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随笔(观雪)

今天真冷,也许是晚上太冷了,冷得有点寂寞,感觉骨头都感觉冻坏了,不想动弹,渐渐有点苍孙。


百无聊赖。就想起了雪,在墙角,在山的那一边都还有雪的残迹。也许雪是最美的,无比晶莹剔透。那样的精致。关于雪的诗句太多了。例如: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 也许每个人看到的雪心情不一样,有的人说它可爱,有的人说刚正不阿。有的说它暴烈。雪花疯狂的咆哮着,打在脸上如同针扎一般,冰凉刺骨。也许千万个人中眼里的雪都不一样。一次在某篇文中看到了这样的一段话“雪之于文人,似乎总有一种特殊的涵义,能够调动起他们心灵最底层的某种情绪。杜甫“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的诉说,让人们在冬雪的严寒中,知晓了一点春天的消息;在阴冷的冬日里,白居易的“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不”,使人体会到家的温暖和友情的温馨;柳宗元却在宽广的天际下“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道出了他洁身自好的清高孤傲;而曹雪芹用“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话语,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对权势宝贵的蔑视。”


当然在我眼中雪是纯洁的,经过一系列的物理变化遗落在人间,洋洋洒洒的飘下来,轻轻悄悄的铺开来,动作很轻,声音也很轻,有点不是人间烟火的样子,有点脱离凡尘的味道,有点孤独的味道。,如梦里一个甜甜的笑魇。雪的颜色那样白,似一首诗,而在这样无风无月的夜晚,谁又能读的懂它呢?它经了寒冷的压磨,变得晶莹剔透,但是由于浓浓的夜色,它显得毫不张扬;由于没有风的相伴,它变得平和与淡然;这样的雪花,辗转飘到我面前。梅花甚似雪。却又暗香飘来。


在来康定以前,对雪的记忆很陌生,在孩提时代仿佛见过雪,但是没有机会在雪地漫步,也没有打个滚。长大后,在成都读书,一次读书,记得某次寂寞,应该是大学的最后的一个寒假,那时候很多人都去实习了,我们603也就一两个人在成都,都是在成都实习的,就我孑然一人,没有实习,没有作业。就在哪里数落着寂寞。回家的时候,成都飘着雪,是雨夹雪。也给成都人带来了一点惊喜吧。但是这雪给我的意味就是漫天风雪独归去的意味。无处话凄凉。


我不是文人,自然不会因花伤感,见雪悲情。可不知为什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小雪,我却突然想起了尼采的名诗《孤独》来,他在诗中倾诉了自己那种寂寞无助的情怀:快下雪了,有故乡者,拥有幸福!我并不孤独,可对于这两句诗,却分明有一种心灵深处的默合。我在雪中慢慢的走着。每走一步就离家越来越近。这个雪也许是不快。但是谁在乎?


到了康定,对雪的稀罕和期待不那么强烈了。因为在雪中总是在无声无息的,雪就像是这寂寥的寒冬里的精灵,而且不经意中铺满了整个大地。应为它的到来,给这凄清的时节带来了片片的生机。北风中,它静静地飞舞着、相互嬉戏着的落到地上,倚在沉沉睡去的树的枝头上。和树枝厮守一个冬天。在雪地里是那么小的,每个人都隐没在雪地里。显得如此的渺小,如此的孤独。也许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正因为如此,有点空虚,就爱莫名看着窗外。但是风景中并没有那白衣翩翩的精灵。看不到哪里梦里的铁衣,也没有孤独的城墙。但是却有那良人的等待。这个时候听着陈升的歌,从不再让你孤单到把我的悲伤带走,特别是那句天上下雪地下白,你走了那么久什么时候回来。在心中无尽的回荡。


雪落无声,我心依旧!

本文内容于 2012/5/6 9:36:20 被三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