和金钱消失或许不会是天方夜谭……”另一位网民也指出:“制订计划并将其付诸实施是苏联人的长处。如果这个大国依然健在,出入地球可能会变得稀松平常,只是我们还得赶到苏联去申办太空签证。”



 以下是引用方兴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先军 在第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方兴 在第5楼的发言:
苏联的恢复不是凭空的,作者也提到了,可是为什么不提速连队德国和整个东欧的掠夺?我十年前参加工作地一份工作就是看工厂的设备,我师傅告诉我我们这套设备从铭牌上看似1960的产品,这是国内仿制的,50年代中苏关系蜜月时期苏联提供了整套的氮肥生产设备给中国我们看的就是其中的仿制型号,原型仍在使用,并指给我看了那台正在运行的设备,哪个是苏联从德国抢得,生产工艺是19世纪末的锅炉而工业区首创的,设备也时,用了几百年了,当年苏联抢回去的时候就已经是老设备了再给我们我们有用了这么多年。苏联可是什么好人,给我们这......

什么叫对德国的掠夺?德国作为侵略者,不应该予以赔偿吗?苏联作为劳动人民的伊甸园,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区区二十多年的时间走完了资本主义国家二百年的发展道路,不是人间奇迹吗?你的美国私养老子在那个时代估计还在为经济大萧条而排队等招工吧。

朝鲜来的吧?

苏联那一套你信。对于你我很客气,苏联的解体是多方面的,只谈一面不全面甚至有歪曲的嫌疑。我们先谈经济,扯别的犯规,苏联违反了资本的运营模式,只谈资本不谈资 本主 义,陈云是我党早期领导人中为数不多的对经济在行的领导人之一,他说过“你可以蔑视资 本主 义但是不能忽视资本的存在”苏联解体前经济已经崩溃

解体和民族政策有关,因为同样的原因解体的还有南斯拉夫和捷克等,

.苏联那时候的政策和我们今天中国的政策一样.XJ人有特权,可是他们感恩么?现在的统治下我们汉族人觉得是自己的天下么?都不觉得.也是为什么今天俄罗斯人那么排外.就是因为俄罗斯人在过去GCZY时期受到的打压弱化主体民族的压制也太多了.共产主义的祖师野马克思列宁和苏联开国人物大多是犹太人,犹太人当时在欧洲属于弱势民族,他们的民族政策就是尽可能的弱化和打压主体民族的影响力和民族主义意识,这样犹太人这样的欧洲的弱势民族才能生存,***就是搞GCZY运动的,而俄罗斯民族和GCZY上层建筑一点关系都没有。

为什么1991年“套娃内讧”,俄罗斯带头独立,破解了苏俄帝国?

苏联情报头子贝利亚日记揭秘:

解体祸根在于-----主体民族长期惨遭打压

节选 1953年5月3日

斯大林同志去世后,所有问题都得我来解决。大家都不满意,最后却都同意。

许多事情都应该改改了,科巴(斯大林)想这么做,却没来得及。

.

我对马林科夫说:

格奥尔基, 我国以俄罗斯族为主,但事实上俄罗斯族的处境不如其他民族。



科巴明白这一点,他在高加索工作时就跟我说过:

所有的负担都压在俄罗斯人身上。就连俄罗斯的气候也是最糟糕的……


政治经济体制的改革和领土疆域是两回事情,领土丧失意味着安全防卫空间的丧失,民族主义才是国家不会解体的保证,所以说这方面,其民族政策方面最有民族沙文主义的色彩的斯大林才是对解体的责任最小的,赫鲁晓夫上台后,为了反斯大林,又把车臣等很多被流放的民族又接回来,像个爷一样供着,这些家伙过了几十年舒舒服服的日子,苏联解体前他们不闹,苏联解体了他们才闹,这不很说明问题吗?如今中国不是处处实行少民优惠政策吗?



毫不危言耸听的说,一旦中国如西方所愿走上了91年俄国解体的老路,车臣恐怖袭击的一幕会立刻在中国上演.

我是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1950年,苏联实现了工业化,直到1975年,一直比美国的发展速度快,这期间苏联的年平均增长率是4.8%,而美国只有3.3%,这可是西方的数据呵。同期,东欧也比西欧快。1975年后,比以前差一些了,放慢了,技术进步放慢了,这时的增长率比美国低,但仍然有1.9%或1.8%的增长率,没有出现负增长,不能叫做经济崩溃。这时的消费水平比生产增长还快。这时叶利钦就使计划经济解体。因此,从1990年开始就出现了经济绝对下降。1991年计划经济不再起作用。叶利钦不向中央纳税。苏联的计划经济不是由于自身的原因而崩溃,而是由叶利钦从政治上解除的。[苏联解体后,经济才崩溃。]

解体同时还是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国设局的结果,比如美国这样拥有两洋地利的国家,美国压制欧洲日本实则和压制中俄的实质并无不同,美国实现帝国梦想的最大障碍就是中、俄,所以他们的战略部署不是仅仅针对中国的C型包围,而是对中、俄的战略大包围——他们不仅在南海、西太构建对中国的战略包围圈,同时也在地中海、中亚构建对俄罗斯的战略包围圈。但中、俄仅仅是美国表面上的对手,美国实际上对欧洲和日本也实行的是压制战略,也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欧洲实现统一,而且通过雅尔塔体系把欧洲分为互相敌视的两部分,防止他们统一,不能让日本变成正常国家,从而是欧洲、日本永远依附于美国。一旦欧洲摆脱美国控制,重新变成世界中心,则美国共济会推动一战二战的成果会全部泡汤,而且那时候美国自从一战以来的丑恶历史会全部展现在世人眼前,“美国梦”就彻底破灭,这是美国绝对不允许出现的情况。同样一旦日本摆脱美国控制或中国发展崛起,强大的东亚同样会让美国失去对亚太的控制,所以美国一战把欧洲势力都赶出亚太,又打败日本取得亚太基地,亲自扶植日本作为遏制合围中国的反华走狗。美国要支解俄国和英国是为了世界和平?人民的独立解放?是为了削弱他国,其控制掌握全球的需要!对英国日本只是要让其受自己的控制和操纵(英国和日本又不同,英国是个没落的盎格鲁兄弟,遭受点白眼,而日本就是满洲国,傀儡国而已)而对俄国和中国是要置其于死地!如今美国还在策划三独! 英国为什么解体?因为战后不断衰弱,比如一战后北伐军收回租借英国已经无力阻止了,不然的话绝对要再次纠集八国联军惩罚中国的,那你的意思是英国解体是那些殖民地国家不堪忍受英国暴虐的DC体制的统治?





怎么帖子不见了?

 以下是引用VACANCES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HERRY_GP 在第3楼的发言:
又是类似无聊的报道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这是警钟长鸣,对我们也是一个鞭策,不要让一群别有用心的小人转了空子


其实话说过来,美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为什么要这样说,道理很简单,维持一个社会的存在就是经济,而维系这个纽带的就是货币,而这个发行权不在政府手里

我跟你这么说吧,我认识的俄罗斯人肯定比你多,我也有朋友和家人在俄罗斯。

他们很坚定的告诉我,现在的生活要比以前好很多。

23楼方兴

 以下是引用HERRY_GP 在第2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VACANCES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HERRY_GP 在第3楼的发言:
又是类似无聊的报道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这是警钟长鸣,对我们也是一个鞭策,不要让一群别有用心的小人转了空子


其实话说过来,美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为什么要这样说,道理很简单,维持一个社会的存在就是经济,而维系这个纽带的就是货币,而这个发行权不在政府手里

我跟你这么说吧,我认识的俄罗斯人肯定比你多,我也有朋友和家人在俄罗斯。

他们很坚定的告诉我,现在的生活要比以前好很多。

我相信你说的

没有去过俄罗斯的人不会有这种体验,一些人只凭借书上断章取义的一些介绍和自己凭空想象的美好世界去觉得苏联是一个人间天堂。上初中时我学习了社会史那是觉得苏联是人间一切美好事物的集合体,上高中的时候学习的还是那套东西学了世界历史觉得苏联能够在20年内完成别的国家几百年的工业发展,能独立打败法西斯德国能在几十年内赶上美国成为超级大国觉得实在不得了,上了大学学的东西多了看的书多了对社会和人了解得多了才知道以前的想法全是片面的,甚至很多都是由前提的。可以说苏联根本就不是人间天堂只是一个很贫穷的半农业半工业化国家

大学毕业以后曾经跟随同学和亲戚一起去过俄罗斯倒腾服装,我也做过倒爷,倒爷的辛苦干过的人知道,从哈尔滨到莫斯科的火车漫长的旅程也认识了几个俄罗斯倒爷,汉语说得比我都遛,人家就说,他们父亲辈生活的是什么情况,买面包都要排队,每月喝茶用的糖妈妈都要算计着过,很多时候喝不上带糖的茶更多时候喝的释放了糖精的茶。90年代他刚来中国的时候,他感觉中国的生活水平比俄罗斯强太多了,中国就是人间天堂,他一开始是和中国人合伙干的倒爷,和中国人接触的多了才知道中国也经历过生活困难时期,但是他说你们中国地处温带,很多生活东西可以自给自足,但是俄罗斯做不到。当他谈到今天的俄罗斯他说现在的日子好很多了。说这话的时候是二零零几年,十年的时间,尤其是普京上台以后,俄罗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很多

问他是否想念苏联时,他说苏联时他还小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但是他的父亲表示不怀念,过去的就要它过去


十年时间我换了很多工作今天我是一名人民教师,我告诉孩子们“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上得来终觉浅”

本文内容于 2012/5/10 11:54:36 被方兴编辑

1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