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台贵姓

战场雄鹰 收藏 1 287
导读:“兄台贵姓?” “我爸是李刚,我儿是王腾,你说我姓啥?” “这个…这个似乎有点复杂……” “哼,没点觉悟,我姓高!” “姓高?” “高富帅!” 天上有多少颗星星,你脸上就有多少颗黑痣。 人生自古谁无屎,可怜厕所忘带纸。 我登上《菊花台》,摘下《一剪梅》,真所谓《千里香》。 明月几时有,头上天天有。 无边落暮萧萧下,不尽性欲滚滚来。 我喜欢你那双可以在夜晚像狗一样发光的眼睛,也喜欢你那个可以像猪一样呼气的鼻子,更喜欢你像鸡一样昂扬的胸脯。 你的脸型,是标准的正方形。

“兄台贵姓?”

“我爸是李刚,我儿是王腾,你说我姓啥?”

“这个…这个似乎有点复杂……”

“哼,没点觉悟,我姓高!”

“姓高?”

“高富帅!”


天上有多少颗星星,你脸上就有多少颗黑痣。

人生自古谁无屎,可怜厕所忘带纸。

我登上《菊花台》,摘下《一剪梅》,真所谓《千里香》。

明月几时有,头上天天有。

无边落暮萧萧下,不尽性欲滚滚来。

我喜欢你那双可以在夜晚像狗一样发光的眼睛,也喜欢你那个可以像猪一样呼气的鼻子,更喜欢你像鸡一样昂扬的胸脯。

你的脸型,是标准的正方形。

你的眼睛,可以做小孔成像。而你的歌声,是麦田上驱鸟的天籁之音。

我喜欢你喜欢的每一样让人喜欢的东西,说的是我自己。


儿子好问:妈妈,您不是老说事物都有进有出?

妈妈:对啊,就像钱一样,有得赚有得花!

儿子:可是,我没吃过便便,为什么每天都要便便呢?

妈妈:……


寺院里不管是扫地打水,还是洗衣做饭的,都是清一色的男人

小弥沙不解,问师父:为什么我们寺院不雇佣女的来做事呢?

师父:你想啊!就那么几个女人,能受得住这一整寺的男人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