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2人因房产纠纷将8旬母亲丢弃街头

▲小儿子迫于压力将老母亲接回自己的租赁房。 快到家时,傅中奎背起老母亲爬向9楼租赁房,也许此刻他才不再因为跟哥哥的纠纷和母亲较劲儿了。



兄弟2人因房产纠纷将8旬母亲丢弃街头

八旬老母被两儿子弃在街头,眼含泪水,引发路人惊诧。


兄弟2人因房产纠纷将8旬母亲丢弃街头

记者拍照,幺儿现身满不在乎,路人气愤谴责。


俗话说,养儿防老。老人总盼儿孙满堂,子女尽孝,但这对于家住渝北区大盛镇、83岁的吴桂芳老人来说,却是奢望———昨下午,她被两个儿子丢在渝中区较场口的繁华街头,独自垂泪。


令人微感宽慰的是,小儿子傅中奎最终返回原地,在众人的一片谴责声中将母亲背回附近的租赁屋。为何两个儿子不愿赡养母亲?重庆晚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两儿各走一方


老母被弃街头


中国人寿渝中区支公司理财师王夷介绍,昨下午6点左右,渝中区较场口骨科医院旁的花台边传来一阵吵闹声。她循声望去,一名80多岁的老人穿着布鞋,身着红色格子单衣,安静地坐在花台附近。


老人身旁不远处站着两名中年男子———老人的两个儿子,二儿叫傅中明,幺儿叫傅中奎。两兄弟吵个不停,老太在一旁不停抹眼泪。


“你母亲这么大年纪了,好可怜哟。”王夷急忙上去劝阻两兄弟。围观众人也纷纷加入劝阻行业。两兄弟越吵越凶,不久便谈蹦了。


“你不把房子解决了,我就不接手。”幺儿傅中奎嘴里不停提到房子。“反正妈给你送过来了,你不接手,我就走了。”说完老二便站起来,径直离开了。


见二哥转身离开,老幺估计是一时火起,便朝着凯旋路方向走了几米,独自站在角落里。


见两个儿子都走了,老人拄着拐杖,木讷地坐在路边,一时间不知所措。


路人群情激愤


幺儿接母回家


“不管为了什么,你都要把妈领回家。”一旁市民看到两个儿子都不管老母亲,有些动气了,由刚才的规劝变成了指责。


王夷说,刚开始,幺儿傅中奎并不听劝,一直站在路边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估计他承受不住众人的指责,走了回来,将老母亲搀扶着,慢慢朝自己在新华路自力巷的租赁房走去。


为防意外,众多市民一路跟随老人,直到傅中奎将老母背上楼才散去。


“不管两兄弟扯什么皮,谁对谁错,将80多岁的老母亲扔在街上,太不应该。”市民说起此事都有些气愤。


老人午饭都没吃


摸出枇杷递孙子


重庆晚报记者跟随老人来到租赁房。刚进门,吴桂芳便看到10岁孙女,刚才还挂满泪水的脸,立刻露出笑容。


吴桂芳坐到床上后,用瘦弱的手,从衣包里慢慢掏出仅有的几个枇杷,递给了年仅3岁的孙子吃,嘴里嘟嘟囔囔说了一番话,脸上充满了笑容。


傅中奎介绍,这两个枇杷是母亲临走时村里亲戚送的。由于怕吃饭坐车上厕所,所以母亲中午饭都没吃。


傅中奎称,他们老家在渝北大盛镇明月村7组,自己有个10岁女儿和3岁半儿子,平日和妻子靠晚上摆地摊为生。这间房子是合租房,约10平方米,只放得下两张床。桌上还剩有中午未吃完的饭菜:粉蒸腊肉、炒南瓜、炒白菜。


租赁房只能安两张床。傅中奎决定,当天晚上,他和母亲睡一张床,2个孩子和妻子睡一张床,“只有挤挤再说。”


房产纠纷让兄弟反目


两个儿子为何如此狠心,将老人扔在街头?


幺儿傅中奎说,老家原本有套一楼一底的房子,父亲在世时将房子分给三个儿子,一人一间。哪想去年上半年,二嫂在没有通知他们的情况下,将房屋产权办到二哥名下,大哥和自己都没份。去年父亲去世后,三兄弟决定每家赡养母亲4个月。


傅中奎称,当天下午1点左右,他接到二哥电话,称母亲要过来。“二哥要养母亲到5月底才满4个月。”想到之前的房屋纠纷,他怎么也不愿意接手母亲。


没想当天下午6点左右,二哥果真将母亲送到了傅中奎在较场口的摊位上,这让他十分气愤。


昨晚8时许,重庆晚报记者联系上了二儿傅中明。他称自己有4个孩子,在陈家坪机电市场打工,月工资不过2000元左右。


“母亲自己非要到老三这里来的。”傅中明说,母亲嫌媳妇对她不好,想到城里老三家住。


针对房产问题,傅中明不愿多说,只说:“家里女人当家。”


昨晚10点,傅中奎再次给重庆晚报记者打来电话,他称二嫂坚决不更改房产证姓名。如果这样,他只有将母亲送回二哥那里。二哥傅中明则表示,希望能平心静气的商量母亲赡养问题。


“媳妇当家没办法”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与傅中奎两兄弟,有过以下对话。


记者:为何将母亲扔在路边?


傅中明:母亲自己要到三弟这里来,不是我强迫的,我只是把她送过来。


记者:将母亲扔在路边,你不怕危险吗?


傅中明:我知道自己也不对,我没走远,是看到老三将母亲接走才离开的。


记者:如果老三不赡养母亲,那你怎么办?


傅中明:(沉默了几秒)屋头媳妇当家,她和母亲合不来,我也力不从心。


“母亲是个炭圆”


记者:为何返回现场领母亲回家?


傅中奎:二哥都把母亲送到重庆了,自己也没办法,


记者:如果房屋问题得不到解决,怎么办?


傅中奎:那我不得干,先把房子问题解决好,赡养母亲就不是问题。


记者:若解决不了呢?


傅中奎:那我隔几天就把妈送回老二那里去,不把房子事情说清楚,其他都莫谈。


记者:自己的母亲,多赡养一段时间没什么吧?



傅中奎:这是个炭圆,不把房子解决了,我有可能要一直养,我去年都赡养了一年了。


八旬老人的泪 刺伤多少人的心


83岁的丧偶老人,被两个儿子扔在繁华都市街头,老泪纵横。老人的泪,到底刺痛了多少人的心?


估计她一手抓扯大的两个儿子,心没被刺痛,不然不会抛手不管。众人愤怒的指责,以及护送老人到楼下的举动,证实老人的泪,刺痛了在场不少陌生人的心。


不论兄弟俩为何扯皮,谁对谁错,赡养老母岂容推卸?这既是法定义务,也是人性本能。老二的强送,老三的“炭圆说”,有违人性,天理难容。