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最后一名土匪:19岁杀叔落草 1965年被歼

枭龙FC-1 收藏 1 11503
导读:核心提示:覃国卿19岁时将堂叔、堂婶杀死,落草为寇。1965年覃国卿被击毙,宣告了危害中国湘西数百年的匪患彻底终结。 本文摘自《林城晚报》20111209期第10版,作者:佚名,原题为《覃国卿:中国大陆最后一名土匪》 1965年3月24日,中央军委宣布:中国大陆最后一个土匪覃国卿被歼灭!覃国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一个区区土匪何以引起如此大的震动?他如何在多次军事围剿中生存了15年之久? “悍匪”落草 1919年,覃国卿出生在湘西张家界的西北部,一个名叫青

核心提示:覃国卿19岁时将堂叔、堂婶杀死,落草为寇。1965年覃国卿被击毙,宣告了危害中国湘西数百年的匪患彻底终结。






本文摘自《林城晚报》20111209期第10版,作者:佚名,原题为《覃国卿:中国大陆最后一名土匪》


1965年3月24日,中央军委宣布:中国大陆最后一个土匪覃国卿被歼灭!覃国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一个区区土匪何以引起如此大的震动?他如何在多次军事围剿中生存了15年之久?


“悍匪”落草


1919年,覃国卿出生在湘西张家界的西北部,一个名叫青安坪的小山村。这里四围全是高山大岭,加上民风彪悍,元、明、清几朝以来,朝廷一直很难控制,而湘西也素有“中国的盲肠”之称,历来是土匪的天堂。


覃国卿家境丰厚,他的父亲覃新斋吃喝嫖赌无所不为。覃国卿是覃新斋第六个孩子,之前两个儿子都有残疾,随后则是三个女儿,因此覃的出生被覃家视为延续香火的希望。覃国卿自小得父骄宠,父亲进烟馆、下赌场都把他带着。耳濡目染,覃国卿自幼就不学无术。


1934年11月,贺龙带着红军打下了大庸(今日的张家界),建立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覃新斋平日作恶多端,被红军就地枪决,其家产全部分给穷人,覃国卿的母亲就此改嫁,覃国卿从阔少沦为赤贫。


1935年秋,红军撤离该地,各地纷纷办起了民团,覃国卿就跑到附近的义安乡,当了一名民团小兵。在这里,覃国卿练得一身好功夫。民团公认他是神枪手、飞毛腿。


覃国卿因此得到上级的赏识,当上了民团的班长。后来民团解散,覃国卿就带着枪回到了青安坪。当时,覃国卿的堂叔出任青安坪的联保主任,他就投靠了堂叔。


覃国卿的堂叔成为他第一个枪下鬼。覃国卿勾搭上自己的堂婶,被堂叔撞个正着,覃国卿用枪将堂叔、堂婶杀死,随即逃至附近的大山,投奔匪首覃天宝,干脆落草为寇。


这一年是1937年,覃国卿19岁。


落了草的覃国卿如鱼得水,他曾在两天之内抢了三伙客商,很快被提升为中队长。


有一次,覃天宝与覃国卿开玩笑,说他不敢用人心下酒。覃国卿当即把一青年农民绑到树上,剖腹挖心,叫匪兵炒熟端上,与覃天宝对饮;在一次抢劫中,有一个寨子鸣枪抵抗,打伤了一名匪兵,覃国卿就带人血洗山寨,不留一个活口。


覃国卿的残暴让覃天宝都感到害怕,担心日后“尾大不掉”,就送他十条枪,让他自立门户。覃国卿返回青安坪,自封队长。


十年时间里,覃国卿拉起一支土匪队伍,人数超过百人,杀人越货无恶不作。

“压寨夫人”为虎作伥


1948年3月,覃国卿在桑植县路遇一户人家迎娶新娘,他就连人带轿强掳而去。回到青安坪当晚,覃国卿就和她拜堂成亲。这位被抢走的姑娘名叫田玉莲,当时刚好18岁。


而让当地人至今都搞不懂的,则是田玉莲从一位良善农家出身的女子变成为虎作伥的土匪婆,而且死心塌地地跟着覃国卿。


1949年10月,国民党一股溃军途经青安坪,覃国卿带领众匪截抢武器弹药。一名青年军官不肯缴枪,田玉莲抬手一枪结果了他。这是田玉莲第一次杀人,而据目击者说,她在开枪之后,还学着老手的样子,吹散了枪口上的青烟。


覃国卿利用抢来的枪支弹药,大肆招兵买马,迅速扩大到300多人,活动范围一度扩张到永顺、桑植、慈利及湖北鹤峰等县。


当时国民党政权在大陆已经崩溃,对湘西的土匪随意加封,希望他们抵抗解放军。覃国卿被国民党暂编5师收编为第6团,覃国卿被任命为团长。覃自称司令,田玉莲为副司令。


因其父死于红军之手,覃国卿将解放军视为“杀父仇人”,拼死顽抗新生政权。


与新政权对抗


1949年9月下旬,解放军第13兵团47军进军湘西,不少土匪闻风缴械,湘西匪患得以缓解。不久,47军奉命入川,整个湘西仅留一个141师,而大庸地区只有一个排的兵力。


一直隐藏在大山里的覃国卿见解放军兵力薄弱,蠢蠢欲动。


1950年3月,解放军一个班战士和几名工作人员进山驻扎,覃国卿纠集300余众,打死战士12名,烧毁民房40余间;同月,覃国卿打死解放军战士12名,打伤3人;5月4日,人民政府为救济当地贫苦百姓,运来5船大米逆澧水而上,覃国卿安排200多土匪设伏,战斗中6名解放军战士牺牲;5月,覃国卿率匪部再次伏击解放军粮船,护船战士13人、工作组1人、船工8人全部遇难,物资被抢光。


1951年2月,141师调往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覃国卿越发肆无忌惮:2月初,打死地方武装战士一名,不久又打死了一位农会主席之妻。


为了彻底肃清这股匪患,当地军分区开始大规模清剿。剿匪部队采取武力清剿和政治瓦解相结合的办法,分得田地、建立政权的农民与地方驻军一起,同心协力搜捕散匪。从县到乡,从乡到村,清楚地列出了潜逃土匪的名单。一个个地查,一个个地找。


周围的土匪落网的落网,自首的自首,覃国卿于是改变策略,带着田玉莲一头扎进深山。


1953年,覃田二匪再次报复杀害检举他们的农民,随即远走深藏,无影无踪。


到1958年底,整个湘西在册尚未归案的土匪只有覃国卿和他的老婆田玉莲。


为了抓住覃田二人,1958年12月,吉首军分区和湘西自治州公安局在青安坪设立剿匪总指挥部,集中全州10县公安部队,动员大庸、永顺、桑植三县边界群众,以梳篦队形搜山围捕。当地还组建民兵机动班22个,共237人,建立群众情报小组159个。


但是,仍然没有发现覃田二匪。当地流传,两人已经逃离大陆,到了台湾。


青安坪剿匪总指挥部分析,覃田二匪也许死在哪个无人知晓的洞穴里,也许早已远逃他乡。加之三年自然灾害,当地群众都缺乏食物,更何况藏在深山的覃田二匪?


1961年,剿匪人员撤离,当地的群众也开始渐渐淡忘覃国卿这个名字。

深山里的“活鬼”、“活魔”


1963年3月的一天,桑植县一位营业员发现,一位顾客买完电池连找的钱都不要,转身就走,清晰的侧影让他大吃一惊:“覃国卿!”


覃国卿没死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但任凭怎样搜寻,这对土匪夫妻却始终杳无踪迹。


时间又过了一年多。


1964年8月26日清晨,永顺县两位少年追赶黄鼠狼进了树林,结果两人被人按住,并捆绑起来。两位少年看清对方是一男一女,那个女匪反复盘问他们是哪个地方人,寨上有没有部队,有没有民兵,有几支枪。


天黑下来了,两个土匪背起背篓、袋子和枪离开。当走到一个转弯的地方,正好要下坡,两少年顺坡滚下去,钻进了苞谷地,机智地逃出了魔掌。两位少年回忆:男的四十来岁,瘦小的个子,蓝布便衣,青色的裤子上打满了补丁;女的个子高大,梳着髻,花衣青裤。男女都穿着草鞋,地上放着两支长枪和子弹,女的身上还别着两支手枪。


县公安局领导听了事情的经过,马上断定:这两个人就是覃田二匪!


当地立即组织民兵搜山,在一岩槽里人们发现覃田二匪搭建的一个棚子,棚内乱扔着瓷缸、菜刀、脸盆等用具,辣椒、苞谷、黄瓜等食物和一些衣物。进村一了解,从头年腊月以来,村里很多人家丢过大米、油盐、腊肉、瓜菜……但谁也没有在意。覃田二匪就这样与村民为邻生活了大半年!


一时间,恐怖的阴影笼罩在永顺、大庸、桑植三县百姓头上。覃田二匪目标小、行动快,人们对其是防不胜防,称之为“活鬼”、“活魔”。


最后的土匪终被击毙


1965年1月1日,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刘子云下达剿灭覃国卿的命令,部队、公安、民兵一齐出动,同时恢复湘西剿匪指挥部,特设永顺、大庸、桑植三县分指挥部,湘西掀起了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二次剿匪高潮。


3月23日,几声清脆枪声在桑植县的利福塔公社响起。


利福塔公社位于桑植县西南部,这里是世上罕见的洞穴区,山山有洞、洞中有洞。九天洞、观音洞、大风洞、缸钵洞,个个深不可测,都是绝无人迹的地下溶洞。这一天,三位农民来到山谷里砍柴。靠近九天洞一带的一个洞口时,几声枪响,三位农民一死二伤。受伤的农民赶紧逃回村里,当地派人跑了十几里山路报告剿匪小分队。


当晚,桑植县党政军部门召开联席会议,部署剿匪战斗。深夜2时40分,一声令下,三县部队、民兵、群众7000多人组成了多层包围圈,团团围住了九天洞一带的大小山头。


覃国卿、田玉莲乘黑夜三次突围都被打退,走投无路,只得隐藏在山洞中。


3月24日清晨,搜剿开始。搜山大军以两米一人的距离,一步一步搜山,不放过一草一木,逐步缩小包围圈。最后,陆续汇聚到覃国卿藏身之地。9时许,枪声响了,一位民兵排长中弹倒地,旁边一位公安干部急忙前去抢救,胸部也连中两弹,壮烈牺牲。


指挥部下令,所有民兵撤离一线,换上公安部队和机动分队,最后的剿匪战斗开始了。


八次政治喊话无用后,围剿大军决定强攻:先是用冲锋枪猛烈扫射,将覃田二匪压在岩窝里动弹不得,随后,无数的炮弹和手榴弹飞进洞内。一阵巨响之后,战士们冲进洞中,只见覃国卿、田玉莲双双被击毙,覃国卿腹部被炸通,肠子漏了一地。


覃国卿被击毙,也宣告了危害中国湘西数百年的匪患彻底终结。(据《都市文化报》)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